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门》

第03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杜本丝!”汤美走进屋内,大声呼叫。

没有回音。微觉困惑之后,他奔上楼梯,碎步奔过二楼通道,差点一脚踩进开着口的洞,随即骂道:

“又来了,真是迷糊的电工!”

前几天,他已经遇到同样的灾难。这些电工大都怀着一种善良而混乱的乐天主义,开始爽利地工作。“做到这里就行,快要完工啦!下午再来。”可是,下午他们没有来。汤类一点不觉惊讶。他早已习惯建筑、电气和瓦斯这些行业的工作方式。每次他们来临,一开始就爽利地工作,说些乐观的意见,然后回去拿东西,就不再回来。打电话去催,多半都是电话号码错误。即使号码没错,要找的人也不在公司的任何部门。因此,最好自己当心不要扭到脚踝,掉进洞里或受伤。汤美怕杜本丝受伤更甚于怕自己受伤。自己比杜本丝有经验,他觉得,杜本丝被水壶烫伤或火炉灼伤的危险性很大。可是,杜本丝现在到底在哪里?他又叫了一遍。

“杜本丝!杜本丝!”

他担心杜本丝。杜本丝是他不能不担心的人。临出门时,还给了她颇有智慧的忠告。她最后也再三保证遵守诺言--不,决不出去,只可能去买半磅牛油。这样总不能说危险吧?

“可是,你即使去买半磅牛油,也会有危险啊。”汤美说。

“别胡说!”杜本丝说。

“我可没胡说,”汤美说,“一个聪明而细心的丈夫,关心自己所喜爱的所有物,我不知道为什么会--”

“因为,”杜本丝说,“我很有吸引力,长得好看,又是一个好伴侣,而且我非常关心你。”

“说的也是。”汤美说,“不过我想给你更多的忠告。”

“我似乎不大喜欢。嗯,我一定不喜欢。你好像有很多牢騒怨言。不过,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很顺利。回家进门时,大声叫我好了。”

可是,杜本丝在哪里呢?

“真是拿她没办法,”汤美说,“一定又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往楼上的房间去,以前他在那里找到杜本丝。大概又在看儿童故事了;又在为笨小孩子用红墨水画线的一些莫名其妙的字兴奋不已,努力寻找不知何许人的梅丽·乔丹的线索了。不是自然死亡的梅丽·乔丹。汤美不能不想。很久以前,这房子的主人姓琼斯,把房子卖给了他们。琼斯家住在这里,为时并不久,只有三四年。”而拥有罗勃·路易士·史蒂文生作品的孩子,住在这里,是比这更久以前的事了。可是,杜本丝并不在房间里,散置一地的书似乎不像以前那样引起她的兴趣。

“到底到哪儿去了?”

折回楼下,又大喊了一两声。没有回音。他查看大厅的挂钩。杜本丝的防雨外套不见了。她又出去了。到哪里去?还有,汉尼拔在哪里呢?汤美改变声调,呼唤汉尼拔。

“汉尼拔——汉尼拔——小汉尼。过来,汉尼拔!”

汉尼拔也不在。

总之,杜本丝带汉尼拔一起出去了,汤美想。

他不知道杜本丝带汉尼拔出去,到底是好是坏。汉尼拔一定不会默默看着危险降到杜本丝身上。问题是,汉尼拔可能伤害了别人。带它到别人家去,它非常友善;可是,那些想来看它或走进它住家的人,在它心中反而常常成为必须注意的人物。一旦需要,不管有多危险,它都会大声吠叫或咬住对方。然而,究竟到哪里去了?

汤美在马路上走了一会,并没有看到一个中等身材的女人,穿着明亮的红色防雨外套,牵着小黑狗,从远处走来。最后,他有点生气地折回家里。

引人食慾的香味向他飘来。他急忙到后房去,杜本丝从火炉边回头绽出欢迎他回家的笑容。

“回来得好晚啊。”她说,“这是沙锅菜,很香吧?今天还加了一些稀奇的东西。院子里有些可做香料用的草。至少我认为那是可做香料的草。”

“如果不是可做香料用的草,”汤美说,“那可能就是有毒的莨菪,或者外表看来像别的东西,其实是洋地黄。你到哪儿去了?”

“带汉尼拔去散步。”

到这时候,汉尼拔才发觉汤美回来,向汤美奔过去,表示热烈欢迎,汤美也蹲下来。汉尼拔是只小黑狗,毛色光艳,尾部和双颇有黄褐色的有趣斑点。它是纯种的曼彻斯特狗,自以为比其他的狗更高贵和有智能。

“哎呀,我在这一带找来找去,你们到哪儿去了?天气可不太好哩。”

“嗯,天气的确不好,雾又浓又潮。而且——我也非常疲倦。”

“到哪里去了?上街买东西?”

“不,今天店铺很早就打烊,不,不是——我是到墓地去。”

“真叫人不舒服,”汤美说,“干嘛到墓地去?”

“有我想看的坟墓。”

“听来实在不舒服。汉尼拔很高兴吗?”

“必须替汉尼拔套上绳子。一个像教堂执事的人不时走出教堂大门,他好像不喜欢汉尼拔,因为——汉尼拔可能也不喜欢他,打从搬到这儿开始,我就不希望别人对我们怀有奇妙的偏见。”

“你到底想到墓地去看什么?”

“想去看看是些什么样的人葬在那里。好多人,都葬满了,有相当古老的;甚至有一八○○年代;而且还有一两座更古老。墓碑已经剥落,看不清楚了。”

“我还是不知道你为什么到墓地去。”

“我去调查。”杜本丝说。

“调查什么?”

“我想知道乔丹家的人是不是葬在那里。”

“哎呀,你还是挂念着那件事?你去调查的是——”

“你知道,梅丽·乔丹已经死了。我们知道她已经死了,因为我们有那本说她不是自然死亡的书。那么,她应该葬在什么地方才对,是不是?”

“这还用说,除非葬在这院子里。”

“我可不以为然。”杜本丝说,“因为那男孩或女孩——一定是男孩……当然是男孩,他叫亚历山大啊——只有这孩子知道。他一定觉得自已很聪朗,知道她不是自然死亡。不过,假如只有这孩子对她的死因有清楚的概念,或者发现她的死因——也说是说,别人全不知道。我的意思是说,她死了,埋葬了,而且没有人——”

“没有人说那是犯罪行为。”汤玛斯插嘴。

“是啊,就是这样。被毒杀、被殴击头部,被推下悬崖或被车子轧死了——啊,方法多得很呢。”

“我相信你可以想到很多。”汤美说,“你唯一的优点是,杜本丝。你至少有一颗善良的心。你不会有兴趣将这种杀人方法付诸实施。”

“可是,墓地上没有梅丽·乔丹的坟墓,也没有姓乔丹的人。”

“你一定很失望吧!菜还没好吗,我饿死了。好香!”

“刚好可以吃了。”杜本丝说,“你洗了手,马上就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命运之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