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房女尸之谜》

第11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一两天后,梅尔切特上校和哈珀警监隔着前者的大桌子相视而坐。哈珀来马奇,本哈姆的目的是交换情况。

梅尔切特情绪低落地说:

“好啦,我们知道我们的进展—或者说没有进展!”“说没有进展更合适,长官。”

“我们要考虑两起死亡,”梅尔切特说,“两起谋杀。鲁比·基思和帕梅拉·里夫斯。可怜的孩子,没多少东西能验明她的身份,但足够了。她的父亲已证实那只没有烧毁的鞋是她的,还有这颗女童子军制服上的纽扣。这家伙是个恶魔,警监。”

哈珀警监轻声说:

“您说得对,长官。”

“让我稍感安慰的是车被点燃前她无疑已经死了。这可以从她被扔在车座上躺着的样子推断出来。可怜的孩子,可能是被击中头部。”

“也可能是被勒死的。”哈珀说。

梅尔切特紧盯着他。

“你这样看吗?”

“喏,长官,有类似的谋杀案。”

“我知道。我已见过那女孩的双亲——她的母亲都快疯了。这件事太令人痛苦了,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这两起谋杀有联系吗?”

“我认为肯定有。”

“我也这么看。”

警监陈述他的观点:

“帕梅拉·里夫斯参加了在戴思伯里丘陵举行的女童于军集会。她的同伴说她的表现一切正常,她很愉快。之后她没有和三个同伴乘公共车返回梅德切斯特。她对她们说她要经戴恩茅斯去伍尔沃思,然后从那乘车回家。从丘陵地到戴恩茅斯的公路绕内地一大国。帕梅拉·里夫斯走的是一条捷径、需要穿过两处空旷地,一条羊肠小道和小路,然后就到了戴恩茅斯尊皇饭店附近。这条小路实际上经过饭店的西面。因此她有可能无意中听到或看到了什么——有关鲁比·基恩的事——因而对凶手造成威胁——比方说,她听到凶手安排约鲁比·基恩在那天晚上十一点钟见面。

他发觉被这个女学生听到了而不得不杀人灭口。”

梅尔切特上校说:

“哈珀,你是说杀害鲁比·基恩是有预谋的——不是偶然的。”

哈珀警监表示同意。

“我相信是这样,长官。虽然看上去像另一回事—像是突发暴力,一时的冲动或嫉妒——但是现在我觉得情况并不是这样。不然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里夫斯家孩子的死因。如果她看见了案发事实,那就是夜里很晚的时候,大约晚上十一点左右。这个时候她还在尊皇饭店干什么?九点钟她还没有回家时,她的父母已经开始担心了。”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她去戴恩茅斯见一个她父母和朋友都不认识的人,而她的死和另一起凶杀毫无关系。”

“不,长官,我不认为如此。你想想那位马普尔老小姐立刻指出这两起案件有关联。她马上就问车里的尸体是否就是那个失踪的女童。她确实是个非常精明的老妇人。瞧,这些老妇人有时候非常敏锐,能抓住要害。”

“这样的事马普尔小姐已做过不止一次了。”梅尔切特上校干巴巴地说。

“此外,还有那辆车,长官。我看她的死一定和尊皇饭店有关。那是乔治·巴特利特先生的车。”

两人再次相互看了一眼。梅尔切特说:

“乔治·巴特利特?有可能:你怎么看?”

哈珀条理分明地开始陈述他的看法。

“人们最后看见鲁比·基恩时,她和乔治·巴特利特在一起。他说她去了她的房间(从屋里她换下的衣服可以证明)。那么她有没有可能换完衣服后和他一道出去了?他们是不是有约在先——比如说,在晚饭前谈好的,而帕梅拉·里夫斯碰巧听到了?”

梅尔切特说:“他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报案说他的车不见了,当时他说的非常含糊不清、假装记不起最后看见他的车的确切时间。”

“这有可能是耍滑头,长官。依我看,他要不是—一个假装糊涂的聪明人,要不就是一个大笨蛋。”

梅尔切特说:“我们需要的是动机。而他没有杀害鲁比·基恩的任何动机。”

“是啊—一一我们总是在这里卡壳。动机。据说所有来自布里克思韦尔豪华舞厅的报告也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正是!鲁比·基恩没有特别的男朋友。斯莱克已经作了彻底的调查——说句公道话,很彻底。”

“是的,长官。确实很彻底。”

“如果有可找的东西,他早就翻出来啦。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他有一份与她往来最频繁的舞伴的名单一一都审查过,没有问题。都是些没有恶意的小伙子,并且都能够拿出那天晚上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

“啊,”哈珀警监说,“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这正是我们要面临的问题。”

梅尔切特目光犀利地看着他。“是吗?这方面的调查已交给你了。”

“是的.长官。已经调查了——一非常彻底。我们还请求了伦敦方面的协助。”

“结果怎么样?”

“康韦·杰弗逊先生或许认为加斯文尔先生和小杰弗逊夫人很富有,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们两个手头非常拮据!”

“真的?”

“是的,长官。康韦·杰弗逊先生说的不假,他儿女结婚时他给了他们不少钱。但那是十年以前的事。小杰弗逊先生自以为擅长投资。实际上他并没有进行过任何风险大的投资,而且他运气不佳,不止一次判断失误。他的财产一直在减少。我敢说那个寡妇量人为出都很困难,把儿子送人一家好学校就读很不容易。”

“难道她没有请求公公的帮助吗?”

“没有,长官。就我所知,她和他住在一起,因而不用负担家庭开支。”

“而他的身体很糟,人们认为他恐怕活不了多久?”

“是这样,长官。现在说马克·加斯克尔先生。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赌棍。很快就把他妻子留下的钱挥霍殆尽。他目前的处境极为窘困。他急需要钱——而且是一大笔钱。”

“我不喜欢这家伙的长相,”梅尔切特上校说,“属于放荡的那类——是不是?而且他确实有动机。两万五千英镑意味着必须除掉那个女孩。没错,这确实是个动机。”

“他们两人都有动机。”

“我没有指杰弗逊夫人。”

“我知道你指的不是她,长官。不管怎样,他俩都有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事实是他们不可能做到。”

“你有他俩那天晚上活动的详细情况吗?”

“有。先说加斯克尔先生,他和岳父及杰弗逊夫人一起吃晚饭,然后一块儿喝咖啡,这时鲁比·基恩来了。然后他说他要写信,就走开了。实际上他开车在饭店前面兜了一圈。他坦率地告诉我他无法整晚打桥牌。老头儿对桥牌太着迷。所以他说写信只是个借口。鲁比·基恩一直和其他人在一起。马克·加斯克尔回来时,她正在和雷蒙德跳舞。

跳完舞后她和他们一起喝了点饮料,然后和小巴特利特走了。加斯克尔和其他人开始分拨玩牌。当时是差二十分钟十一点——午夜后他才离开牌桌。这一点很肯定,长官。每个人都这样说:他的家人、服务员,所有的人。因此,不可能是他。杰弗逊夫人也有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她也没有离开过牌桌。所以可以排除他们,排除他们两个。”

梅尔切特上校向后仰身,他拿着裁纸刀敲打着桌面。

哈珀警监说:

“也就是说,假如那女孩是午夜前被害的话。”

“海多克是这样说的。他是这方面的专家,经验丰富。他说是就是。”

“也许有别的原因——健康、生理特异或者别的什么。”

“我跟他说。”梅尔切特看了一眼下表,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他说:“现在海多克应该在家。假设那女孩是午夜前被害的?”

哈珀说:

“那么也许我们还有机会。午夜后还有人进进出出。假设加斯克尔叫那女孩到外面某个地方和他见面——比如说在十二点二十分钟。他溜出去一会儿。勒死她,再回来,等晚些时候再处理尸体——比如在清晨。”

梅尔切特说:

“用车载上她跑到三十多英里外的班特里家的藏书室?算了,这不可能。”

“是的,这不可能。”警监立刻承认。

这时电话铃响了。梅尔切特拿起听筒。

“喂,海多克,是你吗?鲁比·基恩。她有没有可能是在午夜后被害的?”

“我说过她是在十点和午夜之间被害的。”

“是的,我知道,不过可以延长一点,是不是?”

“不,不能延长。我说她是午夜前被害的,就是午夜前,不要试图窜改医学证据。”

“是的。不过,会不会有某种生理现象?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你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那个女孩很健康,一切都正常——我不会说她不正常以帮助你们找一个可怜的替死鬼兴师问罪。不要不服气,我知道你的那一套。顺便说一句,那女孩是不情愿被勒死的——也就是说,她先被用了葯,强力的*醉剂。她死于窒息,不过首先被*醉了。”海多克挂断了电话。

梅尔切特郁闷地说:“唉,只能如此。”

哈珀说:

“本来我以为又找到了一个可能的起点——但是又消失了。”

“是什么?谁?”

“严格地说,他是你的人,长官。名叫巴兹尔·布莱克,住在戈辛顿邱宅附近。”

“厚颜无耻的狂小子!”一想起巴兹尔。布莱克的傲慢无礼,上校的脸阴沉下来。“他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他好像认识鲁比·基恩。他经常在尊皇饭店吃饭一一和那个女孩跳舞。你记得当人们发现鲁比不见时乔西对雷蒙德说的话吗?‘她是不是和那个拍电影的男的在一起?’我查明她指的是布莱克。你知道,他就职于莱姆维尔制片厂。乔西这样说并没有什么依据,她只是认为鲁比很喜欢他。”

“大有希望,哈珀,大有希望。”

“听起来并不那么乐观,长官。巴兹尔·布莱克那天晚上在制片厂参加聚会。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八点钟从鸡尾酒开始一直到空气浑浊得看不透,人人都喝得醺醺然。据盘问过他的斯莱克警督说,他大约是在午夜时分离开制片厂的。午夜时分鲁比·基恩已经死了。”

“有人证明他说的话吗?”

“我猜参加聚会的大多数都极为——呢——疲倦。那个一一呃——现在还在别墅的年轻女人——黛娜·李小姐——她说他说的话是实话。”

“她的话没有一点意义:““没有,长官,可能没有。总的来说,参加聚会的其他人都证明他的话属实。只是关于时间,说法有些含糊不清。”

“制片厂在哪里?”

“莱姆维尔,长官。伦敦西南三十英里。”

“哼——和到这儿的距离差不多?”

“是的,长官。”

梅尔切特上校揉揉鼻子。他非常不悦地说:

“这样的话,似乎我们可以把他排除在外。”

“我想是的,长官。没有证据表明他真的被鲁比·基思所吸引。实际上,”哈珀警监拘谨地咳了一声——“他好像完全迷恋于自己的年轻小姐。”

梅尔切特说:

“好吧,剩下的就是‘x’,一个不为人知的谋杀者——

如此不为人知,连斯莱克也发现不了他的蛛丝马迹!或者是杰弗逊的女婿,他也许想干掉那个女孩——但是没有机会这样做。儿媳的情况同他一样。或者是乔治·巴特利特,他没有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可是不幸的是,他也没有动机。或者是年轻的布莱克,他有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而且没有动机。全说完啦!不,等等,我想我们应该考虑那个跳舞的——雷蒙德·斯塔尔。毕竟他经常和那女孩见面。”

哈珀慢慢说:

“我不信他对她有多大兴趣——不然他就是一个出色的演员。实际上,他也有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在差二十分十一点直到午夜时分,人们差不多都看见过他和不同的舞伴跳舞。我看我们无法针对他立案。”

“实际上,”梅尔切特上校说,“我们无法针对任何人立案。”

“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动机,乔治·巴特利特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你和他谈过?”

“是的,长官。他是个独生子,被他的母亲宠坏了。一年前她死时给他留下一大笔钱。他花得很快。他软弱但不邪恶。”

“或许是精神上的。”梅尔切特满怀希望地说。

哈珀警监点点头。他说:

“你想过没有?这有可能解释整个案情。”

“你的意思是,精神病罪犯?”

“是的,长官。有的家伙专干勒死年轻女孩的勾当。医生对此有个很长的名称。”

“这可以解决我们的所有问题。”梅尔切特说。

“对此解释我只有一点不太喜欢。”哈珀警监说。

“哪点?”

“太容易了。”

“嗯——是——也许。那么,像我开头说的,我们的进展情况怎样?”

“没有任何进展,长官。”哈珀警监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藏书房女尸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