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大厦的秘密》

第03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不错,老兄,不错,”贾德汉侯爵说。

同样的话他已经说了三遍,每一次都希望用这话来结束这个晤谈,让他脱身。他非常不喜欢站在这里听乔治·罗麦克斯滔滔不绝地高谈阔论。他现在是站在这个入会限制极严格的伦敦俱乐部的台阶上。他自己就是这俱乐部的会员。

克列门·爱德华·爱利斯特·布伦特是第九任的贾德汉侯爵。他是一位个子矮小的先生,穿着破旧的衣服,完全不是一般人想象中的侯爵模样。他有淡蓝的眼睛,窄长、忧郁的鼻子,呆板,但是彬彬有礼的态度。

贾德汉爵士主要的不幸就是在四年前继他兄长第八任侯爵的爵位。·原来前任的贾德汉侯爵是显赫的人物,也是全英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一度任外务大臣,在大英帝国一般人的心目中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他的乡下的府邪“烟囱大厦”素以令人宾至如归闻名。他由他的太太波瑟公爵小姐的辅助,常常在“烟囱大厦”举行正式的周末晚会。在这样的聚会中,许多历史上重要的事件被谈妥,或者协议被废除。英国的显要——换句话说,实在是欧洲的显要——可以说几乎没有一人不曾在此盘桓。

这的确是很好的。第九任的贾德汉侯爵回想到他的兄长,便肃然起敬。亨利做那一种事情实在高明极了。贾德汉侯爵反对他把“烟囱大厦”当作国家的财产,而不仅是一个私人的乡村别墅。贾德汉侯爵感到厌烦的莫过于政治,除非是政治人物。因此,他对于乔治·罗麦克斯滔滔不绝的雄辩感到不耐烦。乔治·罗麦克斯是一个健壮的人,有发福的趋势,有红红的面孔,突出的眼睛,和自以为了不起的派头。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贾德汉?我们现在简直不能——

简直不能有什么流言蜚语了。目前的情势非常难以应付。”

“情形始终是如此的,”贾德汉侯爵说,话中带有讽刺意味。

“老兄啊,我能够知道这种微妙的情势。”

“啊,不错,不错。”贾德汉侯爵又恢复了他以前用的防御战术。

“假若这件赫索斯拉夫事件稍有错失,我们就完了。最重要的就是油矿开采权应该授予一个美国公司。你要注意,好吗?”

“当然,当然。”

“迈可·奥保罗维其王本周末到。这件事可以在打猎的掩饰之下完成。”

“本来考虑这个星期到国外旅行呢。”贾德汉侯爵说。

“胡说八道,我亲爱的贾德汉呀!没人会在十月上旬出国旅行的。”

“我的医生似乎以为我的健康状况很差。”贾德汉侯爵说,同时,他非常渴望地瞧着前面慢慢爬过的计程车。

虽然如此,他实在不可能立刻逃奔自由。因为罗麦克斯有一种很讨厌的习惯。他和别人谈得很认真的时候,他有一种抓住你不放的习惯一一m无疑问的,这是长时间的经验所致。就现在的情形来说,他在用力地拉住贾德汉侯爵上衣的反领。

“老兄,我就把这件事郑重其事地交给你去办了。在国家如此紧急的时候,像这种即将来临的……”

贾德汉侯爵不安地扭动身子。他突然感觉到宁肯再请很多次客,也不愿听乔治·罗麦克斯继续不断的引用他自己的讲演稿。由于经验,他知道罗麦克斯绝对能够继续再讲二十分钟,中间一点都不停。

“好吧,”他连忙说。“我会办的,我想,你会安排一切吧?”

“老兄,没有什么可以安排的。‘烟囱大厦’除了历史关系之外,它的位置非常理想。我会到修道院里,离那里不到七哩。我要是这个宴会上的客人就请多不便。”

“当然不方便,”贾德汉侯爵同意说,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行。他对于究竟为什么,却丝毫不感兴趣。

“不过,你也许不反对把比尔·爱佛斯雷也请上吧?他很有用,可以传递消息。”

“荣幸之至,”贾德汉侯爵说。他略感起劲,“比尔的射击本领还不错。般多很喜欢他。”

“打猎呢,当然并不重要。可以说,那只是一个借口。”

贾德汉侯爵显得又是无精打采的样子。

“那么,就是这些了。奥保罗维其王,他的套房,比尔·爱佛斯雷·赫曼·埃沙斯坦——”

“谁?”

“赫曼·埃沙斯坦。我对你谈起过的那个银行团的代表。”

“完全代表英国的银行团吗?”

“是的,怎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有些纳闷而已。这些人往往有很奇怪的名字。”

“那么,当然啦,里面应该有一两个外面的人——只是使它有一个诚意的外表。爱琳侯爵小姐会注意到这一点的——年轻的、不挑剔的、没有政治观念的。”

“般多会注意到这一点的。”

“我现在有些纳闷。”罗麦克斯似乎忽然想起一件事。

“你记得方才我对你说的话吗?”

“你说过许多事情。”

“不,不,我是说这个不幸的意外。”——他放低声音,用一种神秘的耳语说。“那个回忆录——斯提普提奇伯爵的回忆录。”

“我以为关于那件事,你说错了。”贾德汉侯爵说,同时勉强忍住,没打呵欠。“人都喜欢知道一些丑闻的内幕消息。

真该死!我本人就喜欢看回忆录,而且看得津津有味。”

“问题不是一般人是否看回忆录——他们都会争先恐后的看——而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版这种书会把样样事都搞砸了——样样事都搞砸了!赫索斯拉夫的人希望复辟,而且准备拥戴迈可王。同时,他还受到英皇陛下的支持与鼓励“那么谁准备把油矿开采权授予赫曼·埃沙斯坦先生和他的公司,借以回报他贷给他们一百万镑左右资助复辟?”

“贾德汉,贾德汉,”罗麦克斯用一种痛苦的耳语恳求他。

“谨慎些,我求求你,最重要的是谨慎。”

“最重要的就是……”贾德汉侯爵有些兴味地继续说下去,不过,他已经照另外那个人的意思把声音放低了。“斯提普提奇伯爵的回忆录其中直些话会把事情搞砸了。一般而言,就会有奥保罗维其王族的残暴和不正当的措施,是吗?国会开会时就会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要把现在宽大的民主政体改成古老的暴政。为什么要变成吸血鬼的资本主义者独断的政策以及那一类的措施?啊?”

罗麦克斯点点头。

“而且,可能还有更糟的结果,”他吸了一口气说。“假设——这只是假设——假设有人谈到——谈到那个不幸的失踪事件——你大概会明白我指的是什么。”

贾德汉侯爵目不转睛地瞧着他。

“不,我不明白。什么失踪事件?”

“你一定听说过吧?啊,那件事是他们在‘烟囱大厦’的时候发生的。几几乎毁了他的事业。”

“你这样一来引起我很大的兴趣。”贾德汉侯爵说。“谁失踪了?什么东西失踪了?”

“罗麦克斯的身子往前一探,将嘴巴贴在贾德汉身畔说了一些话。后者连忙向后一缩。

“看主的分上,别对着我的耳朵嘶嘶地讲话。”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吧?”

“是的,听到了。”贾德汉侯爵勉强地说。“现在我想起当时听到别人谈起这件事。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不知道是谁干的。那东西没有找回来吗?”

“没有。当然,我们应该极慎重地处理这件事,不可将这个遗失的事泄露出去。但是,当时斯提普提奇伯爵就在那里。他知道一些事。不是全部,而只是一些事。关于土耳其问题,我们同他有过一两次争吵。假若纯粹由于怨恨,他把这件事源源本本的写下来公诸于世。想想看会引起多少物议。

想想看会有多么深远的结果。人人都会说——为什么给人压下来?”

“他们当然会这样想,”贾德汉侯爵说,显然很感兴趣。

罗麦克斯的声音已经提高到非常尖锐的程度。他现在竭力控制自己。

“我得保持镇静,”他喃喃地说。“我必须保持镇静。但是老兄,我要问你这个。他如果不是有意恶作剧,那么,他为什么要用这样迂遇的方式把这文稿送到伦敦?”

“的确,很奇怪。你相信你说的都是事实吗?”

“绝对是的。我们——哦——我们在巴黎派有情报人员。

那回忆录是在他死前几个星期秘密地送到别处的。”

“是的,看起来仿佛里面一定记了一些事情,”贾德汉露出他以前表现的那种兴味说。

“我们发现那些文稿是寄给一个叫吉米——就是杰姆斯——麦克格拉的人,一个目前在非洲的加拿大人。”

“漆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对不对?”贾德汉侯爵爽快地说。

“杰姆斯·麦克格拉明天——星期四——就乘格兰纳堡号到达了。”

“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我们当然要立刻找到他,对他指出可能有的严重的后果,然后恳求他延缓出版那个回忆录,至少延缓一个月,而且,无论如何,让那些文稿经过慎重的——哦——编辑。”

“假若他说‘不行,先生!’或者说,‘去你妈的!’或者像那样聪明而傲慢的话呢?”贾德汉侯爵说。

“那正是我担心的事。”罗麦克斯简单地说。“因此,我突然想起,要是把他也请到‘烟囱大厦’可能是一个好办法。

他自然会感到受宠若惊,启然会受到邀请与迈可王相会。这样,就比较容易对付他。”

“我不会这样做。”贾德汉侯爵连忙说。“我和加拿大人处不来,从来都处不来——尤其是在非洲住过很久的加拿大人。”

“你也许会发现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一颗末琢磨的钻石呢,你知道吗?”

“不,罗麦克斯。我绝对不答应。你得找别人对付他。”

“我偶然想到,”罗麦克斯说。“一个女人也许很有用。我们叫她知道得刚够多,但是,不要太多。你明白吗?一个女人会把这件事处理得非常微妙,非常圆滑——可以说是叫他明白这个情势,而不致触怒他。这并不是因为我赞成女人参加政治——如今,圣斯蒂芬大教堂已经成为废墟,完全变为废墟。但是妇女在她们的活动范围之内也能产生奇迹。瞧瞧亨利的妻子,看看她对他有多大的功劳。玛夏多么了不起,的确不同凡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有政治头脑的女主人。”

“你不是要请玛夏来参加这个聚会吧,是不是?”贾德汉侯爵一听到他提起他那位可畏的小姨,脸就变得有些苍白。他有气无力地这样说。

“不,不,你了解我的意思吧,我是在谈妇女在一般情形之下发生的影响力。我建议找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有想力、有美德、有智慧的女人。”

“你不是建议般多吧。般多根本没有用。她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激烈的社会主义者。她一听到你这种建议就会大笑。”

“我不是考虑到爱琳侯爵小姐。令媛很可爱,简直可笑极了,但是完全是个孩子。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有手腕、态度沉着、世故通达的女孩子——啊,当然,她就是我所需要的人选——我的表妹维吉尼亚。”

电“瑞福太太吗?”贾德汉侯爵变得笑容满面。他渐渐觉得这样一来,他可能会很喜欢这样的聚会。“罗麦克斯,你这建议非常好。她是伦敦最可爱的女人。”

“她对于赫索斯拉夫的事情也很熟悉。你记得吧,她的丈夫在那里的大使馆做过事。而且,她可以说是一个有极大鞋力的女人。”

“一个极讨人喜欢的女人。”贾德汉低声地说。

“那么.就这样确定啦。”

罗麦克斯先生把他抓住贾德汉侯爵衣领的手松开。后者便赶快利用这个大好机会。

“拜拜!罗麦克斯!你会安排一切,对不对?”

他跳上一辆计程车。如果说一个正直的,奉基督教的绅士可能厌恶另一个正直的,奉基督教的绅士,那么,贾德汉侯爵就非常厌恶乔治·罗麦克斯阁下。他讨厌他那鼓鼓的红脸蛋儿,他那沉重的呼吸声,和他那突出的严肃的蓝眼睛。他想到那个即将来临的周末聚会,然后叹了一口气。一件讨厌的事。非常讨厌的事!后来,他想到维吉尼亚·瑞福,就提起一些兴致了。

“一个可喜的人儿,”他低声的自言自语,“极可爱的人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烟囱大厦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