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塔福特》

第15章 访布尔纳比少校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安德比引路到了少校家,他激动地敲门。

脸色红润的布尔纳比少校打开门,跨着门槛说:“是你呀!”话语冷清,似乎还想继续从这样的口吻说下去。可是,他眼神一亮——著地看见了艾密莉……

“这位是策列福西斯小姐,”查尔斯象亮牌底那样向他介绍,“她很想见你。”

艾密莉媚声妩语地说:何以吗?”

“啊!当然可以,那还用说……啊,当然可以。”

少校语无论次地说着走进会客室,把桌子推过一边,端出几把椅子来。

艾密莉以惯用的方式,开门见山地说:

“布尔纳比少校,我跟吉姆订了婚。吉姆·皮尔逊你是知道的,我很替他担心。”

少校暂停推桌子说:“亲爱的,那是件糟糕的事克亲爱的年轻女士,我难以用语言表达我的心情。”

“布尔纳比少校,你对我说实话吧,你相信他有罪吗?哎,假若你认为他有罪,你不妨照实说,我倒愿人们百分之百地不撒谎。”

“不。我不认为他有罪,”少校以断然的口气大声说。他使劲地拍打几下坐垫,然后坐下,面对着支密莉说:“这小子是个好小伙儿,但他可能意志有点薄弱,要是有某种诱惑,他容易走错路。我这么说,请你别见怪。

可是行凶杀人的来,他不干的。请注意,我讲话是有分寸的,我一生中也掌管了不少部下。

策列福西斯小姐,当今有一种取笑退役军官的风气,但是我们仍然是明白事理的。”

“我相信你,”又密莉说,“我非常感谢你说公道话。”

少校说:“喝……喝杯苏打威士忌酒吧!”他抱歉地说:“我怕没别的酒了。”

“不喝了,布尔纳比少校,谢谢!”

“那喝淡汽水吧?”

“不喝了,谢谢!”艾密莉说。

少校带着失望的神情说:“我应该煮茶的。”

“我们已经喝过了,”查尔斯说,“在克尔提斯太太家喝的。”他补充道。

文密莉说:“布尔纳比少校,你认为是谁干的——你知道一点吗?”

“不知道,讨厌!如果我知道,就天打雷劈!”少校说,“有人闯进屋里去,这事是明摆着的。但警察说不是这样,唉,那是他们的事。我看他们最了解情况,他们说没人打门进去,我也就认为没人破门而入。但我仍旧困惑不解,策列福西斯小姐,就我所知,策列维里安在世界上没有一个仇人。”

艾密莉说:“只要有人了解他有仇人,你也一定会知道的,对吗?”

“当然。我认为我比策列维里安的不少亲友更了解他。”

“难道你总想不起任何对此有帮助的事来吗?”艾密莉问。,少校使劲地扯他的胡茬,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就象小说那样,总该有些细节使我能想起条线索来。唉,很抱歉,实在想不起什么事,绩列维里安只过着普通而正常的生活,既少来信,也不多写信,一生没有女性的纠葛,没有这类事,小姐,这真使我困惑不解。”

三人都沉默无言。

“他的那个仆人怎么样呢?”查尔斯问。

“已经跟他相处多年了,绝对老实。”

“讨了一位正派而可敬的女子。”

艾密莉说:“布尔纳比少校,请原谅我这么说你不是为他深深地担惊受怕吗?”

每当提到转桌降神时,少校总是窘态十足地揉鼻子。

“不错,当时我确实为他担心,虽然我知道事情是说谬绝伦的,但是……”

“但是,你觉得蹊跷。”艾密莉圆场道。

少校点点头。

“这也就是我想不通的原因。”艾密莉说。

两个人都望着她。

“我不能把我的意思表达清楚,”艾密莉说,“我是说,你说你并不完全相信转素降神——然而,不管天气多么恶劣,不管事情多么谎谬,但你却感到不安,无论天气如何险恶,你都非要亲眼看见策列维里安安全无恙才放心,难道不是因为……因为当时的气氛,有某种不寻常的预兆吗?”当她看到少校无动于衷时,她继续不顾一切地说:“我的意思是指在某些人和你自己的心里感到有某种不可言状的怪念头。”

少校说:“嗨,我不明白。”他又擦擦鼻子,“当然,”他有信心地补充说:“那些女人把事情看得很严重。”

“哦!那些女人?”艾密莉轻轻自语,“反正,我相信就是那么回事了。”她突然转脸对着布尔纳比少校说:“威尔里特一家,你觉得怎么样?”

“噢,呃……”布尔纳比少校思索着回答,显然他不善于人身攻击,“啊……你知道,她们都是很亲善的人。”

“为什么她们偏偏在严冬来租西塔福特寓所呢?”

“我无法理解,”少校说,“没有人能理解。”他又说。

“你不觉得这事很蹊跷吗?”艾密莉坚持这样问。

“当然蹊跷。但是,人各有志,这是侦探说的。”

“废话!”艾密莉说,“做事总不能无缘无故嘛。”

“唉,那我就不知道了。”布尔纳比少校谨慎地说,“策列福西斯小姐,也有人不这样,你就不会。但是这些人……”他又叹气,又摇头。

“你能肯定她们以前没有见过策列维里安?”

少校蔑视这种说法。或许策列维里安对他讲过些什么。不,他自己也和其他人一样感到惊奇。

“那你也认为这事奇怪吗?”

“是的。我只不过觉得奇怪而已。”

“威尔里待太太对策列维里安的态度怎样?”艾密莉问,“她是不是设法避开他呢?”

少校抿着嘴,轻声笑着说:“不,她并没有这样。而是缠着他,经常要他去看她们。”

“呵,”艾密莉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那她也许……正是为了结识策列维里安上尉才科西诺福特寓所的。”

“很可能。”少校似乎在反复琢磨这事,“不错,她很可能就是这样。多么挥霍无度。”

“我不了解,”又密莉说,“策列维里安上尉是不容易了解的人。”

“对,他不会这样。”已故上尉的朋友表示赞同。

艾资莉说:“我不理解。”

布尔纳比说:“那个侦探也这么认为。”

又密莉突然对侦探拿尔拉柯特感到恼怒,因为她所考虑的事,似乎侦探早都考虑了。这对于一个自以为是的傲慢女郎来说,确是令人恼怒的。

她站起来,伸出手说。“很感谢你!”仅此而已。

少校说:“我希望能更多地帮助你。人们鄙了解我——向来如此!如果我聪明,我可能会想起事情的头绪来。无论如何,我尽量提供你所需要的情报。”

又密莉说:“你会的,谢谢了。”

“再见,先生。”安德比说,“哎,我明早带照相机来。”

布尔纳比哼哼哈哈,着应若否。

艾密莉和安德比折回克尔提斯太太家。

“到我房间来,我要跟你谈谈。”又密莉说。

她坐在一张椅子上,查尔斯躺在床上。艾密莉摘下帽子,把它滚到房角去。

“喂,你听我说,”她说,“依我看,我已经得到一个启示。可能错,也可能对。不管怎样,总是一种想法吧!我认为一切都以转桌降神为转移。你也玩过转桌降神,是吗?”

“哦,不经常玩,没什么神秘的。”

“对,当然不神秘。每个人都指责是别人推动桌子,其实,要是你玩过的话,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张桌子拼写出来的人的名字,一定是他们当中一个人认识的名字,往往大家也立刻意识到并希望它不要变成那样的一种结果,当下一个字母出现时,可偏偏他们又无意识地推了一下。我指的是公认了的事。事情终了时,使人又下意识地猛一推。你越不想这么做,有时越这么做了。”

“对,那是真的。”安德比表示同意。

“我从不相信鬼神,我猜想,在当时玩者的人当中,有一个人已知道策列维里安在那个时刻正被人杀害……”“啊呀!”查尔斯表示反对,“那太牵强附会了。”

“哎,没有必要那么武断吧。当然,也许大牵强了,我们只是作个假设而且,没别的什么意思。我们坚持认为有些人早已知道策列维里安上尉死掉了,而又确实掩饰不了,他们才借桌子泄漏天机。”

“你的话表现了足智多媒。”查尔斯说,“但我决不相信那是真的。”

“我们要假设那是真的,”艾密莉坚定不移地说:“我们在侦破罪犯时,一定不要害怕假设。”

“噢,我同意。”安德比先生说,“我们要假设那是真的……听你的吧。”

又密莉说:“因此,我们必须做的事,是非常仔细地审查当时玩转桌降神的那些人。首先是布尔纳比少校和莱克罗夫特先生,看来他们没有一个可能当凶手的同伙;接着就是杜克先生,现在我们对他不了解,他是最近才搬来的,当然,他也许是个阴险的外乡人——党社分子之类的,我们要给他的名字加个卜接着是威尔里特一家。查尔斯,关于威尔里特一家,包含非常秘密的东西。到底他们从策列维里安的死亡中谋取些什么?从表面看来,什么也没有,但如果我的推理正确的话,在某个地方,一定有关联,我们必须找到这个环节。”

“对。”安德比先生说,“能认为那完全是推想臆断吗?”

“哎,我们得再从头做起。”艾密莉说。

“要重新正本清源!”查尔斯突然大叫道。

他走到窗前,推开窗户,艾密莉也依附过去,他们注意到一个声音——遥远的幽幽钟声。

当他们站着聆听时,克尔提斯太太激动的声音从下面传来:“你听到钟声吗?小姐——

你听见吗?”

艾密莉打开门。

“听见吗?清清楚楚吧?哎,想知道什么回事吗?”

“什么回事?”艾密莉问。

“那是十二哩以外普林斯顿镇的钟声。小姐,这就是说有罪犯越狱逃跑了。乔治,乔治,这家伙上哪儿去了?你没听见钟声吗?有罪犯跑啦。”

她走到厨房,声音就消失了。

查尔斯关好门窗,坐在床上不动声色地说:“可惜事情发生得不适时,要是这个罪犯在星期五逃跑,嘿,无需侦破,正好是我们的凶手,一定是饥饿的亡命之徒闯进去,策列维里安起来自卫,亡命之徒把他打倒,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完全有可能。”艾密莉叹着气说。

“但事与愿违,”查尔斯说,“他迟了三天才跑,缺乏戏剧性和艺术性。”

他自我解嘲地摇摇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西塔福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