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褐衣男子》

第31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尤斯特士·彼得勒爵士日记摘录)

约翰尼斯堡,三月七日。

彼吉特来了。当然,他忧心忡忡。惊惶不已,建议我应该马上动身到普勒多利亚去。然后,当我肯定而和蔼地告诉他,我们将留在此地时,他走了另一个极端,后悔他没带来他的来复枪,而且开始大谈特谈他在战时如何保护一座桥梁的事,在小普地坎比枢纽的一座铁路桥梁之类的。

我不久便打断他的故事,要他把那台大打字机拆封。我想那够他忙一阵子的了,因为那台打字机总是出毛病,而且他不得不拿到某个地方去修理。但是我忘了彼吉特的惊人办事能力。

“我已经把所有的箱子都拆封好了,尤斯特士爵士。那台打字机的情况非常良好。”

“你说什么——所有的箱子?”

“包括那两个小箱子。”

“我真希望你没这么卤莽,彼吉特,那些小箱子没有你的事,它们是布莱儿夫人的。”

彼吉特象只泄了气的皮球,他痛恨犯错。

“你只好再好好把它们包装起来!”我继续说,“包装好之后,你可以出去走走,到处看看。也许约翰尼斯堡明天将成了一堆冒烟的废墟,因此这可能是你的最后机会。”

我想不管怎么样,这总可以令我摆脱他一个上午。

“有一件事我想在您有空的时候告诉你,尤斯特士爵士。”

“我现在没空,”我连忙说,“我现在一点空都没有。”彼吉特退了出去。

“对了,”我叫回了他,“布莱儿夫人的那些箱子里装什么东西?”

“一些皮毛毯,及一些皮毛——帽子,我想。”

“那就对了,”我赞许地说,“她在火车上买的。那是一种帽子,也难怪你认不出来。我敢说她将在六月天的赛马场上戴上一项。还有些什么?”

“几卷底片,一些篮子——很多篮子——”

“一定有的,”我向他保证说,“布莱儿夫人是那种买东西从来不少于一打的女人。”

“我想就是这些了,尤斯特士爵士,除了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一条面纱和一些奇怪的手套之类的东西。”

“如果你不是天生的白痴的话,彼吉特,你该早就知道那些不可能是属于我的东西。”

“我以为其中有一些可能属于佩蒂格鲁小姐。”

“啊,那令我想起了——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挑出这么一个可疑的家伙当我的秘书?”

我告诉他我被盘问的事。然后我马上就后悔了,我在他眼睛里看到了我太了解的闪光。我急急地转变话题,但是已经太迟了。彼吉特已经开始准备争辩。

接着他以叙述一件有关“吉尔摩登堡”号上不知所云的事来烦我。那是有关一卷底片及一项赌注的事。那卷底片被一个知道原由的服务生,在三更半夜从气窗口抛进一间舱房里。我讨厌粗俗的娱乐,我这样告诉彼吉特,而他又再次从头跟我讲一遍那件事。他的故事讲得槽透了,我要很久很久才能听出个端倪来。

直到吃午饭时,我都没见到他。然后他象只电影上的大警犬般,兴奋异常地走进来。我从没喜欢过大警犬。原来是他看到了雷本。

“什么?”我惊吓得大叫。

是的,他看到了一个他确信是雷本的人走过街道。彼吉特跟踪了他。

“您猜我看到他停下来跟谁讲话?跟佩蒂格鲁小姐!”

“什么?”

“是的,尤斯特士爵士。不只是这样。我调查过了她——”

“等一等。雷本后来做什么了?”

“他和佩蒂格鲁小姐走进了拐角的那家土产店——”

我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彼吉特不解地停了下来。

“没什么,”我说,“继续说。”

“我在外面等了很久——但是他们没有出来。最后我走了进去。尤斯特士爵士,店里头一个人也没有!他们一定从另一条通道走了。”

我注视着他。

“如同我所说的,我回到饭店,对佩蒂格鲁小姐作了一些调查。”彼吉特压低噪声,呼吸沉重的说,每次他想讲秘密的事时总是这样。“尤斯特士爵士,有人看到昨天晚上有一个男人从她房间里走出来。”

我睁大眼睛。

“我还一直把她当做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淑女,”我喃喃地说。

彼吉特没注意到,继续说:

“我直接上楼去搜她的房间。您猜,我发现了什么?”

我摇摇头。

“这个!”

彼吉特拿出了一把安全刮胡刀及一块刮胡香皂。

“女人要这些干什么?”

我不认为彼吉特看过高级淑女杂志上的广告。我看过。我不打算在这方面跟他争辩,我只是不同意以刮胡刀来作为判断佩蒂格鲁小姐性别的证据。彼吉特从没如此无奈过。如果彼吉特以香烟盒来支持他的看法,我一点也不惊讶。然而,即使象彼吉特这样的人,也有他忍耐的极限。

“您不相信,尤斯特士爵士。这个您怎么说?”

我检视着他得意地高高摇晃的东西。

“看起来象是头发,”我厌恶地说。

“是头发,我想这是所谓的假发。”

“的确是,”我评断说。

“现在您相信佩蒂格鲁小姐是男人乔装的了吧?”

“真的,亲爱的彼吉特,我想我相信了。我该早就从她的脚看出来。”

“那么,那就对了。现在,尤斯特士爵士,我想跟您谈谈有关我私人的事。我无法怀疑,从您的暗示以及您一再地影射我在佛罗伦斯的那段时期,您已经发现了我的事。”

彼吉特在佛罗伦斯的秘密终于就要揭晓了!

“老老实实地全部说出来,我的好秘书,”我祥和地说,“最好是如此。”

“谢谢您,尤斯特士爵士。”

“是不是她的丈夫?丈夫,讨厌的家伙。总是出其不意地出现。”

“我不懂您的意思,尤斯特士爵士。谁的丈夫?”

“那女人的丈夫。”

“什么女人?”

“天啊,当然是你在佛罗伦斯遇到的女人。一定是有个女的。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抢了教堂,或是从背后刺了一个意大利人一刀,因为你看他不顺眼。”

“我实在不了解您,尤斯特士爵士。我想您是在开玩笑。”“有时候我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当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但是我向您保证,我现在并不想开玩笑。”

“我希望那时我离您相当远,您没认出我来,尤斯特士爵士。”

“在什么地方认出你?”

“在马罗,尤斯特士爵士。”

“在马罗?你跑去马罗搞什么鬼?”

“我以为您知道——”

“我开始越来越不懂了。从头再开始讲。你到佛罗伦斯——”

“那么您完全不知道——而且您也没认出是我!”

“根据我的判断,你似乎没有必要地投降了——让你的良知把你变成了一个懦夫。然而我想在我听完整个故事后,我会作更好的判断。现在深呼吸一下,从头开始。你去了佛罗伦斯——”

“但是我并没有去佛罗伦斯。就是这样。”

“好,那么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回家了——回马罗。”

“你到马罗去干什么?”

“我想看看我太太。她的身体娇弱而且盼望——”

“你太太?但是我并不知道你已结婚了!”

“是的,尤斯特士爵士,这正是我要告诉您的。我这件事情一直瞒着您。”

“你结婚多久了?”

“刚好过了八年了。当我成为您的秘书时,才刚结婚六个月。我不想失去这个工作。随身秘书是不能有家室的,因此我隐瞒这件事。”

“你真把我吓呆了,”我说,“这些年来她都在什么地方?”

“我们在马罗的河边上,有一幢小平房,离‘磨房’很近,已经有五年多了。”

“我的天啊,”我喃喃地说,“有没有孩子?”

“四个孩子,尤斯特士爵士。”

我有点昏迷地注视着他。我该早就知道,象彼吉特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私的。彼吉特的高尚品格一直正是我的祸害。那就是他的秘密——一个太太和四个小孩。

“你有没有告诉过别人这件事?”我最后问他,在我迷迷惆们地瞪住他一段时间之后。

“只有贝汀菲尔小姐。她到庆伯利火车站去。”

我继续注视着他,在我的注视之下,他显得坐立不安。

“我希望,尤斯特士爵士,您不是真的那么烦恼?”

“我的好秘书,”我说,“我不妨现在告诉你,你把我的事情整个都搞砸了!”

我忧心忡忡地走了出去。当我经过拐角处的那家土产店时,被一股突然的、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所吸住,我走了进去。店主人卑躬地迎过来。搓着双手。

“要点什么吗?羊毛,古董!”

“我想要一种相当特别的东西,”我说,“特别的时候用的。您能不能拿出你所有的给我看?”

“也许你愿意到我的后面房间去?我们那里有很多特别的东西。”

我犯的错误就在这里,我还自以为很聪明。我跟他穿过了摆动的门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褐衣男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