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酒店》

第25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马区狄平村的一切都非常正常,使人觉得非常愉快。罗姐忙着照顾狗,这回,我想是在替狗抓虱子。我走进去时,她抬头问我愿不愿意帮忙。我拒绝了,问她金乔在什么地方。

“她到‘白马’去了。”

“什么?——”

“她说到那边有事。”

“可是那栋屋子不是空了吗?”

“我知道。”

“她一定会太累,她的身体还没——”

“你真会大惊小怪,马克,金乔已经完全好了。你看过奥立佛太太的新书吗?书名叫‘白鹦鹉’,就在那边桌上。”

“老天保佑她跟艾迪斯·冰斯。”

“艾迪斯·冰斯到底是谁?”

“她认出一张照片,是我去世的教母的忠心家仆。”

“你说的全都是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有回答,径自前往“白马酒店”的旧址。

进门之前,我碰到了凯索普太太。

她热心地跟我打招呼。

“我早就知道自己笨,”她说:“可是一直看不出为什么。因为我被烟幕骗住了。”

她用手朝在深秋阳光中空荡而平静的酒店旧址摇摇手。

“那儿从来就不曾有过邪恶,只有一些为了钱而不顾人命的小花样。这才是它邪恶的地方,没有伟大。了不起的事,有的只是渺小、令人轻视的事。”

“你和李俊巡官的看法倒是一样。”

“我喜欢那个人,”凯索普太太说:“我们进去找金乔。”

“她在里面做什么?”

“整理一点东西。”

我们穿过低矮的门口,有一股强烈的松节油味道,金乔拿着破布和瓶子在忙。我们走进去时,她抬头看看我们。她仍然非常苍白瘦弱,头上围着一条头巾,因为头发还没完全长好。和以前的她比起来真是像幽灵一样。

“她没事。”凯索普太太还是像往常一样,一眼就看出我在想什么。

“看!”金乔胜利地说。

她指指正在处理的那个旧酒店招牌。

岁月所带来的污迹已经除掉了,马上骑士的身影可以清楚地看出,是个露齿而笑的骨架,骨骼闪闪发光。

凯索普太太用低沉宏亮的声音在我背后念道:“启示录第六章第八节:我凝视着,看见一匹马,坐在马上的,即是死神,地狱就跟在他身后……”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凯索普太太说:“就是这么回事了。”语气就像把什么东西扔进拉圾桶一样。

“我该走了,”她说:“有个母亲聚会。”

她走到门口,对金乔点点头,出人意外地说:“你将来会是个好母亲。”

金乔羞红了脸。

“金乔,”我说:“你愿意吗?”

“愿意什么?做个好母亲?”

“你知道我的意思。”

“也许……不过我希望有更肯定的许诺。”

我给了她非常肯定的许诺。

过了一会儿,金乔问:“你确定你不想娶那个叫贺米亚的人吗?”

“老天!”我说:“我差点忘了。”

我从口袋拿出一封信。

“这是三天前收到的,她问我愿不愿意跟她到旧维多利亚剧院去看‘爱是劳力的损失’。”

金乔接过信,把它撕成两半。

“以后你如果想去旧维多利亚剧院,就跟我去。”她坚定地说。

.the end.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白马酒店》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阿嘉莎·克莉丝蒂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阿嘉莎·克莉丝蒂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