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塔福特》

第03章 五点二十五分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两个半小时后,布尔纳比少校手拿着避风灯,低着头,避着风雪,跌跌撞撞地走到了策列维里安租赁的那间小屋门口,这时还没到八点。

这场迷茫的大雪,是大约一小时以前开始下的。布尔纳比少校被冻得发麻,跺着双脚,筋疲力尽地喷着股股白气,用一只冻僵的手指按电铃。

电铃发出刺耳的颤声。

布尔纳比等了几分钟,屋里没有动静,他再次接了电铃。

还是没有人声。

布尔纳比接第三次铃。这次他把手指一直接着不放,颤声响个不停,但屋里仍然没有回应:

门上有个门环,布尔纳比少校抓着它,使劲地敲,发出雷鸣般的响声。

小屋子里依然死一般寂静。

没辙了——他想。他站一会儿,茫然失措地一步步离开大门,在刚才来埃克参顿的路上往回走,来到了一百码外的一间小警察派出所。

他犹豫片刻,才下决心走进去。

他的老相识格雷沃斯警官惊讶地站起来,说:“喂,根本料不到你会在这种夜晚出门!”

布尔纳比直截了当地说。“唉!刚才我按上尉的门铃,又敲了门,就是没反应。”

“哦,今天是星期五,当然没有人。”格雷沃斯说。他对他俩的习惯是很了解的。“你并没有说过,你今晚会从西诺福特来。上尉肯定没料到你来。而且,今晚又是这样的天气。”

“无论他料到与否,我毕竟来了。”布尔纳比烦躁地说,“我再次告诉你,我进不了门,我又按铃又敲门,可里面什么反应也没有。”

少校的焦煤不安似乎感染了那个警察,他皱着眉头说:“奇怪!”

“当然是奇怪的事。”布尔纳比说_“象今晚的天气、他是不大可能_出门的呀。”

“当然不可能出门”“奇怪”那个警官又说。

布尔纳比对这位老相识慢条斯理的作风显得不耐烦了,他厉声说,“难道不采取任何行动吗?”

“采取行动?”

“是,采取行动!”

格雷沃斯反复思考:“我看,他也有可能是突然病倒了?”他流露出高兴的神情,“我试打个电话看。”电话就在他肘下,他拿起听筒,说了号码,且结果并没有比按电铃有更多的收获。

“看来好像是病倒了。”他放下听筒说,“他是孤独一人在家。我们最好先找到华伦医生,叫他一块去。”

华论大夫的家就在警察分所隔壁。他正和妻子吃晚饭,对于这个使命,他极不情愿地答应了。他穿上一件双排钮扣的旧英军短大衣和一对胶靴,围上一条针织围巾便跟着出了门。

雪,仍下个不停。

“糟透的夜晚!”医生嘟嘟哝哝,“但愿你们不使我白跑一趟。策列维里安健壮得蒙头牛,绝不会有什么毛病的。”

布尔纳比一声不吭。

他们到了策列维里安的屋前,又按铃又打门,结果和上次一样糟。

医生提议绕到屋后的窗口看看:“推窗口比谁门容易些。”

格雷沃斯表示赞同。他们绕道屋后,试图推开一道边门,但上了锁。在通向后窗的白雪覆盖的草地上,华伦突然惊叫起来:“书房的窗子开着。”

那扇法国式窗户确实半开着。他们加快了脚步。象这样的夜晚,正常的人是不会把窗口打开的,房里的灯射出微弱的光环。

三人同时赶到窗前。布尔纳比第一个进会警官尾随。突然,地俩呆立不动,只有象被围巾捂住了嘴的低沉声音。

华伦大夫很快到了他们身边——一切都呈现于眼前。

策列维里安躺在地上,脸朝下,双臂伸开。房里狼藉一片;写字台的抽屉被拉开,文件飘散一地。他们身边的那个窗子裂开了,裂口靠近闩卡。在策列维里安上尉身边。有一条直径大约二英时的深绿色的管子。

医生跪到策列维里安身旁,足足一分钟。

才脸色苍白地站起来。

“他死了吗?”布尔纳比问道。

医生点点头,然后转向警察说。。“由你决定怎么办吧。我除了验尸,别无他法。可能侦探来了,我还得来验尸。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死亡的原因,头盖骨底部破裂了,我猜得着那件凶器!”他指着那个绿色的粗管。

“为了避风,策列维里安常常用这些管子来塞门底。”布尔纳比说。

他的声音沙哑了:“对——这可以有效地代替沙袋。”

“唉呀!”

“但这里,”似乎警察对这点反映并不太灵敏,他说:“你认为这是凶杀?”

警察走向放电话机的桌子。

布尔纳比走近医生:“你有什么看法?”

他呼吸局促,“他死了多久?”

“我说大约两小时,可能三小时。这是估计。”医生说。

布尔纳比用舌头舔舔干燥的嘴chún即问道:

“照你说,他可能是五点二十五分被杀害的?”

医生好奇地望着他,说:“如果要我说个明确的时间,那只能是我提出的那个时间左右吧?”

_“啊!我的天呀!”布尔纳比说。

华伦大夫直视着他。

少校摸索到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下,喃喃自语,满脸恐怖。

“五点二十五分——啊!我的天,到底是确实不误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西塔福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