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酒店》

第18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怎么样?情形如何?”早餐桌上,罗妲热心地问我。

“喔,还不是老套。”我冷漠地说。

我知道戴斯巴正在打量我,让我觉得很不安,他是个观察力很强的男人。

“在地上画符?”

“嗯,画了不少。”

“还有白公鸡?”

“当然,贝拉最大的乐趣就是这个。”

“也有出神状态什么的?”

“对,都有。”

罗妲看来有点失望。

“你好像觉得很没意思,”她用委屈的声音说。

我说这种事都差不多,无论如何,我总算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后来当罗妲到厨房去时,戴斯巴对我说:“你受了点惊,是不是?”

“这——”

我希望尽量表现得轻松些,但是戴斯巴不是个容易被欺骗的人。

于是我缓缓说:“有一点——从某一方面来说——有点残忍。”

他点点头。

“人未必真的相信那一套!”戴斯巴说:“至少在清醒理智的时候不会相信,可是这种事就是有它的影响力。我在东非看多了,巫医对人有很大的控制力,而且我们不得不承认,的确有些事无法用常理解释。”

“死?”

“喔,对了,要是一个人知道自己注定要死,就一定会死。”

“我想那是暗示的力量吧?”

“也许是吧。”

“你不满意这种解释?”

“不——不完全满意,有些事,光用我们西方的科学理论是解释不通的。欧洲人不一定相信这种荒唐事,可是要是你把它当真,它就会一直存在你心里!”

我思索道:“我同意你的看法,一个人不能太爱教训人,连这个国家都会发生怪事。有一天我到伦敦一家医院去,有个女孩患了精神病症,抱怨骨骼和手臂都痛得不得了,可是找不出任何原因,他们怀疑她得了歇斯底里,医生告诉她,用烧热的红铁棒放在手臂上,可以医好她的病,问她要不要试试,她同意了。

“医疗的时候,那个女孩把头转开,紧紧闭着眼睛,医生用一根在冷水浸过的玻璃棒放在她手臂的内侧,女孩痛得大叫,医生说:‘现在没事了。’她说:‘我相信,可是好可怕,烧得人好痛’我觉得最奇怪的,不是她相信自己真的被铁棒烫过,而是她的手臂真的有被烧烫过的痕迹,玻璃棒碰过的地方真的起了泡。”

“结果她的病好了吗?”戴斯巴好奇地问。

“喔,好了,那个神经炎什么的病一直没再发生,不过她必须医好手臂上烫伤就是了。”

“真奇妙,”戴斯巴说:“那对表演很有帮助,对不对?”

“连医生自己都很意外。”

“我敢打赌他……”他好奇地看着我,“你昨天晚上为什么那么急迫地想参加降神会?”

我耸耸肩。

“那三个女人让我觉得很困惑,我只是想看看她们到底耍些什么把戏。”

戴斯巴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我想他并不相信我的话,我说过,他是个观察力很强的人。

我立刻到牧师家去,门开着,可是屋里好像没人在。

我走到放电话的小房间,打个电话给金乔。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她才来听电话。

“嗨!”

“金乔。”

“喔,你是!怎么了?”

“你没事吗?”

“当然没事,怎么会有事呢?”

我感到阵阵欣慰。

金乔没什么不对劲,她那熟悉的挑战态度使我感到很舒服。我怎么会相信那一套胡言乱语会伤害像金乔那么正常健康的人呢?

“我只是以为你可能会梦到什么。”我有点不自然地说。

“没有啊!我也以为会有,可是我只是睡睡醒醒,一直想看着自己有没有意外。结果居然什么都没有,我真是有点生气。”

我不禁笑了。

“你再往下说,”金乔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西碧儿躺在一张紫色长沙发上,后来就进入恍惚状态。”

金乔发出一串笑声。

“真的?太棒了,她是不是什么衣服都没穿?”

“西碧儿不是孟德斯潘夫人,这也不是黑色弥撒。西碧儿其实穿了不少衣服,有一件孔雀蓝的,上面还绣了很多符号。”

“听起来像西碧儿的作风,贝拉呢?”

“实在有点残忍,她杀了一只白公鸡,还把你的手套浸在鸡血里。”

“——恶心……还有呢?”

“还有很多事。”我说。

我觉得自己做得不错,又说:“塞莎在我面前把所有本事全都使出来了,她召来了一个鬼魂——我想是叫马堪德。另外还有彩色灯和歌声。有人一定会吓得魂不附体。”。

“可是没吓着你?”

“贝拉的确让我点害怕,”我说:“她手上拿了把很可怕的刀,我差点以为她会失去理智,杀完鸡再来杀我。”

金乔坚持问道:“没别的事吓着你?”

“我不会受那种事影响。”

“那你听到我没事的时候,为什么好像很感激的样子?”

“这,因为——”我没有说下去。

“算了,”金乔好心地说:“你不用回答这个问题,也不用再插手管这件事了。我知道一定有什么让你觉得不安的事。”

“我想,只是因为她们——我是说塞莎——看起来好像对结果很有信心。”

“她觉得你所告诉我的那些事,真的能把人杀死?”

金乔用不相信的语气问。

“的确很疯狂。”我表示同意。

“贝拉不是也很有自信吗?”

我想了想,说:“我想贝拉只对杀鸡和使自己进入一种带有恶意的狂喜状态有兴趣,听她那样哀叫‘血……血……血……’真叫人有点不寒而栗。”

“可惜我没听到。”金乔惋惜地说。

“我也替你觉得可惜,”我说:“老实说,那场表演真是精彩。”

“你现在没事了吧?对不对?”金乔问。

“你说的‘没事’是指什么?”

“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并不安心,可是现在已经好了。”

她说得很对,她那愉快正常的声音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不过,我私心里真的有点钦佩塞莎·格雷。整件事虽然可能是胡说八道,但是却的确影响了我的心境。但是现在已经没事了,金乔安然无恙,连恶梦都没做。

“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呢?”金乔问:“我是不是还要再在这里住一个礼拜左右?”

“嗯,要是我想从布莱德利先生那里拿到一百镑,你就要再住下去。”

“你要不是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有那个念头。你是不是住在罗妲家?”

“暂时是,然后我会到伯恩茅斯去。别忘了,你一定要每天打电话给我,或者我打给你好了——那样比较好。我现在在牧师家。”

“凯索普太太好吗?”

“好极了,我把事情全都告诉她了。”

“我早就想到你会。好吧,再见了。这一、两个星期,日子一定很无聊。我带了点工作来——还有很多一直想看却始终没时间看的书。”

“你工作的美术馆怎么办?”

“我说我出门旅行去了。”

“你难道不希望真的去旅行?”

“未必。”金乔说……她的声音有点奇怪。

“没有可疑的人接近你吧?”

“都是你想得到的人,送牛奶的、查瓦斯表的,有个女人问我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还有一个人要我在要求废除核子武器的联名信上签字,有个女人要找我捐款给盲人。喔,当然还有旅馆侍者,他们都很帮忙,其中有一个还替我修过保险丝。”

“听起来都不像是坏人。”我说。

“不然你还盼望什么?”

“我也不知道。”

我想,也许是希望有些明显、公开的事,能让我抓住把柄。

可是“白马”的被害者都是在自由意志下死的……不,“自由”这个字用得不对,那些人身体上弱点的种子,是用一种我无法了解的方式种下的。

金乔断然否定了我说那个查瓦斯表的人可能是假冒的说法。

“他有证件,”她说:“是我要他给我看的!他只是到浴室里看看瓦斯表,然后抄下来,什么别的东西都没碰,我可以担保,他绝对没有机会故意让我浴室的瓦斯漏气。”

不,“白马”不会安排瓦斯漏气这种事——太明显了!

“对了,还有一个人来看我!”金乔说:“是你的朋友柯立根医生,他好好。”

“我想是李俊派他去的。”

“他好像觉得我们同姓的人应该站在一条阵线上,柯立根氏万岁!”

我挂断电话后,觉得轻松了不少。

回到罗妲那儿,她正在草地上忙着替狗擦葯膏。

“兽医刚走,”她说:“他说是金钱癣,我想一定很容易传染。我不希望孩子们或者其他狗传染上。”

“或者大人。”我说。

喔,通常都是小孩子传染上,幸好他们一天到晚都在学校——安静点,西拉。别乱动。这种癣会让毛都脱掉,还会留下疤痕,不过以后会慢慢好。”

我点点头,问她要不要帮忙,她说不用,我满心感激地走开了。

乡下最讨厌的一点,就是散步的方向通常不超过三个方向,在马区狄平村,不是走贾辛顿路,就是走往长柯顿汉路的方向走,要不就沿着谢汉格路朝伦敦那个方向走——伯恩茅斯路在两里之外。

到第二天中午,我已经走过贾辛顿路和长柯顿汉路了,接下来,我只好朝谢汉格路那边走。

我就这样走了一回,途中,我忽然想到一个主意,普莱斯大宅就在谢汉格路途中,我何不再去拜访一下威纳博先生呢?

我越考虑越想去,这么做,绝对不会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罗妲带我去过一次,我可以问他,愿不愿意让我看些上次没机会好好欣赏的珍藏品。

那个葯店老板——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奥格登?奥斯本?——居然会指认威纳博,真是有意思,尽管照李俊的说法,由于威纳博不良于行,不可能是葯店老板所看到的人,但是让人觉得困惑的是,他所指认的人居然就住在这附近,而且个性又那么吻合。

威纳博确实有点神秘,我一开始就有这种感觉。我相信,他的头脑是一流的,而且他有一种——该怎么形容呢?——对了,“狡猾”的气质。有掠夺性——毁灭性,这种人太过于聪明,不会亲自动手去杀人,可是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安排完美的杀人案。

我越想越觉得威纳博正是这种角色,是那种在幕后指挥一切的主脑人物。可是那个叫奥斯本的葯店老板说他看到威纳博在伦敦某条街上步行,既然威纳博不可能步行,他的指认也就毫无价值,而威纳博住在“白马”附近也就没有意义了。

无论如何,我想我还是愿意再看看威纳博先生。于是我就来到普莱斯大宅的大门口。

上次那个男仆前来应门,告诉我威纳博先生在家。他要我在大厅稍等,“因为威纳博先生不是随时都可以接见客人”。

一会儿,他回来告诉我,威纳博先生很高兴见我。

威纳博很友善地欢迎我,推着轮椅像老朋友一样迎接我。

“谢谢你来看我,好朋友。我听说你又来了,正准备今天晚上打电话给罗姐,请你们一起过来吃顿便饭。”

我抱歉这么不请自来,可是实在是一时冲动。本来只是随便散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附近,所以决定做个不速之客。

“其实,”我说:“我是在想看看你的蒙古小画像,上次我没时间仔细看。”

“那当然,很高兴你欣赏那东西,实在很精细。”

我们接下来的谈话都比较技术性,我承认,我真的很高兴再仔细欣赏他收藏的这些珍品。

茶点送上来了,他坚持要我一起用。

我并不特别喜欢吃茶点,可是我很喜欢冒着热气的中国茶,以及他所用的精致茶具,此外还有一些热鲑鱼牛油土司,一块旧式甜美的李子蛋糕,不禁让我又回想到小时候在祖母家喝茶点的情形。

“是府上自制的吧!”我用赞赏的语气说。

“当然,‘这’个家庭从来不吃外面买的蛋糕的。”

“我知道你的厨师手艺非常好。你不觉得像你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要留住一个人很不容易吗?”

威纳博耸耸肩:

“我坚持自己一定要拥有最好的东西,不过,当然得付出代价!我是个肯出代价的人。”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他骄傲的天性,我淡淡地说:“一个人要是运气好,有能力这么做,当然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你知道,这全得看一个人对生活要求些什么来决定。只要一个人有坚强的意志,那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马酒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