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白罗最后探案》

第十四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两天后,召开了调查死因的死因陪审庭。我在本地出席死因陪审庭,这一次,这一次算是第二次了。

验官是个看上去很能干的中年人。眼光锐利,说起来没有高低。

首先,采证了医学上的证据。结果证实,死因是毒扁豆硷中毒而死,而且也检出了含于卡巴豆的另一种生物硷。毒物是于前天晚上七点至十二点之间吃下去的。法医无法做进一步更正确的说明。

下一个证人是富兰克林博士。他给大家很好的印象。他的证词明快而简要,他说太太死后,他曾检点了研究室的一切溶液。结果他发现应该盛实验用的含于卡巴豆生物硷之强力溶液,竟连一滴都没有了。他说他这几天没有使用这一瓶的溶液,所以无法确实知道什么时候被调包。

于是,大家乃检讨了进入研究室之机会的问题。富兰克林博士供述,研究室无论什么时候都上锁,而钥匙经常放在我的口袋里面。除了我的一把外,助手海斯亭小姐也有一把。凡要进入研究室的人,必须向她或我借钥匙。妻在研究室里忘了放在太太的房间。而且太太绝对不会不留心的喝下那瓶溶液。

富兰克林博士继续回答验官的质询,他说:“太太的健康最近很差,致使她焦躁不安,内脏没有疾病,有忧郁症,情绪有急激变化。

“最后,内人心情很好,使我以为她的身心健康有很好的进展。既没有吵过嘴,而夫妇间的感情也很恩爱,即使最后那天晚上,内人也很愉快,看不出有什么郁闷。”

“还有,内人常说要由自己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我并不把它当作真的。”当庭上要求确实答覆这个问题时,富兰克林博士答称:“据我所看,内人不是会自杀的人。”后来又补充一句说:“这是我个人的意见,同时也是身为医师所提出的意见。”

下一个证人是顾蕾丝护士。她身穿漂亮的制服,看上去很时髦也很能干。说话时咬字清脆,很敏捷地回答庭上的质询,她说:“我在两个月以前受雇,做看着护富兰克林太太的工作。富兰克林太太患有严重的忧郁症。听过她说“干脆结束一切算了”这句话,或说自己的人生已对谁都没有用啦,或说自己只成为丈夫的重担等话,至少有三次以上。”

“富兰克林太太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呢?他们夫妻之间有没有发生口角?”

“没有。只是太太知道最近她先生有派遣到国外工作的机会。丈夫曾经说不能离开太太而把这个机会拒绝了。”

“所以,夫人曾经为了这件事而过意不去,是吗?”

“是的。她自认一切都是自己健康不佳所致,所以也就越想越不通了。”

“富兰克林博士知道这件事吗?”

“我认为她不会时常向大夫提这种话。”

“可是,夫人不是正患忧郁症吗?”

“是的。”

“有没有听说她要自杀?”

“她曾说“干脆结束一切算了”。”

“虽然这样说,可没说过用什么方法自杀吧?”

“是的,她没有清清楚楚地说。”

“最近有没有发生特别会令夫人忧郁的事呢?”

“没有。太太最近精神很好。”

“你也和富兰克林博士一样,认为太太逝世的前天晚上,夫人的精神很愉快吗?”

顾蕾丝护士犹豫了一下。“她,她好像很兴奋的样子。那一天,太太的心情并不很好。她抱怨感到有点痛苦和头晕。到了晚上心情已好了一点。但是那种愉快的心情,以我看来却有点不自然。我认为装模作样的样子。”

“你有没有看过瓶子,或认为可能是装毒葯的容器?”

“没有。”

“夫人吃了些什么东西?”

“她喝了汤,吃了一片薄肉、青豌豆、马铃薯泥以及樱桃馅饼。和樱桃馅饼一起喝了一杯葡萄酒。”

“葡萄酒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

“太太房间有一瓶。还剩下了一点,但是已经检查过了,听说并没有问题。”

“夫人是否可以在不被你发现的情形下,把葯放在她自己的杯子里呢?”

“是的,很简单。我因为需收拾些东西,或准备一些东西而忙得团团转,所以,并不特别留意于太太。太太身旁有个小公事箱和手提包。如果她要把葯放在葡萄酒里面,或者是后来把它放在咖啡,要不然放在最后吃的热牛奶里面,都是轻而易举的。”

“如果这样的话,你认为夫人可能用什么方法来处理瓶子或容器呢?”

顾蕾丝护士思索了一会儿。“这个……事后从窗子丢在外面也可以,而且也可以塞进废物箱,要不然也可以拿到浴室去洗干净,然后放回葯品柜也可以,因为葯品柜上有好几个空瓶。因为这些瓶子有时候很方便,是我留下来的。”

“你最后一次看到富兰克林太太是在什么时候?”

“是十点半。我帮太太准备就寝。她喝了热牛奶,然后说要吃阿司匹灵。”

“当时夫人的情形如何?”

顾蕾丝护士思索了一下。

“和平常一样……不,好像有点兴奋。”

“可不是闷闷不乐吧?”

“不,不是,可以说是更亢奋。不过,要是真的自杀的话,我想太太倒有这个可能。因为她认为自杀是一种崇高的行为。”

“你有没有想过,认为夫人是个可能会自杀的人?”

话停顿了一下。顾蕾丝护士正在犹豫不决的样子。

“这个……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以我看来,对了,整个看来,我认为她是个可能会自杀的人,因为她的情绪很不安定。”

接下去,威廉.波德·卡林顿准男爵走上证人席上。他似乎心乱如麻的样子,但证词却很明快。

夫人逝世那天晚上,他曾和故人玩过哨兵游戏。那时候看不出她有任何沮丧的迹象,但是在几天前的谈话中,富兰克林太太曾提了了自杀的问题。夫人是一位很不自私的女性,她以为她是妨碍丈夫研究工作的绊脚石,因而非常困恼。对于丈夫忠心耿耿,期望丈夫能出人头地。她有时候为自己的健康而闷闷不乐。

下一个应讯的是茱蒂丝,但她几乎没有什么话好说。

关于有人从研究室把毒扁豆硷拿出外面这一点,她说她什么都不知道。悲剧发生那天晚上,富兰克林太太有点过份高兴,但和平常并没有多大不同。她从来没有听过富兰克林太太说要自杀的事。

最后的证人是白罗。他的证词非常有力,给人的印象很深。他陈述富兰克林太太逝世的前一天,和他谈论过的事。那一天的夫人很沮丧,曾说过好几次要了结生命。她曾吐露,一想到由于健康而困恼,人生不值得活在世上时,会被很严重的忧郁症所侵袭。并且说过,要是能一眠不醒该有多好。

接下去的白罗的回答,更是引起了小小轰动。

“六月十日这一天早上,你在研究室入口外面是吗?”

“是的。”

“你看见富兰克林太太从研究室里出来吗?”

“看见了。”

“夫人手里有没有拿东西?”

“右手拿一个小瓶子。”

“没有错吗?”

“没有。”

“夫人看到你,有没有慌张的模样?”

“好像怔了一下,只有这样而已。”

验官开始收集案件要点之证词。这些要点是各陪审员必须下定结论,鉴定死者如何致死。死因可以根据医学上证据证实,所以不难确定死因。覆函克林太太是因毒扁豆硷中毒致死的。各陪审员非决定不可的是夫人是误食中毒,或是明知有毒而故意食用?或是假以他人之手饮下去的?等等各点。他说夫人为了忧郁症而懊恼;健康不佳;没有内脏疾病,但却处于精神异常的状态,这是各位已在前面听过的。以卓着的信誉而证词也应该是举足轻重的证人赫丘里·白罗先生也证实富兰克林太太以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为目的,乃从研究室偷去了毒葯的结论。富兰克林太太有为自己妨碍了丈夫,成为丈夫的事业成功的绊脚石的固定观念所困恼。在这里恐怕对富兰克林博士有欠公正之虑,所以,必须在此一提。据所了解,富兰克林博士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多情的丈夫,对于他太太虚弱的体质未有所不满,从来没有发过一句牢騒,说太太是他成功的绊脚石。所谓成功的绊脚石云云,可以想见,到底只是存在于夫人脑海里的想法而已。处于神经就要崩溃之前的状态之女性,往往抱有如此固执之念的。至今尚未找到可以显示吃下毒葯的时刻及其方法。至于尚未发现盛毒葯的瓶子这一点,虽然有点不寻常,可是,正如顾蕾丝护士所陈述,不难想像有富兰克林太太把瓶子洗干净,放回于原来的浴室里面的葯品柜之可能。这些都委任各陪审员判断。

不一会儿,已提出了判决。

陪审员判定富兰克林发生暂时性精神异常,在心智不健全的情况下,自行结束了生命。

三十分钟后,我在白罗的房间。他好像疲惫不堪的样子。卡狄斯帮他上床,给他喝一点酒精性的饮料,以便让他恢复体力。

我迫不及待地想跟他说话,但只好耐着性子等到卡狄斯就完工作出去,别无他途。

卡狄斯走出了房间,我冲口喋喋不休地说了:“那是真的吗?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看见富兰克林太太从研究室出来时,手里拿着瓶子吗?”

白罗苍白的嘴chún,挂了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

“你没有看见吗?”

“没有,我没有看见。”

“可能是你没有注意到,是不是?”

“对,也许这样。我无法一口咬定说她没有拿。”我半信半疑地望着白罗。“问题在于你说的是不是实话。”

“你认为我会撒谎吗?”

“我想,或许会。”

“海斯亭,真想不到你竟这样说。平常最纯洁的忠诚跑哪儿去了?”

“是啊,我认为你不至于犯下了伪证罪。”

白罗心平气和地说:“这不能构成伪证。因为我没有宣誓。”

“那么,可真的是谎话了?”

白罗挥挥手。“从我嘴里说出来的,已经说出来了,老友。到了现在不必再提了。”

“你这个人,我真不懂。”

“什么地方不懂?”

“你的证词呀!说什么富兰克林太太曾说过要自杀啦,消沈得很啦……”

“你自己也听过夫人说这种话的呀!”

“听是听过,不过那只不过是反覆无常的夫人的情绪之一哪。这一点,你可没有说得清楚,而且……”

“或许是我不愿意说清楚吧。”

我瞪大了眼睛。“也就是说,你希望庭上做自杀的判决,是吗?”

白罗没有立刻回答。停了一会儿再说:“我看,海斯亭,你好像不大了解事情是多么严重。是的,如果要这样说的话,我希望把它表决为自杀的呀!”

“可是,你呢?你本身却不认为是自杀的,是吗?”

白罗慢慢地摇头。

“也就是说,夫人是被杀的?”

“正是,海斯亭,夫人是被杀的呀!”

“那么,你为什么要隐瞒这个事实,而以自杀来解决它呢?你这样做,一切调查工作势必告一段落了。”

“不错。”

“你希望如此?”

“正是。”

“可是,为什么呢?”

“我真是想不通,你为什么连这一点都不能了解。算了,这一个问题以后再谈吧。总而言之,这是谋杀,而且是一桩经审慎计画过的谋杀,不会错的。我前些时候不是告诉过你,总有一天这个家里一定会发生犯罪案件吗?海斯亭。而且很难阻止它的发生。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杀人凶手除了手段残忍外,同时,已有明确的决意。”

我不寒而栗。“那么,下一次将有什么事情发生?”

白罗一面微笑一面说:“这个案件就要解决了啊,被当作自杀处理。可是,海斯亭,你和我就要像地鼠一样钻进地下暗地里工作呀。这样,我们早晚总会碰到x的。”

“可是,在这段时间里,如果有人被杀的话呢?”

白罗摇头。“我想不会吧。除非,有人看到什么,否则……不过如果有,当事人一定会自告奋勇,这样说才对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落幕—白罗最后探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