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门》

第16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是车子来了吧?”

杜本丝走出前门,望着车道拐角,焦躁地等待女儿黛波拉和三个外孙的来临。

阿勃特从边门走出来。

“还没到,那是食品店的车子,真不敢相信--蛋又涨价了。我再也不投票给现在的政府了,下回我要投给自由党。”

“今晚的草莓加奶油的那道菜准备好了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我常常看你做,懂得了诀窍。”

“你慢慢会成为大厨师,阿勃特。珍娜非常喜欢这道菜。”

“是的。我也做了糖蜜馅饼--安德雷少爷非常喜欢糖蜜馅饼。”

“房间收拾好了?”

“收拾好了。今早,很凑巧,夏克伯利太太来了。黛波拉小姐的房间已准备好格兰·桑香乌肥皂,黛波拉小姐喜欢这种肥皂。”

知道一切都已就绪,只等女儿一家人来临之后,杜本丝舒了一口气。

“喇叭声响了,汤美驾驶的车子从车道开过来。不久,客人都群集石阶前--女儿黛波拉虽将近四十,仍风姿绰约;此外就是十五岁的安德雷、十一岁的珍娜和七岁的罗莎莉。”

“婆婆,你好。”安德雷精神奕奕地说。

“汉尼拔在哪里?”珍娜说。

“我要茶。”罗莎莉哭兮兮地说。

彼此打了招呼。阿勃特一手接下了全家的宝物,其中包括一只鹦鹉、一缸金鱼和一笼白老鼠。

“这是新家。”黛波拉拥抱着母亲说,“我喜欢,我非常喜欢。”

“可以到庭园去吗?”珍娜问。

“喝茶后再去。”汤美说。

“我要茶。”罗莎莉以“重要者居先”的表情说。

他们走进餐厅,茶已备好,大家都很感满意。

“我听到你的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黛波拉问。喝完茶,大家走到外头——孩手们在汤美的参与下跑来跑去,充分享受庭园的乐趣,汉尼拔也飞奔过去,分享他们的欢乐。

黛波拉认为母亲必须充分保护,因而以断然的态度对待母亲。“你到底做了什么?”

“啊,我们现在已安定下来,可以逍遥度日了。”

黛波拉露出怀疑的表情。

“又做了以前做的事,对不对,爸爸?”

汤美肩上骑着罗莎莉走回来。珍娜仔细观察自己的新领土;安德雷一副大人模样,环观四周。

“又做了以前做的事。”黛波拉又开始攻击道,“你又再做那扮演布伦金索普太太的胡闹事了。妈,最糟糕的事,就是约束不了你,所以——n或m——又再来啦。戴烈克听到一些消息,写信告诉我。”黛波拉一面说出哥哥的名字,一面点头。

“戴烈克——他知道什么?”

“戴烈克向来什么都知道。”

“爸,你也是。”黛波拉转向她父亲说,“你也受到牵连。我以为你们搬到这里,是要退隐过平静的生活——享受余生。”

“本来有这个打算。”汤美说,“命运却另做了安排。”

“命运的后门。”杜本丝说,“灾厄之洞,恐怖之砦——”

“是弗雷克的。”安德雷趁机显示了他的博学。他沉湎于诗歌,希望做个诗人,接着杜本丝念到最后:

大马士革城有四扇大门,

命运之门、灭亡之扉……

勿穿越其下,啊,队商啊,别唱着歌穿越。

你听到群鸟死灭的沉默中,

还有像鸟鸣的声音吗?

奇妙的巧合发生了,鸟群突然从屋顶飞起。

“那是什么鸟,婆婆。”珍娜问。

“燕子回南方去啦。”

“不会再回来吧?”

“会,会再回来,到夏天的时候。”

“穿过命运之门!”安德雷得意地说。

“这房子本来叫‘燕窝庄’。”杜本丝说。

“不过,妈妈,你不会一直住在这里吧?”黛波拉说,“爸爸在信上说,你们正在找别的房子。”

“为什么?”珍娜——一家中的“好问者”--问,“我喜欢这个家。”

“我告诉你原因。”汤美说着从口袋掏出一张纸片,大声念起来:

《黑箭》。

亚历山大·帕金森

牛津和剑桥

维多利亚时代的陶凳

葛林-亨-罗

kk

马锡德的肚子

凯因和阿贝尔

勇敢的储拉夫

“别念了,汤美——这是我的一览表,跟你无关。”杜本丝说。

“但,这是什么啊?”珍娜又放出质问之箭。

“很像侦探小说的线索一览表。”安德雷说,在还未浸入诗情时,他颇教衷于这种形式的文学。

“不错,是线索一览表。这也是想另外找房子的原因。”汤美说。”

“但是,我喜欢这里。”珍娜说,“很美丽。”

“好漂亮的房子,”罗莎菊说,“又有巧克力饼干。”她加了一句,已忘记刚才要喝的茶。

“我也喜欢。”安德雷说,那口气很容易让人想起俄国的专制沙皇。

“婆婆,你为什么不喜欢?”珍娜问。

“我很喜欢啊。”杜本丝以一种突然而且出乎意料的热情说,“我要住在这里——一直住下去。”

“命运之门。”安德雷说,“这是很有吸引力的名字。”

“这儿以前叫‘燕窝庄’。”杜本丝说,“我们可以再用这名字——”

“只有这些线素。”安德雷说,“似乎可以写成一篇故事--甚至一本书--”

“太多名字,太复杂。”黛波拉说,“谁会看这种书?”

“倒不能这么说。”汤美说:“人要看什么——享受些什么乐趣,你简直想象不到!”

汤美和杜本公互望一眼。

“明天我去买油漆,好吗?”安德雷问。“阿勃特可以帮我忙,我们该在门上漆个新名字。”

“这样,燕子就知道明年夏天可以回到这里来。”珍娜说。

她望着母亲。

“这主意不坏。”黛波拉说。

“承蒙女王陛下敕许!”汤美说,并向女儿深深鞠个躬,因为女儿常以一家的裁决者自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命运之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