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女工之死》

第18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活儿干得很利索。”斯彭斯警监说。

他那张通红的面孔很愤怒。他生气地看着正端坐一旁洗耳恭听的赫尔克里·波洛。

“利索又难看。”他说,“她是被勒死的,”他接着说下去,“用的是丝绸围巾——她自己的,那天她正戴在脖子上——往脖子上一绕,把两头系成结就行了——然后用力拉紧。干净,利索,省时省力。在印度刺客都这么干。死者遇害时既没有挣扎也没叫喊——正勒在她的颈动脉上。”

“需要受过专门训练吗?”

“也许吧——不过没有必要。如果你想那么做,你总可以从书上读到这种知识。没有什么特殊困难,尤其是当遇害人没有怀疑的情况下——她的确毫无戒心。”

波洛点点头。

“是她认识的人干的。”

“对。她们在一起喝咖啡——她面前放着一只杯子,还有一只杯子放在——客人面前。客人杯子上的手指纹被谨慎地擦掉了,但是口红却不那么容易被完全抹去——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出口红的痕迹。”

“那么说,是一个女人干的?”

“你认为是一个女人,是吗?”

“噢,是的。根据现场可以得出这种结论。”

斯彭斯接着讲:

“厄普沃德太太认出了其中一张照片——就是莉莉·甘博尔那张。因此,这就和麦金蒂太太的凶杀案联系在一起了。”

“对,”波洛说,“它和麦金蒂太太的凶杀案有联系。”

他想起了厄普沃德太太愉快的语调:

“麦金蒂太太死了。她是怎么死的?”

“她的脖子伸出来,就像我一样。”

斯彭斯接着说:

“她找的机会似乎对她有利——她儿子和奥里弗夫人当时一同出去看戏。她打电话给相关的那个人,请那人过来看她。你是这么推测的吗?她正在搞侦探推理。”

“有点像这么回事。这是好奇心。她自己把秘密藏在心里,但是她还想有更多发现。她根本没有意识到她这么做很可能是危险的。”波洛叹息道,“很多人认为谋杀像游戏,可这不是游戏。我提醒过她,可是她不愿意听。”

“她是不听,我们知道。好了,这样就把问题解释清楚了。当罗宾和奥里弗夫人就要驱车启程时,他又跑回屋里去,当时他妈妈刚给什么人打过电话。她不愿意告诉他打电话给谁,故意搞得很神秘。罗宾和奥里弗夫人原来认为也许是给你打的电话。”

“但愿如此就好了。”赫尔克里·波洛说,“你想不到她会打电话给谁吗?”

“毫无主意。这些事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你知道。”

“那个女佣难道也不能提供什么帮助吗?”

“不能。她大概十点半回来——她有一把后门钥匙。她直接走进她的卧室,那里和厨房相连,然后就上床睡觉了。房子整个都是黑的,她认为厄普沃德太太早已入睡,其他人都还没回到家。”

斯彭斯又说:

“她耳朵背,而且脾气坏。对周围发生的事很少在意——我还想,她肯定是尽量少地干活,尽可能多地发牢騒抱怨。”

“不是个忠心耿耿的老仆人吗?”

“不是!她来厄普沃德家只有几年时间。”

一位警监头探进门口说:

“有一位年轻女士要见您,先生。她说有件事您也许应该知道。是有关昨天晚上的情况。”

“关于昨天晚上的事?让她进来。”

迪尔德丽·亨德森进来了。她脸色苍白,神情紧张,像往常一样觉得拘束。

“我想我最好来一趟,”她说,“希望我没有打扰您们。”她表示歉意地又加了一句。

“不用客气,亨德森小姐。”

斯彭斯站起身,拉出来一把椅子。她坐了下来,动作笨拙,像个小学生。

“你有话要说?”斯彭斯鼓励似的说,“你的意思是有关昨天晚上的事吗?和厄普沃德太太有关?”

“是的,正是这样。她被人谋杀了,对吗?我意思是邮局和面包店的人都这么说。妈妈说这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她停了下来。

“恐怕在这个问题上你妈妈说的不对。这事千真万确。好了,你想——告诉我们什么情况?”

迪尔德丽点点头。

“是的,”她说,“你们知道,我在那里。”

斯彭斯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也许变化很轻微,但是一个警监的严厉镇静在起着作用。

“你在那里,”他说,“昨天晚上你在拉伯纳姆斯。什么时间?”

“我记不清楚了,”迪尔德丽说,“在八点半和九点之间吧,我想很可能是近九点的时候。不管怎么说,是晚饭之后,你们知道,是她打电话叫我去的。”

“厄普沃德太太给你打电话?”

“是的。她说罗宾和奥里弗夫人要去看戏,她独自一人在家,问我是否愿意过去和她一起喝咖啡。”

“你就去了?”

“是的。”

“你——和她喝了咖啡?”

迪尔德丽摇了摇头。

“没有。我到了之后——敲了敲门,可是没应声。于是我就开门进了大厅。里面很黑,我从外面看见起居室里没有灯光。因此我感到很困惑。我叫了两声‘厄普沃德太太’,但是没人答应。于是我就想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你认为可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

“我想也许她和他们一块去看戏了。”

“没有预先让你知道吗?”

“这确实奇怪。”

“你想不起来其它的理由吗?”

“噢,我还想到也许弗里达把话传错了。她有时候确实会把事情记错。她是个外国人。昨天晚上她很激动,因为她马上要离开了。”

“你当时怎么做的,亨德森小姐?”

“我离开了。”

“回家去了?”

“是的——我是说,我先散了一会儿步。昨天天气很好。”

斯彭斯沉默了一会儿,眼睛打量着她。波洛注意到,他正打量她的嘴chún。

此时,他站起身说道:

“好了,谢谢你,亨德森小姐。你来找我们说出来这件事,做得非常对。我们非常感谢。”

他过去跟她握握手。

“我想我应该这么做,”迪尔德丽说,“妈妈不想让我来。”

“她现在还是不想让你来吗?”

“不过我想我最好来说一下。”

“非常正确。”

他领她到门口,又转身回来。

他坐了下来,手敲着桌子,看看波洛。

“没有口红,”他说,“或者只是今天上午她才这样吗?”

“不,不仅是今天上午,她从来不用口红。”

“这很古怪,对不对?在如今还有不用口红的女人。”

“她是那种很古怪的女孩——没有完全发育。”

“就我的嗅觉而言,也没有闻到香水的味道。而奥里弗夫人说有明显的香水味——她说是非常名贵的香水——昨天晚上在那所屋子里。罗宾·厄普沃德也证实了这一点,那不是他妈妈用的那种香水。”

“我认为这个女孩不会用香水。”波洛说。

“我也应该这么认为,”斯彭斯说,“看起来像一个老式女校里的班长——不过她肯定有三十岁了吧?”

“应该那么大了。”

“发育受到了压抑,你是这意思吗?”

波洛想了想。然后他说并不是这么简单。

“这对不上号,”斯彭斯皱眉道,“没有口红,没有香水。并且由于她还有一位非常好的母亲,而莉莉·甘博尔的母亲在卡迪夫一次酗酒争吵中丧生,当时莉莉·甘博尔九岁。我看不出她怎么可能是莉莉·甘博尔。不过——昨天晚上厄普沃德太太打电话叫她过来——你不能摆脱这一事实。”他擦了擦鼻子,“这怎么也解释不通。”

“尸体化验怎么样?”

“没有多大帮助。所有的法医都肯定地说她很可能是九点半的时候就死了。”

“这么说,当迪尔德丽·亨德森赶到拉伯纳姆斯的时候,她可能已经死了。”

“如果这姑娘讲的是实话,也许是这样。要么她讲的是实话——要么她有重大嫌疑。她说她妈妈不想让她来告诉我们。这里面有什么可疑的情况吗?”

波洛想了想。

“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做母亲的总会这么说。你明白,她是那种尽量避免一切不愉快的人。”

斯彭斯叹息道:

“这样,我们知道迪尔德丽·亨德森——在现场。或许还有个什么人在迪尔德丽·亨德森之前去过那里。是一个女人,一个用口红和名贵香水的女人。”

波洛低声说:“你要调查——”

斯彭斯打断了他:

“我正在调查!目前只是悄无声息地做这件事。我们不想惊动任何人。昨天晚上伊娃·卡彭特在干什么?莎拉·伦德尔在干什么?九点五十分的时候,她们都在家里坐着。据我所知,卡彭特昨晚出席了一个政治集会。”

“伊娃,”波洛沉思道,“取名字的时尚变了,对不对?如今你几乎听不到有人叫伊娃这个名字了。这名字过时了。但是这个伊娃却很受欢迎。”

“她用得起名贵香水。”斯彭斯说着,继续按自己的思路往下想。

他又叹口气。

“我们必须找到她更多的背景材料。要做一名战争寡妇太容易了。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出悲痛的样子,哀悼某个年轻勇敢的空难士兵。不会有人问你什么。”

他又转向了另一个话题。

“你送来的那把敲糖斧头或者不管它叫什么吧——我认为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所在。那正是麦金蒂太太谋杀案中使用过的凶器。法医们一致认为斧头形状和尸体伤痕十分吻合。而且上面还沾有血迹。当然血被洗过——可是他们没有认识到,哪怕是最小的一点血迹也会通过最新的试剂做出反应。是的,上面是人的血。这就又一次和韦瑟比夫妇及这位亨德森姑娘有了联系。是不是这么回事?”

“迪尔德丽·亨德森非常肯定,敲糖斧头是在收获节的旧货市场上被卖掉的。”

“而萨默海斯太太同样肯定是圣诞节旧货市场上买回来的?”

“萨默海斯太太一向对什么都记不确切,”波洛沮丧地说,“她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可是她做事毫无章法不讲秩序。不过,我要告诉你如下事实——我在‘长草地’旅馆住过——那里的门和窗总是开着。不管什么人——任何人都有可能进来把东西拿走,过一段时间再放回原处,萨默海斯上校和萨默海斯太太谁也不会注意到。如果有一天她发现这件东西不见了,她就会认为她丈夫拿去剥兔子或砍树用了——而他则会认为是她拿去剁猪肉了。在那个家里,没有人把东西整理得井然有序——他们只是随手拿起什么用什么,用完了就随便乱放。谁也记不住任何东西。如果我像那样生活,我就会处于不断的担心着急之中——可是他们——他们好像并不在乎。”

斯彭斯叹了口气。

“好了——关于此案只有一件好消息——这件事不查个水落石出,他们不会处死詹姆斯·本特利。我们给内政大臣办公室递交了一份报告。他们给了我们所需要的——时间。”

“我想,”波洛说,“既然我们知道了更多的情况,我想再去看看詹姆斯·本特利。”

2

詹姆斯·本特利变化很小。他也许只是稍微瘦了一点,两只手更加不安了——否则,他还和从前一样安静,不抱希望。

赫尔克里·波洛说话很谨慎。有有了一些新证据。警察正重新调查此案。因此,有希望……

但是,詹姆斯·本特利对希望无动于衷。

他说:

“没有好处。他们还能找到什么呢?”

“你的朋友们,”赫尔克里·波洛说,“正在非常努力地工作。”

“我的朋友们?”他耸了耸肩膀,“我没有朋友。”

“你不应该这么说。你至少有两个朋友。”

“两个朋友?我非常想知道他们是谁。”

他的语调里听不出任何想知道的意图,只是表示不相信而已。

“首先,是斯彭斯警监——”

“斯彭斯?斯彭斯?就是那位调查此案把我抓起来的警监吗?这简直是滑稽。”

“不滑稽,是幸运。斯彭斯是一个非常精明又有良心的警监。他想要确凿证据。保证不抓错人。”

“他找的证据很确凿。”

“不够确定,他难以肯定。因此我说,他是你的朋友。”

“这种人也算是个朋友?”

赫尔克里·波洛耐心等待。他想,即使像詹姆斯·本特利这样的人肯定也有一些常人的情感。即便是詹姆斯·本特利也不可能完全没有普通人的好奇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清洁女工之死》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