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门》

第11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在警察办公室中,汤美与督察相对而坐,诺里斯督察缓缓点了好几次头。

“我希望我们都能幸运地弄个水落石出,勃拉司福先生。据说,克罗斯费德大夫在治疗嫂夫人。”

“是的,并不很严重,只是子弹擦伤,但流血流得很多,很快就会好起来,克罗斯费德大夫说,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她并不年轻啊。”诺里斯督察说。

“她已过七十。”汤美说,“我们两个已越来越老了。”

“是的,确实这样。”诺里斯督察说,“自从你们搬到这儿居住以后,她在地方上很有名气,也很受欢迎。我们听到许多关于她以前大显身手的事情,也听到你的。”

“啊,哪里。”汤美说。

“不管好坏,过去的经历常附身不去。”诺里行斯督察沉稳地说,“有前科的人,这经历会跟随一生;若是英雄,过去的经历依然缠身不去。只有这一点,我熊明白告诉你,这次案件,我们会尽全力加以解决。我想你无法描述凶手的相貌吧?”

“不能。”汤美说,“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他正被我家的狗追逐,奔逃而去。看来并不很老,因为他跑得很轻快。”

“十四五岁,是最难应付的年纪。”

“比这大。”

“不会是用电话或信件勒索金钱这类案件吧?”督察说,“他不会要你们搬出现在的房子吧?”

“不。”汤美说,“不是这类。”

“搬到这里--多久啦?”

汤美告诉他。

“啊,还没多久,你平时都到伦敦去?”

“是的--如果你想知道详情--”

“不,”诺里斯督察说,“不,详情不必说了。我只有一件事想说,那就是--唔,你最好不要常常离开。如果你能呆在家里,照顾嫂夫人……”

“其实,很早就想这样。”汤美说,“要是有好的借口,大概就可以不必常常出席伦敦的种种聚会。”

“我们会尽全力监视警戒,但是,如果不能捕捉凶手……”

“你--我也许不该问这件事--是不是觉得你知道凶手是谁?你知道他的名字或理由?”

“嗯,我们对这一带某些人知道得很多。比他们所认为的更多。有时,我们并不表现我们知道了多少,因为想要在最后关头逮捕凶嫌,这是最好由办法。这样就可以知道谁跟他们联手,谁提供金钱支援,他们如何计划犯罪程序等等。不过,我想——嗯,我想此一案件的凶嫌可能不是我们这些地方警察管辖下的人。”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汤美问。

“啊,说不上为什么,有消息传来,从各地警察局传来的消息。”

汤美和督察互视一眼,约有五分钟,彼此就没有开口,只凝望对方。

“原来如此。”汤美说,“我——我了解了,不错,我也许了解了。”

“假如我能说一句——”诺里斯督察说。

“呃?”汤美有点怀疑地说。

“我是说你家的庭园,你必须稍加整理。”

“园丁被杀了,你也许知道吧。”

“唉,全知道了,是艾塞克·波多黎科吧?很有意思的老人家。常吹嘘他年轻时代的事迹,有时会夸大其词。不过,他是很有名的人,也很可信任。”

“我真看不出他为什么会被杀?被谁杀?似乎也没有人知道,或有所发现。”

“你说我们警察没有查明吧?嗯,这种事要花点时间。虽然已经验尸,验尸官也下结论说:‘为不明人物所害。’但仅此实在无法查出凶嫌,大致来说,这只是开端。我刚才想告诉你的是,有一个人会去找你,问你是不是要雇一个会做庭园工作的人。他会说他一星期可以来两三天,甚至更多天。如果要以身份保证,他会说他曾在所罗门先生那里工作过好几年,你记住这名字,好吗?”

“所罗门先生?”

诺里斯督察眼睛似乎亮了下。

“是的,他当然去世了,我指的是所罗门先生。不过,他以前确实住在这村里,雇过好几个打日工的园丁。我不知道去见你的人名字叫什么。他们会说我记不清楚。也许是若干名字中的一个--例如克里斯宾之类。年纪在三十五到五十之间,他曾为所罗门先生工作。如果有人来找你,说他愿意以打工方式担任庭国工作,而不提及所罗门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我,就不雇用他,这点希望你注意。”

“真的?我了解了,至少我希望我已抓住了重点。”

“这非常重要。”诺里斯督察说,“你领悟得很快,勃拉司福先生。这种事在你过去的活动中常常经验到吧?我们刚刚谈过的事,你没有不了解的吧?”

“好像没有。”汤美说,“我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我们曾着手侦查,未必只限这个村子,可能在伦敦或其他地方侦查。我们会尽全力协助侦办,你明白吗?”

“我也尽力不要杜本丝——我的妻子介入太深——可是,这很不容易。”

“女人往往很难应付。”诺里斯督察说。

过后不久,汤美坐在杜本丝旁边,看她吃葡萄,汤美又重述了督察这句话。

“你真的连葡萄子也吃下去?”

“常常这样。”杜本丝说,“要剔出葡萄子,不是太麻烦了?吃了也没有什么害处。”

“嗯,如果你现在不觉得怎么样,以前只一直如此,想来大概不会有害。”汤美说。

“警方说些什么?”

“就像我们预料的那样。”

“他们对凶手的看法如何?”

“他们说可能不是本地人。”

“你去见的是什么人?他名字叫华特生督察?”

“不是。我今天见的是诺里斯督察。”

“啊,这个人我不认识,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女人往往很难应付。”

“真是的!”杜本丝说,“他知道你回来会告诉我吧?”

“也许不知道。”汤美站起来说,“我必须打一两通电话到伦敦。这一两天,我不出去了。”

“你去嘛!我在这儿绝对安全!阿勃特会照顾我。克罗斯费德大夫,人非常好,简直就像母鸡孵蛋一样关心我。”

“等一下我要代阿勃特去买东西,你需要什么吗?”

“唉,是的。”杜本丝说,“替我买些甜瓜回来,我好想吃水果,只想吃水果。”

“没问题。”汤美说。

汤美拨伦敦的电话号码。

“派克威上校吗?”

“是的。喂,喂,你是汤玛斯·勃拉司福?”

“嗯,听声音就知道了,我必须告诉你——”

“杜本丝的事吧,我全知道了。”派克威上校说,“不必说了,你就在家呆一两天或一个星用吧,不必到伦敦来。有什么事情,我会通知你。”

“我们有东西带给你。”

“嗯,暂时保存在你那里。告诉杜本丝,要她找个地方藏起来。”

“这种事,她最擅长了。就像我家的狗一样,我家的狗会把骨头藏在庭国里。”

“听说它追逐狙击你们的家伙,还看到他逃逸——”

“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我们的确什么都知道。”派克威上校说。

“我家的狗咬了凶手,还衔着凶手裤子的破片回来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命运之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