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

第28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五天之后,晚上十一点,我抵达克罗町。到卡兰敦大饭店要个房间。然后蒙头大睡。由于前一天晚上太累,所以睡过头了。等我睁开惺松的睡眼——已经九点四十五分!

我请侍者帮我送来上司、咖啡和当日的报纸。当他送来这些我要的东西时,出乎意料地,还多了一份正方开的大信封,左上角题着:“烦交柯林·蓝姆先生启”的字样。

我惊异地察看这个不明之物,纸质很好,不是便宜货,而且字迹整洁。

把它玩了一会儿,看不出所以然。我终于打开它。里面有一张信纸,上头只有几个大字;

麻鹬饭店椧唬喝

四一三室

(敲三下!)

哈玩意儿吗?没头没尾的!

但是,我注意到了房问号码——四一三——与谋杀案现场中钟上的时间一模一样。这是巧合,抑或故意安排?

。我马上想到,打个电话到麻鹬饭店查查究竟怎么回事,继而,又闪过一个念头,打电话给狄克·哈卡斯特:结果,我什么都没做。

那时,已无睡意。我起床,整装妥当,信步到外头逛逛,十一点半准时抵达麻鹬饭店。

街头上已看不出夏天的气息,饭店里也不似旅游盛季时那样人声喧哗。

我未至柜台查询,迳自坐电梯到四楼,沿着走廊找到四一三室。

在门口呆一、两分钟,想起那张儿戏似的信纸,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但,“既来之,则安之”,总要碰碰运气,我举起手,慢慢地敲三下……

里面有个声音:“请来吧!”

试着扭动把手——门没锁,我小心翼翼地闪进门内,却当场愣住!

里面是这辈子我最愿意再看到的人!

邱里·白罗正坐在椅上微笑地看着我。

“很意外吧?”他笑着说,“希望对你而言,是个惊喜!”

“白罗,你这个老狐狸!”我忍不住大叫,“你怎么来的?”

“我坐着舒适的轿车来的——而且是最豪华的那种!”他慢条斯理地说。

“嗳!说起这个,我就生气!他们坚持要整修我的房子,争执半天——唉!有啥办法呢!瞧瞧我这模样,我能怎样,我又能去哪里?”

“世界上多的是地方可以去!”我冷冷地道。

“也许。但我的医生建议,海边的空气有益于我的健康,所以,我就来啦!”

“哼!你那些拍马屁的医生!他们只是知道你想来,做个顺水人情罢了。”我扬着手里的信,“这是你的杰作?”

“当然,还会有谁呢?”

“你这个房间号码——四一三,是巧合吗?”

“不!是我特别指定的!”

“为什么呢?”

白罗把头偏向一边,对我眨眨眼说:。“我觉得这样很贴切。”

“那,敲三下又是什么意思?”

“啊,只是好玩而巳!你不觉得,这样更具神秘色彩?本来,我还想附上一朵迷迭香,可惜找不到,我又想,咬伤手指;在门外印几个血手印,又怕万一伤口发炎……”

“我看,你是愈来愈返老还童了,”我冷冷瞅着他说,“待会儿,我给你买些汽球和免宝宝玩具!”

“看来,你并不满意我的杰作,一副不乐意看到我的模样”“很让你失望,是不是?”我仍旧不放松地讽刺他。

“算了,算了,来来来,让我们言归正传。我有一些愚见,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我已经拜访过那位和蔼可亲的局长,而现在;你那位探长朋友——狄克。哈卡斯特也该快到了。”

“你打算告诉他什么?”我感到讶异。

“啊?我不打算演讲。待会儿,只不过是我们三个人聊天而已。”

我瞪视着他。一终于大笑起来。他可说得好听——聊聊天而已,但,我知道,说话的只有一人。

赫邱里·白罗!

哈卡斯特来了。彼此介绍后。大家随和地坐下寒喧。狄克不时偷偷地瞅着白罗,仿佛看着动物园里新奇的动物。我不禁暗笑。他大概未曾遇过像白罗这种人吧。

话过家常,哈卡斯特开始清清喉咙,转入正题。

“白罗先生,他慎重地开场白:“关于你所想要了解的——咳,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老实说,实在是一言难尽。”

他顿了一顿又说:“虽然局长交付我,尽可能地把细节告诉你,可是,这当中实在有太多离奇,令人百思不解的疑窦。但,既然你特别拨空驾临此地,我——”

白罗冷冷地打断他。

“我来这里,一只是因为伦敦的房子正在整修。”.我忍不住爆笑出来,白罗以责备的眼光瞪我一眼。。_。

“白罗先生向来不亲自出马察看案件的。他一直认为坐在椅子上即能洞察一切。”。我又转向白罗说,“但也不尽然。对不对,白罗?否则你干么跑这一趟?”

不理我的戏谑,白罗严肃地说:

“我一直认为不需要有一大堆猎狗、警犬,又是味道、又是许血的,来来回回地忙碌着。我只认同一条性能优越的追踪狗,你们知道吗?能忠实地带回线索的猎狗。”

他转向探长,一只手抚着髭,露出得意的神情。

“我告诉你,”他说,“我不像英国佬,过分迷信狗儿。但,却不反对你们与狗之间忠诚的关系。人们爱狗。宠狗;不但纵容它,也乐于和朋友们彼此吹嘘着自己的狗儿有多聪明、多能干。有时候,明明自己不想上街。但为了狗儿想逛逛,只好鼓起精神,陪着心爱的狗儿四处溜达溜达。同样的道理,我们换个角度推测。狗儿喜欢它的主人,崇拜它的主人,一旦知道他有所渴望,也一定舍尽力去满足他的需求。”

“我与这位亲爱的忘年之交——柯林,就是这种关系。他带着这个案件来找我,我想,并非要求帮助——我相信,他应该有能力去解决;啊,不,我亲爱的朋友,他只是体贴地可怜我寂寞、无聊,替我找些有趣的事儿做做罢了!同时,他可能企图借此机会考验我——看我是否真能不出门,光坐在椅上就能解决问题!”他继而把眼光转向我。

“是不是?你这淘气的小鬼!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小诡计?但,不怪你,我只想说,你们未免太小看我了!”白罗身体向前倾,手还是不停地抚着髭。

还是老样子,卖了半天关子,尚未导人正题!我爱怜地望着他。

“好啦!”我诱他进入核心,“如果你已找出答案,就告诉我们吧!故意拖延时间,莫非尚未分晓?”

“谁说的!当然,我胸中自有成竹!”白罗果然吹胡子,瞪眼睛。

哈卡斯特闻言,不由精神一振,但,仍怀疑地看着白罗。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谁是威尔布朗姆胡同十九号”凶杀案的凶手?”

“是的!”白罗仰起头。

“那,你也知道谁杀了伊娜·布兰特小姐?”

“那还用问?”

“你知道死者的身分?”探长紧迫着问。

“我……可以查得到。”

哈卡斯特眼中充满了疑虑,但忆及局长的再三叮咛,也就礼貌地保持风度。却仍无法掩饰声音中的狐疑:

“白罗先生,请原谅我的失礼,容我冒昧地再请教一次你刚刚是不是宣布你确实知道谁是凶手?”

“是的,没有错!”

“这么说,你把案子破了?”

“这……倒没有。”

“说了半天,你也只不过是靠预感推测而已!”我也开始沉不住气。

“我不愿和你在无意义的字眼上斤斤计较,柯林,我只强调,我知道答案!”他固执着。

哈卡斯特无奈地叹口气。

“但是,白罗先生;我们必须拥有真实的证据,才能宣布破案。”

“当然!只要你耐心地听我分析,然后善加处理,保证你毫不费力地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我不敢太乐观”“别老是这副德性!我的探长,总得一步一步来么!急什么?”

“怎么不急?”哈卡斯特又叹气说,“眼睛睁地看着凶手逍遥法外,我们心里明白,凶手也在一旁窃笑。““总是少数么,并非街道上每个快乐的人都是坏人!”白罗存心逗他。

“好了,好了,白罗,“我打岔说,“行行好,别兜圈了!

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吧!”

“我了解你们依然不相信我。哼!没关系!但是,在解开谜底之前,我要先教你们一个观念。所谓‘有把握’,就是除了这种假设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可能了……”

“看在上帝的面子,”我央求道,“别说教了!”我都同意你所说的,可以了吧?”

白罗换个舒适的角度,要哈卡斯特再管他斟杯酒,才慢条斯理地开口。

“我的朋友们,解决任何案件,首先最需要的就是搜集事实。也因此,才需猎狗,一条性能优越的猎犬,能忠实地把真实的资料一个一个地···”“带回来给它的主人。”我性急地替他说完。

“一个人不可能坐在椅上光靠报纸的消息搜集资料。因为,我们需要的是真实的资料,而报纸的报导,通常是不实的——即使偶尔难得有可靠的资料,也是不够的。他们很可能把一件四点十五分发生的事情指导成四点正发生;也可能把某人的小妻子艾琳娜小姐说成他的妹子伊利莎白小姐……,诸如此类可笑的蠢事,不胜枚举。但庆幸的是,这位可敬的小柯林——有个特殊的长处,就是他那了不起的记忆力,我相信,这个优点对他将来的发展很有助益。啊!对不起,又扯远了。话说,由于他出色的记忆力——你知道吗?他可以把几夭前发生的事,丝毫不差地覆诵出来:也就是说,他可以把所经历的过程,不增不减、次序不变地告诉你。这点很重要,非常重要!这一点表示,即使我不在现场,只要听了柯林的报告,我就可以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

“只可惜,这忠实的狗无能从中推论出答案?”我不禁苦笑。

“很遗憾,到目前为止,好像是的!”接着说,“我有了这些真实的资料,就好像已身历其境。当柯林重述这个故事时,第一个震撼我的,就是它这个奇怪的特点——现场的四个钟。

每个都比正常时间快一小时,而且现场的人都‘说’不晓得是谁的。说到这里,我们得记住一个原则:千万不可轻易相信别人的话,除非已多方面得到证实。”

“你的想法和我一模一样。”哈卡斯特赞同地附议。

“地上突然躺了个死人——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士。大家都‘说’不认识他。在他的口袋里,只有一张名片:‘r·h·寇里先生,丹弗街七号,都会和地方保险公司’。警方多次查证,根本没有科弗街、都会和地方保险公司,以此类推,可能根本就没有‘寇里先生’这个人。由此可知,这张名片是假的——是凶手故意掩人耳目的手法。但;嘿,不必泄气!

相对地,这也是我方掌握的第一个有力的线索。好,我们继续看下去——好像一场有趣而吸引人的电影,不是吗?现在镜头转到‘加文狄希秘书打字社’,一点五十分,电话响了,一位叫佩玛繻小姐要求该社派个速记打字员在三点钟以前到威尔布朗姆胡同十九号去,奇怪的是,她特别指定要雪拉·威伯小姐。于是,这位威伯小姐依约在下午三点以前抵达威尔布朗姆胡同十九号。一踏入房间,看到地上躺了个死人,她马上尖叫着冲出屋外,惊惶地撞入一位英俊的年轻人怀里——”

白罗停下来,瞅着我。

我不由起身鞠躬说:“是的。碰到我这个年轻的英雄——

正好赶上英雄教美人。”

“你看看!”白罗溺爱地瞪我一眼说,“连你都爱凑上一脚儿,戏剧性地夸张它!好了,好了,有归正传吧!到此为止,整件事情充满了戏剧性,简直不可思议,而且很不真实!老实说,这种事只可能发生在某些侦探小说里面——比方说,已故的侦探小说泰斗盖端·格瑞森先生的故事里。在此顺便一提,当柯林来告诉我这个奇怪的案件时,我正埋首研究一些著名的侦探小说,读到某些作家精心安排的一些情节,真是令我拍案叫绝!但,最有趣的是,我发现——你们注意听!往往人们最容易忽略的地方,才是案情的症结!所谓,最危险的才是最安全的!你们懂吗?人们的注意力往往集中在‘看来’反常的一面:明明狗儿在该吠的时候,为什么不叫?明明是密闭的房子,怎么可能凭空来个死尸?搞得你团团转,一头露水。如果,这是一本小说,你必会不屑地甩在一旁,‘不可能有这种事!’却不去花脑筋想它!但,无知道!现在有个事实摆在眼前,有个男人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地横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