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钟面之谜》

第19章 “疾如风”的冒险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疾如风·布兰特是个富有才智的女孩──她同时也是个想象力丰富的女孩。她预料到比尔,如果不是杰米,会反对她参与晚上的可能危险的行动。疾如风不想浪费时间在争辩上,她已经作好了她自己的计划和行动安排。晚餐之前不久从她卧房往外一望今她非常满意。她已经知道大宅第的灰墙上饰满了常春藤,而她卧房窗外的常青藤看起来特别的坚牢,以她爱好运动的体能爬起来不会有困难。

她对比尔和杰米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不过依她的看法,他们那样做还不够。她没提出批评,因为不够的那方面,她打算自己来。简而言之,当杰米和比尔集中心力在大宅第内部时,他打算把注意力摆在外头。

她对指派给她的温顺角色所表现的默从今她暗自非常得意,尽管她不屑地想着那两个男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骗过去。当然,比尔未曾以他闪耀的智力而出名。就另一方面来说,他了解,或者应该了解他的疾如风。而且他认为,杰米·狄西加虽然跟她不很熟,也应该不至于妄想她可能这么轻易地就被打发掉。

一回到她自己的房间,疾如风便迅速地采取行动。首先她把晚礼服和衬裙等脱掉,然后重新从“基础”上穿着起,可以这么说。疾如风没有把她的女侍衣服带来,不过她带了自己的行头。要不然,不解的法国女人可能会奇怪她为什么带了一条马裤,却没有其他的骑马装备。

疾如风穿上马裤、胶底鞋和一件暗色套头衫,蓄势待发。

她看看时间,才十二点半,还太早。不管会出什么事,还得在一段时间之后。必须给屋子里的人一些时间入睡。疾如风把行动开始的时间定在一点半。

她关掉灯,坐在窗户旁等待着。一到预定的时间,她即站了起来,拉上窗框,一脚跨过窗台。这是个美好的夜晚,清冷、寂静。有星光但没有月亮。

她发现往下爬非常容易。疾如风和她两个姐姐小时候曾在“烟囱屋”的公园里追逐奔跑,而且她们爬起墙来就像猫一样伶俐。疾如风降落在一处花床,有点喘不过气,不过相当完好,未受损伤。

她暂停下来一分钟,探讨一下她的计划。她知道航空部长和他秘书的房间是在西厢;那是在疾如风现在站的位置的另一端。一道阳台贯通房子的东西厢,尾端衔接一座围有围墙的果园。

疾如风走出花床,转过屋角,来到南端阳自的开端。她蹑手蹑脚、非常安静地沿着阳台走过去,尽量保持在屋子的阴影里。然而,当她抵达第二个角落时,她吓了一大跳,因为一个男人正站在那里,有明显挡住她去路的意图。

她一下子就认出他来。

“巴陀督察长!你真把我吓了一大跳!”

“那正是我在这里的目的。”督察长神情愉快地说。

疾如风看着他。她如同往常一般,吃惊地发现到他的伪装是多么的少。他高大、壮实,引人注目。他在各方面都非常富有英国味道。不过有一点疾如风相当确信,巴陀督察长绝不是傻瓜。

“你在这里真正是为了要干什么?”她仍然低声问道。

“只是留意一下,”巴陀说,“不要有不该在这附近的人在这附近。”

“噢!”疾如风有点畏缩地说。

“比如说,你,艾琳小姐。我想你大概通常不会在夜里这种时刻出来散步吧。”

“你的意见是,”疾如风缓缓说道,“你要我回屋子里去?”

巴伦督察长赞赏地点点头。

“你的反应非常快,艾琳小姐.我正是这个意思。你是——

呃——从大门出来的,或是从窗户?”

“窗户。沿着这些常春藤爬下来容易得很。”

巴陀督察长若有所思地抬头看着常春藤。

“嗯,”,他说,“我想也是。”

“你要我回去?”疾如风说,“这个我有点难过。我想继续走到西阳台去。”

“也许想这样做的人不止你一个。”巴陀说。

“没有人可能看不见你。”疾如风有点满意地说。

警察长似乎反而有点感到高兴。

“我希望他们不会看不见,”他说。“不要有不愉快。这是我的座右铭。对不起,艾琳小姐,我想你该回床上去了。”

他语气坚定,毫无商量的余地。疾如风有点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当她沿着常春藤爬到半途时,突然一个想法闪现,她差点手一松掉下去。

假定巴陀督察长怀疑她。

是有什么──不错,他的态度是隐隐约约地透出这种暗示。她情不自禁地发笑,继续爬上去,越过窗台回到她的卧室里。想不到那魁梧的督察长竟然怀疑她!

虽然疾如风到目前为止服从了巴陀的命令回到她的房间,但是她可无意上床睡觉。她也不认为巴陀真的有意要她这样做。他不是一个指望不可能的人。而在可能发生什么紧张刺激的事之时保持沉静,对疾如风来说是全然不可能的事。

她瞒了一眼腕表,差十分钟两点。迟疑了一下,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毫无声响。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一片安宁。她悄悄沿着走道过去。

她一度停住脚步,以为听见某处地板的叽嘎声。然后深信是她自己听错了,继续往前走。她来到了大走廊,朝着西厢走过去。她来到西厢走道和大走廊衔接的角落,小心地四处张望——然后她十分惊讶地睁大眼睛。

守望者的位置是空的。杰米·狄西加没在那里。

疾如风十分惊奇地睁大眼睛看着。出什么事了?为什么杰米离开了他的位置?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她听见钟鸣两响。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跟自己争辩着再下去要干什么,然后她的心跳突然停了一下,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德伦斯·欧路克房门的把手正在慢慢地转动着。

疾如风着魔一般地看着。然而门并没有打开。相反地,把手又慢慢转回原先的位置。这是什么意思?

突然,疾如风下定了决心。杰米不知为了什么原因离开了他的位置。她必须去找比尔。

疾如风无声无息地快速沿着来路走回去。她一头闯进比尔的房间。

“比尔,醒来!噢,快醒过来!”

她紧急地低声喊着,然而却没有反应。

“比尔!”疾如风低声叫道。

她不耐烦地打开电灯,接着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房里空空的,一张床根本没人睡过。

比尔到哪里去了?

她突然倒抽一口凉气。这并不是比尔的房间。一件高雅的睡衣抛在椅子上,梳妆桌上是一些女人用的小东西,黑色天鹅绒晚礼服随意抛在椅子上——当然,在匆忙之间,她闯错了房间。这是雷兹奇女爵的房间。可是,噢,女爵到哪里去了?

就在疾如风问自己这个问题时,夜晚的寂静突然确确实实地被打破了。

扰嚷声来自楼下。疾如风立即冲出女爵的房间下楼去。声响来自书房——椅子被碰翻撞击的激烈声响。

疾如风枉然地敲打著书房的门。门锁上了。然而她可以清楚地听见里头的挣扎声——喘息、格斗声、男人家的咒骂声,以及偶尔加入战场的某些轻便家具的碎裂声。

然后,紧接着的一连两声枪响,邪恶而显著地划破了夜晚的平静安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钟面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