《死亡终局》

第四章 尼罗河泛滥季第三个月第十五天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应贺特静静地听着索贝克解释木材销售的事。他的脸非常红,太阳穴上青筋跳动。

索贝克一向冷静的态度有点把持不住。他原本打算采取高姿态,但是面对着他父亲逐渐皱紧的眉头,他发现自己迟疑、结结巴巴起来。

应贺特终于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说:“是的,是的,是的——你以为你懂的比我多——你违背了我的指示——总是这样——除非我亲自在这里监督。”他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些孩子没有了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真无法想象!”

索贝克固执地继续说:“有赚取更多利润的机会——我冒了一次险。人不能老是顾小节、小心谨慎!”

“你根本一点也不谨慎,索贝克!你太急躁、太胆大妄为了,而你的判断总是出错。”

“我有这机会应用我的判断力吗?”

应贺特冷冷地说:“这一次你用上了——违抗了我的命令——”

“命令?我得老是听命令吗?我是个成年人了。”

应贺特大发脾气,吼道:“谁供你吃,谁供你穿?谁想到未来?谁把你的福祉——你们大家的福祉——一直摆在心头?河水低落,我们面临饥荒的威胁时,不是我安排让食物送到南方来给你们的吗?你真幸运有我这样的父亲——任何事情都设想到的父亲!而我要求什么回报?只不过要你勤奋工作,尽你的能力,服从我的指示——”

“是的,”索贝克大吼:“我们要像奴隶一样为你工作——好让你能买黄金珠宝给你的姘妇!”

应贺特欺身向他,气呼呼地。

“大胆的孩子——竟敢这样对你父亲讲话。你给我当心,否则我会说这不再是你的家——你可以到别的地方去!”

“如果你不小心一点,我会走!我有一些主意,我告诉你——一些好主意——如果我不是在这里被绑手绑脚的从没机会作主,会为我带来财富的一些主意。”

“你讲完了吧?”

应贺特的语气令人心寒。索贝克有点泄了气,仍然气愤地说:“是的——是的——我没什么好再说的了——目前。”

“那么去看看牛只。这可不是偷懒的时候。”

索贝克转身,气愤愤地大跨步离去,诺芙瑞正站在不远处,他经过她身旁时,她瞄了他一眼,笑出声来。这一笑可把他笑得气血直往脸上冲——他气得向她逼近半步。她纹风不动地站着,以半闭起的双眼,不屑地看着他。

索贝克喃喃说着什么,回复他原先的方向。诺芙瑞再度笑出声,然后慢慢地走向应贺特那里去,他正在跟亚莫士谈话。

“你怎么回事,怎么让索贝克做这种傻事?”他气愤地问道。“你应该预防才是!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没有买卖的判断能力?他以为任何事情都会像他所希望的那样。”

亚莫士歉然说:“你不了解我的困难,父亲。你告诉我信任索贝克,把木材出售的事交给他。因此有必要让他自己去判断处理。”

“判断?判断?他没有判断力!他要照我的指示行事——而你有责任监督他确实照做。”

亚莫士脸红。

“我?我有什么权力?”

“什么权力?我给你的权力。”

“但是我没有真正的地位。要是我在法律上跟你联合——”

诺芙瑞进来,他中断下来。她打着呵欠,扭拧着手里一朵猩红的罂粟花。

“你不到湖边的小阁楼去吗,应贺特?那边凉快,而且有水果和啤酒等着你去吃喝。当然你现在命令都已下完了吧?”

“等一下,诺芙瑞——等一下。”

诺芙瑞以轻柔、深沉的声音说:“来吧。我要你现在去……”

应贺特显得高兴,而且有点害臊。亚莫士在他父亲开口之前很快地说:“我们先再谈一件事。重要的事。我想要请求你——”

诺芙瑞背对亚莫士,直接对应贺特说:“你在这屋子里不能做你想要做的事吗?”

应贺特厉声对亚莫士说:“以后再说,我的孩子。以后再说。”

他跟诺芙瑞离去,亚莫士站在门廊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

莎蒂彼从屋子里出来,加入他。

“怎么样,”她急切地问:“你跟他说了没有?他怎么说?”

亚莫士叹了一口气。

“不要这么没耐心,莎蒂彼。时机还不——成熟。”

莎蒂彼愤怒地大叫一声。

“噢,是的——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老是会这样说。事实上是你怕你父亲——你就像绵羊一样胆小——你就像小羊一样对他咩咩叫——你不敢像个男了汉一样面对他,难道你忘了你对我的承诺?我告诉你,我们俩我才是男子汉!你答应我的——你说:‘我会请求我父亲——马上——他回来的第一天。’结果怎么啦——”

莎蒂彼停顿下来——呼吸,并不是因为她讲完了——但是亚莫士温和地插进来说:“你错了,莎蒂彼。我正开始说——就被打断了。”

“打断?被谁打断?”

“被诺芙瑞。”

“诺芙瑞!那个女人!你父亲在跟他大儿子谈正事时不应该让姘妇打断。女人不应该牵扯到正事。”

或许亚莫士希望莎蒂彼自己能谨守她说来这么流畅的这句格言,但是他没有机会开口。他太太紧接着说下去:“你父亲应该马上跟她说清楚。”

“我父亲,”亚莫士乾涩地说:“没有不高兴的迹象。”

“可耻,”莎蒂彼说:“你父亲完全被她迷住了。他让她为所慾为。”

亚莫士若有所思地说:“她非常漂亮……”

莎蒂彼嗤之以鼻。

“噢,她是长得不错。但是没有礼貌!没有教养!她不在乎她对我们大家有多粗鲁。”

“或许你对她粗鲁吧?”

“我礼貌得很。凯伊特和我待她礼节周到。噢,她不会有什么好去向你父亲抱怨的。我们可以等待我们的时机,凯伊特和我。”

亚莫士猛然抬头看她。

“你什么意思——等待你们的时机?”

莎蒂彼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转身离去。

“我的意思是女人家的意思——你不会懂的。我们有我们的方法——还有我们的武器!诺芙瑞会收敛她的无礼的。毕竟,一个女人的生活到头来会是怎么样的?在后院里——在其他的女人堆里度过。”

莎蒂彼的语气有着一种奇特的意味。她又补上一句话:

“你父亲不会老是在这里……他会再回到他北地的庄园去。到时候——我们等着瞧。”

“莎蒂彼——”

莎蒂彼笑出声来——高亢刺耳的笑声——然后回到屋子里去。

孩子们在湖边跑着、玩着。亚莫士的两个男孩是漂亮的小家伙,长得比较像莎蒂彼而不是他们的父亲。再来是索贝克的三个孩子——最小的一个才在学走路。然后是泰娣,一个严肃、漂亮的四岁小女孩。

他们笑着、吼着、丢着球玩——偶而发生争执,孩子气的号哭叫声高昂刺耳。

应贺特坐着啜饮着啤酒,诺芙瑞在他身旁,他喃喃说:

“孩子们在水边玩是多么地高兴。一向都是如此,我记得。但是,天啊,他们是多么地吵闹!”

诺芙瑞很快地说:“是的——本来该是安安静静的……为什么你在这里时不叫他们走开?毕竟,一家之主想要好好轻松一下时,应该受到适当的尊重。你不同意吗?”

“我——哦——”应贺特犹豫着。这个想法对他来说是新鲜的,却是愉快的。“我并不真的在意他们,”他犹豫不决地说。

他又软弱地加上一句话:“他们总是习惯高兴在这里玩就在这里玩。”

“你不在的时候可以,”诺芙瑞很快地说:“不过,我认为,应贺特,想想你对这个家所做的一切,他们应该多体会你的尊严——你的重要性。你太温和了——太随和了。”

应贺特平静地叹了一声。

“这一向是我的失败之处。我从不坚持外在的形式。”

“所以这些女人,你儿子的太太,才占你的便宜。应该让她们知道,当你来到这里休息时,应该静悄悄的不要吵醒你。知道吧,我去叫凯伊特把她的孩子还有其他的孩子也一起带走。然后你才能好好在这里静静休息。”

“你是个体贴的女孩,诺芙瑞——是的,一个好女孩。你总是替我着想。”

诺芙瑞喃喃说:“你高兴我就高兴。”

她站起来,走向凯伊特,凯伊特正蹲在湖水边,教她第二个孩子,一个有点被宠坏相的小男孩玩一艘模型船。

诺芙瑞简短有力地说:“把孩子带走好吗,凯伊特?”

凯伊特一脸不解地瞪大眼睛注视着她。

“带走?你什么意思?他们一向都是在这里玩的。”

“今天不行。应贺特想要安静。你这些孩子吵死人了。”

凯伊特阴沉的一张脸涨得通红。

“你讲话小心一点,诺芙瑞!应贺特喜欢看他的孙子在这里玩。他这样说过。”

“今天不行,”诺芙瑞说:“他要我来告诉你把这一群吵死人的家伙带进屋子里去,他好安安静静地坐下来休息——跟我在一起。”

“跟你在一起……”凯伊特突然住了嘴没说下去。然后她站起来,走向正在那里半坐半卧的应贺特。诺芙瑞跟在她后面。

凯伊特开门见山地说:

“你的女人说要我带孩子离开这里?为什么?他们做了什么错事?什么理由要赶他们走?”

“我认为一家之主的意愿这个理由就够了,”诺芙瑞柔声说。

“正是——正是,”应贺特别扭地说:“为什么我要给你理由?这个家是谁的?”

“我想,要他们走的人大概是‘她’吧。”凯伊特转身上下打量着诺芙瑞。

“诺芙瑞替我想——替我的舒适、快乐着想,”应贺特说:“这屋子里就没有其他任何人想过——除了可怜的喜妮,或许吧。”

“这么说,孩子们不能再在这里玩喽?”

“我来这里休息时不行。”

凯伊特突然火冒三丈:“为什么你让这个女人使你跟你的骨肉作对?为什么她要来干涉这家人的生活——扰乱了我们一向的生活方式?”

应贺特突然开始大吼。他感到需要为自己辩护:“这里该做什么是由我来说的——不是你!你们全都联合起来为所慾为——做适合你们心意的事。而当我这一家之主回到家时,没有人适当尊重我的意愿。但是我是这里的主人,让我来告诉你!我持续不断地替你们的福利设想、工作——可是有没有人感激我,我的意愿有没有受到尊重?没有。先是索贝克无礼、不敬,而现在你,凯伊特,竟然想要恫吓我!我养你们为的是什么?你给我当心——否则我会停止供养你们。索贝克谈到要走——那么就让他走,把你和孩子们一起带走。”

凯伊特完全不动地静静站了一会儿。她阴沉、有点出神的脸上毫无表情。

然后她以祛除一切感情的声音说:“我会把孩子带进屋子里去……”

她走了一两步,在诺芙瑞身边暂停住脚步。

凯伊特以低沉的声音说:“这是你做的好事,诺芙瑞。我不会忘记。是的,我不会忘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终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