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褐衣男子》

第15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钻石!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床上那一堆玻璃似的东西。我捡起一块,仅就重量来说,相当于一块破瓶子的碎片。

“你确定吗,苏姗妮?”

“哦,是的,亲爱的。我看过太多粗钻石了,它们看起来也很漂亮。安妮——其中有些很独特,我敢这么说。这些粗钻石隐含着个故事。”

“我们今晚听到的故事,”我叫了起来。

“你是说——?”

“瑞斯上校说的故事。那不可能是巧合。他说出来是有目的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想看看故事的反应?”

我点点头。

“对尤斯特士爵士的反应?”

“是的。”

然而,就在我这么回答的时候,一个疑问涌现我的脑海。那故事到底是为了试探尤斯特士爵士,还是为了试探我?我记起了说故事的前一个晚上,我被巧妙地试探后所得的印象。瑞斯上校为了某种原因在怀疑着。然而他是从哪里介入的?他跟这件事可能有的关联是什么?

“瑞斯上校是干什么的?”我问道。

“问得好,”苏姗妮说,“他以身为大狩猎家而知名,还有,如同今晚你听到他说的,他是劳罗斯·厄兹里爵士的一个远亲。实际上,在这趟旅行之前,我并未见过他。他常常往来非洲。一般都认为他身负秘密任务。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是一个有点神秘兮兮的人物。”

“我想他身为劳罗斯·厄兹里的继承人一定得到很多钱?”

“我亲爱的安妮,他一定是在四处游荡。你知道吗,他跟你配起来实在太棒了。”

“在你的船上,我无从下手追他,”我大笑说,“哦,你们这些结过婚的女子!”

“我们是有点意思,”苏姗妮得意地说,“而每个人都知道我对克雷伦丝忠贞不贰——你知道,我的先生。跟一个忠贞的太太谈爱是如此地安全而愉快。”

“克雷伦丝一定觉得跟你这样的人结婚实在太好了。”

“哦,跟我生活在一起老得很快!然而,他可以总是逃到外事局去,在那里他可以安安稳稳地戴上眼镜,睡在大摇椅里,不怕我扰他。我们可以拍电报给他,要他告诉我们他所知道的有关瑞斯的资料。我喜欢拍电报,电报使克雷伦丝紧张不安。他总是说,写封信就可以了,用不着拍电报。我不认为他会告诉我们什么,他谨慎多虑得吓人,就是这样很难跟他长相厮守。这些不谈了,让我们回到配对的话题。我相信瑞斯上校对你很着迷,安妮,只要用你那对淘气的眼睛瞄他两眼就成了。船上的每个人都找到了对象,因为没有其他的事可做。”

“我不想结婚。”

“你不想?”苏姗妮说,“为什么不想?我喜欢结婚——即使是跟克雷伦丝!”

我不以为然。

“我想知道的是,”我坚决地说,“瑞斯上校跟这个有什么关系?他一定有所牵连。”

“你不认为他说那故事只是随兴所至?”

“不,我不认为,”我断然地说,“他一直在紧紧监视我们。记不记得,有些钻石追回了,但不是全部。也许这些是失落未追回的钻石——也许——”

“也许什么?”

我没直接回答。

“我想知道,”我说,“另一个年轻人后来怎么了。不是厄兹里而是——他名字是什么?——鲁卡斯!”

“不管如何,事情已有了点端倪。这些人想找的是钻石。那个‘褐衣男子’一定是为了想得到钻石而杀害了纳蒂娜。”

“他没有杀她,”我厉声说。

“当然是他杀了她,不然还会是谁。”

“我不知道。但是我确信他没杀她。”

“他在她之后三分钟进入那房子,出来时脸色白得像床单一样。”

“因为他发现她死了。”

“但是又没有其他人进去。”

“那么是凶手早已在房子里,或是他以其他的方式进去。他不需要经过小屋,可能早已翻墙进去。”

苏姗妮紧紧地盯着我。

“‘褐衣男子’,”她思索着。“他是谁?我怀疑。不管怎样,他与那地下铁车站的‘医生’相符。他应该有时间除去化装,跟从那女子到马罗去。她和卡统要在那里会面,他们都有着看同一栋房子的证书。如果他们事先小心地巧妙安排,使他们的会面在外人看起来像是巧合一样,那么他们早已怀疑有人在跟踪他们。卡统仍然不晓得跟踪他的人是那‘褐衣男子’。当他认出他时,由于过度震惊,使得他身不由主地后退而跌落到电轨上。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很明显吗?安妮!”

我没作答。

“是的,是这样。他从死者身上搜出纸条,在他急于离开时掉了纸条。然后他跟踪那女子到马罗去。在他离开那儿之后,他接着做什么,在他杀了她之后——哦,照你的说法是发现她死了之后?他上那儿去?”

我仍然默不做声。

“现在,我怀疑,”苏姗妮思索着说。“有没有可能他诱使尤斯特士·彼得勒爵士以他的秘书的身份带他上船?这是唯一安全离开英格兰,销声匿迹的机会。然而他如何贿赂尤斯特士爵士?看来好像他对他有某种支配力。”

“或是对彼吉特,”我不由地提示说。

“你好像不喜欢彼吉特,安妮。尤斯特士爵士说他是一个能力很强而且非常勤勉的年轻人。还有,真的,他也可能就像我们不喜欢他的那样。对了,继续我的臆测,雷本就是那‘褐衣男子’。他已看过他掉落的那张字条。因此,就像你一样因那个逗点而误解了那些数目字,他先试着透过彼吉特而拥有十七号房,又在二十二凌晨一点企图到十七号房去,结果在半路上有人刺了他一刀——”

“谁?”我插嘴说。

“契切斯特。对了,一切都吻合。拍电报告诉纳斯比勋爵,说你已经找到了‘褐衣男子’,那你就走运了,安妮!”

“有些事情你忽略了。”

“什么事?雷本有一道疤痕,我知道——但是疤痕很容易伪造。他的高度、身材都吻合。你在苏格兰警场描述他的头时,使得那位探长无力招架;所用的专有名词是什么?”

我颤抖着。苏姗妮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博览群籍的女子,然而我祈祷她可能对人类学的专用术语不熟。

“长头颅,”我轻声说。

苏姗妮面露怀疑之色。

“是吗?”

“是的。长头颅,你知道。头的宽度小于长度的百分之七十五。”我畅顺地解释。

一时没有回声。我正要轻松地喘一口气时,苏姗妮突然说:

“相反的叫什么?”

“你说——相反的——是什么意思!”

“呃,一定有相反的。头的宽度大于长度的百分之七十五你称之为什么?”

“短头颅,”我不情愿地低声说。

“这就对了,我想你以前说的是这个。”

“是吗?那是口误。我是说长头颅,不是短头颅,”我尽可能确信的说。

苏姗妮搜寻似地看着我,然后笑了起来。

“你真会说谎,吉普赛女郎。不过如果你现在老实告诉我,可以省得费事。”

“没什么好说的,”我不情愿地说。

“没有吗?”苏姗妮温和地说。

“我想我不得不告诉你了,”我慢慢地说,“我并不觉得羞耻。你不能为了某件正巧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感到羞耻。他是这样的。他是个可怕的人——粗鲁而不知感恩——但是这些我想我能了解。就像一只被链住的狗,或被虐待的狗,它会见人就咬。他就像这样——凶恶、咆哮。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意——但是我的确在意,我非常在意。光是看到他就使得我魂不守舍。我爱他,我要他。那怕是上刀山下油锅,走遍整个非洲我也要找到他,我要他关心我,我愿意为他而死。我愿作他的奴隶,为他工作,为他偷窃,甚至为他行乞借债!好了——现在你都知道了!”

苏姗妮看了我很久。

“你很不像英国人,吉普赛女郎,”她终于说,“你一点也不像是个滥情的人。我从未见过同时如此浪漫而又如此讲求实际的人。我从不会关心像那样的人——可怜我——然而我还是羡慕你,吉普赛女郎。能关心别人是不错的,大部份的人都无法去关心别人。你没跟他结婚实在是他的大不幸。听起来他一点也不像那种乐意在家里控制住火爆脾气的人!那么,不拍电报给纳斯比勋爵了?”

我摇头。

“那么你相信他是无辜的?”

“我也相信无辜的人可能被处吊刑。”

“嗯!是的。但是,亲爱的安妮,你能面对现实,现在就面对它们。不管你怎么想,他可能杀了那女子。”

“不,”我说,“他没有。”

“这只是你的感情用事。”

“不,不是我感情用事。他可能杀了她。他甚至可能存此念头跟踪她到那里。但是他不会用一条绳子勒死他。如果是他杀了她的话,他会用他赤躶躶的双手掐死她。”

苏姗妮有点发抖。她的眼睛赞同地眯起来。

“嗯!安妮,我开始了解你为什么觉得这个年轻人这么具有吸引力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褐衣男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