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海岛谋杀案》

廿三、复仇女神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不论这夜出了什么惊险的事,反正赖菲尔先生一点也不知道。

他在床上睡得正酣,鼻孔里正轻轻发着鼾声,突然有人抓住他的肩膀,猛烈地摇着。

“呃——搞——搞什么鬼啊?”

“是我,”玛波小姐说:“其实?我该换个别的字眼。我想希腊人有个名称的。没搞惜的话,我该叫复仇女神。”

赖菲尔先生挣力地把头自枕头上抬了起来,看着她。玛波小姐站在月光中,头上包着一个松松的粉红毛线头巾,怎么看也不像个复仇女神。

“喔,你就是复仇女神,是吗?”赖菲尔愣了半晌才说。

“我希望如此——如果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你可否清楚地告诉我,你深更半夜跑来跟我说这些是干什么?”

“我看我们得立刻采取行动了。得赶快了。我怎么一直这么蠢。笨极了。一开始我就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这么简单。”

“什么这么简单,你在说些什么呵?”

“好多事你都睡过去了,”玛波小姐说:“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起初我们还以为是莫莉·肯道,结果不是,是幸运·戴森。在溪里淹死的。”

“幸运,呃?”赖菲尔先生说:“淹死了?在小溪里。是自己跳水的,还是被人推下去的?”

“有人把她淹死的。”玛波小姐说。

“喔,我懂了。至少我觉得我懂了。这也是你为什么说那么简单了,是不是?葛瑞格·戴森始终是第一个最有可能的人,结果正是他,是不是?这就是你的看法吧?你怕他会逃脱掉。”

“我以为你说已经有人杀了人了的。”

“那个谋杀是杀错对象了。另外有人随时还会被谋杀。这是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们得赶紧防止它发生。我们得赶快去。”

“你的这番话倒的确很动听,”赖菲尔先生:“你是说我们?

你认为我能做什么呢?没人扶着,我连走都不能走。你跟我两个人哪有能力阻止得了谋杀的发生呢?你差不多快一百岁了,而我的一把老骨头也差不多要散了。”

“我想的是贾克森,”玛波小姐说:“你说什么贾克森都会听从的,是不是?”

“那当然了,”赖菲尔先生说:“特别是我告诉他不会白做,会另有重赏。你是叫我这么做吧?”

“正是。叫他跟着我,并且服从我的一切命令。”

赖菲尔先生看了她大概不到六秒钟,就说:“好的。我看我是得卖我的老命了,反正也不是头一次了。”他扯起嗓门喊着:“贾克森。”同时拿起手边的电铃,摁了起来。

不到半分钟,贾克森就从通往隔室的门里走了进来。

“您摁电铃是叫我吗,先生?出了什么事吗?”他看着玛波小姐问道。

“贾克森,你好好听着,你跟着这位女士去,玛波小姐。

她叫你到哪儿你就去哪儿,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她所有的命令你都得遵从。懂不懂?”

“我——”

“听懂了没有?”

“是的,先生。”

“听我的话做,我不会亏待你的,”赖菲尔先生说:“不会少给了你的。”

“谢谢您。先生。”

“跟我来,贾克森,”玛波小姐说。她又转头对赖菲尔先生说:“我们会叫华德丝太太到你屋里来,由她扶你下床随我们一道去。”

“一道去哪里?”

“到肯道夫妇的木屋去,”玛波小姐说:“我想莫莉会回去的。”

莫莉自通往海滩的小径上走了上来。眼睛直直地瞪着前方。不时喘气之间,还抽噎地小声哭着。

她步上了凉廊的台阶,站了半晌,推开落地窗户迈进了卧室。灯光亮着,但是屋子是空的。莫莉朝床边走去,坐了下来,她坐了片刻,一再地用手摸着额头,眉头紧紧皱着。

之后,她用不定的眼神四下张望了一下,将手伸往床垫下面,摸出了藏在那里的一本书,她弯下头去,翻着书籍找她要看的段落。

外头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倏地抬起头来,慌忙把书往自己的后背推了过去。

提姆·肯道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看见莫莉,他才深深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你跑到哪儿去了,莫莉?我到处在找你。”

“我去小溪了。”

“你去——”他的活没有说出来。

“是的,我去小溪那边了。可是我不能在那里等,我不能。

水里有个人——她,死了。”

“你是说——你知道我还以为是你的吗?我刚刚才知道原来是幸运。”

“不是我害她的。真的,提姆,我没有害死她。我知道我真地没有。我是说——如果是我,我总该记得的,是不是?”

提姆缓缓地往床头坐了下来。

“你没有——你真的没有吗——?不。你没有,你当然没有!”他几乎嚷了起来。“不要那么想,莫莉。幸运是自己跳水死的。她当然要寻死了。希林登跟她早断了。她就去头朝下躺在水里了——”

“幸运不会那么做的。她是绝不会那么做的。可是我没有害她。我发誓我没有。”

“亲爱的,你当然没有!”他伸出手臂去搂着她,可是她挣开了。

“我恨透了这个地方。本该是阳光遍地的。看起来是阳光一片,其实不然。有阴影——大片黑影。而我就陷在里头——逃不出来——”

“嘘!莫莉。真是天知道,小声点!”他走进浴室,拿了一个玻璃杯出来。

“听我的,喝下去。你会镇定下来的。”

、“我——我什么也喝不下去。我的牙齿打颤得要命。”

“你喝得下去的,亲爱的。坐下,来,在床上坐下。”他搂住了她。把玻璃杯送到了她的chún边。“对了,喝下去。”

窗外有人说话了。

“贾克森,”是玛波小姐清晰的声音:“快过去,把那个杯子抢过来,拿好。小心点。他力气不小,可能会动粗。”

贾克森这个人是有几点特性的。他是个训练有素的人,他受的训练正是服从命令。他也是个对金钱十分贪婪的人,何况他的主人已经答应赏他一大笔钱了,而他的主人又是一个有权势的人。他也是个孔武有力、练过功夫的男人。他做事不问为什么,只晓得去做。

他一个箭步,跃进了屋中,一手伸往提姆往莫莉口边的杯子,另一支手臂抱紧了提姆。手腕猛地一扭抢过了杯子。提姆发狂地想要挣脱,但被贾克森牢牢地制服了。

“你搞什么名堂——放开我。放开你的手。你疯了?你这是干什么?”

提姆仍在死命地挣扎。

“抱紧他,贾克森,”玛波小姐说。

“怎么回事?这儿是怎么回事?”

赖菲尔先生由伊淑·华德丝扶着走进了屋内。

“你还问怎么回事呢?”提姆喊着:“你的保镖发疯了——

完全疯狂了,还问怎么回事呢!叫他放开我。”

“不行。”玛波小姐说。

赖菲尔先生转过身来面向玛波小姐。

“该发言了吧、复仇女神。”他说:“总到了言归正传的时候了吧。”

“我也太笨、太傻了。”玛波小姐说:“可是我现在全明白过来了。把那杯他想给他太太灌下去的东西拿去化验,我敢打赌——不错,我敢赌我这条老命,那里头一定有可以致人死命的催眠葯物在里头。同一个模式,我告诉你们,这跟白尔格瑞夫少校跟我说的故事,同出一辙。太太忧郁、悲观,想要寻短见,丈夫及时救了她。可是第二次她却如了愿。一点不错,同一个方式。白尔格瑞夫跟我说了这个故事,正要拿一张照片给我看,一抬眼却看见——”

“从你右肩看过去的——”赖菲尔给她接一句。

“不是,”玛波小姐摇着头说:“自我的右肩看过去,他不会看到什么。”

“你这是怎么说呵?你告诉过我……”

“我说错了。完全弄错了。我笨得无以复加。我以为白尔格瑞夫少校是往我的右肩看过去的,而且像对什么东西怒目而视的——但是他是不可能看见任何东西的,因为他用左眼看的,而他的左眼是玻璃眼球。”

“我想起来了——他是有一只玻璃眼睛,”赖菲尔先生说:

“我给忘了——或是根本没怎么注意。你是说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吗?”

“他当然看得见,”玛波小姐说:“他能看,不过只能用一只眼睛看,那就是他的右眼。因此,说明白了,他一定是在我的左后方看见什么了,而不是在我的右后方。”

“你左后方有什么人在吗?”

“有的,”玛波小姐:“提姆跟他的太太就坐在不远的地方。

坐在一大丛芙蓉花旁边的桌子那儿。他们在那儿结帐。所以说,少校抬头一看,他的左玻璃眼自我的右肩膀上闪烁了一下,但是他右眼所看到的却是个坐在芙蓉花旁的男人;那人的面孔虽然老了一点,却跟那张照片上的人是一模一样的,正巧也在芙蓉花旁边。提姆也听过少校常说的那个掌故,他也发觉少校认出他来了。那他当然得杀掉他。后来,他又得杀维多莉亚,是因为她看见他在少校的屋里放了一瓶葯。起先,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提姆·肯道有时候得进客人的屋子,这是很自然的事。也许他是进去把客人忘记在餐厅里的物件放回去的。可是,后来她想了想不对劲,又跑去问他,那他当然得把她除掉了。可是,今天这个才是他真正要下手的,他计划了好久的。我告诉你们,他是个谋杀妻子的男人。”

“你鬼扯些什么,简直——”提姆·肯道大吼起来。

突然一声嚎叫,疯狂、愤怒的哭喊。伊淑·华德丝一下子把赖菲尔先生甩开,几乎没把他摔在地上,她跑了过去,狠命地跟贾克森拉扯。

“放开他——放开他。不是真的,一个字也不会是真的。

提姆——我亲爱的提姆,这不是真的。你绝不会杀人,我知道你不会的。你怎么会。都是你娶的这个鬼女人。她到处乱讲你的坏话。都是谎话,没一句是真的。我相信你。我爱你,也信任你。别人说的我都不会相信的。我——我——”

这时,提姆·肯道终于克制不住了。

“天知道,你这该死的贱女人,”他说:“你能不能闭嘴,你要把我送上绞刑台吗?你给我闭嘴。闭上你那张丑恶的大嘴!”

“可怜的傻东西,”赖菲尔先生缓缓地吐了一句:“原来是这么回事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加勒比海岛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