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约会》

第19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晚声报》载称:

下院议员威瑟伦爵士夫人因悲剧性事故去世,性喜旅行边境的威瑟伦爵士夫人,平时均随身携带小手枪,不幸因擦枪走火致死。由衷向威瑟伦爵士致哀……

五年后,一个温煦的六月晚上,莎拉·白英敦和她丈夫坐在伦敦某剧场的特别座里。上演的是《哈姆雷特》。奥菲利亚在舞台聚光灯下独白,莎拉不禁握住雷蒙的手。

我将如何辨知,

谁是你的恋人。

记住他的海扇帽,

拐杖和鞋一双。

他已经死了,姑娘,

他已经趋赴黄泉。

瞧,头上的青草皮,

脚底下有石碑。

莎拉不禁心中一动。那无与伦比的纯真之美,那艳绝人寰的魅惑微笑,已超越苦恼与悲愁,为那些以幻为真的人所拥有……

莎拉在心中自语:“她真漂亮……真美……”

那余音悠然的快活声音,美丽腔调以前就已拥有,现在经过锻炼、调整后,更变成完美的乐音。

幕落时,莎拉以断然的口气说:

“吉妮真是伟大的演员!”

之后,他们在“萨佛衣”围着晚餐桌而坐。吉奈芙拉又浮现出神秘的微笑,跟旁边留胡子的男人说话。

“戴奥德,我演得如何?”

“太棒了。”

她的嘴chún绽出快乐笑容:

“你一直都相信我——你知道,我能够用精湛的演技让许多观众沉醉。”

旁边一桌,今晚的“哈姆雷特”忧愁地说:

“她真是从不失常!起先观众当然是为了——哎,现在已经不是来看莎士比亚了。为了她,我的退场词简直念得不成样子。”

坐在吉奈芙拉对面的奈汀说:

“吉妮成名了,能在伦敦演出奥菲利亚,真是了不起。”

吉奈芙拉沉静地说:

“你来了真好!”

“是定期的家庭宴会啊。”奈汀微笑四顾,然后对雷诺克斯说:“孩子也可以来看日场啦。他们已经到了看得懂的年纪,也曾想看看舞台上的吉妮姑姑吧!”

雷诺克斯露出幽默的神色,看起来快乐健康。她举起自己的玻璃杯。

“为新婚的柯普夫妇干杯!”

杰佛逊·柯普和卡萝接受了他们的干杯祝福。

“不诚实的恋人!”卡萝笑着说:“杰夫,你最好为你那坐在对面的初恋情人干杯吧!”

雷蒙爽朗地说:

“杰夫脸红了,想起以前很难受吧!”

他的脸突然涌上一抹乌云。

莎拉握住他的手,乌云随即散开。他望着她苦笑。

“真像一场恶梦!”

一个衣着入时的矮小男子突然在桌旁停下了脚步。是赫邱里·白罗。他得意地拧着胡子,有礼地打招呼。

“小姐,”他向吉奈芙拉说,“你的演技太好了?”

他们高兴地迎接他,请他坐在莎拉旁边。

他眼睛发亮,看看大家,然后倾身对莎拉说:

“白英敦家现在看来一切都很顺利嘛!”

“是的,谢谢你。”

“你的先生,非常有名。我今天才看到对他最近一本新书的佳评。”

“是的,还不错。你知道卡萝和杰佛逊·柯普已经结婚了吗?雷诺克斯和奈汀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真的好可爱哦。至于吉妮——她毕意是天才。”

她望着桌子对面金红的头发和如花容颜,不禁呆住了。

她的脸突然趋于严肃,缓缓把杯子抵住chún边。

“夫人,干杯吗?”白罗问。

她轻轻说道:

“我突然想起了‘她’。看见吉妮,我第一次发觉她们很像。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吉妮明亮,她阴暗。”

坐在对面的吉奈芙拉突然说:

“可怜的妈妈——她实在奇怪。想到我们现在这样幸福——我真为她难过。她不能得到人生中应该得到的东西。那对她来说实在太难了。”

接着,她用颤动的声音,轻轻吟诵《辛培林》的一节。大家仿佛被迷住一般,倾听那音乐般的声音。

不怕炎阳酷热,

不惧严冬寒风,

你为了却尘缘,

失去家庭,终得果报……

the end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死亡约会》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阿嘉莎·克莉丝蒂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阿嘉莎·克莉丝蒂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