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塔福特》

第10章 皮尔逊一家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按厂去是拿尔拉柯特侦探向他的上司警察长马科斯韦尔汇报。警长兴致勃勃地倾听侦探的描述。

他有见地地说:“这一件大案将成为各报的头条新闻。”

“先生,我想会是这样的。”

“我们要谨慎从事,不要出什么漏子。我认为你方针正确,你要尽快向那个吉姆·皮尔逊进攻——查明昨天下午他的去向。正如你所说的,这是个人人共用的名字。但也有用作教名的。当然,用自己的名字公开这样签名,这说明事先欠考虑,不是吗?他未免过于愚蠢了。

假若他就是那个人的话,那天晚上他就应该听到他舅舅死亡的消息,既然听说了,他为什么不吭一声就鬼鬼祟祟地乘第六次车走了?不,事情看来不妙。总得设想整个过程并非偶合。你要尽快地解决这个问题。”

“我所考虑的也正是这些,先生,我乘一点四十五分那趟车进伦敦。过些时候再跟那位租上尉房屋的威尔里特太太谈谈,这里面有鬼。但现在路上冰封雪冻,还去采了西诺福特。不管怎样,她和这罪行不可能有直接关系,因为发生谋杀案时,她和她女儿确实在玩转桌神坛,但就此也发生了很奇怪的事。”

侦探进一步叙述了从布尔纳比少校那里得来的情况。

“这是不妙的事。”警长突然说:“这老家伙的话可靠吗?那是鬼神信徒的不安之词,就是这么回事。”

“我认为确实如此。”拿尔拉柯特微笑着表示同意,“我费了很大劲才从他那知道,他不是那种信徒——恰好相反——地是个成熟的老手。那些是混帐的说法。”

警长点头表示理解:“这事虽然古怪,但根本难不了我们。”

“我要乘一点四十分的火车去伦敦。”

警长点头同意。

拿尔拉柯特到达伦敦后,直接去克伦威尔街二十一号,一位显得傲慢的中年妇女,告诉他;皮尔逊先生在办事处,七点钟左右肯定回来。

拿尔拉柯特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好象这个精况对他无足轻重·一样,他说:“我有时间再来,没有什么重要事情的。”他没留下名字立刻离开了。他决定不去保险营业所,而到威不顿去会见马丁·德令夫人,即从前的舒尔维娅·皮尔逊小姐。

努克(凹角)周围并没有穷街陋巷的寒酸相。“旧货翻新”——卑尔拉阿特这样描述它。

德令夫人在家。拿尔拉柯特由一位穿淡紫色衣服,打扮别致的女子引进了一间相当狭窄的会客室。他把名片交给她拿去给女主人。

德令夫人很快就拿着名片出来了。

“我想你是从可怜的约瑟夫舅舅那里来的吧?”她这样向他致候。“可怕,实在可怕!

我自己对夜盗就很害怕。上星期还在后门加两条门概,在窗口加上特制的锁扣。”

加纳夫人曾告诉侦探,舒尔维娅·德令不过二十五岁,但看样子她已三十出头了。她个子小巧玲现,似乎贫血,显得忧郁不安,她的话语里有那种稍带怒气的,让人难以接受的字眼。她似乎不让拿尔拉柯特开口说话,她继续说下去:

“只要我能帮助你,我非常乐意。可我甚至没见过约瑟夫舅舅。他不是和蔼可亲的人,我相信他从不使人感到可亲,不是患难之交,他总是找别人的岔子和责难人,他不是那种有文学修养的人。侦探先生,成功—一真正的成功并不总是以金钱来衡量的。”

她终于住嘴了,这才轮到侦探开口。她说的话已使侦探证实了某些方面的假设。

“德令夫人,你很快就知道这个悲剧了?”

“是珍妮弗姑母打电话告诉我的。”

“我知道”“我想今天的晚报就要刊载了,可怕吗?”

“唔,我猜想近几年你没见过你的舅舅吧以“自从结婚以来,只见过两次。第二次见面时,他对马丁很不礼貌,自然啰,他在各方面都是市侩庸人,专心体育运动,正如我刚才说的,不懂欣赏文学。”

“其实是你丈夫向他借钱遭到拒绝。”侦探拿尔拉柯特私下这样评论道,接着又说:

“德令夫人,顺便问一声,昨天下午你做什么去了?”

“我做什么?这话多么唐突。侦探,下午大部分时间打桥牌,傍晚当我丈夫出门时,有个朋友来和我玩。”

“出门,他出门吗?是到外地去吗?”

“赴作家晚宴。”德令夫人郑重地解释,“他先跟一位美国出版商吃中饭,晚上才赴宴会的。”

“我明白了。”这似乎是光明正大的,他继续说,“你的弟弟在澳大利亚吗?德令夫人?”

“对”“你有他的地址吗?”

“有呀,你要的话,我可以找给你。地名相当特别,但现在忘了,好象在新南威尔斯某地。”

“德令夫人,还有你哥哥呢?”

“你是说吉姆吗?”

“对,我就要去找他。”

德令夫人连忙把地址给他——跟加纳夫人已经给的地址一样。

到此,双方都感到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他眠了一下手表,他心里明白,等走回城里时,刚好七点钟,正合适在家里找到吉姆·皮尔逊先生。

告辞了德令夫人,他立刻来到了克伦威尔街二十一号。

还是那个傲慢的中年妇人给开门:“啊,皮尔逊先生在家了,他住在三楼,请上去吧。”

她走在前面,打了一下门,、低沉而略带无可奈何的歉意说:“这位先生要见你。”她在一分让侦探走进去。

一个身着夜礼服的年轻人站在屋子中央。

他是标致的,如果撇开那张说话口吃的嘴和优柔寡断的双眼的话。但他显得有点燃悻、优郁,似乎睡眠不足。

他疑虑地望着侦探的进来。

“我是侦探拿尔拉柯特。”他开了腔,但没有再往下说。

这年轻人沙哑地叫一声,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伸着双手扶着桌子,低垂着头,哺响自语:“啊,我的天呀!大祸临头啦?”一两分钟后,他抬起头说,“呃,伙计,为什么不往下说呢?”

侦探显得过于拘谨和迟顿。

“我在调查你舅舅约瑟夫·策列维里安上尉死亡的事一我问你,先生,你有什么话要说。”

年轻人慢慢站起来,紧张而低沉地说:

“你要……逮捕我吗?”

“不,先生,要是捉拿你,我会按惯例给你警告的,我只是要你说说昨天下午你的行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也可以不回答,随你的便。”

“要是我不答应,这将对我不利。啊,不错,我明白你的手段,你已发现我昨天的去向了。”

“皮尔逊先生,你在旅馆登记簿上签名了嘛!”

“啊,看来否认是无益的,我到过那里——为什么不能去呢?”

“为什么要去呢?确实是个问题。”侦探温和地说。

“去看看我的舅舅。”

“是约定的吗?”

“你说的约定是什么意思?”

“你舅舅事先知遣你要来吗?”

“我……不……他不知道,那……那是我心血来潮的。”

“没有别的原因吗?”

“我……原因吗?没……没有原因,为什么一定要有原因才行呢?我……我只是要见我的舅舅。”

“不错先生。”

沉默——长久的沉默。皮尔逊的整个面部肌肉都流露着犹豫不决的表情,侦探每次望他,都产生怜悯之感。这小子是否明白,明显的犹豫与坦白承认有同样的效果呢?

最后,吉姆·皮尔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

“我……我想……我还是和盘托出的好。不错……我确实见到了他,我在火车站问到西诺福特的路怎么走,人们告诉我去不了啦,车子过不去。我说有急事。”

“什么急事?”侦探追问。

“我……我急于见我的舅舅。”

“看来事情就是这样了,先生。”

“那个车站搬运工人不停地摇头说去不了,我一说出舅舅的名字,他脸部顿时开朗,他说我的舅舅实际上住在埃克参顿,并详细告诉我怎样找到他租赁的屋子。”

是几点钟?先生。”

“我估计是一点钟左右,我到三皇冠的旅馆订了一间房,吃了午饭,然后,我……我才去看舅舅的。”

“吃了午饭立刻去吗?”

“不,不是立刻。”

“几点钟夫的?”

“我说不准。”

“三点半?四点?还是四点半?”

“我……我看时间不会那么晚。”他越来越吞吞吐吐。

“店主贝令太太说你是四点半去的。”

“我四点半去?我,……我看她弄错了,不会这么迟才去的”“去了以后怎样?”

“我找到舅舅的屋子,和他谈了话就回旅馆了。”

“你是怎样进入你是舅的屋子的?”

“我按铃,他就出来开门。”

“他见到你不感到诧异吗?”

“对……对,他相当惊诧。”

“皮尔逊先生,你跟他在一起谈了多久?”

“一刻钟……二十分钟,唉,我离开时,他安然无恙,我敢发誓,他安然无恙。”

“你几点钟离开他的?”

年轻人两眼下垂,讲话含含糊糊,“我不知道准确的时间。”

“皮尔逊先生,我看你是知道的。”

侦探肯定而平静的语气产生了效果。这个子低声说:“五点一刻。”

“你是在五点四十五分回到三是冠的,而从你舅舅那里走到三是冠最多不过七、八分钟。”

“我并不是直接回去的,我在街上逛了一阵。”

“冰天雪地,在雪堆中游逛吗?”

“当时并没有下雪。那是后来才下的。”

“你跟你舅舅谈了什么话?”

“啊!平平常常的话。我……我只是想跟他老人家谈谈,表示敬意而已。”

“这是个笨拙的说谎者!”拿尔拉柯特侦探暗自说道,“我要更好地治治他。”他大声说,“好啊,先生,那我问你,既然你知道你舅舅被谋杀,为什么不暴露你与死者的关系就悄悄地离开埃克参顿了呢?”

“我害怕!”年轻人老实说,“真见鬼,我听说他大约是在我离开他的时间被杀,这就足以使人害怕了。我担惊受怕,于是就乘适时的第一趟火车离开那里。唉,我敢说,做出这种事的,真是个合人。但是,你要知道,当一个人慌乱了的时候,暑昏头昏脑的,任何人都会不知所措”“先生,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

“是的……是的,当然就这些。”

“好的,请你书面记下这些陈述,并签上名字,行吗?

“这……这……就这么了结啦?”

“我看,也许有必要拘留你,直到审讯完结以后。”

“我的天吗!救救我吧!”

这时,一位妙龄女子开门进来。

在侦探拿尔拉柯特看来,她并非寻常的女子,貌虽不惊人,脸蛋却别具魅力,过目难忘。

她从头到脚都洋溢着机灵、妩媚和诱人的气质。

“啊,吉姆!”她惊叫起来,“什么事情?”

一年轻人说:“完了!;艾密莉,人们认为我谋杀了舅舅!”

一支密莉问:“谁说的?”

年轻人以手势指指来客说:“这位是侦探拿尔拉柯特。”又凄然地介绍,“这位是艾密莉·策列福西斯小姐。”

“啊!”艾密莉·策列福西斯以锐利的淡褐色的双眼审视着侦探拿尔拉柯特,说:“吉姆愚蠢得惊人,但他不会谋害人。”

侦探不说话。

艾密莉转脸对着吉姆说:“我预料,你已把那些极为轻率的事讲了。吉姆,要是你好好地看看报,你就绝不会对警察说话,除非你有个得力的律师坐在身边替你辩驳,怎么办呢?侦探,你要逮捕他吗?”

侦探拿尔拉柯特把他所要做的事,从法律的意义上作了明确而简要的说明。

年轻人大叫起来:“艾密莉,你不会相信我干这种事吧?你永远不会相信的,是不是?”

艾密莉亲切地说;“不,亲爱的,当然不相信!”她又温柔而低沉地说:“别没有胆识。”

“我感到好象孤立无援。”吉姆呻吟着说。

“不,你有朋友!”艾密莉说,“我是你的!振作起来,吉姆,看!我左手第三个手指上那颗闪烁的钻石戒指,忠贞的未婚妻就站在这里,跟侦探去吧,一切有我承担!”

吉姆惊悸茫然地站起来,穿上放在椅子上的大衣,拿尔拉柯特侦探把搁在附近写字台上的帽子拿给他。他们走到门口,侦探彬彬有礼地说:“再见,策列福西斯小姐。”

“再见,侦探。”策列福西斯温存而深长地说。

若是侦探对策列福西斯有所了解的话,他一定会领悟到这两个词含有挑战的意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西塔福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