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01、不该撞见的一幕

作者:赤川次郎

该来的总是会来。

这是大石伢子的座右铭。

对一个已24岁、适婚年龄的女性来说,这会被认为是一个蛮大胆的座右铭,但是,这是有条件的——除了人以外。

电话铃响了,这时距离中午l2点休息时间有l0分钟。像大石伢子这样的公司的普通职员,是不可能一个人一台电话的。通常要和隔璧的同事合用。但是。接电话的总是伢子。因为接电话的人,可以趁机停下手边的工作休息一下。

“喂!总务股。”

“伢子吗?是外线哪!”那头传来电话话务员的声音。

是我的电话!这下可好,讲到12点正好午休。

“我是大石,您哪位?”

“啊!是伢子吗?”听简中传来既特殊又带着点感冒的声音。

“是您呀,阿姨,您在什么地方打来的?”

“就在你们公司,一楼呀!刚好到这附近来办事,快到午餐时间了。要不要一起吃?”

这对伢子来说根本无法拒绝!当然要去,那么,去哪家呢?那家不好吃,嗯,另外那家比较好。就到那家去吧!

想到可以吃顿至少1500元的午餐后,便得意地挂上了电话。

平常自己吃的时候,顶多花上500元,饭后再加杯咖啡之类的饮料,也不过两百元,或者是一份“日本特餐”。

出乎意料之外,离12点还有好几分钟。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简单地描述一下伢子!

象这个有点小气的女人,一定没有男的看得上眼吧?大概也长的不怎样。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就错了。其实她是个十足的大美人。那副苗条的身材,足够令一般女性嫉妒的。学生时代,一位很了解伢子个性的朋友,曾经这么说过。“你如果不生得那么漂亮,不会那么小气吧!”

也就是说,人长得漂亮,为显示自己的美貌便很少花钱。或许真是这样吧!伢子自己有时也这么想。她从来很少买名牌的服饰、皮包,但伢子总令人难以忘记她的存在。

话虽这么说,但是伢子至今仍然没有男朋友。——这也跟她长得太漂亮有关吧!

跟伢子不太熟悉的男子,一看到伢子总是这么认为:“那样的美女,一定有男朋友了吧!”因而不敢造次。跟伢子比较熟悉的——不,跟伢子比较熟悉的男子至今没有出现。

以前,她曾跟一个和她父亲年龄相近的老实男人在一起过,但已经两年没见面了,唯一能解释的是,大概因年龄不合吧!

回拒了对方后,伢子便没有再交男朋友,也没认真留意过,这并不是说她对男人有偏见什么的,而是她认为目前没有交男朋友的必要。

如果你认为女人总是对交男朋友的事感兴趣,那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女人跟男人一样,对恋爱以外的事也很热中。拿伢子来说,只要看着存款薄上的金额不断地增加,她就比什么都高兴。

——好不容易,12点到了。

伢子轻轻吹着口哨走出走廊。

对了,为了伢子的名声,附带提一下。伢子在这公司中虽不是担任什么要职,但是,绝不以“公司之花”来招摇。她虽然喜欢迟到,也常请假,但在工作上从来不出差错。这意味着、她并不想逊于男人。

好了,电梯来了。虽然拥挤也得拼命地挤进去。

早一分钟到,除了正餐和咖啡之外,也许还有吃其他点心的时间呢!

好丰盛的一顿午餐。

伢子拿着饭后点心——果冻,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总共是2200元——真是顿过瘾的午餐。

“伢子呀!”阿姨放弃她那份果冻,一口气喝完咖啡后,对着伢子说道。

“什么事?”

“你还跟那个人来往吗?”

“啊!那个摄影师呀!有啊!经常——”

“是想打箕结婚吗?”

“不知道。再交往一段时间看看。”

“这……”阿姨有些失望。

“有什么事吗?”

“想跟你介绍个男朋友。对方是国立大学毕业,现26岁。年龄挺相配,找个机会见个面……”

“但是——不行呀!”伢子摇头答道。“脚踏两只船的事我作不来。”

“是没错,但我觉得跟你很相配,才……”

“我还没有到嫁不出去的年龄。”

“再这么拖下去,马上就30岁罗!”

“别吓唬我了。”伢子笑着回答。

这里要稍微解释一下。

伢子所说的“摄影师”男朋友,其实是她自己编的。这一年多来,阿姨象妈妈似的,每次来都胡乱的说些要帮她相亲之类的话,伢子烦不胜烦,便编出一个“幻想的恋人”来,而摄影师的工作,正好常年都在国外,这样一来的谎话才不会被人识破。

而不知何时。这位“摄影师先生”的事也在公司间流传了开来,其中还有“我听过他的声音”的说法。听到有的同事这么说,伢子本人都吓了一跳。

公司的男同事们不太敢动伢子的念头,所以才会接受那些传言。但是,据伢子所知,这些话大概只在女同事间流传而已。

“那个人,现在在日本吗?”阿姨问道。

“嗯?嗯——”怎么回答呢?考虑了一下。“在呀!”

老是说待在国外,没有一点真实感。

“那样的话——”阿姨一面说着一面打开皮包。

伢子有点不安了。“碰个面吧!”如果阿姨这么说的话,我就得临时到北海道一趟,或着到琉球去拍个照……

“人家给的,我也用不着,不如给你吧!邀他一起去,不是很好吗?”阿姨取出一张电影票。

“唉呀!是试映片,哇,太好了,我正想看呢!”

其实是什么片子她也不知道。

“那就好。反正搁着也是浪费,正适合你们两人去。”

“谢了。但——怎么只有一张呢?”

“仔细看清楚吧!上面不是写着情人座吗?”

“情人座?”

“两人一组的座位呀!这是情侣专用的,我去的话不太适合,还是你们去的好!”

两人一组?这可麻烦了,退回去嘛,又……先拿了再说吧!不过。情人座一个人用的话太浪费了。反正,该来的就无法拒绝——伢子对这个信条忠贞不渝。

情人座的电影票——是张颜色鲜艳的粉红色戏票——一先放进皮包再作打算吧!

这个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以这张戏票为开端,她已被卷进一场是非之中,这是伢子做梦也没想到的事。

“——糟了,要迟到了。”伢子一面嘀咕着,一面快速地拾级而上。1点5分,已经超过上班时间了。

迟到5分钟也不会被挨骂,只不过怕在电梯中,碰上、课长什么的,总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才拼命地爬楼锑上来。

——关于摄影师男朋友的事,我想该到了更新考虑的时候,免得日久露出破绽就麻烦了。这之前,先说与他分手,再找个人递补上来就好了。

其实。与男人的交往,也没有特别觉得厌烦什么的,只是,种种费用都要增加,觉得有点舍不得就是了。如果有个男人值得我这么投资的话,那当然……

唉。还有一楼——

伢子在楼梯间转了个身——

“啊!”地一声。一下子停了下来。

眼前的两个人立刻分开了——是黑田课长和今年刚进公司的丸山浩代。

再怎么看。也不象是因工作的关系在一起。也没必要在此接吻呀!

“这。这个——”黑田课长嗯咳两声就下楼去了。

伢子则慢慢地走上搂。

丸山浩代一脸生硬的表情,低下头。

——伢子对别人的关系向来不多嘴。但是……公司里人多嘴杂。一不注意的话……叫人家不说那是不可能的。

丸山浩代则象担心什么似的。回头直盯着伢子。

“我和课长的事,是你传出去的吧!”浩代一付挑衅的口吻。

“我?”

“你是嫉妒我吧!”

“拜托。我对别人的事没兴趣。”

“哼!天知道!”丸山浩代歪着嘴回道。

“你凭什么这么乱诬赖人?”

“我们的事。是你向课长夫人告密的吧!将纸条放在抽屉的不是你吗?”

“我根本不知道有这种事!“这下子伢子可火大起来。“你凭什么说是我?”

“一看字体就知道!”

“那样一看就知道的字体。会是我写的吗?你少胡说八道了!”

“但是,你现在知道了吧!”浩代仍旧坚持。

“你,太奇怪了吧!乱诬赖人。”

“奇怪的不是我,是你!”浩代顶过来回道,“自己没有,却反过来嫉妒别人。”

这句话一出,可真把伢子气急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对吗?你这种年龄连个男朋友也没有,这末免太太……”

伢子这次真的是火冒三丈了,但却压抑着愤怒说。“我有个摄影师男朋友,谁说没有?”

“摄影师?真的吗?才怪!”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来。

“那,你看这个。”伢子立刻打开皮包,拿出阿姨给的那张情人座电影票,“今晚的电影,情人座,没有男朋友陪我去的话,买那么贵的票干什么?”一面用手把票在浩代的眼前晃来晃去。

浩代有点答不上话来。伢子放回电影票后说道。

“彼此、彼此,少管别人的事吧!”

丢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就上楼去了。回到座位上,伢子一时无法定下心来工作。

这两个家伙。这种不伦不类的恋情,光旅馆费不知道要花多少?真浪费!

唉!算了。事不关己,甩甩头,伢子开始埋头于工作之中。

偶尔一抬头,正巧碰上丸山浩代回来。浩代毫不掩饰地露出一脸敌意。

伢子吸了口气,挺挺腰,重新埋头于工作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