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成真》

第09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虽然布朗德督察没有贺斯金警官一样对外国人的偏见,但是他还是马上就不喜欢伊亭尼·狄索沙。这年轻人的优美高雅,他衣着的完美,他擦着发油的头发上浓浓的花香味,全都令督察感到讨厌。

狄索沙非常自信,非常安闲自在。他孩子彬彬有礼的外貌掩饰下,透出一些冷淡、暗自觉得有趣的意味。

“必须承认,”他说,“生活是充满了惊奇,我航海度假来到这里,欣赏美景,我来跟我多年不见的小堂妹供度一个下午——而结果出来什么事?先是卷入像嘉年华会亿元的狂欢活动中,椰子从我头上呼啸而过,然后马上就由喜剧转入悲剧,我被卷入一件谋杀案中。”

他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说:

“并没跟我有任何关系,这件谋杀案,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想要接见我。”

“你是来到这里的陌生人,狄索沙先生——”

狄索沙插嘴说,“而陌生人必定是可疑的,是吗?”

“不,不,完全不是,先生。不,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据我的了解,你的游艇是停在舵口?”

“是这样没错。”

“而你今天下午坐小汽艇沿河过来?”

“又是没错。”

“当你沿河过来时,你有没有注意到你的右方有一间小船库,屋顶是茅草盖的,底下有一个泊船的小码头?”

狄索沙英俊的黑头颅往后一仰,皱起眉头想着。

“我想想看,有一个小港湾,和一幢灰瓦的小屋子。”

“再过来一定的,狄索沙先生,座落在树林中的。”

“啊,是的,我现在想起来了,一个非常美的地点,我不自动那是附属于这幢房子的船库,要是我知道了,我就会把我的船靠在那里上岸来。当我向人问路时,他们告诉我到渡口去,然后从都会那边的小码头上岸。”

“的确,而你正是那样做?”

“我正是那样。”

“你并没有靠在,或是接近那间船库?”

狄索沙摇头。

“当你经过时,你有没有看见任何人在那间船库里?”

“看见任何人?没有,我该看见任何人吗?”

“这只是一个可能,你知道,狄索沙先生,被谋杀的女孩今天下午是在那船库里。她在那里被杀,而且她一定是在里你经过不久的时间内被杀的。”

狄索沙再度扬起眉头。

“你认为我可能是这件谋杀案的目击者?”

“谋杀是在船库里发生的,不过你可能看见那个女孩——她可能从窗口向外看或是出去到阳台上。如何你看见过她,那么就多少可以缩短我们猜测的死亡时间差距。如果,当你经过时,她还活着——”

“啊,我明白,是的,我明白。可是为什么特别问我?多的是船从舵口来来去去的,游乐的汽艇,他们时时经过,为什么不问他们?”

“我们会问他们,”督察说,“不要担心,我们会问他们。那么,你的意思是,你没看见船库那里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完全没有,没有任何人在那里的任何迹象。当然我并没有特别注意去看,而且我经过的地方也没有非常靠近。可能有人像你所提示的一样从窗口向外看,可是如果是这样,我并没有看见那个人。”他礼貌地加上一句说:“非常抱歉我无法协助你。”

“噢,没什么,”布朗德督察友善地说,“我们不能抱太多希望。只是还有汽艇一些小事我想先知道一下,狄索沙先生。”

“什么事?”

“你是单独来这里,或是有朋友在一起航海?”

“我本来是有朋友在一起,直到最近,不过前三天我都自己一个人——跟水手,当然。”

“那么你的游艇名称呢,狄索沙先生?”

“世界号。”

“据我了解,史达斯夫人是你的堂妹?”

狄索沙耸耸肩。

“远房堂妹,不太亲近。在那些小岛上,你一定知道近亲联姻很多,我们相互之间全都设计堂亲。我自从她还是个小小女孩时就没见过她了,十四岁——和十五岁起。”

“而你想今天过来拜访她给她一个惊喜?”

“算不上是惊喜,督察先生,我已经写信告诉过她了。”

“我知道她今天早上收到你一封信,可是她知道你在这个国家里是感到惊讶。”

“噢,可是你这就错了,督察先生。在这一起,我给我堂妹写过信——我想想看,三个星期以前就在我渡海来到这个国家之前从法国写给她的。”

督察感到惊讶。

“你从法国写信告诉她你打算来拜访她?”

“是的,我告诉她我坐游艇航海,而我们可能在镜头左右抵达多港或是舵口,而我会再告诉她我抵达的确切日期。”

布朗德督察睁大双眼凝视着他,这完全跟他听说的有关伊亭尼·狄索沙的信在吃早餐时寄达的事不相符合,不只一个目击者证明说史达斯夫人当时警觉起来,感到烦乱而且非常明显的对信的内容感到惊吓,狄索沙平静地回瞪着他,他微微一笑,轻轻拂去他膝头上的一丝灰尘。

“史达斯夫人有没有回你的第一封信?”督察问道。

狄索沙由于了一下,然后他回答说:

“这很难记得……不,我想是没有。不过也没有必要回信,我到处跑,没有固定地址。再说,我不认为我堂妹,海蒂,多会写信。”他接着又说,“你知道,她的智能不太高,虽然据我了解,她已经长大成为一个非常美的女人。”

“你还没见过她?”布朗德以问话的形式说出这句,而狄索沙露出他的牙齿,认同地微微一笑。

“她似乎非常不负责任地失踪了,”他说,“无疑的这个游园会一定令她感到乏味。”

“你有没有任何理由相信,狄索沙先生,你堂妹可能有某种理由想要避开你?”

“海蒂想要避开我?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她可能有什么理由呢?”

“这正是我在问你的,狄索沙先生。”

“你认为海蒂不在这游园会里是为了避开我?多么荒谬的想法。”

“就你所知,她没有任何理由——我们姑且说是——怕你?”

“怕——我?”狄索沙与其怀疑而且感到好笑,“可是恕我这么一说,督察先生,这是多么稀奇的想法啊!”

“你跟她的关系一直相当友好?”

“如同我所告诉你的,我跟他之间没有什么关系,我从她是个十四岁的小孩子起就一直没见过她了。”

“可是你来英格兰时还是来找她?”

“哦,至于这一点,我在你们一份社交新闻报上看过有关她的一段报道。提到她的闺名,说她嫁给了这位有钱的英国人,而我想‘我必须看看小海蒂变成什么样子了。究竟她的头脑现在是否比以前管用些。’”他再度耸耸肩。“这只不过是堂兄妹之谊,无伤大雅的好奇心——如此而已。”

督察再度盯着狄索沙。他不知道,在那嘲弄、平静的外表之后,正在想些什么?他采用比较亲密的态度。

“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多告诉我一点有关你堂妹的事?她的个性、她的反应等等?”

狄索沙显出温文的惊讶样子。

“真是的——这跟我所知你真正在办的女孩在船库里被谋杀的案子有任何关联吗?”

“可能有关联。”布朗德督察说。

狄索沙默默审视了他一会儿,然后他微微一耸肩说:

“我向来就不太了解我堂妹,她是一个大家庭的一份子,而且并不特别令我感兴趣。不过为了回答你的问题,我愿意对你说,尽管智能上低弱,据我所知,她并没有任何杀人的性向。”

“真是的,狄索沙先生,我并没有那方面的暗示。”

“没有吗?我怀疑,我看不出你的问题有任何其他的原因。不,除非海蒂已经变了很多,她不是杀人犯!”他站了起来。“我相信你不可能想再进一步问我话了,督察先生,我只能祝福你成功逮到凶手。”

“你没打算一两天之内离开舵口吧,我希望,狄索沙先生?”

“你说得非常有礼,督察先生。这是命令吗?”

“只是请求,先生。”

“谢谢你,我打算在舵口停留两天,乔治爵士非常诚意要我住到这屋子里来,不过我宁可留在‘世界号’上如果你想进一步问我任何问题那是你会找到我的地方。”

他礼貌地一鞠躬。

贺斯金警官为他开门,他走了出去。

“令人厌烦的家伙。”督察喃喃自语。

“啊!”贺斯金警官完全同意地说。

“即使说她有杀人的性向,”督察继续自言自语,“她为什么要攻击一个说不上来的女孩子?这没有什么道理。”

“头脑不正常的人从来就叫人想不透。”贺斯金说。

“真正的问题是,她的头脑有多不正常?”

贺斯金装出一副聪明相地摇摇头。

“智商低,我想。”他说。

“不要扯出这些最新流行的术语来,我才不过她智商高或智商低。我关心的只是,她是不是那种认为把一条绳子绕在一个女孩子脖子上面而把她勒死是好玩、必要或是想要做的事的女人?无论如何,这女人到什么鬼地方去了?出去看看法兰克进展如何。”

贺斯金服从地离去,不一会跟寇瑞儿巡佐一起回来,他是一个活泼的年轻人,看重自己,总是有办法惹恼他的上级长官。布朗德督察比较喜欢贺斯金的乡下人智慧多了,而而是法兰克·寇瑞儿那万事通的精明态度。

“还在全面搜索,长官,”寇瑞儿说,“夫人并没有由大门出去,这一点我们相当确定,在那里卖门票收钱的是第二园丁,他发誓说她没离开。”

“除了大门之外还有其他的路可以出去吧,我想?”

“哦,是的,长官。有一条下通渡口的小路,不过在那里的老头子——莫德尔,他的名字——也相当肯定的说她从那里离开,他大约有一百岁,不过相当可靠,我想。他相当清晰地描述那位外国先生怎么坐小汽艇到达那里,还有问说到‘纳瑟屋’的路怎么走。老头子告诉他必须由大路上来,到大门买票。不过他说那位先生好像不知道游园会的事,说他是这家人的亲戚。因此老头子就告诉他从渡口上来穿过树林的小路,莫德尔好像整个下午都在小码头附近,因此他相当确信如果夫人走那条路的话,他应该会看见她。再来是越过田野到胡丘大花园去的上铁门,不过那已经因为侵入私宅的人而围上铁丝网了,因此她并没有从那里出去,看来好像她一定还在这里,不是吗?”

“可能是这样,”督察说,“不过没有什么能阻止她从篱笆底下溜出去然后越过田野走掉吧?乔治爵士仍然在抱怨从隔壁招待所私自闯进来的这里的人,据我所知。如果有人能私自闯进来,我想大概同样有人可以循同样路径溜出去吧。”

“噢,是的,长官,这是无疑的,长官不过我跟她的婢女谈过,长官,她穿着”——寇瑞儿看看手上的一张纸——“一件樱草色绉纱极薄的透明衣服(不管它叫什么),一顶黑色大帽子,四吋跟的黑色礼鞋,不是在越野跑步时会穿戴的东西。”

“她没有换掉衣服?”

“没有。我跟婢女查证过了,没有少掉任何东西——一样都没少,她并没有带皮箱或什么的走,她甚至没有换鞋子,她的鞋子一双双都还在,数得清清楚楚的。”

布朗德督察皱起眉头,令人不悦的一些可能性在他心头涌现。他简略地说:

“再把那女秘书找来——布鲁……丝——管她叫什么名字的。”

布鲁伊丝小姐显得有点比往常焦急,而且有点喘不过气地走过来。

“什么事,督察先生?”她说,“你想见我?如果不急的话,乔治爵士他正在可怕的情况中——”

“为了什么事?”

“他刚刚才路径到史达斯夫人——呃,真的失踪了。我告诉他说她或许只是到树林里去散步或什么的,可是他认为是她出事了,相当荒唐。”

“可能并没有那么荒唐,布鲁伊丝小姐。毕竟,我们今天下午有了一件——凶杀案。”

“你当然不会是认为史达斯夫人——?可是,那太可笑了!史达斯夫人照顾得了她自己。”

“她能吗?”

“当然能!她是个成年女人,不是吗?”

“可是,据大家所说的,是有点无助的一个。”

“胡说,”布鲁伊丝小姐说,“史达斯夫人如果不想傲然后事情,她随时高兴都可以扮演无助的白痴角色,这骗的了她丈夫,或许,可是却骗不了我。”

“你不太喜欢她吧,布鲁伊丝小姐?”布朗德温文地表示兴趣说。

布鲁伊丝小姐紧抿双chún。

“喜欢或不喜欢她不是我的事。”她说。

门猛然被打开,乔治爵士走进来。

“听着,”他激烈地说,“你得想想办法做点什么事,海蒂在那里?你得找到海蒂,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这可恶的游园会——某个可恶的杀人狂混进来了,付了两先令半的门票钱,看起来像其他每一个人一样,整个下午却用来到处杀人,在我看来好像是这样。”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采取这么夸张的看法,乔治爵士。”

“你倒是好,坐在桌子后面,写写记记的,我要的是我太太。”

“我正在叫人全面搜查,乔治爵士。”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她失踪了?看来她到现在已经失踪几个小时了,她没去为儿童服装表演评分我就感到古怪,可是就没有人告诉过我说她真的不见了。”

“没有人知道。”督察说。

“呃,总应该有人知道,总应该有人注意到。”

他转向布鲁伊丝小姐。

“你应该早就知道,阿曼妲,是你在留意事情的。”

“我没办法无所不在,”布鲁伊丝小姐说。她突然声音显得几乎要哭出来一样,“我有那么多事要办,如果史达斯夫人想要走开……”

“走开?为什么她要走开?她没有理由要走开,除非她想要避开那个西班牙种的家伙。”

布朗德抓住机会。

“有件事我想问你,”他说,“你太太有没有收到一封狄索沙先生三个星期前写给她的信,告诉她说他要来这个国家?”

乔治爵士显得惊愕。

“没有,当然没有。”

“你确定?”

“噢,相当确定。如果有,海蒂会告诉我。啊呀,她今天早上收到他的信时,十分惊吓、烦乱。那多少令她承受不了,她大半个上午都头疼躺在床上。”

“她私下对她堂兄的来访跟你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她这么怕见他?”

乔治爵士显得有点难堪。

“要是我真知道就好了,”他说。“她只是一直说他坏。”

“坏?什么方面?”

“她说得不太明白,只是一直有点像小孩子地说他是个坏人。坏,还有说她真希望他不要来这里,她说他做过坏事。”

“噢,很久一起,我想这位伊亭尼·狄索沙一定是个败家子,而海蒂小时候零零碎碎听说了他一些什么她当时不太了解的事,结果她对他产生了恐惧感,我个人认为这只是儿时记忆的残留,我太太有时候有点幼稚,有她喜欢的有她不喜欢的,却解释不出来。”

“你确定她没特别说出任何一方面来吗,乔治爵士?”

乔治爵士显得不自在。

“我不想要你——呃——听信她所说的。”

“那么她是说了什么?”

“好吧。我就告诉你吧,她说的是——而且她说过了几次——‘他杀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假戏成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