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

第17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br>  一个半小时之后。哈卡斯特探长在办公桌后坐下来,偷闲喝着咖啡,然而脸孔旧绷得很紧。

“对不起,长官,皮尔斯想和你说话。”

哈卡斯特站起来。

“皮尔斯?噢,好罢,请他进来。”

一个神色紧张的年轻警察进入。”

“打扰你,长官。我想我也许应该告诉你。”

“是的?告诉我什么?”

“事情是发生在侦讯会之后,长官。我当时在门口当班,这个女孩--这个被杀的女孩--过来跟我说话。”

“她跟你说话?说什么?”

“她想和你谈谈。”

哈卡斯特霍然坐直身子。”

“她要和我谈谈?有没有说为什么?”

“没有,长官,真是抱歉--如果当时我……。我曾问她要不要留话或者稍后请她到局里来。你知道,当时你正忙着和警察首长和验尸官讲话,我以为--。”

“该死!”哈卡斯特轻声说道,“你为什么不请她稍等一下,等我忙完了?”

“对不起,长官。”年轻人深红着脸说,“当时我没想到,我以为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觉得她自己也以为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她说只是心里有些困惑而且。”

“困惑?”哈卡斯特说罢,半晌没有再开口,心思转到一些事实上。当他到洛顿太大家时,在路上和他擦身而过的就是这个女孩;那个想要见雪拉·威伯的女孩就是她。这女孩在路上遇见她,踟躇了一下,似乎决定不下要不要阻拦我。她心里有事。是啦,就是这么一回事。她心中一定怀有什么疑虑。他失算了,他不够机敏,警觉性不足,一心只计算着要多知道一些雪拉·威伯的背景,竟忽略了如此重要的一个线索。这女孩子为啥在困惑?为什么呢?如今,这个问题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答案了。

“继续说下去,皮尔斯,”他说,“把你所记得的都告诉我。”

他毕竟是个讲道理的人,“那时候你根本无法知道那是件重要的事。”

他知道,将自己的怒气和挫折发泄到这年轻人的身上,徒然无益。这年轻人怎会知道呢?维持纪律乃是他的一部分训练;他不得让别人在不适当的地方,不适当的时间打扰他的上司。如果那女孩说这是件重要或紧急的事,那就不一样了,可是她没有。他想起第一次在她们社里看见她的情形,她就是那种女孩,反应缓慢,对自己的思考似乎没有信心。

“你还记得事情的确实经过和她所说的每句话吗?皮尔斯。”他问道--

皮尔斯仍以急切的感激看着他.“哦,长官,当大家都离去之后,她向我这边走过来,态度有些踟躇,东张西望地,好像在找人。长官,我想不是找你。而是别人。然后趋上来问我要和警官说话,她说是那位出庭作证的警官。所以,如我说过的,我看见你和局长正忙着,便对她解释说你现在有事,问她要不要留话,或是待会到局里来见你。我想她说过‘这样也好。’我说又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她怎么说?”哈卡斯特向前倾身。

“她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事情有点奇怪,不知她怎么会这么说。”

“她不明白她怎么会那样子说?”哈卡斯特重复道。

“不错,长官。我没把握说对她所用的宇,大概是这样;

“我不明白她所说的怎会是真的。’她蹙额皱眉,一脸困惑。但是当我问她时,她又说并非是什么真正重要的事。”

那女孩说,并非是什么真正重要的事。同样的这个女孩,于不久之后发现被人绞死于电话亭内……。

“当她跟你说话时,旁边是否有别人在?“他问。

“嗯,你知道,人潮鱼贯而出,来旁听侦讯会的人很多。

这件命案经过报纸的大事报导之后,引起不小的騒动。”

“你不记得当时旁边有什么一特别的人--譬如说出庭的证人?”

“恐怕没有,长官。““嗐,”哈卡斯特说,“没有什么用处。好啦,皮尔斯,万一你再记起什么的,赶紧来见我。”

探长努力地抑制冒升的怒气和自责。那个女孩。那个看起来如兔子的女孩,知道一些事情。不,也许不能说“知道”,但她一定看见了什么,一听到了什么,使她觉得困惑;而且在听过侦讯会之后,更觉困惑。那会是什么呢?和证辞有关?很可能与雪拉·威伯的证辞有关吧?两天前她曾去过雪拉姑妈的家。如有什么事,她大可在办公室里和雪拉谈啊?她为何要和她私下见面?她知道了雪拉的什么,而使她觉得困,惑?她想找雪拉解释--但她要私下,两个要其他的女孩子在面前,事情看起来似乎如此。一定是这样的。

他差走皮尔斯,然后下了一些指示给克雷曾住。

“你对到威尔布朗姆胡同的那个女孩看法如何?”克雷警住问道。

“我刚才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哈卡斯特说,“极可能,她是因为好奇而遭害的--她想看看那地方是个什么样子。那也没有什么个寻常--克罗町有一半的人都一样想看。”

“很难说吧。”克雷警住着有所感地说。”

“然而,从另一面来看。”哈卡斯特缓缓地道,“她到那儿也许是为了想看住在那儿的人……”

克雷警住再度高去之后,哈卡斯特在他的拍纸簿上写下二个号码。

“二十,”他写着,跟着涂上一个问号。然后“十九?”和“十八月他又把每户人家的姓名写上去。黑姆、佩玛繻、华特豪斯。

哈卡斯特研究着这三个的可能性。

他最先研究二十号。凶器便是在那里发现的。看起来刀子是比较可能由十九号的花园扔过去_但是无法确知。它也可能是二十号的主人自己扔到树丛下的。当问起这个问题时,黑姆太太的反应只是愤愤不平。“竟然有人用刀子这样子掷我的猫,太可恶啦!”伊娜·布兰特和黑姆太太有什么关联吗?

哈卡斯特探长的决定是没有。他继续考虑佩玛繻小姐。

难道说,伊娜·布兰特到威尔布朗姆胡同是要拜访佩玛繻小姐?佩玛繻曾经出庭作证。难道伊娜对她的证辞有所怀疑?但是她的疑惑是在侦讯会之前便有了。难道她早已对佩玛繻小姐另有所知?譬如说,她获悉佩玛繻小姐和雪拉·威伯之间有某种关系存在?那么便可印证对皮尔斯所说的话:

“她所说的话并不实在。”

“臆测,一切都只是臆测而且。”他生气地想。

那么十八号呢?发现尸体的是华特蒙斯小姐。哈卡斯特探长对于发现尸体的人特别有偏见。发现尸体者可以避免被视为凶手的危险--他可以免除安排不在场证明的危险;办案者也往往忽视了他的指纹。他在各方面可以说是高枕无忧--只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仍得没有明显的动机,而华特豪斯小姐谋杀小伊娜便无明显的动机。华特豪斯小姐并没有出庭作证;但她可能也去旁听了。难道说,伊娜有什么理由知道,或相信,华特蒙斯小姐化名佩玛繻小姐,打电话要求派一个速记打字小姐到十九号去?

仍然是臆测,更多的臆测。

当然,还有雪拉·成伯本人……

哈卡斯特的手伸向电话。他打电话到柯林·蓝姆下榻的旅馆。

“我是哈卡斯特--你今天何时和雪拉·威怕共进午餐?”

柯林顿了一下才回答;“你怎么知道我们一起吃饭?”

“只是猜想罢了。有没有,没有吗?”

“俄不该和她一起吃饭吗?”

“当然可以。我只是问你时间。你们是否离开侦询会便直接去吃饭了?”

“不是。她先上街卖些东西。我们于一点钟时在市场街的一家中国餐馆见面。”

“我知道了。”

哈卡斯特低着头看他的记事本。伊娜·布兰特死于十二点半至一点之间。

“你要不要知道我们吃些什么?”

“不要动气,我只是想知道正确的时间,作记录用。”

“原来如此,就是这样啦。”

半晌,哈卡斯特想缓和气氛地说;“如果你今晚没有事情?”

对方岔了进来。

“我要走了,正在整理行李。我接到消息,我得到国外一趟。”

“何时回来?”

“很难说。至少一个星期--也许更久--也可能永远不回来!”

“那太糟糕了--不是吗?”

“我不知道。”柯林说罢,挂断电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