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女郎》

第02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电话铃响了。

赫邱里·白罗似乎根本不曾发觉。

铃声仍是不断刺耳地响着。

乔治进来走向电话机,询问般地望了白罗一眼。

白罗作了个手势。

“不要接了。”他说。

乔治遵命,又走出了房里。电话铃仍在响,令人刺耳难耐地不停响着。突然,停了下来。可是,一、两分钟之后,铃声又发作了起来。

“哎呀,老天!一定是个女人——无疑的,准是个女人。”

他叹了口气,起身走到电话机旁。

他拿起了听筒说:“喂,”

“你是——是白罗先生吗?”

“我就是。”

“我是奥立佛太太——你的声音有点怪。我起先还没听出来呢。”

“早,夫人——你很好吧?”

“好,托你的福。”雅兰·奥立佛的语调仍是一贯的欢欣。这位有名的侦探小说作家与赫邱里·白罗私交不错。

“这么早打电话给你,真不好意思,不过我要请你帮个忙。”

“请说。”

“我们侦探小说作家俱乐部要举行一年一度的聚餐,不知你能不能赏光作我们今年的演讲贵宾。要是你能来,我真是感激不尽。”

“什么日期?”

“下个月——廿三号。”

电话中传出一声长叹。

“唉!我太老罗!”

“太老?你瞎说些什么呀?你一点也不老。”

“你认为不老吗?”

“当然不老,你太理想了。你可以讲很多有意思的真实罪案给我们听。”

“请问谁要听呢?”

“大家都要啊。他们——白罗先生,有什么事不对吗?出了什么事?你好象有心事。”

“是的,我是有点不痛快。我有些感伤——呃,没甚么。”

“跟我说嘛。”

“我何必小题大作?”

“有什么不可以?你还是来跟我谈谈吧。几点钟来?今天下午?来喝点茶。”

“下午茶,我是不喝的。”

“那你可以喝咖啡。”

“我平常那时辰是不喝咖啡的。”

“热巧克力?加上鲜奶油?还是来杯浓汁。我知道你喜欢饮热浓汁。要不柠檬汁、桔子汁,或是喝点不含咖啡碱的咖啡,我想法子去弄点儿来——”

“怎么想得出来!受不了。”

“你喜欢的糖蜜好不好?我知道我柜子里还有半瓶蕾比娜。”

“蕾比娜是什么?”

“黑葡萄味儿的糖蜜。”

“好了,我服了你了!你真有办法,夫人。你的殷勤真令我感动,恭敬不如从命,我今天下午奉陪你喝杯巧克力。”

“好极了,那你要把你的心事告诉我。”

她把电话挂断了。

白罗思考了一下,然后拨了一个电话号码。接通之后,他说:“高毕先生吗?我是赫邱里·白罗。你此刻是否非常忙呢?”

“还好,”高毕先生在电话中回说:“普通到尚佳。不过白罗先生,为您效劳,只要您有急事——您一向都如此的——那么,我觉得我这群小伙子倒不是不能应付我手头的这些事。当然上道的年轻人可不象往日那么容易找了。现在的青年人太只为自己着想了。还没开始学呢,就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了。话说回来了,我们也不能够对他们苛求过甚。有什么指教,白罗先生,我非常乐意为您效劳。也许我可以派一、两个能干的孩子为您跑跑。我猜想还是照例的——搜集点情报吧?”

白罗把请他工作的详细情形说明给他听时,他频频地点着头。白罗与他谈完之后,又打电话给伦敦刑事警探厅,接通了一位熟识的朋友。那位朋友听完白罗的要求之后,回答说:

“你的要求不多嘛,是不?有没有出了谋杀案,任何地方都行。时间、地点与被害者都没线索。要是你不介意,老兄,这听着简直像打野鹅嘛。”他接着又很不以为然地加了一句:“你好象什么都不知道嘛!”

当天下午四点一刻,白罗坐在奥立佛太太的客厅里,一口一口地享受女主人放在他身旁一张小桌上的一大杯热巧克力,上头加满了泡沫状的鲜奶油。她还摆了一大盘猫舌饼干。

“亲爱的夫人,你太客气了。”接过手中的杯子,他微感惊异地注意到奥立佛夫人的发型,也看到了她墙上的壁纸。这两样都是新换的。他上次见到奥立佛太太的时候,她的发型平淡且古板。这次,她竟弄了满头奇形怪状、大堆大堆的发卷与螺丝圈。这般的华丽繁茂,依他猜想,准是假发。他心中嘀咕,如果奥立佛太太习惯性地兴奋起来,不知多少绺发卷会冷不防地松落下来。至于这新换的壁纸嘛……

“这些樱桃——是新糊的吧?”他用茶匙指了指说。他觉得,简直像置身于樱桃果园。

“是不是太多了,你看?”奥立佛太太说:“壁纸选起来可真伤脑筋。你是否觉得先前的那种好些?”

白罗脑海中依稀记得在一片丛林中的一大群五颜六色的热带鸟类。他本来想说:“换来换去还不是都一样。”但是终于克制了自己。

“那么,”奥立佛太太见她的客人终于将杯子放回茶碟,心满意足地舒了一口气坐回身去,抹了抹沾在胡子上的奶油,就说:“倒底是怎么回事?”

“这我可以很简单地告诉你。今天早上有个女孩子来看我,我告诉她说事先应该先与我排个时间。每人都有例行的工作,这你了解。但是她叫人回说她要立刻见我,因为她认为她可能杀了人。”

“这是甚么话。她自己不知道吗?”

“就是说呀!莫名其妙!所以我只好叫乔治带她来见我。她只站在那儿,硬是不肯坐下,就站在那儿瞪着我。她好象有点迟钝。我还为她壮了壮胆子。她却突然又说不想跟我谈了。她说她并非有意无礼,不过(你猜怎么着?)——不过我太老了。”

奥立佛太太赶忙说了些安慰的话:“哎呀,女孩子就是那样子。凡是过了卅五岁的人,她们都认为是半死了。这些女孩子无知,你该清楚的。”

“可是我听在心里很不好受。”赫邱里·白罗说。

“不过,如果是我,我就不挂在心里。当然说这种话是很不礼貌的。”

“这个并不要紧。这并非只是有关我的感觉。我是放心不下,的确,我很担心。”

“好了,换了我,我就全抛在脑后。”奥立佛太太泰然地劝告他。

“你不懂我的意思,我是在担心这个女孩子。她来见我是求助于我的。结果,她却认定我年纪太大,可能老得不能帮她忙了。她当然是想错了,这是不必说的,可是后来她竟跑掉了。不过我告诉你,那个女孩子的确需要援助。”

“我想不至于真的如此,”奥立佛太太仍劝慰着说:“女孩子都喜欢大惊小怪的。”

“未必。你错了,她需要人解危。”

“你不会认为她真的杀了人吧?”

“为什么不?她说了她杀了人的。”

“不错,可是——”奥立佛太太一时语结了。“她只是说可能,”她缓缓地说:“只是,她说这话倒底又是什么用意呢?”

“可不是吗,这说不通嘛。”

“她杀了谁,或是她以为她杀了谁?”

白罗耸了耸肩膀。

“她又为什么要杀人呢?”

白罗又耸了耸肩膀。

“当然,有很多可能的。”奥立佛太太丰富的想象力发作起来的时候,她的神色就开始焕发了。“她可能开车轧了人,没停就跑了。可能在悬崖上有男人向她施暴,她挣扎起来,结果把那个推下去了。她也许无意间给人给错了葯。也说不定她跟一大伙人吸毒,打了起来,醒转过来之后,才发觉自己刺杀了什么人,她也——”

“够了,夫人,够了?”

然而,这时奥立佛太太早已心神不在了。

“她也可能是个手术室里的护士,用错了*醉剂,或是——”她停了下来,突然很急迫地要知道一些细节。“她长得什么样子?”

白罗琢磨了半晌。

“象个“哈姆雷特”中的奥菲丽亚,只是全无她那份美貌。”

“老天,”奥立佛太太说:“你这么一说,她几乎就在我的眼前。太玄了。”

“她不很精明,这是我对她的看法。她不是一个能够应付困难的人,也不是一个能事先料到难逃厄运的人。她是个人们环顾四周说‘我们要找个替死鬼,那个人最合适。’的那种人。”

只是,此刻奥立佛太太已经心不在焉了。她两只手绕紧了头上厚厚的发卷,这姿态白罗早已看惯了。

“等等,”她心急地喊了出来:“等一下。”

白罗在等,眉毛也扬了起来。

“你还没告诉我她的姓名呢。”奥立佛太太说。

“很遗憾,你问得很好。可是,她没说呀。”

“等一下嘛!”奥立佛太太仍是满脸焦疑地在那里推敲。她抓紧发卷的手放松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发卷一下子松了下来,滑落在肩膀上,一绺堂皇无比的发卷,完完整整的掉在了地上。白罗拾了起来,悄悄地放在桌上。

“那么,”奥立佛太太突然平静下来。往头上别紧了几只发夹,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说:

“是谁跟她提起你的呢,白罗先生?”

“据我目前所知,并没有任何人。自然,没问题,她一定听说过我啊。”

奥立佛太太认为“自然”这个字眼用得一点也不恰当。只是白罗本人认为大家自然都听说过他的大名。实际上好多人,特别是年轻的一代,如果有人提及赫邱里·白罗的名字,顶多给你一个莫知所以的白眼。“可是我怎能告诉他,”奥立佛太太心中暗忖:“而又不伤他的自尊呢?”

“我觉得你的想法并不很对,”她说:“女孩子,其实年轻的男孩子也一样——他们实在不太清楚侦探一类的事情,他们根本不听这一套。”

“大家至少听说过赫邱里·白罗吧。”白罗超然自得地说。

对赫邱里·白罗说来,这是一种不可动摇的信念。

“可是,这年头他们的教育实在太差了,”奥立佛太太说:“说真的,他们所知道的名字,只不过是歌星、乐团或是广播电台流行音乐的主持人这类人物而已,要是想知道些特殊人物,我指的是医生、侦探或是牙医——那么,我是说你得去打听——问问该去找哪一位?这样,别人才会告诉你说:‘亲爱的,你一定要去看安妮王后大道那位棒极了的大夫,把两条腿往头上绕个三圈,你的毛病准能治好。’或是:‘我的钻石都被偷了,要是我去报警,亨利一定会大发雷霆;不过有个很谨慎的侦探,最能守密,他帮我找回来了,亨利连影儿都不知道。’——就是这么回事。一定有人叫那个女孩子去找你的。”

“我看很不可能。”

“等我告诉了你,你说知道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刚刚才想起来,那个女孩子是因为我才去找你的。”

白罗瞪大眼睛说:“你?那你起先怎么不立刻告诉我呢?”

“因为我就是刚刚才想到嘛——你提到奥菲丽亚——长而湿稀稀的头发,相貌也很平庸。你所描述的样子与我确曾见过的一个女孩子很相似。就在最近。我再一想就记起来她是谁了。”

“是谁?”

“我并不晓得她的名字,不过可以很容易查出来的。我们在谈有关职业侦探与私家侦探的事,我提起了你和你办的那些了不起的案子。”

“你就把我的地址给她了?”

“没有,我当然不会。我根本不知道她要找个侦探或诸如此类的事,我当时只不过当作闲谈。但是也许我好几次提到你的名字,当然很容易从电话本里查到,她就跑去找你了。”

“你们在谈凶杀案吗?”

“我记得好象没有。我也不知我们是怎么谈起侦探来的——除非,对了,说不定还是她扯出的话题呢……”

“快说嘛,能想起来的都告诉我——即使你不知道她的名字,至少把你对她所知的都告诉我。”

“呃,是上个周末,我在劳瑞玛家里小住。他们夫妇对侦探并不感到兴趣,那天只是带我去他们一个朋友家去喝酒谈天的。一共不过几个人,我玩得并不痛快,因为你知道,我实在是不爱喝酒的,所以别人得给我弄些别的饮料,大家也就觉得我难伺候。然后,大家还得跟我搭讪——你晓得那一套——他们多喜欢看我写的书了,好久就想认识我了,令我很不自在,心烦又觉得很滑稽。不过,多少我总得敷衍一番了。他们还说好喜欢我那个蹩脚侦探斯文·贺森呢。还好他们不知道我讨厌死那个家伙了。可是我的出版商却总叫我千方不能那么说。总之,我想大概谈到作侦探的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第三个女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