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大厦的秘密》

第02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安东尼饮尽杯中酒,然后将杯子放到桌上。“你准备乘什么船?”

“格兰纳堡号。”

“大概是以你的名义定好舱位吧?那么,我还是以杰姆斯·麦克格拉的名义上路啦。我们不会有护照方面的问题吧,是不是?”

“反正没有多大区别。我和你是完全不相像的。但是,在相貌上有一个地方也许是完全相同的——身高六尺,棕色的头发,蓝眼睛,鼻子,普通下巴;普通——”

“不要讲这么多‘普通’的噱头了。我要告诉你,佳色游览团由好几个应征人当中选到我,完全是由于我这漂亮的外表和亲切的态度。”

吉米咧着嘴笑笑。

“我今天上午看到你的态度了。”

“去你的吧!”

安东尼站起来,在房里来回踱着。他的眉头微皱,过了几分钟才说话。

“吉米,”最后,他说:“斯提普提奇在巴黎去世。把一个包裹由巴黎经由非洲送到英国,是什么用意?”

吉米无法可想地摇摇头。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好好地包一个小包,用邮递的方式呢?”

“这样听起来就他妈的更合情理了,我同意你的话。”

“当然,”安东尼继续说。“我知道国王、皇后,以及政府官员都由于礼仪的限制,不能用简单而且直接的方式做一件事。因此,就产生了国王的使者一类的人物。在中世纪的时候,你给一个人一枚图章戒指,当一种天方夜谭里的开门咒一类的东西用,可以通行无阻。啊,国王的戒指!大人,请过去,而且,另外那个人通常都是把那戒指偷来纷。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一个聪明的家伙想到一个权宜之计,仿造那个戒指?仿造十几个,每一个卖一百古币。中世纪的人好像都没有创意。”

吉米直打呵欠。

“我那些有关中世纪的话,你听了好像不感兴趣。我们还是据回头来谈斯提普提奇伯爵吧。从法国把一件东西经由非洲送到英国,即使是一个外交人物这样做,也是很笨的。他如果只是要你得到一千镑,他就应该写在遗嘱里。感谢主!我和你都不是太傲而不肯接受遗赠的人!斯提普提奇一定是非常愚蠢的。”

“你这样想,是不是?”

安东尼皱着眉头,继续踱来踱去。

“你根本没看那个东西吗?”他猛然问。

。看什么?”

“部个文稿。”

“哎呀,没有。你以为我要看那一种东西干吗?”

安东尼笑了。

“我只是纳闷,如此而已。你要知道,有许多的麻烦都是由回忆录之类的东西引起的。妻生守口如瓶的人好像绝对喜欢在自己寿终正寝的时候,引起天下大乱。这样会给他们一种幸灾乐祸的满足。吉米,斯提普提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见过他,跟他谈过话,而且,你对人的本性有很好的判断力。你能想象到他会是一个报复心很强的老家伙吗?”

吉米摇摇头。

“这很难说。你知道吗?头~天晚上他喝得相当醉。到了第二天,他是个高贵的老者,彬彬有礼,把我恭维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喝醉的时候有没有说过什么有趣的话?”

吉米回想当时的情形,同时皱着眉头。

“他说他知道‘寇邱诺钻石’〔英国王室所藏之印度大钻石(koh-i-noor),重106克拉——译者注〕在什么地方。”

他不敢确定的自动提供资料。

“啊/安东尼说。“那个我们都知道。他们把它收藏在伦敦塔的陈列室里,对不对?有厚玻璃的门,和铁栏于保护着,还有很多穿漂亮制服的人站在那里防备窃盗。”

“对啦。”吉米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斯提普提奇谈到其他像这一类的事吗?譬如说,他谈到他知道华莱士珍藏是在哪一个城里吗?”

吉米摇摇头。

“嗯!”安东尼说。

他点了一支烟,又开始来回地踱方步。

“我想,你这野蛮人,大概从来不看报吧?”不久,他突然这样问。

“不常看。”麦克格拉简单地话。“报上登的东西通常都引不起我的兴趣。”

“谢天谢地,我比你文明些。最近报上有好几次登过赫索斯拉夫的消息。上面暗示那里酝酿着要复辟。”

“尼古拉四世没有嗣子,”吉米说。“但是,我绝对不会猜想奥保罗维其王朝已经绝种了。现在也许有许多年轻的后代子孙在各处流浪。一定还有不少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的堂兄弟。”

“因此,就不难找到一个可以继位为王的吗?”

“一点儿也不难。”吉米回答。“他们如果对共和制度感到厌倦,我就丝毫不以为奇。像那样精神旺盛,精力充沛的人,对于暗杀国王已经习以为常。然后,再叫他们枪杀总统,他们就会觉得沉闷,不够刺激。现在谈起国王,我就想起老斯提普提奇那天晚上透露的一句话。他说,他认识那几个追击他的流氓,他们是维克脱王的手下。”

“什么?”安东尼突然转过身来问。

麦克格拉本来嘴巴微微咧着在笑。现在,他的嘴巴咧得更大了。

“夸#儿兴奋,是不是?君子·周?回他拖长声音说。

“不要傻了,吉米。你说出一些相当重要的事。”

他走到对面的窗口,站在那里向外望。

“不管怎么说,维克脱王是谁呀?”吉米问。“另外一个巴尔干国王鸣?”

“不,”安东尼慢慢地说。“他不是那一种王。”

“那么,他是谁?”

沉默片刻,然后,安东尼说:

“他是一个骗子呀,吉米。世上数一数二、恶名昭著的珠宝贼_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胆大包天的家伙;他什么都不怕。维克脱王是他在巴黎有名的绰号。巴黎是他的匪党大本营。警察捉到他,以一种较轻的罪名关了七年。他们没有证据,不能证明他犯过更大的罪案。他不久就要出狱——或者也许已经出狱了。”

“你以为斯提普提奇伯爵与他入狱的事有关系吗?那几个流氓就是为了这个追击他,想要报复吗?”

“我不知道。”安东尼说。“表面上看,好像不太可能。据我所知,维克脱王并没有偷赫索斯拉夫王室的珠宝。但是,这件事从头到尾好像都会令人想入非非,是不是?斯提普提奇的死,那个回忆录,报上的谣传——这一切虽然模糊,却很有趣。另外还有一个谣传,说他们在赫索斯拉夫发现油矿了。

杰姆斯,我深深地感觉到,人们已经慢慢对那个不重要的小国感到兴趣了。”

“什么样的人?”

“希伯来人。都市的办公室里那些黄面孔的金融家。”

“你讲这一切事,究竟用意何在?”

“想把一件容易的事变成困难的,没别的。”

“你不会假装,以为把一个简单的文稿送到出版公司会有什么困难吧?”

“不。”安东尼遗憾地说。“我想那件事并不难。但是,杰姆斯,要不要我告诉你,我这二百五十镑打算用作到什么地方的旅费?”

“到南美吗?”

“不是,老兄。我要到赫索斯拉夫去。我要同那些共和党人合伙。很可能有一天我会当总统呢。”

“你既然这样野心勃勃,那么,为什么不成为主要的保皇党,去当国王呢?”

“木,杰姆斯。国王是终身职。总统的任期只有四年左右。要把一个像赫索斯拉夫这样的国家治理四年,倒是蛮有趣的。”

“我想,国王这个职位也许还干不到四年呢。”吉米扬吃说。

“我可能盗用你那一千镑。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你知道吗?你将来回来的时候会让金块压得喘不过气来。那一千镑你就用不着了。我会替你投资到赫索斯拉夫的油矿股份。

你知道吗?杰姆斯。我愈想到这个,便愈感到喜欢你这个主意。你如果不向我提起赫索斯拉夫,我绝对不会想象到那样的地方去。我准备在伦敦停留一天,把那批赃款拿到手,然后就搭巴尔干快车离开。”

“你不会这么快就可以脱身的。这件事我以前没提起,但是,我又要给你另外一个小小的任务。”

安东尼一屁股坐到一把椅子上,严厉地注视他。

“我~直都觉得你在瞒着我什么事情。原来你的诡计就是这个。”

“我毫无此意,只是有一件事必须要做,帮助一位女士。”

“杰姆斯,我可以断然地告诉你,我绝对不要卷入你的桃色事件。”

“这不是一个桃色事件。我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我把这件事的全部经过告诉你吧。”

“假若一定得再听你~大套冗长拉杂的话,我就得再喝一杯”他的主人很殷勤地遵命照办,然后,就开始报告始末。

“那是我在乌干达的时候发生的。那里有一个南欧人。我救过他的命——”

“杰姆斯,我要是你,我就会写一本书,书名叫‘我救过的人’。这是我今天晚上听到的第二个。”

“啊,不过,这一次我实在并没做什么。我只是把那个南欧人从河里报出来。像多数的南欧人一样,他不会游泳。”

“等一下,这件事同另外那件事有关系吗?”

“什么关系也没有。不过,真奇怪,现在我想起来了。那个人是一个赫索斯拉夫的居民。不过,我们总称他达其·帕卓。”

安东尼漠不关心地点点头。

“一个南欧人叫什么名字都好。”他说,“杰姆斯,继续讲你做的好事吧。”

“那个人对那件事有些感激。他像一只狗似的,老是在我身边。大约六个月之后,他生热病死了。当时我和他在一起。就在他断气之前,他对我招手叫我过去,在我耳畔说了一些关于一件秘密的话,让人莫名其妙——我想他说的是关于一个金矿的事。他把一个油布小包塞到我的手里。那是他始终贴身带着的。可是,当时我对那个东西并不重视。直到一个星期之后。我才把那个小包打开。我必须承认,我当时是出于好奇。否则,我就不会以为达其·帕卓会那样聪明,见到一个金矿马上就会认出来。但是,一个人的运气是无法解释的——”

“而且,你只要一想到金字,你的心就卜十地跳起来啦。

你总是这样的。”

“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感到这样恶心。哼,金矿!对他来说,那可能是金矿。那个富牲!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一束女人的信——对啦,一束女人的信,而且偏偏是一个英国女人写的信。那个卑鄙的东西在勒索她——他竟会那样不要脸,把那个脏包包交给我。”

“我喜欢看到你这样愤愤不平的样子,杰姆斯,但是,我告诉你,南欧人总是南欧人。他的用意是好的。你救过他的性命。他遗赠给你一个有利可图的资料,可能借此筹到一笔钱。他的见识有限,是不会有你那种高贵的大不列颠的理想的。”

“那么,这些东西我怎么处置呢?烧了吗?起初我就是这样想。后来,我又觉得要顾到那个可怜的女人。她不知道那些信已经毁掉,终日战战兢兢的,唯恐那个南欧人有一天再露面。”

“我没想到你有这么好的想象力,杰姆斯。”安东尼说,一面点了一支香烟。“我承认这个情形比最初看起来难办得多。把那些信邮寄给她如何?”

“她像所有的女人一样,信上大多没留日期和住址。在一封信上有一种住址——只有一个名字:‘烟囱古厦’。”

安东尼一面将手中的手柴吹灭,一面在想。后来,那火柴快要烧到他的手指的时候,才猛然一甩,把火柴头甩掉。

“烟囱古厦?”他说。“这倒有些奇怪。”

“怎么?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那是英国最堂皇的住宅之一,我亲爱的杰姆斯c一个帝王和皇后度周末的地方,也是外交家聚会和商讨外交问题的地方。”

“我为什么让你去英国,而不亲自去卿这就是其中一个原因。因为,这一类的事请你统统知道。”吉米简单地说。

“像我这样一个出生在加拿大落后地区的蠢村只会闹出各种各样差错。但是,像你这样念过伊顿公学和哈罗公学的人‘”“只念过其中一所。”安东尼谦虚地说。

“像你这样的人才能完成任务。你说,我为什么不把这些信寄给她呢?我觉得那样似乎很危险。据我想,她似乎有一个妒忌的丈夫。假若他无意错拆了那些信怎么办?那可怜的女人不是会很难堪吗?或者,她可能已经死了——看样子,那些信写过以后已经经过一段时间。我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人带到英国,亲自递到她的手里。”

安东尼把香烟扔掉,走到他朋友这边来,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

“你是个真正的侠义之士,吉米。”他说。“加拿大的偏僻地区应该以你为荣。这种事我做起来绝对不如你做得这么漂亮。”

“那么,你准备担任这个任务了?”

“当然啦。”

麦克格拉站起来,走到对面拉开一个抽屉,取出一束信,然后把信扔到桌上。

“信都在这里了。你最好看看。”

“有必要吗?大体上来说,我还是不看的好。”

“不过,照你说的这个烟囱古厦的情形来看,她也许只是在那里盘桓一个时期。我们还是把这些信看一遍,看看有没有线索,可以知道她实在住在什么地方。”

“我想你说得对。”

“可怜的小鬼。”他说。“她吓坏了!”

吉米点点头。

“你以为你能找到她吗?”他担心地问。

“我一定要找到她才离开伦敦。你对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很关心的,杰姆斯?”

吉米心事重重地用手指抚弄着那倍上的签名。

“这是一个很美的名字。”他这样解释。“维吉尼亚·瑞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烟囱大厦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