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女工之死》

第12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正在检查电表的那个人和盖伊·卡彭特家的男管家一边聊着天,管家一直看着他检查电表。

“这条线路要往一个新住宅区延伸了,”他解释说,“根据人口居住密度电流用量也会相应增加。”

那位男管家表示怀疑地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电费的开支和其它东西一样也要上涨吗?”

“这要看情况而定。费用合理,资源共享,这才是我要表示的意思。你参加昨天晚上在基尔切斯特的集会了吗?”

“没有。”

“他们说,你的主人卡彭特先生演讲得非常精彩。你认为他会当选吗?”

“我认为上一次他就差一点儿当选。”

“是啊。只占了一百二十五票的上风。参加那种集会时,通常是你开车送他,还是他自己开车去呢?”

“通常他自己开车去。他喜欢开车。他有一辆罗尔斯·本特利。”

“他自己开车倒不错。卡彭特夫人也会开车吗?”

“是的。依我之见,她开的车速太快了。”

“女人通常就是那样。昨天晚上的集会她也参加了吗?或许她对政治并不感兴趣?”

男管家咧咧嘴。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假装有兴趣的。不过,她昨天晚上没有坚持到底,因为头痛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在演讲中途她退场了。”

“噢!”那位电工又检查了一下保险丝。“现在差不多都好了。”他说道。

当他收拾工具准备离开时,又漫不经心地顺口乱聊了几句别的问题。

他快步走下车道,但是,刚一绕过大门口那条路的转弯处,他就停下脚步,在他的记事本上又添了一条:

“卡彭特昨天晚上独自驾车回家。到家的时间最晚是十点三十分。有可能在事发的时间内出现在基尔切斯特中心火车站。卡彭特夫人提前离开会场。只比卡彭特先生早十分钟到家,说是乘火车回的家。”

这是这位电工记事本上的第二条记录。第一条内容如下:

“伦德尔医生昨天晚上出门应诊。方向是基尔切斯特。有可能在事发时间内出现在基尔切斯特中心火车站。伦德尔太太整个晚上独自一人在家(?),在送咖啡之后,女管家斯科特太太当天晚上没有再见过她。她自己有辆小轿车。”

2

在拉伯纳姆斯,小说家与剧作家的合作正在进行之中。

罗宾·厄普沃德正急切地说:

“你确实看得出这是一句多么精彩的台词,对不对?而且,如果我们真能使这家伙和那姑娘之间产生敌对情绪,整个故事就会有巨大的吸引力!”

奥利弗夫人神情沮丧地用手使劲掠过她烫过的灰白的头发,使她的头发看上去像遭受过龙卷风的侵袭一样凌乱不堪。

“你确实明白我的意思吧,对不对?亲爱的阿里亚登?”

“噢,我明白你的意思。”奥里弗夫人脸色阴沉。

“但是,主要的是你应该确实为此感到高兴。”

除非是自欺欺人,奥里弗夫人脸上绝对看不出丝毫高兴的表情。

罗宾神色愉悦,继续说道:

“我的感觉是,那是一位奇妙的年轻人,他从空中跳伞降落——”

奥里弗夫人打断他说:

“他六十岁了。”

“啊,不!”

“他是六十岁了。”

“我可不这么看他。他顶多三十五岁——一天也不能再老了。”

“可是我写关于他的书都写了三十五年了。他在我第一本书里至少有三十五岁。”

“可是,亲爱的,如果他六十岁,你就不可能让他和那姑娘之间产生感情纠葛——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啊,对了,英格里德。我的意思是,那会使他成为一个老混蛋!”

“当然是那样。”

“所以你明白,他肯定得是三十五岁。”罗宾不无得意地说。

“那么,他就不是斯文·耶尔森。就把这个人物改成是一个抵抗运动中的挪威青年好了。”

“可是,亲爱的阿里亚登,这个剧作家的整个核心就是斯文·耶尔森。你已经赢得了大批的观众崇拜斯文·耶尔森。他们成群结队去剧院就是为了看他,他是最吸引人的角色,亲爱的!”

“但是,读我书的人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你不能凭空杜撰一个全新的人物,把这个人叫做斯文·耶尔森就算完事,而你杜撰的这个人其实是个挪威抵抗运动中的新式青年。”

“阿里亚登,亲爱的,我对这一切都确实已经做过解释。这不是一本书,亲爱的,这是一部戏,一个剧本。我们只是必须要使它充满魅力!如果我们能写出这种情感纠葛,能加上斯文·耶尔森和这个姑娘——她叫什么名字呢?——卡伦——你知道,他们俩产生敌视情绪,处处闹别扭,然而,同时又确实相对吸引,为对方着迷——”

“斯文·耶尔森对女人毫无兴趣。”奥里弗夫人冷冷地说道。

“可是,你这样做,他连一束紫罗兰也赢不到,亲爱的。他这形象在这种戏剧中不合适。我的意思是这种戏不是描写绿色的月桂树或为胜利者喝彩欢呼歌唱英雄人物。这部戏写的是惊心动魄的凶杀与清爽明朗的户外游戏娱乐。”

提到清爽的户外空气,立刻产生了效果。

“我认为我该出去走走了,”奥里弗夫人生硬唐突地说道,“我需要空气。我迫切地需要呼吸新鲜空气。”

“要我跟你一块出去吗?”罗宾温存地问。

“不必了。我宁愿一个人独自走走。”

“你随意吧,亲爱的。也许你做得对。我最好过去给妈妈调一杯蛋奶酒。可怜的人儿现在觉得就像是一个失宠的小女孩。她喜欢别人的注意,你知道。你会接着考虑那场戏的,对吧?整个剧情确实正变得非常美妙。它会获得十分巨大的成功。我有这个把握!”

奥里弗夫人叹了口气。

“但是,最主要的是,”罗宾继续说,“你应该为此感到高兴。”

奥里弗夫人冷淡地瞥了他一眼,抓过一件很惹眼的军用短斗篷甩在自己宽大的肩膀上,那是她在意大利买来的。然后,大步走出房间,朝布罗德欣尼村走进去。

她决定把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对真实罪行的调查和推理上,借以忘掉眼下的烦恼。赫尔克里·波洛需要帮助。她要察看一遍布罗德欣尼的居民,锻炼一下她作为女人的直觉,她的这种直觉从未失败过,然后告诉波洛谁是凶手。到时候,他只需要去取得必要的证据即可。

奥里弗夫人走下山坡,来到邮局,买了两磅苹果,由此开始她的调查。在买苹果的时候,她开始和斯威蒂曼太太进行亲切交谈。

在对近期内的天气非常温暖这一事实达成共识之后,奥里弗太太提到,自己正住在拉伯纳姆斯厄普沃德太太家里。“噢,我知道。你是从伦敦来写凶杀侦探小说的那位女作家吧?我这里有三本企鹅版的侦探小说。”

奥里弗夫人朝企鹅版图书陈列柜瞥了一眼。柜台被儿童用品占去了一大半。

“《第二条金鱼奇案》是一本相当好的书,”她说道,“《死的是只猫》——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做了一个一英尺长的吹火筒,其实它有六英尺长。很奇怪会有这么大的吹火筒,但是,这是博物馆里的人写信告诉我的。有时候我觉得有些人读书只是为了在书里挑错找毛病。还有一本书是什么?啊!书名叫《少女之死》——这本书废话连篇,无一可取!我想让安眠葯溶入水里,可是这种安眠葯不溶于水,整个故事从一开始就有一大堆麻烦,几乎难以完成。至少接连死去了八个人,斯文·耶尔森发挥出了他的聪明智慧。”

“这些书都很畅销,”斯威蒂曼太太只顾说道,对作者那些有趣的自我批评无动于衷,“你简直难以相信!我自己从来没读过一本。因为我确实没有时间读书。”

“你们这里出了一件真实的谋杀案,对不对?”奥里弗夫人问。

“是的,那是在去年十一月份,和这里几乎可以算是隔壁邻居。”

“我听说有一个侦探正在这里做调查,是吗?”

“噢,你说的是一个住在‘长草地’旅馆的小个子外国先生吧?他昨天还在这里——”

斯威蒂曼太太突然住口不说了,因为又来了一位顾客买邮票。

她急忙赶到邮品柜台那边。

“上午好,亨德森小姐。今天天气可真暖和。”

“是的,是很暖和。”

奥里弗夫人盯着这个高个子姑娘的背影仔细观察。她带着一条短腿白毛的威尔士小种犬。

斯威蒂曼太太问:“韦瑟比太太近来好吗?”

“很好,谢谢。她不大外出。近来东风刮得很厉害。”

“基尔切斯特本周要上映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亨德森小姐,你应该去看看。”

“昨天晚上我还想着要去的,可是我实在抽不出时间。”

“下周是贝蒂·格拉布尔——我这里五先令的邮票没有了。给你这种邮票行吗?”

那姑娘走了之后,奥里弗夫人说:

“韦瑟比太太是个残疾人,对不对?”

“可能是那样吧,”斯威蒂曼太太语气尖刻地答道,“我们有些人却没有时间闲躺着不动弹。”

“我非常赞同你的看法。”奥里弗夫人说,“我告诉厄普沃德太太,只要她稍微努力活动活动她的双腿,就会对她有好处。”

斯威蒂曼太太表情欢快起来。

“她想躺着的时候,她的腿就能不管用——我是听人说有这么回事。”

“现在她也是这种情况吗?”

奥里弗夫人考虑了一下消息的来源。

“听珍妮特说的?”她大胆地猜测道。

“珍妮特·格鲁姆有点发牢騒,”斯威蒂曼太太说,“你不会觉得奇怪吧?格鲁姆小姐本人年纪也不轻了,当东风刮起来的时候,她自己的风湿病也很严重。不过他们称那种病叫关节炎,当那些有钱人得了那病的时候,就会坐上轮椅什么的。啊,好了,我可不愿意冒险让我的两条腿停止活动,我不能这么做。可是,现如今即使你长了冻疮,你都会跑去看医生,就是为了享受到国民医疗保健制度的好处,使你出过的钱划得来。我们这种保健医疗太多了。想想你自己生病了,感觉有多么糟糕,这种保健根本不会带给你任何好处。”

“我想你的话很对。”奥里弗夫人说道。

她收拾起自己买的苹果,出门去追迪尔德丽·亨德森。这并没有费多大事,因为那条小狗又老又肥,走得慢慢悠悠,正尽情享受青草的芳香气息。

奥里弗夫人的经验是,狗总是一种帮助人相识的有效途径。

“多么可爱呀!”她叫了一声。

那个高个子年轻女人平静的脸庞上流露出感激的表情。

“这狗确实很迷人,”她说,“你是不是很迷人,本?”

本抬起头,轻轻摇了摇它腊肠一样的身体,用鼻子嗅了嗅一簇蓟,点点头,又凑上前去,像平时那样对嗅到的味道做出了满意的表示。

“它会打架吧?”奥里弗夫人问,“这种小犬通常打得很厉害。”

“是的,它是个凶猛的斗士。所以我外出总让他带路同行。”

“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两个女人都注视着那条小狗。

过了一会儿,迪尔德丽·亨德森有些唐突地问:

“你是——你是阿里亚登·奥里弗吧,对不对?”

“对。我现在住在厄普沃德家。”

“我知道,罗宾告诉我们说你要来。我必须告诉你我对你的书有多么喜欢。”

奥里弗夫人像往常一样,听到人恭维她又尴尬得脸色通红。

“啊,”她声音低低地喃喃道,“我很高兴。”她神情并不显得高兴地加了一句。

“虽然我想读很多书,可是我并没有能够做到,因为我们的书是泰晤士读书俱乐部直接提供的,而且我妈妈不喜欢侦探小说。她敏感得要命,那种书会使她整夜睡不着觉。但是我却对侦探小说很入迷。”

“你们这里出过一件真正的杀人案,对吗?”奥里弗夫人问,“发生在哪栋房子里?是在其中这些农舍里吗?”

“就是那边的那栋房子。”

迪尔德丽·亨德森说话的声音有些惊魂未定。

奥里弗夫人把视线投向了麦金蒂太太生前住过的房子,门口的台阶上有两个外表很令人不愉快的孩子坐在那里,正在幸福地折磨一只猫。当奥里弗夫人赶上前阻止他们这么做时,那只猫伸出锋利的爪子挣脱男孩的控制,趁势逃掉了。那个大男孩被猫抓伤了,痛得大声嚎叫起来。

“你活该。”奥里弗夫人说了一句,又对迪尔德丽·亨德森说道,“看起来这不像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清洁女工之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