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园迷案》

第23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什么事让你猜到了真相,简?”

马普尔小姐慢慢地回答这个问题,她沉思地看着那两个人——愈发瘦削脆弱的卡里·路易丝,不过她看上去没受什么影响,真令人不解,还有一位老先生,他笑容和蔼,满头白发,他就是加尔布雷思医生,克罗玛的主教。

主教握着卡里·路易丝的手。

“这一切大令你伤心了,我可怜的孩子,这个打击太大了。”

“是件令人痛心的事,对,不过算不上是个打击。”

“对,”马普尔小姐说,“这也是我发现的,你知道。谁都说卡里·路易斯是如何生活在与这个世界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里。说她脱离了现实。可实际上,卡里·路易丝,你面对的正是现实,不是幻觉。你从来就没像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一样被幻觉给欺骗了。当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发现我必须按照你的想法与感觉去做。你肯定没人要毒害你,你无法相信这事。你这么想非常正确,因为你是对的!你从来就不认为埃德加会伤害刘易斯,你还是对的。他怎么也不会伤害刘易斯。你确信吉纳只爱自己的丈夫不爱别人——这也是事实。

“因此,如果依你来看那些事,许多看上去是真实的东西只不过是幻想。有人制造幻觉,就像魔术师的目的一样,欺骗观众。我们是观众。

“亚历克斯·雷斯塔里克发现了真相的蛛丝马迹,因为他有机会从另外一个角度,从外面那个角度来看这件事。他曾一起和警督站在车道上,他观察着房子发现了窗户的可能性,他想起来那天晚上听到的脚步声,警上的计时又让他意识到要干那件事用的时间那么少。警士气喘吁吁,后来,我想起来那天晚上打开书房门时刘易斯·塞罗科尔德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他刚刚猛跑过,你知道……

“可是,对我来说埃德加·劳森才是一切的关键,我老觉得他不太对劲。他所说所做的一切都与人们所认为他应该做的一样,可是他本身却不正常,因为事实上他是一个正常的年轻人扮演着一个精神分裂症患着——就像他表现的那样,他总比真实情况夸张一些,他总显得很戏剧化。

“这件事肯定计划严密考虑周到。克里斯蒂娜上次来时刘易斯就肯定意识到有什么事让克里斯蒂娜起了疑心,他十分了解克里斯蒂娜,知道如果他对什么产生了怀疑定会紧追不放直到自己满意为止,他要证明自己的疑心是否有根有据。”

卡里·路易丝有些激动。

“对,”她说,“克里斯蒂娜就是那样。沉稳而努力,却十分聪明。我不知道什么事让他产生了怀疑,但他开始调查并发现了事实真相。”

主教说:“都怪我自己是一个并不太负责的受托人。”

“谁也不应希望你懂财务。”卡里·路易丝说,“那本来是吉尔弗里先生管的事,他去世后刘易斯在这方面的经验使他完全控制了这项工作,这也是他早想得到的。”

她的两颊又泛起了红润的光泽。

“刘易斯是个了不起的人,”她说,“他是个有很大远见的人,他也坚定地相信用钱可以完成他想干的事业。他不是为自己挣钱——至少不是那种贪婪低俗的对钱的追求——

他要的是拥有钱带给他的权力——他要用这个权力去干许多事——”

“他要成为上帝,”主教说话时声音很严肃,“他忘记了人类只不过是上帝意志的服从者。”

“所以他贪污了信托基金?”马普尔小姐问。

加尔布雷思迟疑了一下。

“不只是这个……”

“告诉她吗,”卡里·路易丝说,“她是我最长久的朋友。”

主教说:

“刘易斯·塞罗科尔德是那种人们称为金融奇才的人。

在他自己从事技术要求很高的会计工作的几年中,他醉心于设计不同的方法诈骗一些相当保险的资金,这只不过是学术研究,但当他开始意识到可以弄到一笔巨大的钱财时,他便把这些方法付诸于行动。你知道,他手下有一些一流的人才。在这些年轻人当中,他选出一小部分更优秀的人来这儿。这些孩子天生有犯罪倾向,爱找刺激,智商非凡。我们还远没弄清事实,但显然这个秘密圈子行动诡秘,受过特殊训练,后来都身居要职,完成刘易斯的指示,修改账目,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大笔钱转移走。我想这些行动和技节十分复杂,查账人员得用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弄清真相。但总的结果是用不同名字和银行账户以及公司使刘易斯·塞罗科尔德能够操纵一大笔钱,让他在国外建立一个殖民地用于合作性的实验,那里的青少年罪犯最终拥有并管理那片地方。这可真是个离奇的梦想——”

“这个梦差点儿成真。”卡里·路易丝说。

“对,差点儿变成现实。可是刘易斯·塞罗科尔德采取了不正当的手段,这被克里斯蒂娜·古尔布兰森发现了。他十分生气,他也十分担心这个发现以及可能对刘易斯的起诉对你意味着什么,卡里·路易丝。”

“这就是他问我心脏是不是很好的原因,看上去他很替我的健康担忧。”卡里·路易丝说,“当时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后来塞罗科尔德从北方回来,克里斯蒂娜在屋外遇见他并跟他讲自己知道这件事了。刘易斯对此十分冷静,我这么想。两个人都认为要尽量地不让你卷进来。克里斯蒂娜说要给我写信请我来,作为一个合伙受托人来讨论这个问题。”

“可是,”马普尔小姐说,“刘易斯·塞罗科尔德早为这个事件做好了准备,全安排好了。他把那个扮演埃德加·劳森角色的年轻人带到了家里。当然,确有埃德加·劳森其人,以防万一警察查看他的履历。这个假埃德加十分明白自己该做什么——扮演一个因迫害而得精神分裂症的人——

他给塞罗科尔德提供了极其关键的几分钟做案时间。

“下一步他也早谋划好了。卡里·路易丝,刘易丝编了个故事说你被人用毒葯慢慢谋害,人们想这件事时,只能认为是克里斯蒂娜告诉他的,他在现场等警察时还给打字机上的纸上加打了几句话。往补葯里加砒霜很容易,对你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他当时在场阻止你喝葯。巧克力的事不过是又添的一笔——当然了,最初巧克力并没毒,在交给柯里警督之前才放了毒。”

“亚历克斯猜到了。”卡里·路易丝说。

“对,这就是他为什么收集了你的指甲,指甲可以证明人体是否处于长期砒霜中毒中。”

“可怜的亚历克斯——可怜的厄尼。”

那两个人沉默了片刻,他们想到了克里斯蒂娜·古尔布兰森,亚历克斯·雷斯塔里克,还有年轻人厄尼,想到了谋杀会多么迅速地把生活扭曲变形。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主教说,“刘易斯说服埃德加成为他的同谋冒了很大风险——即便他掌握着他——”

卡里摇了摇头。

“不完全是掌握着他。埃德加对刘易斯十分忠心。”

“对,”马普尔小姐说,“就像伦纳德·威利和他父亲一样。我不清楚是不是也许——”

她谨慎地犹豫了一下。

“你发现相似之处了,这么说?”卡里·路易丝说。

“那么你一直都知道这事?”

“我是猜的。我知道在遇见我之前刘易斯曾热恋过一个女演员,他同我讲过。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人属于淘金者之流并不在乎他。但我坚信埃德加其实是刘易斯的儿子…”

“对,”马普尔小姐说,“这就说明一切了……”

“他最终为他献出了生命,”卡里·路易丝说。她看着主教,像是为丈夫在申辩,“他这么做了,你知道。”

沉默了片刻,卡里·路易丝说:

“事情这么了结我挺高兴……他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而死……很好的人会变得很坏。我早就知道刘易斯就是这样……可是,他很爱我,我也爱他。”

“你——怀疑过他吗?”马普尔小姐问。

“没有,”卡里·路易丝说,“毒葯的事把我弄糊涂了。我知道刘易斯绝对不会给我下毒,可是克里斯蒂娜的信上明明说有人在给我投毒,所以我认为我对人的一切认识都是错误的……”

马普尔小姐说:“可是连亚历克斯和厄尼也被人杀害了。你那会儿就起了疑心?”

“对,”卡里·路易丝说,“因为我认为除了刘易斯没人敢这么做。我开始担心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她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真敬佩刘易斯,我敬佩他的——我所称做的——他的优秀?可是我的确也知道,如果你是个好人,那你也得谦和一些”加尔布雷思大夫轻轻地说:

“卡里·路易丝,这一点正是我一直崇敬你的地方——

你的谦和。”

那双可爱的蓝眼睛由于惊讶而睁大了。

“可我并不聪明——也不优秀。我只是崇拜别人身上的优秀之处。”

“亲爱的卡里·路易丝。”马普尔小姐对她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庄园迷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