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塔福特》

第14章 侦探的策略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在查尔斯和艾密莉去探望布尔纳比少校的同时,拿尔拉柯特侦探正在西塔福特寓所的客厅里坐着,他想得到对威尔里特太太的正确看法。

由于冰雪封路,直到今天早晨,他才能够来会见她。他似乎不知道他想要获得什么,而他确实什么也没得到,因为左右谈话局面的是威尔里特太太,而不是他。

思路清晰而又精明能干的拿尔拉柯特,一进屋就见到一个高大的妇女,面容清瘦,目光锐利,穿着一件相当考究的,显然在乡下是不适宜的丝织罩衫,还有昂贵的薄丝袜子,特种皮革的高跟鞋,戴着几只贵重的戒指和一串质地很好,价格高昂的人造宝石。

“你是侦探拿尔拉柯特吗?”威尔里特太太连间带说,“当然,你应该到这寓所来,多么可怕的悲剧呀!我简直不敢相信呢!今早上我们才听说的,快把我吓死了。你怎么不坐?

侦探,这是我的女儿怀阿里特。”

他几乎没有注意跟在她后面进来的那个女孩,她确实漂亮,高个子,白皮肤,长着一对蓝色的大眼睛。

威尔里特太太自己先坐了下来。

“我能在哪方面帮你的忙呢?侦探,我对策列维里安了解不多,只要我能做得到的……”

侦探慢慢地说:“谢谢你,夫人。当然啰,谁都说不准什么有用,什么没有用。”

“我完全理解,在这屋子里可能有什么东西是这个悲剧的线索。不过,我对此很怀疑,策列维里安上尉把他的东西都搬走了。我的天,他甚至怕我损害他的约竿。”

她有所节制地大笑。

“你以前不认识他吧?”

“你指的是我租房之前吗?啊,不认识。

我来后,曾几次请他到这里来,但他总不赏光,这个可怜虫,非常害羞,他的毛病就是害羞,象他那样的人,我知道的有十来个呢,人们称他们为‘忌恨妇女者’,要是我能打通他,”威尔里特太太坚决地说:“我很快就能消除这类胡言,让他们见鬼去。”

拿尔拉柯特开始注意策列维里安上尉对他的房客所抱的强烈的防备态度。

威尔里特太太继续说:“我们两人都邀请过他,是吗?怀阿里特!”

“呵,是的,妈妈。”

“一位真正的纯朴的水手,”威尔里特太太说,“拿尔拉柯特侦探,凡女人都是喜欢水手的。”

拿尔拉柯特侦探觉得会晤至此,一直都是威尔里特太太左右着场面,他这才领教这位极其聪明的女人,她表面看来清白,但另一方面又可能并不如此。

“我急于要知道的要害问题是……”他说到这里就突然停止了。

“是什么,侦探?”

“布尔纳比少校发现尸体,是由于在这屋子里发生的一件事而引起的,这点你是不可否认的。”

“你是指……”

“我指的是转桌降神!”

他猛一转头,发现从姑娘那边传来轻微的吟声。

“可怜的怀阿里特。”她母亲说,“她太烦乱了—一那时,大家都确实心烦呀工真没法理解,我并不迷信,但这实在是不能理解的事。”

“当时确实发生这事吗?”

威尔里特太太睁大眼睛说:“先生?当然发生了。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是个玩笑——既庸俗无聊,又冷酷无情的玩笑。我怀疑是罗尼·加菲尔德那个子干的好事……”

“哎,不是的,妈妈,我相信他没有干,他也赌咒说他没有干。”

“怀阿里特,我只是说我当时的想法。当时谁不认为是玩笑?”

“奇怪!”侦探缓慢地说:“威尔里特太太,你当时很不安吗?”

“直到事情发生,我们个个都感到心烦意乱。嗨,当时不过是轻松愉快的胡闹,你知道这种事情在寒冬之夜是最好的娱乐。可是,突然弄出这个来,我很生气。”

“生气?”

“怎么样,生气是自然的啰,我认为有人蓄意开玩笑。”

“那现在呢?”

“现在?”

“对,你现在怎么想的呢!”

威尔里特太太摊开两手表白自己,“我不知道怎么样想,这……这是不可思议的。”

“你呢?怀阿里特小姐。”

“我?”

姑娘吃了一惊。

“我……俄不知道,我永远难忘它,作梦都想起它,太可怕了,我再不敢玩转桌降神了。”

威尔里特太太说,“莱克罗夫特先生倒说那是真的,他相信这种事,其实,我自己有些相信,如果不是神带来的真实信息,那还有别的什么解释吗?”

侦探摇摇头,“转桌降神”之事已冲淡了他要谈的话。干是,他随便找一些话题:“威尔里特太太,冬天在这里你们不觉得索然无聊吗?”

“哦,我们喜欢这地方,换换环境嘛,你知道,我们是南非人。”她的语调轻松平淡。

“真的?南非哪个地方?”

“唔,开普。怀阿里特以前从未在英国住过,她被这地方陶醉,她觉得雪最有诗意。这间房屋也挺舒适。”

“为什么你们要到这个地方来呢?”

“我们看了许多关于德文郡,尤其关于达尔德摩尔的书。我们在回来的船上,都在看这种书,讲的是威德柯姆的集市。我早就梦想看看达尔德摩尔了。”

“为什么你们选定埃克参顿呢?它并不是很有名的小城镇。”

“嗯,我刚才说过我们那时所读约书,并且在船上有一男孩谈到埃克参顿……他对这市镇热心极了。”

“他叫什么名字?”侦探问,“他是哪个地方的人呢?”

“嗯,他的名字吗?我看……克伦,不是……他叫史密斯·…·我多蠢呀,确实记不起了。侦探,乘船吗,对人那能了解得这么清楚,萍水相逢,上岸一星期后,你肯定会忘了人家的名字。”她放声大笑,“但他却是这么好的男孩——不很漂亮,红头发,笑容可掬。”

侦探微微笑着说:“由于他的推荐,你就在这些地方租了一间房屋,是不是?”

“是呵!难道我们发疯了吗?”

“狡猾!”拿尔拉柯特想,“非常狡猾。”他开始掌握了威尔里特的思维方式,她总是以攻为守。

“这样,你就写信给房屋经纪人询问房子?”

“对!他们写信特别推荐西诺福特寓所,恰好也正合我们的心意。”

侦探大笑着说:“每年的这个时候,这地方就不合我的胃口。”

威尔里特太太机灵地说:“假若我们住在英国,也肯定不合我们的胃口。”

侦探站起来问:“你怎么会知道埃克参领房屋经纪人的名字,并给他写信呢?这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难题。”

*出现了冷场,这是谈话以来第一次沉默。

他从威尔里特太太的眼睛,看到了隐约的为难,甚至是愤怒。他已揪住使她难堪的问题。

她转脸对她的女儿说:“我们是怎么知道的?怀阿里特,我不记得了。”

女儿流露出另一种眼神,她显得慌乱。

“呀,当然的,”威尔里特太太说,“是那个迪尔佛里斯,他们的情报局,对了,我经常到那里问七间八,打听谁是这里最好的经纪人,他们就告诉了我。”

“思路敏捷?”侦探暗自想,“确实敏捷,但还不够老练,这下我难到你了。”

他粗略地审视了这屋子,没有文件,没有上锁的抽屉或橱相。

威尔里特太太陪着他愉快地谈话,池彬彬有礼地向她道谢。

当地离开时,他对姑娘投去一瞥,在她脸上他看到了一瞬间的恐惧。

威尔里特太太还在讲话:“哎呀,我们碰到了一个极度麻烦的家庭问题。侦探,仆人们忍受不了乡村生活,所有的仆人都想离开。谋杀案的消息似乎不能完全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办?男仆可能适应这种情况。这就是艾息特职业登记处所提的建议。”

侦探无意回答,他根本不听她滔滔不绝的言辞。他正在考虑使他感到惊讶的那位姑娘的脸部表情;威尔里特太太是狡黠的,但还不够十分老成,假若威尔里特一家与策列维里安的死毫无关系的话,为什么怀阿里特害怕呢?

在他实际上已跨出前门的门槛时,他转身回来,突施最后一箭:“喂,你们认识皮尔逊那个小伙子,是吗?”

这一冷箭,她们确实无言以对。死一般的沉默大约持续了五秒钟之久。威尔里特太大才说:“皮尔逊?我不……”

她的话被屋里的一声奇怪的叹气打断了,接着传来人跌倒的声音,侦探一个箭步跨进房里。

怀阿里特昏倒了。

“可怜的孩子,”威尔里特太太大声叫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转桌降神,加上谋杀案。她太脆弱了。谢谢你,侦探,呀,放她上沙发去,请你按铃,不了,没你的事了,谢谢你。”

侦探走下车道,嘴chún坚决地抿成一条线。

他知道吉姆·皮尔逊已与在伦敦见到的漂亮姑娘订了婚。可为什么怀阿里特·威尔里特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昏倒呢?吉姆·皮尔逊与威尔里特一家有何关系呢?

当他走到前门时,他犹豫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拿出小本子,记下策列维里安家建造的六间小平房的住户名字,每个名字附上几行字,侦探拿尔拉柯特用粗短的食指指第六号平房,自言自语道:“对,下一个我最好是找他。”

他急速地走下巷子,强有力地敲打杜克先生的第六号平房的门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西塔福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