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房女尸之谜》

第09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和班特里太大一起来的还有阿德莱德·杰弗逊。班特里太太走向亨利爵士,她喊道:“是你?”

“没错,是我。”他和善地握住她的双手。“b夫人,我无法告诉你我对所发生的一切感到多么难过。”

班特里太大机械地说:

“不要叫我b夫人!”然后继续说:“阿瑟没有来。他把整件事看得太严重了。马普尔小姐和我来这作点调查。你认识杰弗逊夫人吗?”

“当然认识。”

他们握完手后,阿德莱德·杰弗逊说:

“你去看过我公公了吗?”

“是的,去过了。”

“太好了。我们都替他担心。这件事对他震动太大。”

班特里太大说:

“我们去阳台上边喝边谈。”

他们四个人走到阳台的尽头,马克·加斯克尔正独自一人坐在那儿。

他们随便交谈了几句,等洒水一到,班特里太大便以她往日热衷于直接行动的热情切入主题。

“我们可以开始谈吗?”她说,“我的意思是,我们都是老朋友——除了马普尔小姐,而她对犯罪无所不知。还有,她愿意帮忙。”

马克·加斯克尔有些迷惑地望着马普尔小姐。他犹豫不定地说:

“你—一呃——写侦探小说吗?”

他晓得写侦探小说的那些人最让人难以相信。身穿过时的老处女服饰的马普尔小姐看上去尤其像这一类人。

“哦,不,我还没有那个本事。”

“她非常了不起。”班特里太大急切地说,“现在我不能解释,不过她确实了不起。好了,艾迪,我想知道一切。这个女孩到底怎么样?”

“嗯——”阿德莱德·杰弗逊停顿了一下,她看了看马克,然后略带笑意地说:“你真是直截了当。”

“你喜欢她吗?”

“不,当然不喜欢。”

“她到底怎么样?”班特里太太转而又问马克·加斯克尔。马克谨慎地说:“一个普通的淘金者。她对自己那一套很在行,把杰弗拴得牢牢的。”

他们两人都称杰弗逊为杰弗。

亨利爵士不满地看着马克,他想:

“不谨慎的家伙。说话不应该这样没有遮掩。”

他一直都对马克·加斯克尔存有一丝不满。这个男人有魅力,但是不可靠——说的太多,有时候爱自夸——亨利爵士认为不能太相信他。他有时候想康韦·杰弗逊是否会有同样的感觉。

“难道你们就不能做点什么?”班特里太太追问。

马克干巴巴地说:

“如果我们能及时料到的话。”

他看了一眼阿德莱德,后者脸色微红。他的那一瞥带有责备。

她说:

“马克认为我应该早就料到要发生的事。”

“艾迪,你丢下老小孩独自一个人的时间太多了。网球课、还有其它等等。”

“唉,我必须做些锻炼。”她歉意地说,“无论怎样,我做梦也不会想到——”

“不会的,”马克说,“我们两个谁都想不到的。杰弗一直是个头脑冷静、明智的人。”

马普尔小姐开口了。

“男人,”她用那种老处女的口吻提及男性,仿佛后者是一种野生动物,“经常不像他们看上去那么冷静。”

“你说得对。”马克说,“不幸的是,马普尔小姐,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不知道老伙计是怎么看待那些枯燥无味、俗气的小把戏。但是有人让他高兴、感兴趣,我们也高兴。我们认为她不会妨碍谁。不会妨碍谁!但愿我拧断了她的脖子!”

“马克,”艾迪说,“注意你的嘴。”

他朝她迷人地露齿一笑。

“我想我必须注意。不然人们会认为我真的拧断了她的脖子。唉,我想反正我已经受到怀疑了。如果有人对那女孩的死感到高兴的话,那就是艾迪和我。”

“马克,”杰弗逊夫人半嗔半笑地喊了起来,“你真的不能这样!”“好吧,好吧。”马克和解似的说,“但是我真的想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们尊敬的老岳父决定把五万英镑投到这个肤浅、愚蠢、狡猾的小猫身上。”

“马克,你不能这样——她已经死了。”

“是的,她死了,可怜的小东西。话说回来,她为什么不能用老天爷赋予她的武器呢?我有什么权利去评价别人?我自己的一生中就干过不少令人讨厌的事。这样说吧,鲁比有权预谋策划,而我们太傻,没有及早看穿她的把戏。”

亨利爵士说:

“当康韦告诉你他打算收养这个女孩时,你怎么说的?”

马克伸出双手。

“我们能说什么?艾迪总像个小妇人;她自制力极强,在这件事上表现得很勇敢。我决心以她为榜样。”

“要是我就会大吵大闹!”班特里太大说。

“唉,说实话,我们也没有权利大吵大闹。钱是杰弗的。

我们不是他的骨肉。他对我们一直都非常好。所以我们除了吞食苦果,别无办法。”接着他又谨慎地加上一句:“但是我们不喜欢小鲁比。”

阿德莱德·杰弗逊说:

“要是另一类的女孩就好了。你们瞧,杰弗有两个教子。

如果是其中的任何一个——那,我们也能理解。”她又有点怨恨地加上一句:“杰弗似乎一直都非常喜欢彼得。”

“当然。”班特里太大说,“我早就知道彼得是你第一个丈夫的孩子——但是我总是忘记,总把他看成是杰弗逊先生的外孙。”

“我也是。”阿德莱德说。马普尔小姐在椅子里转了一下身,阿德莱德声音里的某种口气引起了她的注意。

“都是乔西的错,”马克说,“是乔西把她弄来的。”

阿德莱德说:

“哦,不过你肯定认为这不是故意的,是吧?喏,你一直都很喜欢乔西。”

“是的,我确实喜欢她。我觉得她讨人喜欢。”

“她把那女孩弄来纯系偶然。”

“你知道,乔西是个非常有头脑的人。”

“没错,不过她无法预料——”

马克说:

“是的,她无法预料。我承认这点。我并没有指责她策划了这一切。但是我敢肯定她早在我们之前就看出了事情的苗头,而她对此一直保持沉默。”

阿德莱德叹了口气说:

“我想这件事谁也不能怪她。”

马克说:

“哦,我们什么事都怪不上任何人!”班特里太太问:

“鲁比·基恩很漂亮吗?”

马克盯着她。“我以为你已经见过——”

“哦,是的,我见过她——她的尸体。可是你知道,她是被勒死的,无法看清——”她颤栗起来。

马克边想边说:

“我认为她一点也不漂亮。如果不化妆肯定不行。一张于瘦的脸、没什么下巴,牙齿七高八低,难以归类的鼻子“听上去令人作呕。”班特里太大说。

“哦,不,不是的。像我所说的,化了妆后,她看上去相当不错。你说呢,艾迪?”

“是的,相当不错,粉红粉红的,她的蓝眼睛很漂亮。”

“没错,孩子般的天真眼神,她的睫毛涂得浓黑,使她的蓝色眼睛很突出。当然,她的头发染过。真的,我一想到颜色——无论如何,在人为的颜色方面——她伪装得有些像罗莎蒙德——你们知道,她是我的妻子。我敢说就是这一点吸引了老伙计。”

他叹了口气。

“唉,这是一件不愉快的事。糟糕的是艾迪和我对她的死真的感到高兴——”

他压住了阿德莱德的抗议。

我们不是他的骨肉。他对我们一直都非常好。所以我们除了吞食苦果,别无办法。”接着他又谨慎地加上一句:“但是我们不喜欢小鲁比。”

阿德莱德·杰弗逊说:

“要是另一类的女孩就好了。你们瞧,杰弗有两个教子。

如果是其中的任何一个——那,我们也能理解。”她又有点怨恨地加上一句:“杰弗似乎一直都非常喜欢彼得。”

“当然。”班特里太大说,“我早就知道彼得是你第一个丈夫的孩子——但是我总是忘记,总把他看成是杰弗逊先生的外孙。”

“我也是。”阿德莱德说。马普尔小姐在椅子里转了一下身,阿德莱德声音里的某种口气引起了她的注意。

“都是乔西的错,”马克说,“是乔西把她弄来的。”

阿德莱德说:

“哦,不过你肯定认为这不是故意的,是吧?喏,你一直都很喜欢乔西。”

“是的,我确实喜欢她。我觉得她讨人喜欢。”

“她把那女孩弄来纯系偶然。”

“你知道,乔西是个非常有头脑的人。”

“没错,不过她无法预料——”

马克说:

“是的,她无法预料。我承认这点。我并没有指责她策划了这一切。但是我敢肯定她早在我们之前就看出了事情的苗头,而她对此一直保持沉默。”

阿德莱德叹了口气说:

“我想这件事谁也不能怪她。”

马克说:

“哦,我们什么事都怪不上任何人!”班特里太太问:

“鲁比·基恩很漂亮吗?”

马克盯着她。“我以为你已经见过——”

“哦,是的,我见过她——她的尸体。可是你知道,她是被勒死的,无法看清——”她颤栗起来。

马克边想边说:

“我认为她一点也不漂亮。如果不化妆肯定不行。一张于瘦的脸、没什么下巴,牙齿七高八低,难以归类的鼻子“听上去令人作呕。”班特里太大说。

“哦,不,不是的。像我所说的,化了妆后,她看上去相当不错。你说呢,艾迪?”

“是的,相当不错,粉红粉红的,她的蓝眼睛很漂亮。”

“没错,孩子般的天真眼神,她的睫毛涂得浓黑,使她的蓝色眼睛很突出。当然,她的头发染过。真的,我一想到颜色——无论如何,在人为的颜色方面——她伪装得有些像罗莎蒙德——你们知道,她是我的妻子。我敢说就是这一点吸引了老伙计。”

他叹了口气。

“唉,这是一件不愉快的事。糟糕的是艾迪和我对她的死真的感到高兴——”

他压住了阿德莱德的抗议。

“艾迪,这样没用;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的感觉和你一样。而我不想假装:但是同时,我对杰弗真的非常担心,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我——”

他停下来,眼睛盯着从休息厅通往阳台的门。

“好啦,好啦——看谁来了。艾迪,你真是个肆无忌惮的女人。”

杰弗逊夫人回过头,叫了一声,然后站起来,脸上泛起红晕。她沿着阳台快步朝一位高个子的中年男人走去,那人有张瘦瘦的、黝黑的脸,正犹豫不决地向四周张望。

班特里太大说:“那不是雨果·麦克莱思吗?”

马克·加斯克尔说:

“正是雨果·麦克莱思。别名威廉·多宾。”

班特里太太小声说:

“他很忠实,是不是?”

“像狗一样忠实。”马克说,“艾迪只须吹声口哨,雨果就会一路小跑从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赶来,他总希望有一天她会嫁给他。我敢说她会的。”

马普尔小姐愉快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她说:

“哦。浪漫的恋情?”

“属于好的传统的那一类,”马克向她保证说,“已经有好几年了,艾迪是那种女人。”

他想想又补充道:“我猜今天早上艾迪给他打了电话。

她没有告诉我。”

爱德华兹沿着阳台一步步走来,他在马克身边停下。

“对不起,先生。杰弗逊先生想见您。”

“我马上就来。”马克从椅子上跳起。

他朝众人点点头,说了声“回头见”便离去了。

亨利爵士倾身歪向马普尔小姐。他说:

“你看谁是这起犯罪的主要受益人?”

马普尔小姐若有所思地看着站在一边和老朋友说话的阿德莱德·杰弗逊说:

“你瞧,我认为她是一个非常专注的母亲。”

“哦,她是的。”班特里太太说,“她全身心都在彼得身上。”

“她是那种谁都喜欢的女人,”马普尔小姐说,“那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结婚的女人。我不是指那种专讨男人喜欢的女人——那个完全不同。”

“我明白你的意思。”亨利爵士说。

“你们两人的意思是,”班特里太大说,“她是一个好听众。”

亨利爵士笑了。他说:

“那么马克·加斯克尔呢?”

“啊,”马普尔小姐说,“他是个狡猾的家伙。”

“请问乡下可有类似的人?”

“卡吉尔先生,那个建筑工人。他哄骗很多人为他们的房子做一些他们从未想做的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藏书房女尸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