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成真》

第19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当赫邱里·波洛被人引进来时,警察署长和布朗德督察十分好奇地抬起头来。警察署长的脾气正不怎么好,布朗德平静的坚持使得他才刚取消了当晚的约会。

“我知道,布朗德,我知道,”他烦躁地说。“或许他是他那一时代的一个小小的比利时男巫——可是当然,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老兄,他几岁了?”

布朗德巧妙地避开这个他本身反正也不知道的问题,波洛自己一向对他的年纪保持沉默。

“问题是,长官,他当时人在那里——在出事现场,而我们其他办法都毫无进展。到处碰上白墙,我们。”

警察署长烦躁地擤擤鼻子。

“我知道,我知道,让我开始相信马斯特顿太太所说的是变态杀人狂干的。我甚至会用上猎犬,要是有任何用得上它们的地方的话。”

“猎犬不可能追踪出水上的异味。”

“是的,我知道你一直所认为的,布朗德。而且我偏向同意你的想法,但是完全没有动机,你知道,一点点动机也没有。”

“动机可能是在那些小岛上。”

“意思是海蒂·史达斯在那小岛上知道了狄索沙什么事?我想这大概合理可能,就她的智能状态来说,她单纯,大家都同意这一点,她可能随时对任何人泄露出她所知道的,你的看法是不是这样?”

“差不多是这样。”

“如果这样,那么他未免等得太久了才渡海来处理。”

“呃,长官,可能他并不知道她后来的去向,他自己说是他在某份社团期刊上看到有关‘纳瑟屋’的报道,还有美丽的女主人,如同我所说的,这是他说的,而或许他说的是真话,他并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或是嫁给了谁,直到他看到了那则报道。”

“可是一旦他知道了,他就坐上游艇以特快的速度渡海过来谋杀她?这太牵强了,布朗德,非常牵强。”

“但是这有可能,长官。”

“那么那个女人到底可能知道他什么秘密?”

“记住她对丈夫说过的话:‘他杀人’。”

“记住的凶案?她十五岁时发生的?再说这想必只是她自己说的吧?当然他会一笑置之吧?”

“我们并不知道事实,”布朗德顽固地说。“你自己也知道,长官,一旦知道谁做了什么事,就可以去找证据而且找的到。”

“嗯,我们调查狄索沙——谨慎地——透过惯常的渠道——结果一无所获。”

“就因为这样,长官,这个可笑的老比利时人才可能已经误打误撞的发现了什么。他当时在那屋子里——这是重要的一点。史达斯夫人跟他谈过话,她零零星星说过的一些事可能在他心中串连了起来,而且有了道理。不管可能是怎么样,他这一天大部分时间一直都在纳瑟坎伯。”

“而他打电话问你狄索沙的游艇是什么样的游艇?”

“他第一次打给我的时候,是的,第二次是要我安排这次会面。”

“呃。”警察署长看看手表,“如果他五分钟之内不来……”

然而赫邱里·波洛正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他的外表不像往常一样整洁,他的胡子软弱无力,受到了德文郡空气的影响,他的亮漆皮鞋蒙着厚厚一层泥土,他本人无精打采,头发蓬乱。

“呃,你来了,波洛先生。”警察署长跟他握握手。“我们都洗耳以待,准备听听你要告诉我们什么。”

这句话有点反讽的意味,然而身体受寒的波洛,没有心情让精神上也受寒。

“我无法想象。”他说,“我怎么以前没看出真相来。”

警察署长对这句话反应有点冷淡。

“你是说你现在知道真相了?”

“是的,还有一些细节——不过大要都明朗了。”

“我们要的不只是大要。”警察署长冷淡地说。“我们要的是证据,你找到证据了吗,波洛先生?”

“我可以告诉你们到哪里去找证据。”

布朗德督察开口了。“比如说?”

波洛转向他,问了个问题。

“我想,伊亭尼·狄索沙大概已经离开这个国家了吧?”

“两个星期以前。”布朗德恨恨地接着说,“要找他回来可不容易。”

“可能说得动他。”

“说动?那么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引渡他回来?”

“不是引不引渡的问题,如果跟他说明事实……”

“可是,什么事实,波洛先生?”警察署长有点烦躁地说。“你说得这么流畅的是什么事实?”

“伊亭尼·狄索沙坐着豪华游艇到这里来显示出他家有钱的事实,老莫德尔是玛莲·塔克的外公(这一点我今天才知道)的事实,史达斯夫人喜欢戴苦力型帽子的事实,奥利弗太太,不管她有不可靠、漫无边际的想象力,在不自知之下,是个对个性的判断非常精明的女人的事实,玛莲·塔克在她的衣柜抽屉里藏有chún膏和香水的事实,布鲁伊丝坚持说史达斯夫人要她带一托盘点心去给船库里的玛莲的事实。”

“事实?”警察署长睁大双眼。“你把这些叫做事实?可是这些根本就不新鲜了。”

“你宁可要证据——确实的证据——比如——史达斯夫人的尸体?”

现在睁大双眼的是布朗德。

“你找到史达斯夫人的尸体了?”

“并没实际找到——不过我知道它藏在什么地方。你们到那地方去,而当你们找到时,那么——那么你们就有证据了——所有你们需要的证据,因为只有一个人可能把它藏在那里。”

“那是谁?”

赫邱里·波洛微微一笑——像一只舐过一碟奶油的心满意足的猫一样的微笑。

“这个人经常是,”他柔声说道,“作丈夫的,乔治史达斯爵士杀死了他太太。”

“可是这不可能,波洛先生,我们知道这不可能。”

“噢,不。”波洛说,“根本就不是不可能!听好,我来告诉你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假戏成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