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

第18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哈卡斯特抵达威尔布朗姆十九号时,佩玛繻小姐正巧走出家门。

“清等一下,佩玛繻小姐。”

“哦,是——哈卡斯特深长吧?”

“是的,能够和你谈一下吗?”

“我得赶去上课,不想迟到。要很久吗?”

“只要三、四分钟。”

她进入屋内,他跟着。

“你听到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吧?”他说。

“发生了事?”

“我以为你听人说了。有个女孩就在过去一点的电话亭内被人杀死了。”

“被杀了?何时”“两个小时四十五分钟之前”他看看老爷钟。

“我没听人说起,什么也没有。”佩玛繻小姐说,声音里有些愠意,似乎她的不幸使她觉得心里难受。又说;“一个女孩……被杀!哪个女孩?”

“她的名字叫伊娜·布兰特,在加文狄希秘书社工作。”

“又是另一个来自那儿的女孩!她也是像这个叫什么雪拉的女孩一样被社里差来的?”

“我想不是,”探长说;“她没有来你家拜访你?”

“来这里?没有,当然没有。”

“如果她来这里,那时你在吗?”

“我不确知,你说是什么时间?”

“大概十二点三十,或是晚一点。”

“在的;”佩玛繻小姐说,“那时候我在家。”

“侦讯会之后;你到哪里去了?”

“我直接回来这里。”她停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为何认为那女孩子可能来找我?”

“哦,她今早去过侦讯会,也看见过你在场,她到威尔布朗姆胡同来一定有原因。据我所知,她在这地方并无熟人。”

“但为什么只因为她在侦讯会上看见我,便会来找我产?”

“这个……”探长轻轻一笑,然后赶紧试着把笑意放进声音里。因为他明白佩玛繻小姐不会喜欢这种会打消别人介意的笑。接着,他又说。“女孩子的心很难了解,也许她想请你签名,诸如此类的事。”

“签名!”佩玛繻小姐的声音充满了轻蔑,而后她说,“是的……是的,我想你说得对,那种事确实发生过。”说罢猛猛摇头。“我只能跟你肯定地说,哈卡斯特探长,今天没有发生这事。我从侦讯会问来后,从没有人来找过我。”

“哦,谢谢你,佩玛繻小姐。我们以为任何可能最好都查一下”“她有多大?”佩玛繻小姐问_“十九岁。”

“十九岁?非常年轻。”她的声音有些改变地说;“很年轻……可怜的孩子。谁会杀害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呢?”

“可是事实发生了。”哈卡斯特说。

“她漂亮——迷人——性感吗?”

“不,”哈卡斯特说,“她很希望自己如此,可是我想,她不是。”

“那么就不是为了这个缘故了,”她再度摇摇头说,“我真难过,我无法说出我有多难过,哈卡斯特探长,抱歉帮不上忙。”

他走到屋外,一如往常一样;佩玛繻小姐的人格给他极深刻的印象。

华特豪斯小姐也在家。她依旧是那个样子,突然地把门打开,似乎有意引诱人做出他不该做的动作。

“嗐,是你!她说,“说真的,我已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的人了。”

“我想信你会如此,”哈卡斯特说,“但是问题无法一口气问到底的,你知道,我们得把问题分成几个细目。”

“这个我可不明白。这一整件事情,真是一件最恐怖的震撼。”华特蒙斯小姐一边说着,一边以非难的神情盯着他,仿佛这都是他干的。“请进,请进。你不能在门垫上站一整天啊!

进来吧,请坐,你要问什么就尽管问,虽然我知道再向也是那些老问题。如我所说的,我到外面打电话,推开电话亭的门时,发现里头有个女孩。我一生里从来没如此惊骇过。我立即在附近找来一个警察。之后——如果你想知道——我便回来这里,眼下一小杯的白兰地,刚好是当做葯的份量而已,”华特豪斯小姐说。

“夫人,实在聪明。”哈卡斯特探长说。

“事情就是那样。”华特豪斯小姐把话说完了。

“我想知道你是否确定以前从未见过这个女孩?”

“也许见过好几十次,”华特豪斯小姐说,“但是不记得了。

我的意思是说,她也许曾经在温尔华茨①服务过我,或者在巴士里坐在我的旁边,或者在电影院卖票给我。”

“她是加文秋希社的速记打字小姐。”

“我不曾有过机会用到速记,也许她曾经到我弟弟的公司‘盛思福特&史威坦哈姆’工作过。你在追寻的是这个吗?”

“哦,不,”哈卡斯特探长说,“我查的不是这个,我只是想知道她今早在被杀之前,是否来找过你。”

“来找我?没有,当然没有。她为什么要找我?”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哈卡斯特探长说,“但是有人今日看见她推开院子前的铁栅门,来到门口,你说这是看错了吗?”他以一到天真的样子看着她。

“有人看见她推开铁栅门?乱说,”华特豪斯小姐说。半晌,她嚅嚅而言:“除非——”

“怎么样?”哈卡斯特不敢泄露警觉的讯息。”

“哦,我想她也许由门底塞进传单或是什么的……中午吃饭时候有人塞进一份传单,大概是讲核子裁军会议的事,这年头天天都会有事的。我猜想:她大概来过了,由信箱把东西投进来。但你不能拿这个怪我吧?”

“当然不能。至于电话——你说你的电话坏掉了,但是根据交换局所说,并无这回事。”

“交换局一向都随便说话!;我拨了号码之后,声音甚是奇wooiworth是英国著名的百货公司,犹如美国的sears一样。

怪,不是接通的讯号,所以我便到外面的电话亭去。”

哈卡斯特起身。

“抱歉,华特豪斯小姐,这样子打扰你。不过事情是这样的,这个女孩子到这胡同来,是要找某个人,那人住在这附近。”

“所以你得沿街挨户地查询了,”华特豪斯小姐说,“我认为她最可能进去的房子是隔壁——我是说佩玛繻小姐。”

“你为何如此认为?”

“你说那女孩是个速记打字员,在加文狄希社工。真的,倘若我没记错的话,听说在那男人遇害之前几天,佩玛繻小姐请过一个速记打字员。”

“是有人如此说,但她否认了。”

“嗐,如果你早些问我,”华特豪斯小姐说,“人总是要等到来不及了才要听我说。我说她这个人有些古怪。我是指佩玛繻小姐。我想,也许她曾打过电话给秘书社,要求找一个速记打字小姐,然后,她可能完全忘掉了。”

“你不会认为凶手是她吧?”

“我从来不乱臆测或暗示准是凶手这种事,我知道她的屋内发生了命案,但我从来不曾想佩玛繻小姐和命案有任何关系。没有。我只是认为她像有些人一样,带着好奇的偏执。我知道以前有个女人,常常打电话给糕饼店,订购成打的糕饼,等人家送上门来;却说她没有打电话订购。就是那种事情。”

“当然,什么都有可能的,”哈卡斯特说罢,和华特豪斯小姐道声再见,便离开了。

他心里想他最后的提示几乎可以说是高招,换句话说,如果她相信有人看见那女孩进入她家,在这种情况下,她暗示那女孩曾进入十九号确是一个机巧的回答。

哈卡斯特瞥了手表一眼,认为还有时间跑一趟加文狄希社。他知道,她们下午二点才上班,也许他可以从那些女孩子身上获得一点帮助,而且他还可以找雪拉·威伯。

当他进入办公室时,有个女孩立刻站起来。

“你是哈卡斯特探长吧,”她说,“玛汀戴小姐正在等候机”她引导他进入里面的办公室。玛汀戴小姐迫不及待地便对他发动攻击。

“丢脸,哈卡斯特探长。实在太丢脸了!你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马上把案子破了,不要再三心二意浪费时间。警察的责任就是保护,我们这个办公室现在需要的就是这个。保护。我要我的女孩们有所保护,我可是说得认真。”

“当然,玛汀戴小姐,我——”

“你想否认我的两个女孩不是牺牲者?很显然地,有人发狂,对速记打字员或秘书有着人家所谓的偏执狂或者什么情结的。他们有意找我们作牺牲的对象。先是雪拉·威伯被人残忍地诳去发现一具尸体——那种事可以教个弱女子神经错乱——现在又发生这件事。一个连蚂蚁都伤害不了的女孩竟然在电话亭里被人谋杀了。你一定要赶紧查个究竟,探长。”

“这件事我一定拼命,玛汀戴小姐。我个大来找你就是看你是否能给我一点帮忙。”

“帮忙!我能帮你什么忙!难道你以为我以前有忙不帮?

你一定要找出杀害可怜的伊那、愚弄雪拉的人。我一向对这些女孩管理严格,探长,我不许她们迟到偷懒,但我不能忍受她们被杀害,被牺牲,我立意要保护她们,我立意要看看那些领国家薪饷的人如何保护她们。”她含怒瞅着他,好比一只母老虎。

“给我们时间,、玛汀戴小姐。”他说。

“时间?正因为那傻孩子死了,我猜你以为你拥有全世界的时间。再来,不知哪一个女孩又要被谋杀。”

“我想你无需害怕那个,玛汀戴小姐。”

“我不以为你曾想过,今早当你起床时,这个女孩会被杀害,探长。如果曾经想过,你一定会有所防备,设法保护她。

整件事情实在太反常,莫名其妙!你必得承认。诚如报纸上所说的。譬如有关钟的事,今早侦讯会上竟然一个字也没提起。”

“今早的侦讯会尽量不提问题,玛汀戴小姐,你知道,侦讯会延期了。”

“总之,我要说的是,”玛汀戴小姐再度瞅了他一眼说,“你一定要采取行动。”

“你没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吧;伊娜没有给你任何提示吗?她没有显露过烦恼的样子?她没有找你商量?”

“她们倘若有事,我看也不会找我商量的,”玛汀戴小姐说,“她心里有什么困惑吗?”

这正是哈卡斯特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如今他知道玛汀戴小姐是不可能给他答案的”。他改口说。“我希望尽可能和社里的每个小姐都谈谈话,我看伊娜·布兰诗是不会把心里的恐惧和忧虑对你说,但她极可能和同事谈起。”

“我看,非常可能、,”玛汀戴小姐说,“她们一有时间便叽叽喳喳——这些女孩子,真是的。只要我的脚步声响起,外婆的打字机立刻笃笃作响,但是一秒钟之前,她们在干什么呢?说话,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稍为冷静了一些之后,她说,“办公室里现在只有三个小姐,你要不要先跟她们谈谈多其他的都出差了。如果需要,我可以把她们的姓名和地址给8你。”

“谢谢,玛汀戴小姐。”

“我想你要和她们单独谈话吧,”玛汀戴小姐说,“如果我站在旁边,她们会觉得不自在的。”

她站起来,打开通往外面办公室的门。

“女孩子们,她说,“哈卡斯特探长想和你们谈谈,你们暂时停止工作,把你们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探长,好找出杀害伊娜·布兰特的凶手。”

她反身进入自己的办公室。把门关紧。三张稚气未脱的脸孔,睁着眼睛望着探长。他在心里迅速而有效地把环境打量了一下。戴眼镜的那个,脸蛋纯净,可靠但不算很聪明。另一个看起来俏皮,头发和瞳眸都是褐色的,她的发型让人以为她是刚在大风里走过的。人虽然在此,心也许不知道逍遥到何处了,她的记忆恐怕不太可信,要特别注意处理。第三个,则是一个天生的爱笑的女孩,他相信这种女孩,不论别人说什么,她都同意的。

他静静地说,不拘礼仪地。

“我想你们都已听到伊娜·布兰特的事吧?”

三个人用力地点着头。

“你们听人怎么说的?”

她们三人面面相觑,仿佛在决定由谁来当发言人。看清形,显然是那位戴眼镜的金发小姐,她的名字似乎叫婕妮。

“伊娜没有和平常一样,在两点钟时刻来上班。”她解释着。

“红毛猫非常气恼。”叫摩琳的黑发女郎开口说道,然后又停下来说:“我指的是玛汀戴小姐。”

第三个女孩格格笑着。“红毛猫是她的别名。”她解释说,“取得还不坏。“探长想。

“她凶起来的时候真是可怕,“摩琳说,“一下子迎面向你扑来。她问说伊娜有没有说她今天下午不来上班,又说她应该清个假才是。”

金发女孩说;“我跟玛汀戴小姐说,她和大伙儿一起去听侦讯会,但是后来没看见她,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

“是这样子吗?”哈卡斯特间,“你们不晓得她在侦讯会之后到哪里去了?”

“我曾经建议她和我一起吃午饭,”摩琳说,“但她心里似乎有事,她说她无心上馆子,只想买点东西在办公室里吃。”

“那么她是想再回办公室里来了?”

“噢,是的,当然。我们都知道她一定要回来。”“你们有无人注意到这几天伊娜·布兰特有什么异常之处?如果有,求你们一定要告诉我。”

她们面面相觑,但是无阴谋之意,只是在猜测而且。

“她经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摩琳说,“事情到她手里常常一团糟,她的反应一向比别人慢半拍。”

“她是那种好像什么事都会发生到她身上的人,”爱笑的女孩说,“记得她的高跟鞋鞋跟脱落的那天吗?就是那类事情经常发生在伊娜的身上。”

“我记得。”哈卡斯特说。

他记得那女孩如何悲哀地站着,低头垂视手上的鞋子。

“你知道,当伊娜没有在两点钟来上班时,我心里便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婕妮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哈卡斯特看着她,不大喜欢。他一向不喜欢那种在事情发生之后变得聪明起来的人。

“你们何时获知这件事?”他再次问道。

三个女孩你看我,我看你。爱笑的女孩涨红着脸,眼睛斜斜地瞟着玛汀戴小姐的办公室。

“嗯,我——呢——我只是溜出去了几分钟,”她说,“我想买几个饼带回家去,如果等到下班再买就买不到了。当我到店是时——饼店就在转角地方,那里的人和我很熟——那女人说:‘她和你在同一地方上班吧,是不是?小姐。’我说:

“你在说什么产于是她说:‘这个女孩刚刚被人发现死在电话亭里。’噢,我一阵目眩头晕,立刻奔回来,把事情告诉她们,最后我们决定应该把这件事告诉玛汀戴小姐,就在这时候,她从她的办公室走出来,一边说着:‘你们在干什么呢?一架打字机也没动。”

金发女孩接着说:

“于是我说:‘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刚刚听到有关伊娜的可怕消息,玛汀戴小姐。’”“嗐,起先她不肯相信,”褐眼的女孩说,“她说:‘胡扯。

你们只是道听途说罢了,那是别人,不会是她。怎么会是伊娜呢?’然后她折回自己的办公室,打电话给警察局,证实那是事实。”

“可是我个明白,”捷妮朦朦胧胧地说,“我真不明白为何有人要杀害伊娜。”

“事情不像是因为男朋友的缘故,她似乎没有什么男朋友。”褐发的女孩说。

于是三个人满怀希望地望着哈卡斯特,仿佛他能够为她们解答问题。他叹了一口气。她们没有指望了。也许其他的女孩中能有一个可以帮助他,是雪拉·威伯本人吧。

“雪拉·威伯和伊娜·布兰特是不是好朋友?”他问。

大家暧昧地互相看着。

“不算是什么特别的朋友,我想不是。”

“哦,顺便问一下,威怕小姐在哪里呢?”

她们告诉他说,雷拉·威伯到麻鹬旅馆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