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特伦旅馆之谜》

第24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拉迪斯拉斯·马利诺斯基看看这个警察又看看那个警察,然后仰头大笑起来。

“这真是太可笑了!”他说,“你们看上去像猫头鹰一样严肃。你们竟把我找到这儿来想问我问题,这真是太荒谬了。你们没有任何对我不利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我们想,你也许能够帮助我们进行调查,马利诺斯基先生。”总警督戴维以一种公事公办的平稳的语调说,“你有辆汽车,默西迪丝—奥托,登记号是fan2266。”

“有什么原因我不能拥有这么一辆车吗?”

“没一点原因,先生。只是对正确的车牌号我们有点拿不准。你的车曾出现在一条高速公路——m7上,那时的车牌是另一个。”

“胡说八道。那肯定是另一辆车。”

“像这种牌子的车并不太多。我们已经核对了所有其它车辆。”

“不管你们的交通警跟你们说什么——我是这样认为的,你们都相信?真可笑!这是在哪发生的?”

“警察让你停车要求看你的执照的地方离贝德汉普顿不远。那是在爱尔兰邮车抢劫案发生的晚上。”

“你们真的让我觉得好笑。”拉迪斯拉斯·马利诺斯基说。

“你有把左轮手枪?”

“当然,我有把左轮及一把自动手枪。我是合法持有它们。”

“你说得对。它们仍然在你那儿吗?”

“当然。”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马利诺斯基先生。”

“那有名的警察的警告!你说的任何事情将被记录下来并在法庭上使用作为反对你的证据。”

“你的措词并非完全正确,”“老爹”温和地说,“使用,对。反对,错。你不想修正一下你的陈述吗?”

“不,我不想。”

“你肯定你不希望你的律师来这儿吗?”

“我不喜欢律师。”

“有些人是不喜欢。这些火器现在在哪?”

“我想你很清楚它们在哪,总警督先生。小手枪在我汽车门上的小口袋里,那辆默西迪丝——奥托,登记号是——我已经说过——fan2266。左轮手枪在我公寓的一个抽屉里。”

“放在你公寓抽屉里的那把让你说对了,”“老爹”说,“但另一把——那把手枪——并不在你的车里。”

“在的,肯定在。在左手边的口袋里。”

“老爹”摇了摇头。“它可能曾经在那儿,现在不在了。这是那把吗,马利诺斯基先生?”

他将一把小自动手枪递过桌子。拉迪斯拉斯·马利诺斯基非常吃惊地把它拿起来。

“啊哈,对。就是它。这么说是你们从我的车子里拿走它的?”

“不是,”“老爹”说,“我们并没有从你的车子里拿走它。它不在你的车子里。我们在别的地方找到的。”

“你们在哪儿找到的?”

“我们在,”“老爹”说,“邦德大街上的一个地方找到的。你肯定知道,这条街在帕克路附近。可能是被一个走在大街上——也许是跑——的人扔掉的。”

拉迪斯拉斯·马利诺斯基耸耸肩。“那跟我没任何关系——我并没有把它放在那。几天前还在我的车子里。人们并不经常查看一件东西是不是还在他当初放置的地方。他以为它肯定在那儿。”

“你知道吗,马利诺斯基先生,这是在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上用来射杀迈克尔·戈尔曼的手枪。”

“迈克尔·戈尔曼?我不认识叫做迈克尔·戈尔曼的人。”

“伯特伦旅馆的门卫。”

“哦,对,被枪杀的那个。我看过这件事的报道。你说是我的手枪射的他?胡说八道!”

“这不是胡说八道。弹道专家已经检查过它。你对武器了解得不少,也知道他们的证据是可靠的。”

“你们想陷害我。我知道你们这些警察都是干什么的!”

“我想,你对这个国家的警察的了解不仅就这些,马利诺斯基先生。”

“你们是说我杀了迈克尔·戈尔曼?”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是想得到陈述,还没有作出指控。”

“但你们就是这么认为的——我枪杀了那个滑稽的打扮得像个军人的家伙。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并不欠他钱我对他没有仇恨。”

“枪击的目标是位年轻的女士。戈尔曼跑过去保护她用胸口挡住了第二颗子弹。”

“一位年轻的女士?”

“我想是你认识的一位年青女士:埃尔韦拉·布莱克小姐。”

“你是说有人企图用我的手枪去射埃尔韦拉?”

听起来他难以相信。

“可能是你们之间有了分歧。”

“你的意思是我和埃尔韦拉争吵然后向她开枪?真是疯狂!我为什么要向我打算娶作妻子的女孩子开枪呢?”

“这算你陈述的一部分吗?你打算娶埃尔韦拉·布莱克小姐?”

拉迪斯拉斯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耸耸肩说道:

“她还很年轻。这还需商量。”

“也许她曾答应要嫁给你,可后来——她又改变了主意。有人让她感到害怕。那是你吗,马利诺斯基先生?”

“我,为什么想她死呢?要么,我与她恋爱娶她为妻。要么,我不想娶她我就不需要娶她。事情就这么简单。那我为什么要杀害她呢?”

“与她很亲近的人中再没别的什么人想杀害她。”戴维停了一会儿,接着几乎是很随便地说,“当然了,还有她妈妈。”

“什么!”马利诺斯基跳了起来,“贝斯?贝斯杀害她的亲生女儿?你真是疯了!贝斯为什么要杀害埃尔韦拉?”

“也许是因为,作为至亲,她可能继承一笔巨大的财产。”

“贝斯?你的意思是贝斯会因为钱而去杀人?她从美国丈夫那儿得到很多钱。不管怎样是够花的了。”

“够花和一大笔财产并不完全一样,”“老爹”说,“为了一大笔财产人们的确不惜谋财害命,有这样的事情,母亲杀害她们的子女,子女杀害他们的母亲。”

“我跟你说,你疯了!”

“你说你可能要娶布莱克小姐为妻,也许你已经娶了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继承一大笔财产的就会是你。”

“你说的话越来越愚蠢而荒唐了!不,我和埃尔韦拉没有结婚。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我喜欢她,她正和我恋爱。是的,我承认这点。我在意大利遇上她的。我们开心过——也就这些。再没别的了,你明白吗?”

“真的?刚才,马利诺斯基先生,你非常明确地说她是你打算娶作妻子的姑娘。”

“哦,那个。”

“是的—那个。那是真的吗?”

“我说那话是因为——这样听起来更体面些——在这个国家你们太拘泥于礼节……”

“这对我来说不像是个解释。”

“你真是什么都理解不了。我和那母亲……我们是情人……我原本不想这么说……我的意思是我和那女儿……我们订婚了。这样说更符合英国人的传统而且恰当。”

“听起来我觉得更牵强了。你非常需要钱,是吗,马利诺斯基先生?”

“我亲爱的总警督先生,我一直缺钱花。这可真让人伤心。”

“但几个月之前,我知道你却大把大把地挥金如土。”

“啊,我进行了一次幸运的小冒险,我是个赌徒。我承认这点。”

“我觉得这倒很容易让人相信。你在哪儿进行‘冒险’的?”

“这我不告诉你。你肯定意料不到的。”

“我并不意料。”

“你们想问我的就这些吗?”

“就目前来看,是的。你已经认明这把手枪是你的。这将非常有帮助。”

“我不明白……我不能想象……”他打住话头,伸出一只手。“请把它给我吧。”

“很抱歉,我们得暂时保管它,我给你打张收条。”

他写好收条然后把它递给马利诺斯基。

后者走了出去,重重地撞上门。

“喜怒无常的家伙。”“老爹”说。

“你并没有在那假车牌和贝德汉普顿事件上给他施加压力?”

“没有。我想让他紧张些,但也不要太紧张。我们一次给一件事情让他担心——他真的就很担心。”

“老头子想见你,长官,一审问完就去。”

总警督戴维点点头,向罗纳德长官的办公室走去。

“啊,神父,有什么进展吗?”

“是的。进展很好——网里已经有很多的鱼。大多都是些小鱼苗。但我们正在接近那些大家伙。一切都在安排之中……”

“干得不错,弗雷德。”警察厅长助理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伯特伦旅馆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