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大厦的秘密》

第24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我想。”过了一两分钟,般多说。“我要是开快些,你,不反对吧?我动身的时候比预定的晚一些。”

安东尼觉得他们的车子已经开得太快了,但是,一想到这辆潘卡德牌的车子,般多如果兴起会开得多快,目前的速度比起来就不算回事了。

“有一些人,”他们穿过一个村子时,般多暂时开得慢些。

她说。“他们对我的开车吓坏了。譬如说,可怜的老爸爸。他无论如何不肯坐我这辆旧汽车。”

安东尼私下里以为贾德汉侯爵那样做是对的。对于容易紧张的中年人,坐般多的车子兜风,可不是好玩的。

“可是,你似乎一点儿也不紧张。”般多赞许地继续说,同时在拐角处转一个弯。

“你要知道,我受过良好的训练。”安东尼严肃地向她解释。“而且,”他后来又补充一句,“我自己也要赶到一个地方。”

“我把车子开快些好吗?”般多好意地问。

“哎呀,别再快了。”安东尼连忙说。“我们现在这样的速度平均就有一小时五十哩了。”

“我现在很好奇,不知道你突然这样离开,究竟有什么原因。”般多把喇叭按得震天价响,把附近的人耳朵都要震聋了。然后,她说。“但是,我想我不应该问吧?你不是在逃离法网吧?是不是?”

“我不敢确定。”安东尼说,“不久就知道了。”

“那个侦缉的人不像我想的那样蹩脚。”般多思索着说。

“战斗是一把手儿。”安东尼表示同意地说。

“你应该早进外交界。”般多说。“你从不多透露消息,是不是?”

“我还以为我太唠叨呢。”

“哎呀呀!你不是要同白兰小姐私奔吧?”

“我是问心无愧!”安东尼竭力地解释。

沉默了几分钟。在这个时候,般多加了速度,超过三辆车,然后,她忽然问:

“你和维吉尼亚认识多久啦?”

“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安东尼说。这确是实在的。

“事实上我并不和她常见面,可是,我似乎已经和她相识很久。”

般多点点头。

“维吉尼亚很有头脑。”她突然说。“她老是讲些无聊话,但是,她还是有头脑的。我想,她在赫索斯拉夫的表现很好。

提姆·瑞福如果还活着,他的事业会很成功——十之八九全赖维吉尼亚协助他,她竭尽全力帮助他。为了他样样事都做到了——而且我也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她喜欢他吗?”安东尼说,眼睛一直望着前方。

“不,因为她不喜欢他。难道你不明白吗?她不爱他——

她从来都不爱他,所以她才愿意为他做任何一种事,借此弥补。维吉尼亚就是这种个性。但是,你可别弄错,维吉尼亚始终不爱提姆·瑞福。”

“你说得似乎非常肯定,”安东尼说,同时转过脸来望望她。

“对于这个,我略知一二。她结婚的时候我还小。我听到大人谈起过一两件事。因为我了解维吉尼亚的为人,便很容易地把这些事情的因果连系起来。提姆·瑞福完全拜倒在维吉尼亚的石榴裙下。你知道,他是爱尔兰人,长得差不多可以说是漂亮的,颇有语言的天才。维吉尼亚当时很年轻——

只有十八岁。无论她走到什么地方,提姆都跟着她,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并且发誓,她若不嫁他,他就会纵酒丧生。女孩子都会相信这样的话——也可以说,过去是如此——最近八年来我们的思想进步不少。她发现自己会激起他那样深切的感情,便深为感动。她嫁给他了——而且始终对他像天使一样好。假若她爱他,那么,她就不会对他那样好了。维吉尼亚这个人有很多魔鬼的成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她喜欢她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谁要是想劝她放弃这个,那就要受罪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安东尼慢慢地说。

“知道一些别人的事也是很有趣的,是不是?那就是说,关于某些人的事。”

“我本来想要知道的。”他承认。

“而且,你绝对不会由维吉尼亚口中听到这些。但是,你可以信任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内幕消息。维吉尼亚是个可人儿,甚至女人也喜欢她,因为她一点儿也不狠毒。无论如何,”般多有些讳莫高深地结束了她的话。“一个人总得说公平话。对不对?”

“啊,当然。”安东尼表示同意。但是,他仍然不明白。

他不知道他未曾问她,她就告诉他这么多事。这样他很高兴,这是不可否认的。

“电车来了,”般多叹口气说。“现在,我恐怕要小心些开了。”

“我也这样想。”安东尼表示同意。

他和般多对小心驾驶的想法是不大相同的。他们离开了愤怒的郊区的人群,终于来到牛津街。

“还不错,是吗?”般多说,同时瞧瞧手表。

安东尼连连点头称是。

“你要在什么地方下车?”

“什么地方都可以。你现在打算走那一条路?”

“往骑士桥那条路。”

“好吧,在海德公园转弯处停停好了。”

“再见。”般多在他指定的地点停下车说。“你回来的时候怎么办?”

“我会自己想办法回来的,多谢!”

“我真的把他吓坏了。”般多自言自语地说。

“我不会劝神经衰弱的老太太坐你的车提提神,但是,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很有趣。我最后一次像这样发火的时候就是受到一群大象攻击。”

“我以为你这样说非常无礼,”般多说,“我们今天一路上什么都没撞到呀。”

“假若你是为了我才这样忍住不开太快,我很抱歉。”

“我觉得男人实在并不勇敢。”般多说。

“真厉害。”安东尼说,“我只好含羞带愧地告辞了。”般多点点头,继续往前开。安东尼叫了一部计程车。“维多利亚车站。”他上了车,对司机说。

他到了维多利亚车站,付了车钱,便打听下一班开往多佛的火车是什么时间。很不幸,他刚刚错过了一班。

安东尼只好等上大约一个多小时。他紧锁眉头,在车站踱来踱去。有一两次,不耐心地摇摇头。

到多佛的路上,一路无事。到了以后,安东尼很快地走出车站。然后,仿佛突然想起,他又转回来。他向人请教兰香路·赫斯密尔别庄的路,问的时候,chún边微露笑容。

他要找的那条路是一条长长的马路,一直通到城外。按照那个红帽子的指引,赫斯密尔别庄是最后的那所房子。他沉着地跋涉前进。他的眉头又变得微皱。不过,他的态度显出一种新的兴奋,这是危险就在眼前时总会有的感觉。

就像那红帽子所说的,赫斯密尔别庄是兰雷路最后的一所房子。那所房子离马路很远,四周是自己的宅院,已经破旧不堪,长满了荒草。据安东尼判断,那房子已经空了许多年了。生了锈的大铁门,因为铰链松了,摇摇晃晃的。门柱的门牌上面的字已经磨损得看不清楚。

“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安东尼喃喃自语地说。“倒是挑得不错。”

他犹豫一两分钟,向路的两头望望——路上寂无一人——便迅速地溜进那嘎嘎作响的铁门,来到杂草丛生的车道上。他走了一小段路,便停住脚步听听,这时候他离房子还有一段路。四处听不到一点声响,一些变黄较快的树叶由头上一株树上脱落下来,轻轻发出飒飒的声音,在这沉寂的环境中几乎令人有些不吉祥的感觉。安东尼一惊,然后就笑了。

“神经过敏。”他喃喃地自言自语。“从来不晓得我以前会如此神经过敏。”

他走过车道。不久,到车道转弯的地方,他溜入灌木丛中,让房里的人看不见,便钩续往前走。突然之间,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由树叶空隙向外窥探。不远的地方有一只狗在叫,但是,引起安东尼注意的是另一个更近的声音。

他的锐敏的耳朵并没有听错。一个人匆匆由屋后面绕过来,一个宽肩膀,身体结实的男人,外表看起来像是外国人。

他没有停下来,却沉着地继续走,绕过房子,又不见了。

安东尼暗自点头。

“警卫。”他喃喃自语。“他们干得很好。”

他一走过,安东尼就再往前走,转到左边。这样一来便紧跟着那个警卫。

他自己的脚步没有丝毫声响。

那房子的墙在他的右边,他来到一大片光照到砂石走道的地方。几个男人的谈话声清晰可闻。

“我的天!真是彻头彻尾的蠢材!”安东尼暗想,“要有人使他们大吃一惊,那才活该。”

他悄悄走上去,来到窗口,稍微弯着身子,使自己不会叫人看到。不久,他小心翼翼的将头伸到与窗台成水平的程度,向里面看。”

里面有六个人,零乱的围着一张桌子坐着。其中有四个大个子,体格粗壮的汉子,有匈牙利马札克人特有的歪斜的眼睛。另外两个是姿态敏捷的、老鼠一样的人。他们操的语言是法语,但是那四个大个子说得很没有把握,而且带一种粗哑的喉音。

“老板吗?”其中一人用低沉的、带几分牢騒意味地说,“他什么时候会到这里?”

一个小个子的耸耸肩膀。

“随时可能就来了。”

“也该到了。”第一个说话的人不平地说。“你们这个老板,我从来没见过。但是,啊,在这儿白白等了这些天、多少轰轰烈烈的事都可能办了!”

“蠢材!”另外那个小个子尖刻地说。“如果叫警察抓到就是你们轰轰烈烈的事惹的,也是你们这些宝贝的唯一成就。

都是一群惹祸的大猩猩!”

“嘿!”另外一个粗壮的汉子咆哮道。“你侮辱我们同志。

吗?我马上就会在你脖子上套一个红手记号。”

他差不多要站起来,对那法国人其势凶凶地怒目而视。但是他的一个同伴拉他坐下去。

“别争吵!”他不耐烦地说。“我们要合作。我听说这个维克脱王不能容忍部下不服。”

安东尼在黑暗之中听到那个守望人的脚步声,又巡逻过来,于是,他就退缩到灌木丛后边。

“那是谁?”里面一个人问。

“卡罗——在巡逻。”

“哦!那个关着的人怎么样了?”

“他没事儿——现在已经很快的复原。我们在他脑袋上打的那个裂口已经愈合了。”

安东尼轻轻地走开了。

“啊!看这一伙人!”他喃喃自语地说,“他什境然开着窗子讨论他们的事,还有那个傻蛋卡罗巡逻时的脚步声像大象一样——而且眼睛像蝙蝠,最重要的,赫索斯拉夫人和法国人已快到水火不容了。维克脱王的大本营似乎正处于一个危险的情况。”他想:“要给他们一个教训,那才有趣,那才非常有趣呢!”

他犹豫地站在那儿,过了片刻,同时,不觉暗笑。在他头上什么地方,传来一声闷吃。

安东尼迅速地左右张望。现在还不到卡罗巡逻回来的时”候,他抓住粗大的五叶藤杖子,敏捷的往上爬,一直爬到窗台。窗子是关着的。但是,他由衣袋里取出一个工具,不久就把那闩窗户的搭扣撬开了。

他停顿片刻,倾听一下,然后就轻盈地跳进房里。在房间的尽头有一张床,上面有个人躺着。在幽暗中,他的身形几乎不可辨认。

安东尼走过去,到了床边,把手电筒打到那人的脸上。那是一个外国人的面孔,苍白、惟淬,头部用很厚的绷带包裹着。

那人的手脚都捆着,他瞪着眼睛瞧着安东尼,仿佛非常惶惑。

安东尼俯下身子。正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听到背后有声音,便猛然一转身,同时将手伸进衣袋。

但是一声厉声的命令止住了他的行动。

“举起手来,小伙子!你没料到我会在这儿看到你。但是我在维多利尼碰巧和你搭的是同一班火车。”

原来站在门口的是亥瑞姆·费希先生。他面露笑容,手里有一把很大的自动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烟囱大厦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