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大厦的秘密》

第13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督察长像一个踌躇满志的人,突然泄了气,微露垂头丧气的样子,将被单重新蒙上。安东尼两手插在衣袋里,想得出了神。

“原来老洛利帕普谈到‘其他方法’时所指的就是这个呀,”他最后低声地这样说。

“你说什么呀?凯德先生?”

“没什么,督察长。请原谅我一时出了神。你知道,我——更正确地说,我的朋友吉米·麦克格拉,让人用一千镑巧妙的骗过了。”

“一千镑是不少钱呀。”督察长说。

“并不是一千镑的问题。”安东尼说,“不过,我也同意,一千镑是不少钱。使我生气的是受了骗。我就像一只绵羊一样,乖乖地将文稿交出去。这件事令人难过,督察长,的确令人难过。”

督察长什么话也没说。

“好啦,好啦。”安东尼说。“惋惜是没用的。现在还没有完全绝望。我只要在现在和下星期三之间得到老斯提普提奇的回忆录就好了。”

“凯德先生,请你回到议事厅好吗?还有一点小事我要对你说。”

回到议事厅,督察长立刻就大踏步走到中间的窗口。“凯德先生,我一直在想。单单这个窗子非常之硬。实在硬得很,你以为这个门是闩着的,也许是想错了。将许只是给什么东西绊住了。我可以断定——是的,我几乎可以断定,你一定是想错了。”

安东尼机敏地看看他。

“假若我说我可以肯定地说,我没搞错呢?”

“你不觉得你也许会吗?”督察长说,同时很坚定地望着他。

“好吧,督察长,为了讨你高兴,我只好说‘也许吧’。”

督察长满意地笑了。

“你理解得很快,先生。那么,现在姑且随便说说,到一个适当的时刻,你不反对这样说吗?”

“一点也不反对。我……”

这时候督察长抓住他的胳膊,他的话停下来。督察长身于向前倾,静静地听。

他用一个手势叫安东尼别作声,一声不响地走到门口,然后突然将门打开。

门口站着一个高个子的人,乌黑的头发,整齐的中分型,瓷青色的眼睛,一副大而温和的面孔,充满天真的表情。

“请原谅,两位先生。”他慢慢地、声音拖得长长地说,“听就听出来是大西洋彼岸的腔调。这犯罪的现场准许人看看吗?我想你们是伦敦警察厅刑事部来的吧?”

“我不敢当。”安东尼说。“这位先生是战斗督察长。”

“真的吗?”那个美国人说,露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幸会,先生。我叫亥瑞姆·费希,纽约市的人。”

“你想看些什么?费希先生?”督察长问。

那美国人缓步走进房里,很注意地瞧瞧地板上那个黑印。

“战斗先生,我对犯罪案件感到兴趣。我在我们那里的一个周报上采用过一个稿子,论‘堕落与罪犯’。”

他说的时候,眼睛温和地环视着室内的一切,似乎样样东西都觉得有趣。现在,他的眼光在窗子上停留得稍许长久些。

“尸首,”督察长说。他是在说明一件不说也可以看出的事实。“已经移走了。”

“当然,”费希先生说,他的眼光停留在装有嵌板的墙壁上。“两位先生,这个房里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画。一幅霍尔班(cholbein,十五世纪德国画家)的作品,两幅范代克(vandyke十六世纪法兰特斯画家)的作品,还有,如果我说的木错,一幅维拉斯凯(velazquez十六世纪西班牙画家)的作品。

我对于画很感兴趣也同样对初版画感兴趣。承蒙贾德汉侯爵请我到这里来,就是要参观他的初版画。”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想,这件事如今已经打消了。我想,客人们应该体谅主人,马上回到城里去。”

“先生,这个恐怕办不到。”督察长说。“在验尸以前谁也不许离开大厦。”

“真的吗?什么时候验尸?”

“也许明天,也许要到星期一。我们必须安排验尸的事,和验尸官谈谈。”

“我明白你的意思,”费希先生说。“不过,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个聚会要变得充满忧郁气氛了。”

督察长领头走到门口为“我们最好出去。”他说。“我们仍然要锁住这房间。”

他等另外两人走出门口,然后锁上门,再把钥匙取回。

“我想,”费希先生说。“你在找指纹吧?”

“也许,”督察长简短地说。

“我也以为,像昨天晚上那样的天气,闯入大厦的人必定会在硬木地板上留有脚印。”

“里面没有一个,外面很多。”

“是我的。”安东尼起劲的加以说明。

费希先生天真地眼睛眠了他一眼。

“年轻人,”他说,“你这样说使我吃一惊。”

他们来到一个转弯处,来到外面的宽阔的大走廊。这里像议事厅一样,墙上镶有古老的橡木嵌板,上面是挂着名画的宽阔的画廊。现在,在廊的尽头可以看到另外两个人。

“啊,”费希先生说,“我们的天才主人来了。”

这样形容贾德汉侯爵非常可笑,因此,安东尼不得不把头转开,掩饰脸上的笑容。

“同他在一起的,”那美国人继续说。‘”是一位女士,昨晚上我没听清楚她的名字。不过,她很聪明—一非常聪明。”

同贾德汉侯爵在一起的是维吉尼亚·瑞福。

安东尼一直都预期会这样同她碰面。他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这个,要看维吉尼亚的了。他虽然对她的镇定态度有充分信心,但是,他一点也不知道她会采取什么态度。他这种疑惑,是不会很久的。

“啊,是凯德先生。”维吉尼亚说。她伸出两只手来。

“你毕竟还是能来了。”

“亲爱的瑞福太太,我没想到凯德先生是你的朋友。”贾德汉侯爵说。

“他是一个老朋友。”维吉尼亚说,一面对安东尼笑笑,眼睛里露出调皮的闪光。“我是昨天无意中在伦敦碰到他的。

当时我对他说我准备要到这里来。”

安东尼很快地给他一个暗示。

“我对瑞福太太解释我不能来的原因,”他说。“因为邀请函是寄给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我就不得不谢绝了。我总不能冒充,以素不相识者的身分混进来。”

“好啦,好啦,老兄。”贾德汉侯爵说,“现在这一切都成为过去的事了。我来派人到板球员客栈去取你的行李。”

“多谢你的盛意,贾德汉侯爵,但是……”

“别多说了,当然你得搬到烟囱大厦来住。那个客栈不像话——我是说,住着不舒服。”

“你当然得来住在这里呀,凯德先生。”维吉尼亚温和地说。

安东尼发现到如今他四周的情形改变了。维吉尼亚已经替他铺了不少路。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了。她的地位很稳固。很坚定,她所保证的人当然是被接受的。他想到那把藏在样树林里的手枪,暗自好笑。

“我来派人去取你的行李,”贾德汉侯爵对安东尼说。

“我想,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不能打猎了,真是遗憾。可是,你看,我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处置埃沙斯坦。这实在是太不幸了。”

那位垂头丧气的侯爵深深地叹口气。

“那么,这就确定了。”维吉尼亚说。“你现在就可以立刻派上用场了,凯德先生。你可以带我到湖上去看看。那里很安静,离罪案现场很远。贾德汉侯爵府上发生命案,不是很不幸吗?但是,这实在是乔治的错。你要知道,这些人都是乔治请来的。”

“啊,”贾德汉侯爵说。“我本来不应该听他的话的!”

他露出一个坚强的人一时意志薄弱而犯了错误的神气。

“我们不由得不听乔治的。”维吉尼亚说。“他总是抓车你,叫你不得脱身。我在想申请专利,制造一种活动的上衣翻领。”

“希望你会这样。”她的东道主咯咯地笑了。“你到我们这里来,我很高兴。我需要人支持。”

“多谢雅意,贾德汉侯爵。”他附加着说,“尤其是,在我成为这样可疑的人物的时候。但是,我住在这里就可以使督察长更省事些。”

“在哪一方面?先生?”督察长问。

“要想监视我就不会怎么难了。”安东尼轻轻地说。

于是,由督察长眼中的闪光他就可以知道他已经射中目标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烟囱大厦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