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夜绵绵》

第10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我想,是那天以后的一天吧,当时我们在雅典。正在城垣的箭楼阶梯上,爱丽向她所认识的一批人跑过去,他们是从一艘希腊游轮上岸的。有一个大约三十五岁上下的女人,离开了团体,急急忙忙从梯级上冲过来,向着爱丽叫了起来。

“哇,我可从没有想到嘛,真是好呀,谷爱丽吗?唔,你在这里干嘛呀?我却不知道呢,随旅行团来的吗?”

“不是,”爱丽说道:“只是在这里待一待。”

“老天,见到你真是好极了。可瑞好吗?她也在这儿吗?”

“没有,可瑞在奥国萨尔斯堡吧,我想。”

“唔,唔,唔,”这个女人望着我,爱丽说得支支唔唔:“我来介绍介绍好了——罗先生,彭太太。”

“幸会,幸会。你们在这儿还要待多久呀?”

“我明天就走。”爱丽说。

“呵,老天,我再不走的话,赶不上队伍了,我们的介绍说明,我可一个字儿都不想错过呢。他们可真有点儿着急忙慌,你知道的,到一天的末了简直就筋疲力尽了。有机会再见,你喝一杯吗?”

“今儿个不行了,”爱丽说道:“我们要跟着旅行车走了。”

彭太太赶紧跑去赶队伍,爱丽一直跟着我走上城垣箭楼的阶梯,却转了个身,又向下走。

“这一下可把事情摊开了,可不是吗?”她对我说。

“什么事情摊开了?”

爱丽一两分钟都没有答话,然后这才叹了口气:“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写信了。”

“写给谁呀?”

“呵,写给可瑞,写给博南克姑父,我想,还有安德伯伯。”

“安德伯伯是谁,又是位新人物嘛。”

“厉安德,并不是真正的伯伯,是我一位主要监护人,托付人,或者随便你怎么称呼吧。他是位律师——很有名气。”

“你信里面要写些什么?”

“我要告诉他们,我结婚了。刚才我不能贸然就和彭洛娜这么说:‘我来介绍介绍,这是我先生。’那会召来吓死人的一声尖叫,大喊大叫的:‘我从没听说到你结婚了呀,好人儿,把这一切经过都告诉我吧。’等等。只有我继母,傅南克姑父,和厉安德伯伯应该最先听到,那才算公平。”她叹了口气:“呵,好吧,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有过一段可爱的时光了。”

“他们会说些什么,或者有什么行动?”我问道。

“料得到的是,搞得鸡飞狗跳。”爱丽用她那平平静静的方式说道。“如果他们要那么做,也不要紧,过一阵他们就想通了。我也料到,我们一定要开一次会吧。我们可以到纽约去,你乐意去吗?”她探询地望着我。

“这码子事我半点儿也不乐意,我要跟你在一起,只要桑托尼一到那里,望着我们的房屋,一块砖一块砖砌将起来。”

“我们可以办得到呀,”爱丽说道:“话又说回来了,一家人开会也用不了多久。很可能就那么漂漂亮亮一大排就行,一下子就混过去了。不是我们飞到那里去,就是他们飞到这里来。”

“我听你说过,你的继母在萨尔斯堡吧。”

“呵,我刚刚说过,如果我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那这话就很奇怪了。不错,”爱丽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要回家去同他们见面。美克,我希望你不会太介意吧。”

“介意什么——你的一家人吗?”

“对呀,如果他们对你别别扭扭的,你不介意吧?”

“我想和你结了婚,那是非付不可的代价吧,”我说:“我会忍的。”

“还有令堂呢?”爱丽真是考虑周到。

“爱丽,看在老天份上,你可别想法子安排你那位穿得华丽、大摆架子的继母,和我那位住在偏僻小街上的妈妈见面吧。她们要是见了面,彼此会谈些什么?你想过吗?”

“假如可瑞真是我妈妈,那她们彼此可就有好多话要谈了,”爱丽说道:“美克,我希望你不要对她们太固执!”

“我吗!”我怀疑地说道:“你们美国人不是有句话吗——我是上错了轨道的人,可不是吗?”

“你也用不着写在纸片上,挂在自己身上啊。”

“该穿什么衣服合适,我不知道,”我说得痛苦:“该用什么恰当的方法来谈事情,我不知道;关于绘画啦,艺术啦,音乐啦,说真的我是一窍不通;我现在刚刚只学到了给谁小费,给多少。”

“你不这么想吗?美克,那不使你更觉得兴奋吗?我想是吧。”

“无论如何,”我说:“你不要把我母亲拖进你家的团体中去。”

“我并不是提议把任何人拖进任何东西里面去,不过我想,美克,我们回到英国后,我应该去见见你母亲。”

“不行!”我爆炸般地吼了起来。

她望着我,神色相当惊诧。

“为什么不呀?美克,我的意思是,除开任何事情不说,不去看是非常失礼的呀。你告诉过妈妈说你结婚了吗?”

“还没有。”

“为什么不告诉呢?”

我没有回答。

“我们回到英国以后,你告诉她结婚了,带了她来看我,这不是更简单的办法吗?”

“不行,”我说,这次并不那么爆炸了,但依然相当加重语气。

“你不要我同她见面是吗。”爱丽缓缓说道。

当然,我并不是,我以为这件事够明显的了,但我能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解释,不明白自己要怎么才能解释。

“那么做并不太恰当,”我慢慢地说,“你一定要见面,我敢肯定一定会惹出麻烦来。”

“你以为她不会喜欢我吗?”

“没有一个人能忍得住不喜欢你,但是那并不——呵,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但是她也许会烦恼,为难。毕竟,这个,我意思是我这次结婚门不当户不对,这是种老式看法,她不会高兴的。”

爱丽缓缓摇摇头。

“这年头儿里,真还有人这么想吗?”

“当然他们这么想,在你的国家里,他们也这样想。”

“不错,”她说:“在某些方面来说的确如此,但是……如果任何人在那里有了大……”

“你意思是一个人赚了大钱吧。”

“这个,并不仅仅只是钱呀!”

“就是钱,”我说:“就是钱,如果一个人赚了大钱,就受人敬仰、赞佩,至于他出身是什么所在,那倒无关紧要了。”

“这个,天下乌鸦一般黑啊。”爱丽说道。

“爱丽,拜托拜托,”我说:“求求你不要去看我妈妈。”

“我依然认为这不合情理。”

“不,这并不会,难道你不认为我知道,什么事情对我母亲最好吗?她会烦会乱,我告诉你她会的。”

“但是你一定要告诉她你结过婚了。”

“好的,”我说:“这点我会办到。”

我心中念头一动,在国外写信告诉妈妈,要容易得多。那天晚上,爱丽写信给博南克姑父、厉安德伯伯和继母可瑞,我也写了封自己的信,信很短。

“妈妈您好,”我写道:“这是我早就该禀告您的,只是觉得有点儿别别扭扭。三个星期以前我结婚了,这件事相当突如其来,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儿,性格非常温和,有很多钱,有时候钱多会使很多事情很别扭的。我们要在国内一处地方建造一幢房屋。目前我们正在欧洲旅行,一切都好,儿美克禀。”

这天晚上我们写信的结果,多多少少并不相同。妈妈过了一个星期,才寄了封信来,十足她老人家的典型。

“美克儿,见来信我很高兴,希望你们将来非常快乐。顺向近好,母字。”

爱丽预言的可一点儿不错,她那一方的可就天下大乱了。我们捅了个马蜂窝,许许多多记者包围住我们,要我们这次诗情画意的婚事消息,报纸上一则则的新闻,都是关于谷家女公子和她这次悱恻缠绵的离家出走。银行家和律师纷份来了信,最后安排了正式的会面。我们在吉卜赛庄工地见到了桑托尼,看了看房屋结构的平面图,讨论了很多事情,看了许多在进行的工作,便到了伦敦。在郭里奇大饭店订了套房一间,就像旧世界书里所说的一样,准备承受骑兵的攻击。

头一个来到的是厉安德先生,他是位上了年纪的人,仪容整整洁洁,表情冷冷淡淡,个子又高又瘦,态度温和有礼。他是波士顿人,从他声音里听不出是美国人嘛。通过电话后,他在中午十二点,到我们住的套房来拜访。我看得出爱丽紧张兮兮的,虽然她装得若无其事的。

厉先生吻了吻爱丽,然后伸出一只手来,含笑对着我。

“好了,爱丽乖孩子,你的气色很好嘛,可以这么说,是娇艳异常呢。”

“安德伯伯,您好吗?怎么来的?坐飞机吗?”

“没有,我坐的是‘玛丽皇后号’,这一趟旅行非常愉快。这位是你先生吗?”

“是的,罗美克。”

我演起戏来了,或者以为自己在演戏。“您好吗?”我说。然后问他要不要来杯酒,他愉快地谢绝了。人坐在一把镀金扶手的高背椅上,依然微微笑着,从爱丽望到我。

“好了,”他说道:“你们两个年轻人真把我们给震住了。一切都情意绵绵吧?呃?”

“我很抱歉,”爱丽说:“真的非常抱歉。”

“真的吗?”厉先生说得相当冷淡。

“我认为那是最好的办法。”爱丽说。

“我还不完全明白你的意思,我的孩子。”

“安德伯伯,”爱丽说道:“您知道得清清楚楚嘛,如果我的婚事在任何一种方式下进行,那都会是件最吓坏人的大惊小怪呀。”

“为什么会有那么吓坏人的大惊小怪?”

“您知道他们一直是什么情形的吗,”爱丽说:“您也知道的,”她责备地加上一句,又说道:“我接到可瑞两封信,昨儿一封,今儿早上又一封。”

“好孩子,你一定要把滚动打点儿折扣,在这种环境下,那是自然而然的呀,你不这么想吗?”

“我要和谁结婚,怎么结婚,在什么地方结婚,那都是我的事。”

“话虽如此说,但是你就会知道,任何家庭里的女性,都不会同意这么做的。”

“说实在话,我已经替大家省了好多麻烦了。”

“你也可以这么说。”

“但这是真实情形,一是吗?”

“可是你大搞特搞瞒天过海,不是吗?有人帮你的忙,那个人应该知道有更好的办法来做到的。”

爱丽满脸绯红。

“您是说葛莉娜吗?她所做的都是我请她办的呀,他们都对她非常不满吗?”

“当然,她也好,你也好,料到还有除此以外的情形吗?记住,她在地位上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吗?”

“我已经成年了,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谈的是你成年以前的那段时间,在那段时候就开始欺瞒起来了,不是吗?”

“您不能怪爱丽,厉先生,“我说:“一开始,我并不知道继续下去的是什么,又因为她亲人都在另一个国家,我很不容易和他们接触接触。”

“我十分了解,”厉先生说:“葛莉娜寄了几封信,寄了一些消息给谷太太和我,是出于爱丽在这儿的要求,如果我可以说什么的话,这件事表现得很有能力。你见过葛莉娜了吗?美克,我也许可以叫你美克了吧,因为你是爱丽的先生。”

“当然可以,”我说:“叫我美克好了。不,我还没有见过葛莉娜小姐。”

“真的吗?在我看起来真是出乎意料以外了,”他意味深长地望了我好一阵子:“我还以为你们结婚时她在场的呢。”

“没有,葛莉娜当时不在。”爱丽说道,她白了我一眼,我改口改得很不舒服。

厉先生的眼光依然若有所思地盯在我身上,使得我很不自在起来,似乎要多说些什么,然后又改变了主意。

“我只怕,”他过了一会儿以后才说:“你们两个人,美克、爱丽,会不得不忍受爱丽家庭很多的责备和批评了。”

“我想他们会一窝蜂般朝我扑下来。”爱丽说道。

“十有八九吧,”厉先生说道:“我一直没法打开这条路。”

“那您在我们这一边儿了,安德伯伯。”爱丽笑着朝他说。

“你可不能要求一个谨慎的律师到那种程度,我已经学到了,在人生中接受既成事实总是聪明的。你们两个已经彼此爱上了,也已结了婚,爱丽我知道你要说,已经在英国南部买了一片地产,已经动工在上面盖一幢房屋。因此,你们打算住在这个国家,是吗?”

“我们打算在这里建立家庭,是的,您反对我们这么做吗?”我说道,声音里有些儿气愤:“爱丽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此夜绵绵》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