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约会》

第12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不久,那女孩走到了他们那里。

杰拉尔博士介绍:

“白英敦小姐,这位是赫邱里·白罗先生。”

“啊!”她讶异地望着他。她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却时放时合。这个中了魔法的圣女,已从魔国回来,现在只是一个普通而害羞的女孩,有点神经质,而且不稳定。

白罗说:

“小姐,真幸运能在这儿遇到你。我本来想在饭店见你。”

“真的?”她的微笑显得空洞,手指开始握着衣带。

他静静地说:

“能不能跟我一起到那边散步?”

她顺从地答应了他的邀请。

不久,她有点意外地以慌张的声音说:

“你——你是侦探?”

“是的。”

“非常有名的侦探?”

“世界上最有名的侦探。”白罗以理所当然的口吻回答。吉奈芙拉悄悄说:

“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到这里来的?”

白罗边想边摸着胡子。

“小姐,你有危险吗?”

“是的。”她以疑惧的目光望了一下四周。“我在耶路撒冷告诉过杰拉尔博士。他非常聪明。当时,他没有给我任何暗示,但他紧紧跟着我,跟到那红岩石的恐怖地方。”她浑身颤抖。“他们想在那里把我杀掉。我必须不断戒备。”

白罗慈祥宽大地点点头。

吉奈芙拉·白英敦说:

“他很亲切——很好。他爱上我啦!”

“真的。”

“真的。他睡觉时,叫着我的名字。”她的神情放松了,脸上又漂浮着此世所无之美。“我看见了,他翻转着身体,呼唤我的名字。我在他还没有醒的时候,悄悄离开。”她停了一停。

“一定是他请你来的。我四周有很多敌人。有时还化装呢。”

“嗯,不错。”白罗沉静地说。“不过,这儿很安全。身边一直都有你家的人。”

她夸大地挺起胸膛。

“他们不是我的家人!我跟他们没有关系!我不能告诉你我真正的身分。这是很大的秘密。你知道了,一定会大吃一惊。”

“小姐,你母亲的死给你很大的打击吧?”

她焦躁地顿着脚。

“哪里。她不是我的妈妈!我的敌人收买她,要她扮成母亲的样子,她监视我,以免我逃跑。”

“那她去世的那天下午,你在什么地方?”

她立即回答:

“在帐篷里啊……好热,我忍耐着不出去,他们可能会逮捕我……”她身子震了一下。“她们当中,有一个人……探头看了我的帐篷。他化装了,但我认识他。我假装睡觉。他是酋长的手下。酋长当然想绑架我。”

白罗默默走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你创造的故事,非常有意思。”

她停下脚步,睨视他。

“你说什么!那是真的——是真的!”她愤怒地跺着脚。

“不错。”白罗说。“的确是很巧妙的故事。”

她叫道:

“是真的!我说是真的,就是真的——”

她生气地转身往山丘下跑去。

白罗眺望她的背影,站立不动。不久,后面传来了声音。

“你跟她说什么?”

回头一看,原来是杰拉尔博士微微喘气站在他旁边,莎拉也缓缓向他们走来。

白罗回答杰拉尔的问题。

“我告诉她,她美丽的故事是她自己编造的。”

博士深思般点点头。

“她生气了!那是很好的征候。那表示她还没有到不可救葯的地步。她仍然知道那不是真的。我要替她医治。”

“哦,你要亲自替她医治?”

“是的。我已经跟年轻的白英敦太太和她先生谈过。我要把吉奈芙拉带到巴黎,进我的疗养院。然后让他接受演员训练。”

“演员?”

“是的,她可能会成功。她也有此需求,她一定有此需求!在许多方面,她很像她的母亲。”

“不一样!”莎拉反抗地喊道。

“你也许没有发现,其实,在某种基本性格上,她们是相同的。她们天生都有想受人赞扬的意向,也有推销自己的慾望。这可怜的孩子过去一直都受到压制,找不到发泄口,以致无法表现出自己强烈的野心,对人生的挚爱和鲜活浪漫的个性。”他轻轻笑道:“就让她从头做起吧!”

然后,他轻声有礼地说:

“对不起。”

他急忙跑下山丘,追那女孩去了。

莎拉说:

“杰拉尔博士真是一个热衷工作的人。”

“他的热忱,我实在佩服。”白罗说。

莎拉锁起双眉。

“但把那孩子跟那可怕的老太太相比,实在太过分。不过我也曾经一度觉得对不起白英敦太太。”

“什么时候?”

“在耶路撒冷跟你说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没有一样正确。你知道,一个人所做所为和预期完全不同,就会有这种感觉。我大为‘冒火’,才自暴自弃做出那傻事。”

“呵,这可不行!”

莎拉想起自己跟白英敦太太的对话,不禁脸色泛红。

“我气得火冒三丈,仿佛自己负有什么神圣使命一样!后来,威瑟伦爵士夫人以奇异的目光看我,并说看到我跟白英敦太太谈话的情形,当时,我也认为她听到了我们的谈话,真觉得无地自容呢!”

白罗说:

“当时白英敦太太向你说什么,你还能清楚记得吗?”

“是的,记得很清楚。‘我决不会忘记。’她说:‘记住,我一样也不会忘记——什么样的行为,什么名字,什么样的脸型都不会忘记。’”莎拉颤抖着。“她以含着怨恨、诅咒般的口气说出这些话——而且并不看我。我现在仿佛还听得见那声音。”

白罗柔和地说:

“印象很深?”

“是的。我是一个不容易被惊吓的人。但是,我有时还会梦见她说那些话的样子。而且,只要想起她那恶毒、睥睨、胜利的神情,我就毛骨悚然!”

她又浑身颤抖。

不久,她突然转身对着白罗:

“白罗先生,我也许不该问,这案件你是不是已经有了结论?是不是掌握了决定性的东西?”

“是的。”

当她问:“是什么?”的时候,他看到她的嘴chún*挛般地颤动。

“我知道耶路撒冷那晚,雷蒙·白英敦跟谁说话了。是他的妹妹卡萝。”

“卡萝,那当然,”接着,她又说:“你告诉他的?你问他的?”

可是,她说不下去了。白罗以同情的眸光望着她。

“小姐,这对你很重要吗?”

“很重要!”莎拉说。然后耸起肩膀。“我很想知道。”

白罗静静地说:

“他说,那是一时感情亢奋随口说的。他只说了这一些:当时他和他的妹妹非常激动,有点反常,可是到第二天早上,这些念头对他们简直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原来如此……”

白罗以沉静的口吻问:

“莎拉小姐,你能告诉我,你怕什么吗?”

莎拉以苍白绝望的表情望着他。

“那天下午我们在一起,后来,他要回去时,对我说——对我说,在他还有勇气的时候,他要做些事情。我以为他只向她——向她说些什么。假如他——”

莎拉的声音中断了。她僵直地站着,拼命控制内心的震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约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