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成真》

第05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波洛在探究的心情之下,走出前面大铁门,沿着陡峭、盘旋的大路走了下去,随即来到一处小码头。一个有条铁链的大铃上写着一张告示:“渡河摇铃。”码头边停泊着各种船只。一个原本靠在系船柱上,两眼黏湿的老人拖着脚步走向波洛。

“你想渡河吗,先生?”

“谢谢你,不是,我只是从‘纳瑟屋’过来散一下步。”

“啊,你住在‘纳瑟屋’?小时候在那里工作过,我,还有我儿子——他以前是那里的主园丁。不过我以前是照顾船。老福里亚特乡绅,他相当迷船。任何天气都出航,他。少校,他的儿子,他不喜欢航海。马,那才是他喜欢的。而且在它们身上输了不少钱。赌马还有喝酒——跟他在一起有过艰难的时期。他太太,你见过她吧,也许——现在住在门房里,她。”

“是的,我刚刚才跟她在那里分手。”

“她也是福里亚特家族的人,来自狄佛顿的远房堂亲。搞园艺很有一手,她,那里所有开花的矮树全都是她种起来的。甚至在战时房子被征用时,还有两个年轻的少爷去参战,她仍然照顾那些矮树,免得它们长得他过于茂盛。”

“真苦了她,她两个儿子都遇难了。”

“啊,她是命苦,接二连三的。她丈夫方面的烦恼,还有少爷方面的苦恼。不是亨利先生方面的。他是一个你所能期望的好绅士,照顾他的祖父,喜欢航海,后来加入了海军,可是詹姆士先生,他就给她惹了很多麻烦。负债,女人,而且他脾气真是凶。天生一个无法走正路的人。不过战争适合他,可以说是——给了他机会。啊!多的是平时无法走正路的战时却能英勇牺牲的人。”

“因此现在,”波洛说:“‘纳瑟屋’里不再有福里亚特家的人了。”

老人滔滔的话语猛然消失。

“正如你所说的,先生。”

波洛好奇地看着这位老人。

“取而代之的是乔治·史达斯爵士。本地人对他的看法怎么样?”

“我们知道,”老人说,“他是个非常有钱的人。”

他的语气显得冷淡,近乎好玩。

“那么他太太呢?”

“啊,她是伦敦来的好小姐。园艺方面不行,而且据说,她这上头少了些东西。”

他意味深长地轻敲自己的太阳穴。

“并不是说大家一直说她坏话对她不友善。他们来这里刚过了一年。买下这个地方而且整修得全像新的一样。我记得好象他们是昨天才来的一样。傍晚的时候来的。我所记得最严重的一次暴风过后的那一天。左右的树木都倒了——有一棵倒在车道上,我们不得不急忙把它锯掉好将车道清理出来给车子过,而上头那棵大橡树,倒下来把其他很多树也压倒下来,搞得乱七八糟。”

老人转向一旁,厌恶地吐了一口口水。

“怪建筑就真是怪建筑——新奇无聊的怪东西。那是夫人出的主意。他们来这里不到三星期就建起来了,我相信一定是她说动乔治爵士建的。它卡在那些树中间实在可笑极了,就象一座异教徒的庙,现在又盖了一幢很好的凉亭,用彩色玻璃好象满有乡土味的。这我没什么好反对的。”

波洛微微一笑。

“伦敦的小姐们,”他说:“它们一定有她们的喜好。令人伤心的是福里亚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这你可决不要相信,先生,”老人嘲笑了一声。“‘纳瑟屋’里总是有福里亚特家的人在。”

“可是房子是乔治·史达斯爵士的。”

“话是这样说——不过还是有福里亚特家的人在。啊!福里亚特的人是罕见精明的人!”

“你这句话怎么说?”

老人狡猾地侧瞄他一眼。

“福里亚特太太住在门房里不是吗?”

“是,”波洛慢吞吞地说。“福里亚特太太是住在门房里,而这个世界非常邪恶,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非常邪恶。”

老人睁大眼睛凝视着他。

“啊,”他说:“你这句话有几分真理在,可能。”

他又拖着脚步离去。

“可是,我说的话有什么真理在?”当波洛慢慢爬上山坡走回屋子去时,烦躁地自问。

赫邱里·波洛仔细地打扮了一番,在他的胡子上抹上香油,同时把它们捻出气势凶猛的两撇。他往后站,对他在镜子里所看到的感到满意。

锣声在屋子里回荡,他下楼去。

刚刚完成一次非常艺术性的敲锣表演——渐次加强、强、渐弱、渐缓——的主仆,正把锣棒放回挂钩上。他一张哀伤微黑的脸露出愉快的神色。

波洛心想:“管家写的一封勒索信——或者可能是主仆。”这位主仆看起来好象大有能力写出勒索信。波洛怀疑奥立佛太太是否从生活中选取角色。

布鲁伊丝小姐穿着一件不配称的薄纱花衣服走过大厅,他赶上她,问道:

“你们这里有管家吧?”

“噢,没有,波洛先生。恐怕时下没有人家这么高尚,除了一些真正的大户人家,当然。实际上,有时候——我就是管家,我在这屋子的地位比较像是管家,而不是秘书。”

她酸溜溜地短笑一声。

“这么说你就是管家?”波洛深深考虑着她。

他看不出布鲁伊丝小姐会写出勒索信来。若是匿名信——那就不同了。他知道一些像布鲁伊丝小姐一样的女人写出匿名信——坚强可靠的女人,完全不受它们周围的人怀疑。

“你们的主仆叫什么名字?”他问到。

“汉登。”布鲁伊丝小姐显得有点惊愕。

波洛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很快地解释说。

“我问你是因为我觉得我以前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非常有可能。”布鲁伊丝小姐说:“这些人好象从不会在任何地方待上超过四个月的时间。他们一定不久就会把全英格兰所有可能的工作机会都尝试一下。毕竟,时下请得起主仆和厨子的人家并不多。”

他们走进客厅,穿着晚餐外套、不知道为什么总叫人感到有点不自然的乔治爵士,正在那里供应雪利酒。穿着铁灰色缎子的奥立佛太太,看起来像是一艘废战舰,而史达斯夫人则低俯着一颗乌黑平顺的头,研究着杂志上的流行时装。

亚力克和莎莉·雷奇在唠叨着,还有积姆·华伯顿。

“我们有很多事要做,”他警告他们:“今晚不打桥牌。所有人都加入工作。有大量的标示要印,还有算命用的大卡片。我们要取什么名字?朱莉卡?艾尔玛瑞妲?或是罗曼莉·雷格,吉普塞皇后?”

“要有东方味道的,”莎莉说:“农业地区的人都讨厌吉普塞人。朱莉卡听起来不错。我把我的画箱带过来了,我想麦克可以替我们画一条蜷缩的蛇装饰一下标示牌。”

“那么,与其用朱莉卡不如用克莉奥派屈拉吧?”

汉登出现在门口。

“晚餐准备好了,夫人。”

他们进入餐厅,长桌上摆着蜡烛,餐厅里充满了阴影。

华伯顿和亚力克·雷奇坐在女主人两旁。波洛坐在奥立佛太太和布鲁伊丝小姐中间。后者活跃地泛谈着明天活动准备工作的进一步细节。

奥立佛太太沉思默想恍恍惚惚地坐着,几乎没有开口说话。

当她终于打破沉默时,说的是一句有点矛盾的解释话语。

“不要管我,”她对波洛说:“我只是在回想我是否忘了什么。”

乔治爵士衷心的笑出声来。

“重大的缺点,是吧?”他说。

“正是,”奥立佛太太说:“总是有个重大的缺点。有时候要到书印出来了才发现。那时真叫人气闷!”她的脸反映出这个感受。她叹了一声。“奇怪的是大多数人从没注意到。我对自己说,‘可是厨子势必会注意到那两块炸肉排没有人说过。’可是别人根本没想到。”

“你可把我给迷住了。”麦克·威曼倾身向前。“‘第二块炸肉排的秘密’。拜托,拜托,千万不要说明。我好在浴缸里仔细推敲一番。”

奥立佛太太心不在焉地对他微微一笑,回到她的默想中。

史达斯夫人也是默默无语。她不时的打哈欠。华伯顿、亚力克·雷奇和布鲁伊丝小姐隔着她在交谈。

当他们走出餐厅时,史达斯夫人在楼梯旁停住脚步。

“我要上床去了,”她宣称:“我很困。”

“噢,史达斯夫人,”布鲁伊丝小姐叫说,“有这么多事情要做。我们一直都指望着你帮我们。”

“是的,我知道。”史达斯夫人说:“不过我要上床去了。”

她带着小孩子一般心满意足的口吻说。

当乔治爵士从餐厅里出来时,她回过头。

“我累了,乔治。我要上床去了。你不会介意吧?”

他走向她温情地轻拍她的肩膀。

“你去好好睡一觉,海蒂。为明天养足精神。”

他轻吻她一下,她上楼,挥挥手喊道:

“大家晚安。”

乔治爵士抬头对她微笑。布鲁伊丝小姐猛吹一大口气,突然转身离去。

“大家来吧,”她强装愉快地说。“我们得开始工作了。”

随即大家都分头去工作。由于布鲁伊丝小姐不可能同时在每一个地方关照,不久就有些人开溜了。麦克·威曼在一块招牌上添加了一条凶猛的大蛇和“朱莉卡夫人会算出你的命”几个字,然后悄悄地开溜。亚力克·雷奇随便打打杂,然后公然出去丈量投环游戏的场地,然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女人就像是女人,卖力而老实的工作着。赫邱里·波洛学女主人一样,早早就上床去了。

波洛第二天早上九点三十分下楼吃早餐。早餐是站前的式样。一排热腾腾的盘子搁在电热器上。乔治爵士正吃着一份英式早餐,有炒蛋、熏肉和腰子。奥立佛太太和布鲁伊丝小姐吃的跟他一样,不过分量较少。麦克·威曼吃着一整盘的冷火腿。只有史达斯夫人不吃肉食,细咬着薄薄的吐司面包,啜饮着浓浓的咖啡。

邮件刚刚送到。布鲁伊丝小姐面前有一大堆信件,她正迅速地一堆堆分开。任何标明“亲启”的信件她都递过去给乔治爵士。其他的她自己拆开,同时分类。

史达斯夫人有三封信。她拆了两封显然是帐单的信件,把它们丢到一边去。然后打开了第三封,突然清晰地说了一声:“噢!”

这个叫声是如此的惊人,使得所有的人头都转向她。

“是伊亭尼寄来的,”她说:“我堂哥伊亭尼。他要坐游艇到这里来。”

“我看看,海蒂,”乔治爵士伸出手。她把那封信递过桌面。他摊平信纸看着。

“这位伊亭尼·狄索沙是谁?堂哥,你说?”

“我想是,远房堂哥,我不太记得他——几乎完全不记得。他是……”

“是什么,亲爱的?”

她耸耸肩

“这不重要,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是个小孩子。”

“我想你大概不记得他,不过我们必须让他觉得受欢迎,当然,”乔治爵士衷心的说:“可惜今天有游园会,不过我们会请他吃晚饭。或许我们可以留他过一两夜——带他看看乡下的风景?”

乔治爵士此时是热心的乡绅。

史达斯夫人没说什么,她低头凝视着她的咖啡杯。

话题不可避免的转到了游园会上,只有波洛保持超然,望着主位上苗条、具有异国风味的身影。他心想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眼睛抬起来,快速地瞄了他坐的地方一眼。那是非常精明、带着评量意味的眼光,令他吓了一跳。当他们目光相遇时,那精明的眼神消失——回复成空洞。但是另外一种眼神还在,冷静、打量、警觉……

或者这是他自己想象出来的?无论如何,有点智能不足的人经常具有一种有时候甚至会令最了解他们的人吃惊的天赋精明性,这倒是真的。

他心想史达斯夫人确实是个迷,人们似乎保留一些对她恰恰相反的看法。布鲁伊丝小姐暗示过,史达斯夫人非常清楚她自己在干什么。然而奥立佛太太确实认为她痴呆,而长久跟她亲近、了解她的福里亚特太太说她是一个不太正常,需要人家照顾、看护的人。

布鲁伊丝小姐或许存有偏见,她不喜欢史达斯夫人的懒惰和冷淡,波洛怀疑布鲁伊丝小姐是否在乔治爵士婚前就一直是他的秘书。如果是,她可能容易对新政权的来临感到愤慨。

波洛原本会全心同意福里亚特太太和奥立佛太太的说法——直到今天早上。然而,他终究是否能真的依赖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印象?

史达斯夫人突然站起来。

“我头痛,”她说。“我要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假戏成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