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塔福特》

第24章 拿尔拉柯特侦探详述案情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我并不为此而高兴,先生。”拿尔拉柯特侦探说,警察局长好奇地望着他。

“真的不高兴,”拿尔拉柯特说,“我完全不象当初那样高兴。”

“你认为我们抓错人啰?”

“令人失望!你知道,开始时,只强调一个方面,而现在不同了。”

“拘捕皮尔逊的证据没有变呀!”

“对的,先生。但更多的证据也暴露出来了。又有一个皮尔逊——白里安。原来我听说他在澳大利亚,就没有进一步查究,而现在证明两个月前他就回到了英格兰,——显然是和威尔里特一家同一条船来的。看来在航行中,他爱上了那个姑娘,但不知什么原因,他总不跟自己家的任何人来往,他的哥哥和姐姐根本不知道他在英格兰。上星期四,他离开卢舍尔广场由阿姆斯比旅馆,开车到皮丁顿去住,一直到星期二晚上。安德比遇见他时,他无论如何都不肯讲他的行止。”

“你给他指出这个过程的严重性了吗?”

“据说他根本不在乎。他说他与谋杀案毫无关系,他怎样消磨时光是他个人的事,与我们无关。他拒绝说明他到过什么地方?一直在做什么?我们应该去调查他的所作所为。”

“太离奇了。”警察局长说。

“是的,先生。真是个奇案。你知道,离开事实空谈是无益的,这男子的案情比别的更为离奇,典型得多。把吉姆用管子打老年人的头的说法,移到白里安。皮尔逊的身上,也是不足为奇的,并不矛盾。因为他脾气坏而傲慢——不要忘记,他得利的程度,也是相等的。”

“他今天早上和安德比来过,很正派,有风度,相当规矩,光明正大。这是他的仪态。

但这经不起考验,先生,经不起考验的。”。

“哼!——你的意思是——”

“这和事实无关,他舅舅的死亡星期六各种报纸巳登载,为什么在此之前他不露面?星期一他哥哥被逮捕了,而他没有任何表示。若不是那个记者昨晚半夜在西诺福特寓所的花园里碰见他,他是不会露面的。”

“他到那里去干什么?我指的是安德比。”

“你知道,记者都是些什么人呀,”拿尔拉柯特说:“无孔不久,离奇古怪。”

“他们老是让人反感。”警察局长说,“虽然他们也有一定的用处。”

“我看,一定是那个姑娘唆使他干的。”

拿尔拉柯特说。

“姑娘?谁?”

“艾密莉·策列福西斯小姐。”

“她怎么知道这件事?”

“她在西塔福特四处侦探。就是你常说的那个机灵的姑娘。”

“白里安·皮尔逊怎么解释他的行为?”

拿尔拉柯特用不信任的口吻说道:“他说,他来西塔福特寓所的目的是会晤怀阿里特小姐。因此,她在夜深人静时溜出来幽会,她不想让她母亲知道这事。他们就这么说的。”

“我相信:要不是安德比追查到底的话,他将会永远不露面地跑回澳大利亚,在那里提出他的继承权了。”

警察局长咧嘴微笑。

“他一定恨死那些包打听的记者们了。”

他低声地说。

“还暴露其他一些情况,”侦探继续说,“你知道皮尔逊家有三个人。舒尔维亚·皮尔逊嫁给马丁·德令,小说家。他曾对我说,他和一位美国出版商吃中餐消磨了一个下午,然后在晚上参加文学宴会,可是他根本没有参加宴会”“谁说的?”

“又是安德比说的。”

“看来我非得见见安德比了。”警察局长说,“在这个侦破中,他是个活跃人物,毋庸置疑,《每日电讯报》确实拥有不少精明能干的年青人。”

“晤,那是当然的。但意义很小,或没有什么意思的,”侦探继续说,“策列维里安上尉是六点钟以前被杀害的,也就是说,德令晚上在什么地方本来是无足轻重的,——可是,他为什么故意扯谎呢?费解。”

“是的,”警察局长表示同意,“看来没必要这么做。”

“这会使人认为整个事情可能都是假的。虽然我认为这个设想是牵强的,但是德令也完全可能乘十二点十分的那越火车离开皮丁顿——

五点多钟就到埃克参顿,杀了那老家伙后,坐六点十分的火车,半夜前可到家。无论如何非调查不可,先生。我们要调查他的财源状况,看他是否极度的贫困,他妻子继承的财产他是否有权处理——你只有找她才能了解。我们必须弄清楚那天他不在场的说法能否站得住脚。”

“事情是非同小可的,”警察局长评论说,“但是我始终认为对皮尔逊的指控是结论性的确证。我知道你不同意——你觉得你抓错了人。”

“证据确凿。”拿尔拉柯特承认,“按照当时的情况,任何一个审判团都该这样判决的。

你说的是事实——但我看不出他是个杀人凶犯。”

“他的未婚妻对这案件很积极。”警察局长说。

“策列福西斯小姐,她是个杰出的人,没错。一个真正的好姑娘,她没法要把他救出来,她牢牢地控制着那位记者安德比,她正在利用他拼命为她工作,她对吉姆·皮尔逊确实太好了。真不知道,除了皮尔逊标致以外,他的为人还有什么突出的地方。”

“假着她是个妻管严,她就喜欢这种人。”警察局长说。

“唉呀!各有所好吧!”拿尔拉柯特侦探说,“先生,你同意我马上去调查德令不在场的证明吧!”

“对,应该去调查。遗嘱上第四部分有关当事人占多少?四分之一是吗?”

“对,是那个妹妹,完全不错,我在那里。

问过了,她六点钟在家,我马上去找德令,先生。”

大约五点钟以后,拿尔拉柯特又一次到了努克的小起居室。德令这时在家,但女仆说,他写作时不许人打扰他,侦探拿出警方证件,要她立刻呈送主人,然后他在房里踱步,不停地思考着,不时从桌子上拿件小东西,心不在焉地看一看,然后又放回原处。这是澳大利亚小提琴形的香烟盒一一可能是白里安·皮尔逊的礼物。他拿起一本磨损得相当旧的书《傲慢与偏见》,翻开封面,只见衬页上褪了色的墨水涂潦草草地写着“玛瑟·莱克罗夫特”的名字,不知怎么的,莱克罗夫特这名字使人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这时,门打开了,马丁·德令先生一进房,他的思路就被打断了。

这位小说家中等身材,一头浓密的栗色头发,两chún丰圆红润,还是蛮庄严,好看的。

他的仪表并没有使拿尔拉柯特产生好感。

“早安,德令先生,对不起,又打扰你了。”

“哎,没关系,侦探。但我再也不能提供比上次更多的情况了。”

峨们原来知道你的内弟白里安·皮尔逊住在澳大利亚,现在我们发觉前两个月他已到了英格兰,早就有人暗示了我,但你的妻子却咬定他住在新南威尔斯。”

“白里安到了英格兰!”德令先生似乎真的吃了一惊,“我可以向你保证,侦探,我不知道这事,我相信,我妻子也不知道。”

“他一直不跟你们来往吗?”

“确实没有。我只知道舒尔维亚曾写了两封信到澳大利亚给他。”

“啊,这样的话,我很抱歉,也非常扫兴,先生,可是我本能地认为他极可能已经跟他的亲人来往了,而你却坚持那样对我说。

“哎呀!我刚才说了,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抽支烟吧,侦探?我看,你们是抓到了那个逃犯。——“对,星期二深夜抓到的,地碰到了倒霉的浓雾,往回走了大约二十哩,高普林斯顿只有半哩路”“雾里走回头路那是多么奇异的事呀!他没有在星期五逃跑是件好事,不然人们真会把这件谋杀案栽到他头上的。”

“他是个危险人物,人们管叫他做佛里曼陀·佛来底,抢劫、行凶——过着很奇特的双重生活,有一半时何作为一个有学问、受人尊敬的富人。我本人不相信布罗德莫尔就容纳不了他。那种狂热的罪犯经常找他,他真会跑去跟最下贱的人结伴的!”

“我相信能从普林斯顿逃跑的人不多,是吗?”

“几乎不可能,先生,而这次特殊的越狱是经过周密策划的,我们还没查究到底呢。”

“好啦!”德令站起来望了一下手表,“均果没别的事的话,侦探——我看,我是相当忙的——。”

“不,还有些事,德令先生,我想弄清楚为什么你对我说星期五晚上你参加了舍施尔旅馆的文学晚宴?”

“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侦探。”

“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的,德令先生,你没有参加宴会。”

马丁·德令愣住了,他两眼不停地转,从侦探的脸部到天花板,然后望着门,又望他的双脚。

侦探平静耐心地等待着。

“啊,”马丁·德令终于开口了,“假设我没有参加,这与你何干?我的舅舅已被谋杀了五个钟头,我的行动与你或别的人有什么关系呢?”

“你明确地说吧!先生,我需要证实你的话,你所说的已经有一半不真实了,我想要核实那另一半,你说你跟一位朋友共进午餐,还消磨一个下午。”

“对呀,我那位美国出版商。”

“他叫什么名字?”

“罗森克劳恩,埃德加·罗森克劳恩。”

“啊,他的地址呢?”

“他已经离开英格兰,上星期六定的。”

“去纽约吗?”

“对。”

“那他现在一定在海途中了,搭什么船呢?”

“我——我实在记不得了!”

“哪一条航线,知道吗?是库纳尔德线还是白星线?”

“我真的记不得了。”。

“那好吧。”侦探说。“我们可以打电报到纽约问他的商号,他们一定知道的;”“加尔根图亚号船。”、德令先生绷着脸说。

“谢谢你,德令先生。我看,只要你肯想,你是台记起来的,你说罗杰克劳恩先生和你共进午餐,还和他消磨了一个下午,那你见几点钟离开他的?”

“大约五点钟。”

“然后去哪里?”

“不告诉你,你管不了,你想知道的就进么多了。”

拿尔拉柯特侦探沉思地点点头,“如果罗森克劳恩证实德分先生的陈述,那对德分先生不利的一切申述都落空了,不论那天晚上他盼活动多么神秘,也影响不了这案情。”

“你打算干什么呢?”德分先生不安地问。

“给加尔根图亚号船上的罗森克劳恩先突发电服”。

“糟糕。”德令大叫起来,“你把我卷进_各种各样的宣传中去了,你要留神——。”

他走到写字桌,在一片纸上写了几句话,交给侦探。

“我看,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他不礼貌地说:“至少该照我的办法做。紧盯着一个人,造成这么多的麻烦,这是不公道的。”

那张纸上写着:

罗森克劳恩s·s加尔根图亚号,请证实14日星期五我和你共进午餐一直和你相处到五点钟。马丁·德令。

“直接给你回讯——我不反对,但不要寄到苏格兰场或某个警察派出所去。美国人怎么想法,你是知道的,我牵涉到案件的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会使我最近和他们商订的契约告吹,请把这事做为私事处理,侦探。”

“我不反对这样做,德分先生,我所需要的是真实情况,电报费由我付,回电送到我在艾息特的私人住处去。”

“谢谢你,你是个好人。靠写作来谋生,没你那行那么容易吃,侦探。回讯一定使你满意,关于宴会的事,我确实没有对你讲实话,虽然我仍然坚持这么说,但事实上我已经把我去的地方告诉我妻子。不然的话,定给我带来许多麻烦”“要是罗杰克劳恩证实你的说法,那你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德令先生。”

“一个令人不舒畅的人。”侦探走出来时心里这么想。“但是他似乎很有把握,那位美国出版商会证实地讲实话。”

当他跳上回德文郡的火车时,忽然想起一件事。

“莱克罗夫特,”他说:“当然的——那是一位住在西诺福特一间小屋的老先生的名字。

一个奇怪的巧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西塔福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