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过客》

18、皮克伟上校的附笔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会议到此告一段落,双方同意再作更详细的部署。

两国首相与乔治·派特罕尔爵士、高登·查特威以及李查德博士前往唐宁街共进午餐。

布兰上将、穆勒上校、皮克伟上校以及何士汉留下来继续他们没有上司在场的形式与范围较为自由的谈话。

第一句话居然是离题很远的。

“谢天谢地,他们都走了,”皮克伟上校说,“忧虑、烦躁、犹疑、猜测——使我好泄气。”

“你该和他们一起去的,上将,”穆勒上校说,“不知道查特威和派特罕尔是否有办法打消我们首相先生出国耀武扬威的念头。”

“我还有其他的风筝要放,”布兰上将粗嗄的声音说,“想下乡去看一位老朋友。”他好奇地看着皮克伟上校。“这个什么希特勒的事件,是否使你吃惊呢?”

“不怎么严重。我们很早就知道这种谣言,传说阿道夫·希特勒还活着,而纳粹旗一直飘扬在南美洲,这种话的真实性是一半对一半,不管这个家伙是疯子或骗子或真的是他儿子,不久就要在我们的照妖镜下现出原形,而且他的利用价值消失后,他的支持者很快就会抛弃他的。”

“地下室里的尸体到底是谁?这还是一个很吸引人的话题。”布兰上将说。“从没有过确定的指认。”

他起身向各人点头为礼后,朝门口走去。

穆勒沉思地说:“我相信李查德博士一定知道,他只是在装蒜。”

“他们的首相是怎样的人?”

“还算是很理智的人,”布兰上将回头说,“年轻人们玩得不亦乐乎,却要他来收拾残局真是可惜的浪费。”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似的,问穆勒上校:“关于那位金发男孩的奇迹,希特勒的儿子,你们又知道多少?”

“这一点不用担心,”皮克伟上校突然插嘴。

布兰上将于是放开门把回来坐下。

“不论是我看或是那位马丁先生来看,希特勒都没有儿子。”

“你有把握?”

“我们有绝对的把握——法兰兹·约瑟夫,这位年轻的齐格飞,偶像化了的领袖,只是一个职业骗子。他的父亲是一个阿根廷木匠,母亲是一个歌剧小明星,金发碧眼,连同那副好嗓子都是遗传自他的母亲。他是他们精挑细选出来扮演这个角色的,他原来就是一个很棒的演员,他们还在他的脚上作上纳粹的记号,配上一个天衣无缝的浪漫故事,当成天命注定的偶像。”

“你有证据吗?”

“全套的文件证明,”皮克伟上校嘲讽地笑了笑,“我最好的一个工作人员弄到手的,证明文件、照片、亲笔签署的声明,其中还有一张是他的母亲签的,甚至还有医院为他开刀的日期、出生证明的影本——原名叫卡尔·奥利欧,还有后来改名叫法兰兹·约瑟夫的证明。这整套的诡计,我们都及时弄到手。我的工作人员差点被他们追回去,要不是我们在法兰克福走运,得到一点意外的帮助,恐怕就不一样了。”

“那些文件现在呢?”

“在一处安全的地方,等待适当的时机出来揭穿这第一流骗子的把戏。”

“政府知道吗?——首相呢?”

“我从不把我心中知道的通通告诉某一个政治家,除非这是唯一的办法,或者除非我有把握他们会采取适当的措施。”

“你真是一个老谋深算的魔鬼。”穆勒上校说。

“总要有人来背这个黑锅,”皮克伟上校悲哀地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过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