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房女尸之谜》

第17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亨利爵士的表情严肃。

他说:

“我不喜欢这个主意。”

马普尔小姐说:“我知道这不属于你所说的正统做法。

但是弄清楚这一点十分重要,莎士比亚曾说过‘确凿无疑’。

我想,如果杰弗逊先生同意——”

“哈珀呢?他参与吗?”

“他知道太多可能不好。不过你或许可以给他一个暗示。监视某些人,跟踪他们。”

亨利爵士慢慢说:

“好,这样才符合案情……”

2

哈珀警监目光犀利地看着亨利·克利瑟林爵士。

“让我们把这点说清楚,先生。你在暗示我?”

亨利爵士说:

“我要告诉你的事情是我的朋友刚刚告诉我的——他说得不确切——他打算明天去拜访戴恩茅斯的一位律师,以便重新立一份遗嘱。”

警监的浓眉紧锁,目光沉着稳定、他说:

“康韦·杰弗逊先生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他的女婿和儿媳吗?”

“他打算今晚告诉他俩。”

“我明白了。”

警监用笔杆敲着桌面。

他重复道:“我明白了……”

然后他又一次逼视对方说:

“那么,你们对巴兹尔·布莱克涉嫌这个案子不满意?”

“你满意吗?”

警监的小胡子微微颤动,他问:

“马普尔小姐满意吗?”

两个人相互对视。

哈珀说:

“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我会派人去。我向你保证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亨利爵士说:

“还有一件事。你最好看看这个。”

他打开一张纸,把它从桌面上推了过去。

这一次,警监的镇静荡然无存。他吹了声口哨:

“是这样吗?这使整个情况完全不同了。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亨利爵士说:“女人永远对婚姻感兴趣。”

警监说:“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单身女人。”

3

当他的朋友进来时,康韦·杰弗逊抬起头。

他沉重的表情变成了微笑。

他说:

“喏,我对他们说了。他们表现很好。”

“你怎么说的?”

“我对他们说,既然鲁比已经死了,我觉得应该把最初留给她的五万英镑用于纪念她的事情上。我准备把它捐给伦敦一家专为年轻职业女舞蹈演员服务的青年旅社。愚蠢的留钱方式——他们竟然没有反对,这让我吃惊。好像他们知道我会这样做似的!”他沉思地说:

“你知道,我在那个女孩身上愚弄了自己,变成了一个愚蠢的老头。现在我明白了。她是个漂亮的女孩——但是我对她的大多数看法都是我自己人为加上去的。我假设她是罗莎蒙德。你知道,同样的外貌,但是心或思想不同。把那张报纸递给我——上面有一道很有意思的桥牌题目。”

4

亨利爵士下了楼。他向行李员问了个问题。

“您是问加斯克尔先生吗?他刚开车走了。去伦敦。”

“哦:是这样。杰弗逊夫人在吗?”

“先生,杰弗逊夫人刚上床休息。”

亨利爵土朝大厅继而又朝舞厅望去。大厅里,雨果·麦克莱思正在填一道字谜游戏,看来很不容易。舞厅里,乔西正在和一位矮胖、汗淋淋的男人跳舞,只见她勇敢地看着对方的脸微笑,同时脚下灵活地躲避对方毁灭性的踩踏。那胖男人显然跳得很开心。优雅且疲倦的雷蒙德在和一位看上去患有贫血症的女孩跳舞,那女孩的褐色头发没有一丝的光彩,穿着一件昂贵但非常不合身的衣服。

亨利爵士呢喃:

“好吧,上床休息。”说完他朝楼上走去。

5

三点钟。风停了,月光照在平静的海面。

康韦·杰弗逊半枕在枕头上,房间里只有他本人沉重的呼吸声。

没有一丝微风侵扰窗帘,可是它们却动了……瞬间被分开了.月光下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然后它们又合上了。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可是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潜入者一步一‘步悄悄地向床边靠近。从枕头上传来的深沉呼吸声并没有停止。

没有声音,或者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一个手指和拇指对准了皮肤一处,另一只手的皮下注射器已准备就绪。

突然,黑暗中一只手抓住了拿注射器的那只手,另一只手如铁腕般紧紧抓住了那个潜入者。

一个没有感情的声音、那是法律的声音在说:

“住手,不许这样做。把注射器给我!”灯亮了,康韦·杰弗逊躺在枕头上冷冷地看着杀害鲁比·基恩的凶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藏书房女尸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