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成真》

第13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马斯特顿太太离开后,波洛走出去,逛进树林子里。他的神经不太像正常时候一样,他感到不可抗拒地想看一看每一丛矮树后面,同时想着每一处石楠花丛都有可能是藏尸之处。他最后来到怪建筑前,走了进去,坐在石板凳上,让他习惯穿着紧紧的尖头皮鞋的脚休息一下。

透过树林,他隐隐可以窥见河流的闪光,以及对岸的树堤。他发觉自己同意那年轻建筑师的说法,这不是建筑这种奇屋的地方。当然,可以砍下一些树来,可是即使那样视界也不恰当。如同麦克·威曼说过的,建在屋子附近的绿草地上,就可以欣赏到河流一路到舵口去的美景。波洛的思绪突然转变。舵口,“世界号”游艇,以及伊亭尼·狄索沙。这整个事情一定有某种模式,但是他看不清是何种模式,只有一些零星显露出来的诱人线索而已。

某个发亮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俯身把它捡起来,它是掉在水泥基础上一个小裂缝里的东西。他把它放在手掌心里,似曾相识地看着它。是一个小小的飞机型黄金饰物,当他对着它皱眉头时,一幕景象闪入心头。一只手镯,一只黄金手镯吊着晃来晃去的护身符和装饰物,他再度坐在帐篷里而朱莉卡夫人的声音,也就是莎莉·雷奇,正在谈着他的手相。是的,她是戴着一只吊着各种黄金饰物的手镯。那种模仿波洛年轻时候见过的模式,或许就因为这样才命让他印象深刻。想必是雷奇太太某个时候曾经坐在这里,而有一个饰物从她手镯上掉下来了。或许她甚至没注意到。这可能是几天以前的事——或许几个星期。或者,可能就是昨天下午。

波洛考虑着最后一点,然后他听见外面的脚步声,猛然抬起头。一个人影来到怪建筑前,停了下来,见到波洛而吓了一跳。波洛打量着那穿了一件印满各种龟类的衬衫,瘦长、金发白皮肤的年轻人。这件衬衫是错不了的,他昨天在那穿着的人丢椰子时就仔细地观察过。

他注意到这年轻人几乎不寻常的慌乱,他以外国口音快速说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

波洛温和地对他微笑,不过带着责备的意味。

“恐怕,”他说,“你是闯入了私人住地。”

“是的,对不起。”

“你从招待所来的?”

“是的,是的。我以为也许可以从这树林子到码头上去。”

“恐怕,”波洛温和地说,“你得走原路回去,此路不通。”

年轻人露出一口牙齿表示和善地微微一笑,再度说:“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他一鞠躬,转身离去。

波洛走出怪建筑,回到小路上,望着退下去的男孩。当他走到小路尽头时,他回过头看,看见波洛在看他,他便加快脚步,消失在拐角处。

“啊,”波洛对自己说,“这是不是凶手?”

年轻人昨天确实出现在游园会里,在跟波洛碰撞时一脸不高兴,因此他确实一定相当清楚这树林子并没有小路通往渡口。如果,他真的是在找通往渡口去的小路,那么他就不会走怪建筑旁的这条小路,而是会沿着靠近河流的较低地势走。再说,他来到怪建筑前的模样像是来跟某人会合,结果发现在会合地点上的人不对而吓了一大跳。

“看来像是这样没错,”波洛自言自语。“他是来这里跟某人会面,他来跟谁会面?”他事后想到又加上一句,“还有,为什么?”

他逛到小路拐角处,看着小路蜿蜒通进树林子的地方。现在没有了那个穿着乌龟衬衫的年轻人影子。想必是他认为尽快退回去为妙。波洛摇摇头,往回走。

他在沉思中悄悄来到怪建筑一旁,在台阶上停住脚步,轮到他吓了一跳。莎莉·雷奇跪在那里,低头向着地上的裂缝,她跳了起来,吓了一跳。

“噢,波洛先生,你吓死我了,我没听见你来的声音。”

“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吧,太太?”

“我……不是,其实不是。”

“你丢了什么东西,或许吧,”波洛说。“掉了东西。或者也许……”他采取大胆无赖的态度,“或者,太太,也许这是个幽会地点。很不幸的,我不是你要会见的人?”

现在她已经恢复了沉着。

“有人在这上午十点左右跟人幽会吗?”她质疑地问道。

“有时候,”波洛说,“得在唯一可能得到的时机跟人家幽会,做丈夫的。”他富有警示意味地说,“有时候会嫉妒。”

“我怀疑我的丈夫是不是会。”莎莉·雷奇说。

她说得够轻淡了,不过波洛听出了其中怨恨的意味。

“他那么全神贯注在他自己的事业上。”

“所有的女人都这样抱怨丈夫。”波洛说。“尤其是英国丈夫。”他加上一句。

“你们外国人比较殷勤。”

“我们知道。”波洛说,“每个星期至少一次,最好是三四次,告诉女人说我们爱她是必要的,而且带一束花回去给她,恭维她几句,告诉她她穿的新衣服戴的新帽子很好看,这也是聪明之举。”

“你是这样做的吗?”

“我,太太,不是人家的丈夫。”赫邱里·波洛说。“哎呀!”他加上一句。

“我确信这没有什么好哎呀的,我确信你相当庆幸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单身汉。”

“不,不,太太,我的生活中失去了这一切是很糟糕的事。”

“我认为结婚的人是傻瓜。”莎莉·雷奇说。

“你为你在伦敦西南区的画室作画的那段日子感到遗憾吗?”

“你好像对我什么事都知道,波洛先生?”

“我是个喜欢聊天的人。”赫邱里·波洛说。“我喜欢听所以人的事。”他继续说,“你真的后悔吗,太太?”

“噢,我不知道。”她不耐烦地坐在座位上,波洛坐在她身旁。

他再度亲眼见到他渐渐习惯的现象。这位迷人、红发的女孩正要跟他说一些她对英国人会考虑再三后才会说的事。

“我原本希望。”她说,“我们离开一切来这里度假时,事情会再象一切一样……可是结果并不然。”

“不然?”

“是的亚力克还是一样情绪不稳定,而且——噢,我不知道——自我封闭起来,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他这么紧张不安。诱人打电话留下了奇奇怪怪的话奥我转告他,而他又什么都不告诉我,这正是叫我发疯的原因。他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起初意味是有另外的女人,可是我又认为不是。真的不是……”

然而她的话声带着某些怀疑的意味,波洛很快就注意到了。

“你昨天下午的茶喝得愉快吧,太太?”他问道。

“喝得愉快?”她对着他皱眉头,她的思绪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绕回来。然后她连忙说:“噢,是的。你不知道那有多累人,全身包裹着坐在那帐篷里,闭死人了。”

“茶棚里一定也有点闷人吧?”

“噢,是的。不过,没有什么比得上一杯茶,是吧?”

“你刚刚是在找什么东西吧,太太可不可能,是找这个?”他递出那小小的黄金饰物。

“我——噢,十点。噢,谢谢你,波洛先生。你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在这里,在地板上,那边那到裂缝里。”

“我一定是什么时候掉的。”

“昨天?”

“噢,不,不是昨天,是昨天以前。”

“可是,当然,太太,我记得你在帮我算命是,我看见这个饰物在你的手腕。”

没有人能比赫邱里·波洛更能说出这样微妙的谎言。他说得十分确定,而在那种确定之下,莎莉·雷奇的眼皮低垂下去。

“我并非真的记得。”她说。“我今天上午才注意到它不见了。”

“那么我高兴。”波洛献殷勤地说,“能把它还给你。”

她的手指紧张地转动着那小饰物,她站了起来。

“呃,谢谢你,波洛先生,非常谢谢你。”她说。她的呼吸有点不均匀,眼神紧张。

她匆匆走出怪建筑,波洛靠回椅背上,缓缓点了下头。

不,他对自己说,不,你昨天下午并没有去茶棚。你那么急着想知道是不是四点了,并不是因为你想去茶棚喝茶,你昨天下午是来这里。这里,到这怪建筑里来,到船库的中途,你来这里会见某个人。

他再度听见脚步声接近。快速、不耐的脚步声。“来人或许——”波洛预期地微笑着说,“是雷奇太太来这里要见的人。”

然而,当亚力克·雷奇从怪建筑的转角处出现时,波洛囔着:

“又错了。”

“啊!什么?”亚力克·雷奇吓了一跳。

“我说。”波洛解释说,“我又错了,我并不经常错。”他解释,“这叫我感到生气,我预料会见到的人不是你。”

“那么你预料会见到谁?”亚力克·雷奇问道。

波洛快速回答。

“一个年轻人——差不多像小男孩那样——穿着一件样式华丽有乌龟在上头的衬衫。”

他对他这句话产生的效果感到满意,亚力克·雷奇向前一步。他有点不着边际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通灵人。”赫邱里·波洛说着闭上双眼。

亚力克·雷奇又向前靠近几步,波洛察觉到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非常气愤的人。

“你这到底是什么鬼意思?”他问道。

“你的朋友,我想。”波洛说,“已经回青年招待所去了,如果你想见他,你得到那里去找他。”

“原来是这样。”亚力克·雷奇喃喃说道。

他在石板凳的另一头跌坐下去。

“原来这就是你来这里的原因?并不是什么来颁奖的,我应该早就知道。”他转身面向波洛,他的脸憔悴,不快乐。“我知道一定看起来像什么样子。”他说。“我知道这整个事情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并不像你所认为的那样,我在做牺牲品。我告诉你,一旦你落入这些人手中,要脱身并不是那么容易,我想摆脱他们。你绝望,你知道,你觉得想要采取不顾一切的手段。你觉得你就像掉进陷阱里的一只老鼠,无计可施。噢,算了吧,说这些有什么用!你现在大概已经知道你想要知道的了。我想,你找到了证据。”

他站起来,有点踉跄,仿佛他几乎看不清路一样,然后毫不回顾地急急离去。

赫邱里·波洛两眼圆睁,双眉齐扬地留在原位。

“这一切非常奇怪。”他喃喃说道。“奇怪而且有趣,我找到了我需要的证据,是吗?什么的证据?谋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假戏成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