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钟面之谜》

第30章 紧急如集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正逗着一只可爱的小狗玩的罗琳,有点惊讶地看到离去二十分钟的疾如风,脸上带着莫可名状的表情,气喘吁吁地回来。

“呼,”疾如风躺进一张花园椅里说“呼!”

“怎么啦?”罗琳好奇地看着她,问道。

“乔治——乔治·罗马克斯。”

“他在干什么?”

“向我求婚。太可怕了。他口沫飞溅,结结巴巴,但是他一心一意要继续下去——他一定是从什么书上学到的,我想。

没有办法让他停下来。噢,我真痛恨口沫飞溅的人!而且,不幸的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一定知道你想干什么。”

“自然我不会嫁给一个像乔治那样的老白痴。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礼节规范手册上的正确回答是什么。我只能断然说:‘不,我不愿意。’我应该说的是一些什么他高抬了我之类的话。但是我当时那么怀疑,最后从窗子跳出来,奔逃过来。”

“真的,疾如风,这不像是你。”

“哦,我做梦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乔治——我一向以为他讨厌我——而且他以前也真的是讨厌我。假装对一个男人心爱的话题有兴趣真是一件要命的事。你真该听听乔治口沫横习地大谈什么我小女孩的心灵,还有他有多乐于塑造我的心灵。我的心灵!要是乔治知道我心里面所想的四分之一,他会吓得昏倒过去!”

罗琳大笑出声。她情不自禁。

“噢,我知道这都是我自己的错。我是自找的。爸爸在石楠花丛那里躲躲闪闪的。嗨,爸爸。”

卡特汉伯爵带着鬼鬼祟祟的表情走过来。

“罗马克斯走了?”他强装亲切地说。

“都是你干的好事,”疾如风说,“乔治告诉我说他得到你完全同意、认可。”

“哦。”卡特汉伯爵说,“你要我怎么说?事实上,我根本没那样说。”

“我并不真的认为你会那么说。”疾如风说,“我想一定是乔治把你逼得无话可说,让你只能软弱地点头。”

“正是如此。结果他怎么样?很糟吧?”

“我没等着看他的表情,”疾如风说,“我恐怕我表现得有点粗鲁。”

“噢,”卡特汉伯爵说,“或许这是最好的办法。谢天谢地,以后罗马克斯不会像以往一样老是来烦我了。正是所谓的如此一来最好不过的了。你有没有看见我的球杆在哪里?”

“挥上一两杆可以让我定下神来,我想,”疾如风说,“我跟你赌六便士,罗琳。”

一个小时在打高尔夫球中平静地过去。三个人精神愉快地回到屋子里去。大厅桌上躺着一张字条。

“罗马克斯先生留下给你的,伯爵,”崔威尔说,”他知道你出去了很失望。”

卡特汉伯爵打开来看。他痛苦地大叫一声,转身面向他女儿,崔威尔已经退了下去。

“真是的,疾如风,我想,你大概把你自己的意思说得够清楚的了吧。”

“你是什么意思?”

“哦,你看看。”

疾如风接过字条,念着:

我亲爱的卡特汉——遗憾不能跟你谈一下。我以为我已

经说得很清楚我见过艾琳之后想要再跟你谈谈。她,亲爱的

孩子,显然相当不明白我对她的感情。她恐怕是吓了一大跳。

我无意催她做决定。她那小女孩般的困惑样子非常迷人,令

我对她更加喜爱,我很欣赏她那淑女般的含蓄。我必须给她

时间适应一下。她的极度困惑显示出她并非完全对我漠不关

心。我对最后的成功毫不怀疑。

相信我,亲爱的卡特汉,

你忠诚的朋友,

乔治·罗马克斯

“唉,”疾如风说,“唉,我完了!”

她说不出话来。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卡特汉伯爵说,“没有人可能写下这种话来,疾如风,除非是他头脑有点问题。可怜的家伙,可怜的家伙。可是意志又是多么的坚强’难怪他能打进内阁。要是你真嫁给了他,那他可就更得意了,疾如风。”

电话铃声响起,疾如风走向前去接听。过了一分钟,他把乔治和他的求婚都抛诸脑后,急切地向罗琳招手。卡特汉伯爵回到他自己的圣所去。

“是杰米,”疾如风说,“他为了什么事在非常兴奋。”

“谢天谢地,我终于找到你了,”杰米的声音传过来说,“没有时间可浪费了。罗琳也在那里吧?”

“是的,她在这里。”

“哦,听着,我没有时间多解释——事实上是,我不能在电话中解释。比尔来我这里告诉了我一件最最叫人惊奇的事。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哦,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将是本世纪最大的独家消息。现在,听我说,你们照我说的话做。马上进城来,你们两个都来。把车子停在随便一个车库里。然后直接到七钟面俱乐部去。我想你到了那里之后能不能把那以前在你家做过仆役的家伙打发掉?”

“阿夫瑞?没问题。交给我来办好了。”

“好。把他打发掉,然后注意观察我和比尔。不要站在窗口让别人看见,不过我们的车子一到就让我们进去。明白了吗?”

“明白了。”

“那好。噢,疾如风,不要让人家知道你进城。找个借口,说你要送罗琳回家。这个借口怎么样?”

“好极了。喂,杰米,我兴奋极了。”

“而且你不妨在出发之前先立好遗嘱。”

“那更好,你越说我越兴奋。不过我真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一碰面你就知道了。目前就到此为止。我们要给七号一个大惊奇!”

“疾如风挂上听筒,转向罗琳,快速地把谈话内容扼要说明给她听。罗琳冲上楼去,匆匆收拾行李,疾如风则探头进她父亲房间。

“我送罗琳回家去,爸爸。”

“为什么?我不知道她今天要走。”

“他们要她回去,”疾如风含糊地说,“刚打电话过来。再见。”

“喂,等一下,疾如风。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你见到我时我就回来了。”

随便丢下这句“退场词”,疾如风便冲上楼去,戴上帽子,套上毛皮外套,准备出发。她已经吩咐下去把西班牙车开到门口来。

到伦敦的途中一切顺利,除了疾如风一贯的飞车表演。他们把车留在一个车库里,直接取道七钟面俱乐部。

阿夫瑞替她们开门。疾如风一言不发地与他擦身而过,走进里头,罗琳跟在她身后。

“把门关上,阿夫瑞,”疾如风说,“我特地好心过来告诉你,警方在追捕你。”

“噢,小姐!”

阿夫瑞脸色变得灰白。

“我过来警告你,因为你那天晚上帮了我一次忙,”疾如风快速继续说,“警方拿到了逮捕莫士葛罗夫斯基先生的搜捕证,你最好是尽快收拾收拾上路。要是你没被发现在这里,他们不会费神去找你。这十镑给你作路费。”

三分钟之内,吓得半死的阿夫瑞脑子里只存在一个念头,离开汉士坦顿街十四号——永远不再回来。

“哦,我是把他打发掉了没错。”疾如风满意地说。

“有必要这么──呃,这么彻底吗?”罗琳提出异议。

“这样比较保险些,”疾如风说,“我不知道杰米和比尔打算干什么,不过我可不想让阿夫瑞半途闯回来坏事。喂,他们来了。哦,他们倒是没浪费多少时间。或许是在附近角落观望等到看见阿夫瑞走掉。去帮他们开门,罗琳。”

罗琳照办。杰米·狄西加从驾驶座上出来。

“你在这里等一下,比尔,”他说,“要是看见有人在注意这里就按喇叭。”

他跑上台阶,砰的一声把门带上。他显得很兴高采烈,脸色通红。

“嗨,疾如风,你来啦。现在,我们得开始行动。你上次进那房间的钥匙在什么地方?”

“是楼下房间的钥匙之一。我们最好全部带上去。”

“你说得对,不过动作要快。时间短促。”

钥匙轻易就找到了,四周框着粗呢布的那道门应声而开,三人一起走过去。房间完全跟疾如风上次见过的一样,七张椅子围着桌子摆着。杰米静静地扫机一遭。然后他的眼睛望向那两座壁橱。

“哪一座壁橱是你上次躲的,疾如风?”

“这一座。”

杰米走过去把橱门打开。架子上布满了原来的那些各式各样的玻璃杯。

“我们得把这些东西都弄走,”他喃喃说道,“下去找比尔来,罗琳。他不用再在外面把风了。”

罗琳跑下去。

“你打算做什么?”疾如风没耐性地问道。

杰米跪在地上,企图窥探另一座壁橱的裂缝。

“等比尔来你就全都知道了。这是他的参谋作业——可靠性非常高的作业。喂——怎么罗琳好像被头疯公牛追赶一样地飞奔上来?”

罗琳真的是尽全力飞奔上来。她面如死灰,两眼布满恐惧地对他们大叫?

“比尔——比尔——噢,疾如风——比尔!”

“比尔怎么啦?”

杰米揽住她的肩膀。

“看在老天的份上,罗琳,快说,出什么事了?”

罗琳仍然喘不过气来。

“比尔——我想他死了——他还在车子里——可是他不动也不说话。我确信他已经死了。”

杰米咒了一声,飞快下楼,疾如风紧跟在后,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全身布满一种可怕的孤寂、不安的感觉。

比尔——死了?噢,不!噢,不!不能这样。求求你,上帝——不要这样。

她和杰米一起来到车前,罗琳在他们后面。

杰米定神一看。比尔还是像他离开他时一样坐在那里,靠在椅背上。但是他的双眼闭起,杰米拉他的手臂毫无反应。

“我真搞不懂,”杰米喃喃说道,“不过他并没有死。振作起来,疾如风。听我说,我们得把他弄进屋里子去。让我们祈祷这时候不要有警察过来才好,要是有人看见了,就说他是我们的朋友,生病了,我们在扶他进屋子里去。”

在三人合力之下,他们不必太费工夫就把比尔弄进屋子里,没有引起什么他人注意,除了一个未刮胡子的先生,他同情地说:

“双双对对,原来如此,”同时自以为聪明地点点头。

“到楼下后面的小房间去,”杰米说,“那里有一张沙发。”

他们顺利地把他安顿在沙发上,疾如风蹲在他身旁,握住他虚软的手腕。

“他的脉搏还在跳动,”她说,”他是怎么啦?”

“我刚刚留下他时他还好端端的,”杰米说,“我在想会不会是有人把什么东西注过他体内了。这轻易就可办到——只要刺一下。那个人可能是假装问他时间,刺一下就行了。我得马上去找个医生来。你们留在这里照顾他。”

他匆匆走到门边,然后停顿下来。

“听着——不要害怕,你们两个。不过我还是把我的手枪留下来给你们的好。我的意思是——以防万一。我会尽可能早点回来。

他把枪放在沙发旁的一张小桌子上,然后匆匆出门。她们听见关门声。

现在屋子里显得非常寂静。两个女孩动也不动地守在比尔一旁。疾如风仍然量着他的脉搏。他的脉搏好像跳动得很快而且不规则。

“我真希望我们能做点什么,”她向罗琳低语,“这太可怕了。”

罗琳点点头。

“我知道。杰米好像去了好几年了,而事实上只不过才一分半钟。”

“我一直听见各种声音,”疾如风说,“楼上的脚步声还有地板的叽嘎声——但是我又知道这只是我的想象。”

“我不知道为什么杰米把枪留给我们,”罗琳说,“不可能真的有危险。”

“要是他们能把比尔——”疾如风停了下来。罗琳颤抖起来。

“我知道——可是我们是在屋子里。任何人走进来我们都听得见。不管怎么样,我们有这把左轮枪。”

疾如风把注意力转回比尔身上。

“我真希望我知道该怎么办。热咖啡,有时候这有效。”

“我皮包里有一点溴盐,”罗琳说,“再加上一点白兰地。

咦,我的皮包呢?噢,我一定把它留在楼上了。”

“我去拿,”疾如风说,“可能有点好处。”

她快速上楼,走过赌间,穿过敞开的门,进入会议室。罗琳的皮包就在桌上。

当疾如风伸手过去拿时,她听见身后有个声响。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个沙袋,躲在门后。在疾如风回过头之前,他已经下手击落。

一声闷哼,疾如风身子滑了下去,不醒人事地倒在地板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钟面之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