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屋》

第26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事后,我怀疑我怎么会这么不长眼睛。事实真相一直都明白摆在眼前,乔瑟芬,只有乔瑟芬跟一切吻合。她的自负,她一再的自觉了不起,她的喜欢说话,她的一再重复她有多么地聪明,还有警方是多么笨。

我从没考虑过她,因为她是个小孩子。但是小孩子还是干过谋杀案,而这个特殊的谋杀案正在小孩子的能力范围之内。她爷爷自己指出了精确的谋杀方法──实际上他给了她一份蓝图。她只须避免留下指纹,这一点只要看过一点点侦探小说就懂了。其他的一切只是一些大杂烩,取材自一大堆的神秘故事。那本笔记本──各种侦探行动──她的假装疑神疑鬼,她的一再坚持她要等到她确定之后才说出来……

还有最后她自己受到攻击。一个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表演,想想看她可能轻易地把自己的小命赔进去。但是,孩子气的她从没考虑到这种可能性。然而,还是有个线索在那里──洗衣间里那张旧椅子座垫上的泥土屑。乔瑟芬是唯一需要爬上椅子才能把那块大理石门挡平摆在门上缘的人。显然那块大理石不只一次没打中她(从门上的凹痕可以看出来),而她耐心地爬上爬下重复摆上去,用她的围巾包着以防留下指纹。然后它又掉了下来──而她侥幸逃过一死。

这是天衣无缝的圈套──在大家的印象中,她是凶手的目标!她身处危机,她“知道了什么”,她受到了攻击!

我明白了她如何故意引起我注意到她在水槽室里。而且她在到洗衣间之前先把她自己的房间弄得乱七八糟。

然而当她从医院回来,当她发现布兰达和罗仑斯被捕时,她一定变得不满意。案子结束了──而她——乔瑟芬,也从水银灯下消失,不再受人注目。

因此她从艾迪丝房里偷到洋地黄葯片,放进自己的可可杯子里,把那杯可可原封不动地留在大厅桌上。

她知道兰妮会喝掉吗?可能。从她那天早上所说的话,听得出来她气愤兰妮对她的批评。对小孩子颇有经验的兰妮或许怀疑过她吧?我想兰妮知道,一向都知道乔瑟芬不正常。她心智发展的早熟形成了健全的道德观。或许,还有各种遗传因素──苏菲亚所谓的家族的“残忍”生性也混在了一起。

她带有她祖母家族的权威性冷酷,玛格达家族的冷酷的自我中心主义,只从她自己的观点来看事情。她想必也受到痛苦,象菲力浦一样敏感,身为一个不吸引人的小孩子的耻辱──被妖精换来的丑八怪──在家里不受欢迎的小孩子。最后是,她的骨子里,带有老里奥奈兹那种基本的邪门血统。她是里奥奈兹的孙女,她的头脑、她的狡诈象他一样──但是他的爱是外投到他的家人朋友身上,而她的爱则回归到自己身上。

我想老里奥奈兹了解到其他任何一个家人都没有了解到的,那就是乔瑟芬可能是对别人、对她自己构成危险的根源。他不让她上学去,因为他怕她会做出什么事来。他庇护她,把她守在家里,而且我现在明白了他要苏菲亚照顾乔瑟芬,有如燃眉之急。

玛格达突然要把乔瑟芬送出国的决定──这是不是也是因为害怕那孩子?或许不是一种感知的害怕,而是某种母性朦胧的直觉。

而艾迪丝·哈薇兰呢?她是否先是怀疑,然后害怕——最后知道了?

我看着我手上的信。

亲爱的查理。这封信只有你可以看——苏菲亚也可以,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有个人知道真相是绝对必要的。我在后门外面废弃的狗屋里找到了我所附上的本子。她把它藏在那里。这证实了我早已怀疑的。我将采取的行动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我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我的生命已接近尾端,我不愿那孩子受那种如果以世俗的方法来追究她所作所为的责任,我相信她一定会受到的苦。

同样生下来的孩子经常会有一个“不太对劲”。

如果我做错了,上帝原谅我——但是我这样做是出自爱心。上帝保佑你俩。

                  艾迪丝·哈薇兰。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把信递给苏菲亚。我们一起打开乔瑟芬的黑色小簿子。

今天我杀了爷爷。

我们翻动着。这真是一部惊人的作品,我想,心理学家一定会感兴趣,它展现了受挫的自我中心主义者的愤怒,一清二楚。谋杀的动机也记载了下来,不恰当、幼稚得令人惋惜。

爷爷不让我学芭蕾舞,所以我下定决心要杀死他。然后我们会到伦敦去住,妈妈不会在意我学芭蕾。

我只看了几条记载,它们全都意味深长。

我不想到瑞士去──我不去。如果妈妈逼我,我也会杀死她──只是我找不到毒葯了。也许我可以用毒草莓,它们可以毒死人,书上说的。

最近尤斯达士让我非常生气。他说我只不过是个小女孩,没有什么用,而且说我的侦探工作很傻。如果他知道谋杀案是我干的,他就不会认为我傻。

我喜欢查理──但是他有点笨。我还没决定要嫁祸给说我谁。也许布兰达和罗仑斯──布兰达对我很不好──她说我头脑有问题,可是我喜欢罗仑斯──他告诉我关于莎萝特·柯迪的事──她在某人洗澡时杀死了他。她那样做不太聪明。

最后一段记载揭露出来:

我恨兰妮……我恨她……我恨她……她说我只不过是个小女孩。她说我爱出风头。她使得妈妈要把我送出国……我也要把她杀死──我想用艾迪丝姨婆的葯就可以了。如果再有谋杀案,那么警方会再回来,一切都会再紧张刺激起来。

兰妮死了,我真高兴。我还没决定要把那瓶小葯片藏在什么地方,也许藏在克里梦西婶婶的房里——或是尤斯达士房里。当我老了死掉后我会把这本留下来指名给警察头子,他们就会知道我是个多么伟大的罪犯。

我合起本子,苏菲亚的眼泪快速流下。

“噢,查理——噢,查理──这么可怕。她是如此的一个小怪物──却又──却又这么令人痛惜。”

我的感受一样。

我喜欢过乔瑟芬……我仍然感到喜欢她……你对任何人的喜欢不会因为他们得了肺结核或是其他什么重大的疾病而稍减。如同苏菲亚所说的,乔瑟芬是个小怪物,但是她是个令人痛惜的小怪物。她天生就有精神乖僻——一幢畸形屋里的畸形儿。

苏菲亚问道:

“如果──她还活着──会怎么样?”

“我想大概会被送去少年感化院或是其他特殊的学校去。然后过段时间她会被释放出来──或是可能被送进精神病院,我不知道。”

苏菲亚毛骨悚然。

“还是象现在这样的好。可是艾迪丝姨婆──我不喜欢她担当罪名。”

“她选择这样做,我想大概不会公开这件事。我想布兰达和罗仑斯受审时,案子会不成立,他们会被释放。”

“而你,苏菲亚,”我说,这一次是用不同的语调,同时握住她的双手,“你要嫁给我。我刚听说我被指派到波斯去,我们一起到那里去,你会忘掉这歪歪扭扭的小屋子。你母亲可以推出她的戏,而你父亲可以买更多的书,而尤斯达士很快就会上大学了。不要再替他们操心,想想我。”

苏菲亚直视着我的双眼。

“你不怕娶我吗,查理?”

“为什么我该怕?所有最坏的遗传都落在可怜的小乔瑟芬身上。而你,苏菲亚,我完全相信里奥家兹家族一切最勇敢最好的遗传都落到你身上去了。你祖父非常器重你,而他好象是个通常都对的人。抬起头来,我亲爱的,未来是我们俩的。”

“我会的,查理。我爱你,我会嫁给你而且让你幸福快乐。”她低头看着那本笔记本,“可怜的乔瑟芬。”

“可怜的乔瑟芬。”我说。

“事实真相是什么,查理?”我父亲说。我从没对我老爹撒过谎。

“不是艾迪丝·哈薇兰,”我说。“是乔瑟芬。”

我父亲轻轻点点头。

“是的,”他说。“我这样认为已经有段时间了。可怜的孩子……”

全文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畸形屋》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阿嘉莎·克莉丝蒂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阿嘉莎·克莉丝蒂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