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节之死》

第九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史提芬·法雷地外表强作镇静,其实内心畏缩地进入苏格兰警场。他的精神承受着难以消受的重担。上午似乎看起来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为什么坎普探长要那样语轻意重地要他来这里?他知道或怀疑什么?很可能只是模糊的疑心而已。对付他的办法是,保持头脑清醒,什么都不承认。

没有仙蒂拉在一旁,他感到异样地孤单、失落。好像他们两个人一起面对危险,就能消除一半的恐惧一样。在一起时,他们有权势、有力量、有勇气。单独一个人,他变得什么都不是,甚至比这更糟糕。仙蒂拉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受?她现在是不是也正坐在基德敏斯特公馆里,沉默、镇静而高傲,其实内心却感到脆弱得可怕?

坎普探长友善但却严肃地接待他。一个穿制服的人拿着铅笔和笔记本坐在桌旁。要史提芬坐下来之后,坎普探长开始以强烈的官方态度说话。

“我准备,法雷地先生,作一份你的笔录。这份笔录记下来后,会在你走之前要你看过一遍同时签上大名。同时我有义务告诉你,你可以拒绝作这份笔录,而且你有权利找你的律师来,如果你想这样的话。”

史提芬畏缩了起来,但是没有表现出来。他强挤出笑容来说:“听起来非常吓人,探长。”

“我们喜欢先弄清楚了再说,法雷地先生。”

“我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可能用来作为不利于我的证词,对不对?”

“我倒不用‘不利于’的字眼.任何你所说的都可以作为证词。”

史提芬平静地说:

“我了解,但是我想不通,探长,为什么你还需要我的任何笔录?我能说的你上午全都听过了。”

“那是有点非正式的——只可用来作为参考资料。而且法雷地先生,有某些事我想你一定宁可在这里跟我讨论的好。任何跟案子不相关的事,我们都试着审慎分辨,以求公正。我敢说你了解我的用意何在。”

“我恐怕不了解。”

坎普探长叹了口气。

“听着。你跟死去的罗斯玛丽·巴顿太太过去非常亲近--”

史提芬打断他的话。

“谁说的?”

坎普倾身向前,从书桌里拿出一份打字文件。

“这是一份在巴顿太太的衣物里找到的一封信的抄本。原信是艾瑞丝·玛尔小姐交给我们的,她认出信的字迹出自她姐姐,现在原信在我们这里归档列管。”

史提芬看着。

“亲爱的花豹——”

他感到像得了重病一样。罗斯玛丽的声音……说着——恳求着……难道过去的一切都永不死亡——永不被埋藏吗?

他恢复了镇静,注视着坎普。

“你认为这封信是巴顿太太写的或许没错——但是并没有任何地方说明是写给我的。”

“你敢否认你租下伯爵巷的玛兰大厦二十一室吗?”

原来他们知道!他怀疑他们是不是一直知道。

他耸耸肩。

“你似乎很灵通。我可不可以请教一下,为什么我的私生活应该被挖出来亮相?”

“除非证实跟乔治·巴顿的死有关,否则是不会的。”

“我懂了。你是在暗示说我先跟他太太做受,然后谋杀掉他。”

“我坦白跟你说好了,法雷地先生。你跟巴顿大大是很亲近的朋友--你们因你的意愿而分手,不是她的,她打算,如同这封信所显示的,惹麻烦。结果她死得一了百了。”

“她是自杀死的。我承认我可能脱不了部分道义上的关系。我是深深自责着,但是这跟法律无关。”

“可能是自杀——也可能不是。乔治·巴顿认为不是。他着手调查结果他也死了。这其中有点暗示性。”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呃,选上了我。”

“你承认巴顿太大的死亡在对你最利的时候来到?法雷地先生,丑闻外泄对你的事业前途是很不利的。”

“不会有丑闻的。巴顿太太很有理智。”

“那我倒很怀疑!你太太知道这件事吗,法雷地先生?”

“当然不知道。”

“你确信?”

“是的,我确信。我太太一点也不知道我跟巴顿太太之间超友谊的关系存在。我希望她永远都不知道。”

“你太太是个会吃醋的女人吗?法雷地先生。”

“一点也不。只要跟我有关的,她从不嫉妒,她很识大体。”

探长没作任何评论。他说:

“去年任何一个时间里,你有没有保有过氰化钾。法雷地先生?”

“没有。”

“可是在你乡下的房子里总存有氰化钾吧?”

“园丁可能有。我不知道。”

“你从没有自己到葯店去买过?比如说供摄影方面使用的?”

“我对摄影一窍不通,而且我再说一遍:我从没买过氰化钾。”

坎普在最后不得不放他走之前,又进一步逼问他一些。

在他走了之后,他满怀心思地对他部下说:“他那么迅速否认他太太知道他和巴顿太太的事,为什么?我怀疑。”

“可能是他心里害怕万一她真的知道。先生。”

“那倒有可能,但是我想他应该想到如果他太太不知道,而万一知道了之后会造成他事业前途的危机,那么他就又多了三个动机杀掉罗斯玛丽·巴顿灭口。要想逃避罪嫌,他的说词应该是他太太多多少少知道,但是却情愿装做不知道。”

“我想可能他没有想到这一点,先生。”

坎普摇摇头。史提芬·法雷地不是傻子,他有一颗清醒而机敏的头脑。他聪明得想在探长的脑海里留下一个仙蒂拉一点都不知情的印象。

“好了,”坎普说,“瑞斯似乎对他挖掘出来的线索感到高兴,而且是他说对了,那么法雷地夫妇都脱离了嫌疑。要是他们都脱离了嫌疑,我们该感到高兴,我喜欢这小子。而且我个人不认为他是凶手。”

推开起居室的门,史提芬喊着:“仙蒂拉!”

她从暗处走过,突然双手搭在他肩上。

“仙蒂拉?为什么你躲在暗无灯光的地方?”

“我受不了光。快告诉我。”

他说:

“他们知道了。”

“关于罗斯玛丽?”

“是的。”

“那么他们怎么想?”_

“当然他们知道我有动机……哦,我亲爱的,看看我把你拖累成什么样子。都是我的措。要是我在罗斯玛丽死后--走得远远的——还你自由--那么至少你就不会被卷入这件可怕的事情里。”

“不,不要……永远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她伏在他胸前哭了起来,眼泪流满腮边。他感觉到她在发抖。

“你是我的生命,史提芬,我的一切——永远不要离开我……”

“你这么在乎我吗,仙蒂拉?我从来不知道……”

“我不想让你知道。但是现在……”

“是的,现在……我们俩都脱不了关系,仙蒂拉……我们会站在一起面对它……不管它将会是什么,都在一起!”

两人在一起,他们的力量重生,相拥在黑暗里。

仙蒂拉意志坚决地说:

“这将无法摧毁我们!无法,无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灵节之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