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钟面之谜》

第15章 调查庭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疾如凤早上六点回到家,九点半就起床穿好衣服,打电话给杰米·狄西加。

他接电话的速度之快令她有点感到惊讶,直到他解释说他正要去参加调查庭,她才明白过来。

“我也是,”疾如风说,“我有很多话要告诉你。”

“哦,那我开车过去接你,我们好一路谈怎么样?”

“好。不过你得先送我去‘烟囱屋’。警察署长要到那里去接我。”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一个好人。”疾如风说。

“我也是,”杰米说,“大好人一个。”

“噢!你——你是个笨小子,”疾如风说,“我昨晚听到某人这么说。”

“谁?”

“精确地说——个俄国犹太人。不,不是。是——”

然而对方愤慨的抗议淹没了她的话语。

“我或许是个笨小子,”杰米说,“或许是——不过我可容不得俄国犹太佬这样说我。你昨晚上在干些什么,疾如风?”

“那正是我要告诉你的,”疾如风说,“暂时不说了。”

她卖了个关子挂断电话,令杰米一头雾水,心里头痒痒的。他对疾如风的能力怀有最高的敬意,尽管他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

“她是做了什么,”他匆匆喝掉最后剩下的一口咖啡,心里想着,“绝对错不了,她是做了什么。”

二十分钟之后,他的双人座小跑车在布鲁克街一家屋子门前停住,在那里等着的疾如风走下阶梯。杰米平时不是个观察力强的年轻人,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了疾如风的黑眼圈,和一副熬夜的人所有的容貌。

“喂,”当车子驶越郊区时,他说,“你干了什么夜猫子的事啦?”

“我会告诉你,”疾如风说,“不过在我说完之前你可别打岔。”

说来有点话长,杰米尽可能专心听,又分出心来以免出车祸。疾如风说完之后,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搜寻似地看着她。

“疾如风?”

“怎么样?”

“听我说,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你什么意思?”

“对不起,”杰米道歉说,“可是在我看来,这一切我好像以前都听说过——在梦里,你知道。”

“我知道。”疾如风同情地说。

“这是不可能的,”杰米继续说出他的想法,“漂亮的异国女骗徒,国际性的帮派,神秘的七号,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这一切我在小说里头已看过上百次。”

“当然你是看过,我也看过,不过并没有理由说就不会真的发生。”

“我想大概是没有理由。”杰米承认说。

“终究——我想小说大概是以事实做基础。我的意思是除非事情真的发生过,否则人们不可能想到它们。”

“你说的有道理,”杰米同意说,“不过我还是禁不住捏捏自己,看看我是清醒着还是在做梦。”

“我的感想正是如此。”

杰米深深叹了一口气:“哦,我想我们大概是醒着没错。

我想想看,一个俄国佬,一个美国佬,一个英国人——一个可能是奥地利人或匈牙利人——而那个女性任何国籍都可能——最佳选择是俄国人或是波兰人——相当具有代表性的一群。”

“还有一个德国人,”疾如风说,“你忘了那个德国人。”

“噢!”杰米缓缓说道,“你认为——”

“缺席的二号是包尔——我家的仆役。在我看来,从他们所说的有关未收到一份预期中的报告,这似乎相当明显——

尽管我想不出能有什么关于‘烟囱屋’的报告。”

“一定是跟杰瑞·卫德之死有关,”杰米说,“是有一些我们还猜想不透的。你说他们实际提到过包尔的名字?”

疾如风点点头:“他们怪他没发现那封信。”

“哦,我想这是最明显不过的了。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你得原谅我起初不相信,疾如风——可是你知道,这确实是个有点荒诞不经的故事。你说他们知道我下星期要去飞龙大宅第?”

“是的,那是当那个美国人——是他,不是那个俄国人——说他们不用担心你——说你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笨小子的时候。”

“啊!”杰米说。他狠狠踩下油门,车子飞奔向前。“我很高兴你告诉我这个。这令我对这件事起了所谓的个人的兴趣。”

他沉默了一两分钟,然后说:

“你说那个德国发明家姓艾伯哈德?”

“是的,为什么?”

“等一等。我正要想起什么来。艾伯哈德,艾伯哈德——

对了,我确信是这个姓没错。”

“告诉我。”

“艾伯哈德是个获得某种钢铁秘方专利的家伙。我无法恰当说出是什么秘方来,因为我没有科学知识——不过我知道结果是一条钢丝就能像钢筋一样坚韧。艾伯哈德跟飞机有关,他的想法是重量可以大量减轻,飞行界将会引起革命——我是指成本方面。我相信他曾经把他的发明呈献给德国政府,但是他们驳回了,指出一些不可否认的错误之处——不过他们的态度有点恶劣。他继续研究,克服了困难或什么的,他们的处理态度冒犯了他,他发誓他们绝对得不到他珍贵的发明。

我一直认为这整个事情或许只是胡闹,不过现在——看来是大大不同了。”

“对了,”疾如风热切地说,“你一定说对了,杰米。艾伯哈德一定已经把他的发明提供给我们政府。他们已经,或即将征求欧斯华·库特爵士的专家意见。即将在大宅第举行一次非官方的会议,艾伯哈德将带着他的计划或秘方什么的“配方,”杰米揭示说,“我自己认为‘配方’是个好字眼。”

“他将带着配方,而七钟面要去偷取配方。我记得那个俄国人说它值上几百万。”

“我想大概值这个数目吧。”杰米说。

“而且也值上几条人命——这是另外一个人说的。”

“哦,看起来似乎是,”杰米脸色阴霾起来说,“看看今天这该死的调查庭就知道了,疾如风,你确信龙尼没再说什么其他的话吗?”

“没有,”疾如风说,“就那些——七钟面,告诉杰米·狄西加。他就只能说出这些,可怜的人。”

“我真希望我们能知道他所知道的,”杰米说,“不过我们已经查出了一件事。我认为那个仆役——包尔,几乎可以确定是该为杰瑞之死负责的人。你知道,疾如风——”

“什么?”

“呃,有时候,我有点担忧。谁将是下一个!这真的不是女孩子该牵扯进去的事。”

疾如风不自禁地微微一笑。她突然想到杰米竟然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把她归入罗琳·卫德的同类。

“很有可能会是你而不是我。”她愉快地说。

“好,好,”杰米说,“不过,换过来让对方来点伤亡怎么样?我今天早上感到蛮嗜血的。告诉我,疾如风,如果你再见到他们那些人,你认得出任何一个来吗?”

疾如风犹豫着。

“我想我应该认得出五号来,”她终于说,“他讲话怪怪的——有点发音不清,充满恶意——这我想我认得出来。”

“那个英国人呢?”

疾如风摇摇头。

“我看见他的时间最少——只是一瞥——而且他的声音很普通。除了他是个大块头之外,没什么特征可循。”

“当然,还有那个女的,”杰米继续说,“她应该比较容易认出来。不过,你不太可能再遇见她。她说不定正安排让一些好色的内阁官员带她出去吃饭,套取他们所知道的国家机密这一类龌龊的勾当。至少,小说上是这样说的。事实上,我唯一认识的一个内阁大官员,他喝的是热水加柠檬。”

“拿乔治·罗马克斯来说,你能想象他是个迷恋外国美女的好色之徒吗?”疾如风大笑一声说。

杰米同意她的批评。

“关于那个神秘人物——七号,”杰米继续说,“你不知道他可能是谁吗?”

“完全不知道。”

“他——再以小说上所用的规则来说——应该也是我们都认识的人。会不会是乔治·罗马克斯本人?”

疾如风勉强地摇摇头。

“如果是在小说上。那会十全十美,”她同意说,“不过我们知道老鳕鱼他——”她突然情不自禁地欢笑起来。“老鳕鱼,大犯罪集团的头子,”她喘了一口气,“这可不是妙极了吗?”

杰米表示同感。他们之间的谈论花了不少时间,他的开车速度曾经一两次不知不觉地慢下来。他们抵达“烟囱屋”,发现梅尔罗斯上校已经在那里等着。杰米被引见给他之后,他们三个人一起前往参加调查庭。

如同梅尔罗斯上校所预料的一样,整个过程非常单纯。疾如风提出了证词。医生也提出了。还有人提出那附近有人练习来复枪的证词。最后宣判过失致死。

调查庭结束之后,梅尔罗斯上校自愿开车送疾如风回“烟囱屋”,而杰米·狄西加回伦敦。尽管他再怎么无忧无虑的样子,疾如风的故事则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紧抿着双chún。

“龙尼,老小子,”他喃喃说道,“我将站起来对抗它。而你却没有看好戏的份。”

另一个念头闪现在他的脑海。罗琳!她有危险吗?

犹豫了一两分钟之后,他走向电话机,打电话给她。

“是我——杰米。我想你想知道一下调查庭的结果:过失致死。”

“噢,可是——”

“不错,不过我想这里头另有文章。验尸官作了个暗示。

某人故意把它盖过去的。喂,罗琳——”

“什么?”

“听我说。有——有某件奇怪的事正在发生。你要非常小心,知道吗?为了我。”

他听见她语气一闪即逝的警觉意味。

“杰米——可是这么说,你——你有生命危险。”

他笑出声来。

“噢,那无所谓。我是九命猫。再见,怪东西。”

他挂断电话,陷入沉思一两分钟。然后召来史蒂文斯。

“我想你能不能出去帮我买支手枪,史蒂文斯?”

“手枪,先生?”

史蒂文斯没有表示惊讶的意味,这该归功于他的训练有素。

“您需要什么样的手枪?”

“那种你手指头一扣扳机它就一直射,直到你手指头放开为止的。”

“自动手枪,先生。”

“对了,”杰米说,“自动手枪,而且我想要蓝管的那种——

要是你和店员知道那是什么的话。在美国的小说里,小说中的英雄人物总是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把蓝管的自动手枪。”

史蒂文斯允许自己谨慎地淡淡一笑。

“我所认识的大部分美国绅士,他们裤袋里带的是很不相同的东西,先生。”他说。

杰米·狄西加大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钟面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