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夜绵绵》

第01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终了也就是开始”……这句话我常常听见人家说。听起来挺不错的——但它真正的意思是什么?

假如有这么一处地方,一个人可以用手指头指下去说道:“那天一切一切都是打从这开始的吗?就在这么个时候,这么个地点,有了这么回事吗?”

或许,我的遭遇开始时,在“乔治与孽龙”公司的墙上,见到了那份贴着的出售海报,说要拍卖高贵邸宅“古堡”,列出了面积多少公顷、多少平方米的细目,还有“古堡”极其理想的图片,或许正是它在极盛时拍照的吧,再怎么说总在八十到一百年以前了。

当时我并没有半点事情,只在京斯顿区的大街上溜达,这处地方并不出名,只是为了消磨时间,一下就看到那份海报了。为什么看见了?命运的下作手段吗?还是伸出了招财进宝的手?你可以随便从哪一方面看。

或许,你也可以这么说吧。这码子事的开始,是遇到桑托尼,同他那天而引起的。现在我闭上眼睛,都见得到他红通通的一张脸,好亮晃晃的一双眼睛,那只结结实实却又精精致致手儿的动作,画出了那幢巨邸的平面图和正面图来》。这是一幢很独具一格、漂漂亮亮的邸宅,会成为我们神仙境界的住宅!

我好生想真美幢房屋啊,一幢精致美丽的的邸宅,从来都不敢指望过一幢这样的住宅,当时就在生命中灿烂盛开了。那是我们共同有的一个快乐幻想,桑托尼会替我们盖好——如果他的命还活的久一点的话……

那是一幢我梦寐以求的住宅,我会和自己热爱的女孩同住那就象傻兮兮的童话故事中的邸宅,我们会住在一起“从此以后就快快乐乐地生活着”。这完完全全是异想天开,是胡思乱想,但却说明我内心中渴望的汹涌念头——渴望一些我从来不可能有的东西。

或者,假使这是个爱情故事的话——这却真是个爱情故事,我可以发誓——那为什么不从那里说起呢?在吉卜赛庄那些黑森森的枞树下,我一眼望见站在那里的爱丽。

吉卜赛庄吗?不错,或许最好从那里开始说起吧,就在我转身离开那块出售牌时,打了个小小的冷颤,因为一片黑云遮住了太阳,真是太不留心得到了家,竟向一个当地人问了个问题,那个人就在附近修剪树篱,东一剪西一剪的样子。

“这幢邸宅是什么‘古堡’,像是吗?”

那老头侧眼瞟着我,现在依然看得见他那副尊容,他说道:

“俺们这里的人,可不那么叫,那是种什么叫法?”他不满意地嗤之以鼻:“打从有人住那里面,管它叫‘古堡’,到现在可有好多年了。”他又嗤嗤鼻子。

我就问他了,你称它什么呢,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眼珠子又转开去,乡下人就是用这种古怪办法,不直接同你答腔,就象望着你后面,或者望着一个角落里,很象是他们见到了些你见不到的东西似的,他说了:

“在这儿吗?管他叫‘吉卜赛庄’。”

“为什么这么称呼呀?”我问道。

“传说下来的吧,俺不太清楚;有的说是这,有的说是那。”然后他又说了:“反正,就是出祸事的地方吧。”

“车祸吗?”

“一应的祸事俱全,这年头多的是车祸了;看得到吗?那角落上可是处阴险地方。”

“唔,”我说道:“如果那是处阴险的急弯,无怪乎会发生车祸了。”

“镇公所那里竖了块危险牌,可是没有啥用处,没有用,还是照样有车祸。”

“为什么是‘吉卜赛’呀?”我问他。

他一双眼睛又溜到我身外,回答也是含含糊糊。

“这是那个传说嘛,他们说,这儿曾经是吉卜赛人的土地,他们给撵走了,就在这念了毒咒。”

我哈哈笑了起来。

“哼,”他说道:“你还能笑吗,有好多地方确实挨过毒咒,你们这些城里精明强干的大官人,对这些一点也不知道。但的的确确有些地方挨过咒,而这处地方真有咒语,石矿场里运石头盖房子的人就死掉了,老裘德有天晚上从那边边儿上摔下来,脖子折断了。”

“喝醉了吧?”我提醒提醒。

“也许,他喜欢往下跳,就跳了,可是好多醉鬼也跌下来——跌得险——他们却没什么大不了的伤,可是裘德,却把脖子折断了,就在那儿,”他手指着满是松树的山冈上:“就在吉卜赛庄里。”

对了,我想这件事就是如此开始的了,只不过当时我并不太在意,只是凑巧还记得。仅至于此了吧,我想——那也就是,我想得很周到——在我内心里有了点底。自己也说不上是事前还是事后,我问过那里还有没有吉卜赛人,他说现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很多了,警方一直撵他们走;我问到:“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吉卜赛人呀?”

“他们是一伙偷鸡摸狗的,”他说的很不以为然,然后更仔细点盯着我:“没准儿你也有吉卜赛人的血统吧?”他绕着弯说话,凶狠地望着我。

我说知道自己并没有呀,不错,的确我的长相有点象吉卜赛人,或许就因为这个,使我对“吉卜赛庄”这个名称有兴趣吧。我站在那里,含笑背向着他,心中想到我们的对话有点意思,或许我有点吉卜赛人的血统吧?

吉卜赛庄,我走上那条弯弯曲曲的公路,出了村庄,又盘旋着经过那片黑压压的树林,终于到了山冈顶上,可以见到大海和船舶,景色真美极了。我现在想,就象人人真正在想很多事情一样:“如果吉卜赛庄是我的,不知道事情会怎么样?”——就象这一类的想法,这只不过是一种荒唐想法罢了。到我再经过剪树篱的那里,他说道:

“如果你要找吉卜赛人,有位黎老太太在。当然啦,少校给了她一户农舍住。”

“少校是谁呀?”我问道。

他说话的声音像大吃一惊,“费少校呀,当然。”看起来我竟那么问他,使他很狼狈。我揣测着这位费少校是当地一霸,黎老太太是他什么亲戚,我想,才这么供养她。似乎费家好几辈子都住在这里,多多少少,还管理这片地方吧。

我向这位老哥道了再见,转身走开。他说道:

“她住的地方就是这条街尽头最后一片农舍,或许你会看见她在屋子外面。不喜欢在屋子里面嘛,她们这些吉卜赛人不喜欢。”

所以我就走了,在路上晃晃荡荡的,一面吹口哨,一面想看看吉卜赛庄,以至于我几乎忘记刚才告诉我的话了。这时我看见一位高高大大黑头发的老太太,隔着一道花园树篱望着我,我一下就知道这是黎老太太了,便站定了和他说话。

“我听说了,你能把上面吉卜赛庄的一切事告诉我听呢。”我说道。

“哈,原来如此,你要是买了就更是傻瓜了。”

“谁可能买下来呢?”

“有个建筑商人盯着要买,不只一个呢,会卖的便宜,你等着瞧吧。”

“为什么会卖得便宜呢?”我好奇地问道:“这是处好地方嘛。”

她对这句话没有回答。

“假如一个建筑商便宜买了下来,他会怎么办?”

她自个儿笑起来了,是那种心怀恶意、并不愉快的哈哈。

“当然,推平那幢又破又腐的邸宅重盖呀,盖二十户——或许三十户吧——统统挨了毒咒的住宅。”

我故意不甩她这句话的后半段,我说话了,自己来不及就说了出来。

“那真可惜了,太可惜了。”

“哈,你用不着担心,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乐子,那些买房子的,那些砖砌墙上泥灰都不会有。到时候楼梯脚上会打滑,装的材料一手车一手车会撞碎,屋盯上石板往下掉,准保打个正着。还有那些树,也会的,突如其来的狂风,也许就哗哗啦啦倒将下来。哈,你等着瞧吧,没半个人会在吉卜赛庄有什么好处,他们最好就是别打扰那里,你等着看,等着瞧吧。”她起劲点着头,然后细声细气自言自语:“在吉卜赛庄瞎搅和的,没有一个人行时走运,以前也从来没有过。”我哈哈笑了,她厉声说道:

“不要笑小伙子,在我看来,你就要在这几天笑自己的嘴巴笑错方向了。在那里从来没有过好福气,宅里也好,地里也好。”

“宅子里又出了什么事啦?”我问道:“为什么它空空如也了这么久?为什么就让它垮塌下来?”

“最后住在那里面的人死了,死得一个不留了呢。”

“他们怎么死的?”我觉得好奇,便盯着问。

“最好就不要再说这码子事了,但是以后就没有人要来主在那里,就让那房屋发霉变烂,现在已经忘记了,最好以后也要忘掉。”

“不过你可以把故事告诉我呀。”我就用好话哄她:“你对它的一切都知道吗。”

“我不闲聊吉卜赛庄的事。”然后,她把嗓门儿底得像个叫花子骗人的哼哼声:“漂亮小伙子,如果你乐意的话,现在我算算你的命吧。钱放在我手掌心里,我就会把你的命说出来,你在最近这些日子里,会是很行时走运的一个呢。”

“我才不信什么算命不算命的胡说八道呢,”我说道:“我也没有钱,再怎么说,也不花这个钱。”

她挨近来,用讨好的声音说道:“现在半角钱好了!半角钱好了!我算你的命只要半角!怎么样?根本没多少吗;我算你的命只要半角钱,因为你是个英俊的小伙子,嘴巴又伶俐,真服了你,也可能就是这样,你会行时走运呢。”

我在口袋里摸出个半角银币来,倒不是因为我信了她那套蠢迷信,而是觉得又什么原因,虽然我还没看透,但喜欢这个老骗婆。她把银币一把抓了过去,说道:

“那么把你的手伸出来吧,两只手都要。”

她那干瘪瘪的爪子抓住我两只手,两眼望住我摊开的手掌心,沉默了一两分钟,再盯盯看。忽然,她把我两只手一放,几乎是从她身边推开去,后退了一步,厉声说道:

“如果你要知道什么事情对你好的话,那就是现在滚出这处吉卜赛庄,再不要回来,这是我对你的金玉良言了,不要回来!”

“为什么吗?为什么我不应该回来呀?”

“因为如果你回来的话,就会伤心,就会损失,或许还有危险。有麻烦事情,黑漆漆的麻烦事情再等着你。我警告你,连见到这处地方的经过都一股脑抛开吧。”

“这个,就所有的……”

可是她一转身就走回去了,进那户农舍里去了,砰然一声把门带上。我并不迷信,但是信命,当然啦,谁不信?但关于这毒咒过的废房屋,却不信那一串迷信的胡说八道,然而却有些惴惴不安,这个老丑八怪在我手上见到了什么东西了吧。我把两只手掌心摊开在身前,仔细望下去,一个人怎么会在别人的手掌心里见得到呢?算命是一种臭名在外的胡扯八搞——从你手里弄钱的招数——从你那种傻兮兮的轻信中搞钱嘛。我仰望天空,太阳已经溜进了云彩里,现在这一天似乎都变的不同了,一种阴沉沉的暗影,一种威胁。只不过一阵慾来的暴风雨吧,我想,风儿刮起来,看得见树木叶子的背面了,我吹着口哨替自己提神,沿着穿过村落的公路走去。

我又望望那份贴着拍卖“古堡”的海报,我真正把日期都记了下来,一生中还没参加过房地产销售呢,但我想要来参加这一次。要是看到有谁买下了“古堡”那该多有趣——那也就是说,很有兴趣见到谁会成为“吉卜赛庄”的所有人。对了,我想这就是故事真正开头的地方了……我心里有了个异想天开的主意。我要来假装成是要出价标购“吉卜赛庄”的人!要和当地的建筑商打对台!他们会打退堂鼓,死了这条拣便宜的心!我就把它买下来,到桑托尼那里,跟他说:“替我盖一户吧,我替你把地点买下来了。”而我要去找一个妞,一个貌若天仙的妞,我们以后就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我时常有这一号的梦,自然它们从来没有实现过,不过却很够味儿,当时我就这么想的。有趣嘛?有趣!我的老天!如果早知道就好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此夜绵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