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钟面之谜》

第27章 夜间冒险行动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杰米·狄西加在阳光普照的秋日下午抵达李色伯利,受到库特夫人的热情接待以及欧斯华爵士冷淡、嫌恶的脸色相待。杰米察觉到库特夫人牵红线的眼光紧紧落在他身上。不得不忍受住痛苦,对“袜子”达文翠表现得极富好感。

欧路克精神焕发地在那里。他对袜子所盘问他的有关大宅第的神秘事件有意回答得官腔而神秘兮兮的,不过他的官腔谨慎回答采取的是小说的形式——也就是把故事编织得虚虚实实的,令人不可能猜透事实真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四个执手枪的蒙面人?真的是这样吗?”袜子言辞激烈地问道。

“啊!我想起来了,他们六个人怎么围压住我。把那东西从我喉咙灌下去。当然,我想那是毒葯,我一定完蛋了。”

“那么被偷走了什么,或他们想要偷什么?”

“除了秘密带给罗马克斯先生存放在英格兰银行的俄国珠宝王冠之外还会有什么。”

“你真是个大骗子。”袜子不带感情地说。

“骗子?我?那些珠宝是我当飞行员的一个最好的朋友用飞机运过来的。我在告诉你的可是个秘密,袜子。如果你不相信,那你问问杰米·狄西加好了。并不是说我会信得过他要说的。”

“是真的吗?”袜子说,“乔治·罗马克斯真的没戴假牙就冲下楼去吗?这是我想要知道的。”

“有两把手枪,”库特夫人说,“可恶的东西。我亲眼看见的。这可怜的孩子没被射死可真是奇迹。”

“噢,我命定是要被吊死的(不是被枪射死)。”杰米说。

“我听说有个美得微妙的俄国女爵在那里,”袜子说,“而且她勾引比尔。”

“她说的一切关于布达佩斯的事简直太可怕了。”库特夫人说,“我永远忘不了。欧斯华,我们必须捐一些钱。”

欧斯华爵士嘀咕一声。

“我会记下来,库特夫人。”鲁波特·贝特门说。

“谢谢你,贝特门先生。我觉得人应该表示一点谢恩之意。

我无法想象欧斯华爵士是怎么幸免被枪杀的──更不用说是死于肺炎了。这全都是上帝的恩典。”

“别这么傻了,玛莉亚,”欧斯华爵士说。

“我一向就很怕小偷。”库特夫人说。

“想想竟然有幸跟一个小偷面对面,多紧张刺激啊!”袜子喃啁说道。

“你可别信那些鬼话,什么紧张刺激,”杰米说,“痛死人了。”他小心翼翼地摸摸他的右手臂。

“你那可怜的手臂怎么了?”库特夫人问道。

“噢,现在没什么大碍了。不过凡事都得用左手来,可是非常叫人讨厌。我的左手可是一点也不管用。”

“每个小孩都应该从小教会双手并用。”欧斯华爵士说。

“噢!”袜子有点深不可测地说,”是不是就像海狗一样?”

“又不是水陆双栖,”贝特门先生说,“他指的是双手并用,左右两手都可以运用自如。”

“噢!”袜子一脸敬佩地看着欧斯华爵士,“你能吗?”

“当然,我两手都可以写字。”

“可是,不是两手同时写吧?”

“那不实际。”欧斯华爵士简短有力地说。

“不错,”袜子若有所思地说,“我想那会有点太过于微妙了。”

“那在现在的政府部门里会是一大长处,”欧路克先生说,“如果能让右手不知道左手在干什么。”

“你能双手并用吗?”

“不,不能。我是道道地地的右拐子。”

“可是你打牌时用的是左手,”观察敏锐的贝特门先生说,“我那天晚上就注意到了。”

“噢,可是那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欧路克先生安闲地说。

一阵清脆的锣声传出来,大家都闻声进门上楼去更衣,准备吃晚餐。

晚餐之后,欧斯华爵士和库特夫人搭档,贝特门和欧路克一家,打起桥牌,杰米和袜子打情骂俏度过了睡前的夜晚时刻,那天晚上杰米上楼时听见最后一句话是欧斯华爵士对他太太说:“你永远打不好桥牌,玛莉亚。”

还有她的回答:“我知道,亲爱的。你一向都这么说。你还欠欧路克先生一镑,欧斯华。这才对。”

大约两个钟头之后,杰变静悄悄地(他希望是如此)溜下楼。他先到餐厅很快地转了一圈,然后走向欧斯华爵士的书房。到了书房,仔细倾听了一两分钟之后,他开始工作。书桌大部分的抽屉都上了锁,然而杰米手上一根奇形怪状的铁丝很快就发挥了效用。一个个的抽屉在他的铁丝运作之下应声而开。

他有条不紊地一个抽屉接一个抽屉地找下去,小心地把查过的东西放回原位。他一两度停下来倾听,幻想他听见了某个遥远的声响。然而他保持镇静,不受干扰。

最后一个抽屉查过了。杰米现在知道了——或者要是他注意的话他可能就知道了——很多跟钢铁有关的有趣细节;

然而他并没发现任何他想要的东西——跟艾伯哈德先生的发明有关的或是任何能够提供他关于神秘的七号的线索的东西。或许,他并没抱什么他会找到的希望。他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并没期望多少成果──除非是全然碰上了运气。

他试试各个抽屉以确定他都再把它们锁妥了。他了解鲁波·贝特门观察入微的能力,他四处看看,确定一下他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就这样了,”他喃啁地自语,“这里什么都没有。哦,或许我明天上午运气会好些——要是那两个女孩如期而至的话就好了。”

他出了书房,随后把门带上,锁好。一时,他觉得他听见相当靠近他的地方有个声响,不过断定是他自己听错了。他无声无息地沿着大厅前行。高高的天窗透进来的光线正好足够让他看清楚路,不会绊倒任何东西。

他再度听见一个细柔的声响——他这次听得相当确实,不可能是听错了。大厅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个人在那里,跟他一样静静悄悄地走动着。他的心脏突然跳得非常快。

他突然跳向电灯开关,把灯打开。突然而来的光亮令他眨动双眼——但是他的视线够清楚的了。不到四尺之外,站着鲁波特·贝特门。

“天啊,黑猩猩,”杰米大叫,“你可真把我吓了一大跳,在暗中像那样偷偷摸摸的。”

“我听见了一个声响,”贝特门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我以为是小偷进来了,下楼来看看。”

杰米若有所思地看着贝特门先生的胶底鞋。

“你什么都想到了,黑猩猩,”他亲切地说,“甚至带了要命的武器。”

他的目光落在另一个人鼓鼓的口袋上。

“有武器总是好的。你不知道你会遇见什么人。”

“我真庆幸你没开枪,”杰米说,“我被枪击得有点厌烦了。”

“我可能早就会轻易地开枪。”贝特门先生说。

“要是你开枪那会严重违法,”杰米说,“你得在对乞丐开枪之前先弄清楚他是不是破门而入的。你不能妄下定论。要不然你就得解释为什么你开枪射杀一个像我一样无辜的客人。”

“对了,你下楼来干什么?”

“我肚子饿,”杰米说,“我有点想吃饼干。”

“你的床边就有一听饼干。”鲁波特·贝特门说。

他透过鹿角框的眼镜,紧紧地盯住杰米看。

“啊!仆人错就错在这里,老兄。有一个上面写着‘访客充饥用饼’的铁罐子。但是当肚子饿的客人打开来时——里面却是空空如也。所以我就跌跌撞撞地下楼来到餐厅去找。”

杰米带着亲切、甜甜的笑脸,从睡袍口袋里掏出一把饼干来。

一阵沉默。

“现在我想我要晃回床上去了,”杰米说,”晚安,黑猩猩。”

他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跨上楼梯。鲁波特·贝特门随他身后。到了他房门口,杰米停领下来,仿佛是要再度道晚安。

“你说的关于这些饼干的事实在奇怪,”贝特门先生说,“你介意吗,如果我只——”

“当然不介意,小兄弟,你自己看吧。”

贝特门先生跨步过去,打开饼干盒,睁大眼睛看着空空的盒子。

“真是非常疏忽,”他嘀咕着,“好了,晚安。”

他退出门去。杰米坐在床缘,倾听了一会儿。

“真是好险,”他喃喃地自语,“多疑的家伙,黑猩猩。好像从来都不用睡觉。他那带着左轮枪到处窥伺的习惯可真要命。”

他站起来,打开梳妆桌的一个抽屉。在各色各样的领带之下是一堆饼干。

“没办法了,”杰米说,“我得把这些该死的东西全都吃下去。黑猩猩明天早上十之八九会上来查看。”

他叹了口气,开始吃起倒尽胃口的“饼干大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钟面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