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塔福特》

第25章 艾密莉小姐的分析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艾密莉·策列福西斯和查尔斯·安德比坐在艾息特德勒咖啡馆的一张小桌子旁。已是三点半钟,这儿是一派萧索,寥寥无几的人闲散地喝着茶,整个酒楼显得有点凄寂。

“喂,”查尔斯说,“你觉得他怎么样?”

艾密莉双眉紧锁:“难说。”她说。

会见警察后,白里安·皮尔逊跟他俩一块吃午饭,他对艾密莉非常礼貌,使她认为有些过分。

这位聪明的女子,感到似乎有个不自然的阴影,这年轻人秘密的恋爱,被好管闲事的人插了一手。白里安只得同意了查尔斯的建议,坐车去见警察。为什么他会逆来顺受?当支密莉了解白里安的个性后,她觉得这完全不是他的本性。她很有把握地认为“你见鬼去吧!”

这才是白里安的态度。

这种羊羔似的行动引起了怀疑,她把她的感觉对安德比说了。

“我说”,安德比说。“那个白里安有所隐瞒,所以他不敢横蛮。”

“情况正是这样。”

“你认为他有可能杀害策列维里安吗?”

“白里安。”艾密莉沉思着说,“这个人需要好好划付。我认为他是个无所顾忌的人,只要他想要某样东西,我看他是不受传统观念束缚的,他不是驯服的英国人。”

“撇开个人的成见,他比吉姆是不是更有可能首先动手?”安德比说。

艾密莉点点头。

“有更大的可能。他会把事情进行得更好——因为他从不慌张。”

“艾密莉,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认为是他干的?”

“我——我不知道。他具备条件——是做这事的唯一的人。”

“具备条件是什么意思?”

“啊_第一是动机,”她数着手指列举起来,“同一个动机,两万英镑。第二是机会,星期五下午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假若他的地点可以公开的话,——那——他不就说了吗?烟此,我们假定星期五那天,他确实是在哈息尔莫尔附近。”

“并没有任何人看见他在埃克参顿呀。”

查尔斯指出这一点,“他又是相当引人注目的人。”

艾密莉轻蔑地摇摇头。

“他不在埃克参顿。查尔斯,难道你不明白,如果他要搞谋杀,他会事先计划好,不在埃克参顿停留。只有那可怜的无罪的吉姆,象个傻瓜那样才会来到埃克参顿并停留在那里。

他可能躲在莱德福特和查格福特或许艾息特,他可能是从莱德福特步行到那里,——那是一条大路,当时可能还未冰封雪冻,还可以走。”

“我们应该四处侦探。”

“警察正在搞呢。”又密莉说,“他们会比我们厉害得多。社会上的事由警察去做好啦。我们和克尔提斯太太聊聊,从帕斯荷斯小姐那得到一些蛛丝马迹;监视威尔里特一家,等等,那是我们的私事。”

“由于案情的发展,也许不能单是这样。”查尔斯说。

“还是言归自里安·皮尔逊具备条件吧,”又密莉说,“我们分析了动机和机会两点,还有第三点——-这第三点,从某方面看,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一点。”

“这第三点是什么?”

“你听着,从一开始我就感到我们不能忽视那个奇怪的转桌降神,我竭力用逻辑思维和锐利的目光盯住这件事,得出了三个结论:

(1)这是超自然的,那当然是不可思议的了,我个人认为也就不必去考虑它了;(2)

是有人蓄谋弄的,但因为人们还不能知道它的真正目的,所以我们也不必去考虑它;(3)

是个意外事件,有人自称不是有意这么做的,——确实是违心之言,无意中自我暴露,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这六个人当中,要么有人事先知道那天下午某个时刻策列维里安上尉将要被人杀害,要么有人当时正和他会面并发生暴力事件,这六个人中没有一个是实际的行凶犯,但肯定有一人与凶手有勾结,其中与布尔纳比少校或莱克罗夫特先生,或罗尼·加菲尔德其他任何一人都没有什么联系,但当我们把事情归结到威尔里特家时,情况就不同了,怀阿里特·威尔里特和白里安之间有联系,这两人亲密无间,谋杀事件发生后,那个女子一直坐立不安。”

“你认为她是知情人?”查尔斯说。

“她或者她的母亲——她们中的一个是知情人。”

“还有一个人,你没有提到。”查尔斯说,“杜克先生’”“我知道。”艾密莉说,“他是我们完全不了解的人,真怪。我两次想见他,但都未成,似乎他和策列维里安上尉或者上尉的亲属之间毫无联系,与案件无缘,但是——”

“啊?”当艾密莉停嘴时,安德比问道。

“但是我们遇到拿尔拉柯特侦探时,他正好从社党的屋子出来,拿尔拉柯特向他了解什么,我们不知道吧?我想知道这情况。”

“你想——”

“可能警方怀疑杜克,也许策列维里安上尉发现杜克有些不对头,他对房客是很挑剔的,也许他正打算把情况报告警方,而杜克就布置一个帮凶把他杀了。我知道这种说法听起来象可怕的夸张,但是,这种事毕竟很可能发生。”

“这绝对是一种设想。”查尔斯慢慢妾说。

两人沉默无言,都陷于沉思。

又密莉突然说:“每当有人在看你的时候,你是否产生一种奇怪的感情?我现在感到有人在背后看着我。”

查尔斯把椅子挪动几时,漫不经心地环顾咖啡馆。“窗口边的桌子有个女人。”他报告说,“高大、漂亮、‘黑牡丹’。她正看着你。”

“年轻吗?”

“不,不太年轻。喂!”

“你跟谁打招呼?”

“罗尼·加菲尔德。他刚过来,正跟她握手,坐到她那张桌子去了。我看她正在谈论我们呢。”

艾密莉打开手提包,搔首弄肩地往鼻子上扑粉,一边把小镜子调整好角度。““那是珍妮弗姑母,”她轻声说:“他们正添茶呢”“他们在谈话,”查尔斯说:“你想和她谈谈吗?”

“不,”艾密莉说。“我看最好是假装没看见她。”

为什么珍妮弗姑母不认识罗尼·加菲尔德,而请他喝茶呢?”查尔斯说。

“为什么她应该呢?”艾密莉说。

“为什么她不该呢?”

“哎呀,我的天呀,查尔斯,不要老是这么应该——不应该——应该——不应该地没完”没了,都是一派胡说,毫无意义。我们刚才还谈到参加降神会的人没有一个和受害者的家庭有关系,不到五分钟就见罗尼·加菲尔德跟策列维里安上尉的妹妹喝茶了。”

“这就表明你从来不知道。”查尔斯说。

“这就表明、任何时候你都得从头再来。”艾密莉说。

“方法要多样。”查尔斯说。

艾密莉望着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不和你说。”查尔斯说。他把手放在她的手上,她并不抽开手。

“我们必须在解决这件事,”查尔斯说:

“之后……”

“之后什么?”艾密莉柔媚地问。

“我要为你竭心尽力,艾密莉,”查尔斯说,“事事都完全地……”

“你真的?”艾密莉说,“你对我没得说的啦,亲爱的查尔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西塔福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