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11、死亡之旅

作者:赤川次郎

黑暗中,不知何时起,伢子剩下自己一个人。

够讨厌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那个闲散的刑警,不是一直在保护我吗?他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

他的薪水可是从纳税人的税金中扣来的。

象伢子这般小气的人,想从薪水中扣掉税金,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多多少少可以申请退回,但伢子还是认为不行的。

无论如何,我税金的一部份是给了那警察,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虽然我不是高额纳税人,但也有应得的权利呀!

这条路是通往哪里呢?怪凄凉的……

突然,伢子发现有人站在她前面。

一团巨大的黑影朝着她靠近。

“谁?是谁呀?”伢子本能地向后退。

黑影不出声,却一步一步地逼向前来。

“谁?报出大名来吧!”

“想说,但不能说呀!”黑影子开口了,“但是,我……”

黑影子出现在亮处。原来是一捆用防水外套包着的“钞票”。

“钞票。”

伢子一跃从床上跳起来。

“这。原来是在做梦……”

会梦见被钞票侵袭的人,大概只有伢子吧!

阳光从窗帘的细缝中爬了进来,怪刺眼的。一看手表,吓了一跳。已经下午3点钟了。

“这也没办法了。”伢子自圆其说。

昨天在那公寓搞到半夜,然后,好像是煤气漏气,接着警察来搜查……最后回到住处已是清晨八点了。洗完澡后,一头钻进棉被里是八点半的事。

就这么一睡就不醒人事了。

“啊。休假真好!”伢子打了个大哈欠,自言自语的说着。

真想就这样一直休假下去。但不成吧!

唉!没钱的时候,为什么没想过这种事呢?等那件事解决后,1000万到手时,一定非休它个够不可。

总之,首先要做的是先解决那件事再说吧!

“在这之前,不要先被杀了才好!”伢子嘟囔着。

刚起床时是3点,稍微打扮了一下,已是4点了。肚子咕噜咕噜叫着,现在就吃的话,马上又得吃晚餐了。

但是,着实饿得难过,忍耐不住了,索性出门去,到汉堡店看看吧!

将钱包放进口袋后,就打开了大门。

“啊!”一打开门后,公寓的走廊上,市沼随着伢子的叫声,应声倒下。

他看来象是靠着门坐的样子。

“你干什么呀!”

“我没干什么呀!”

市沼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外套,“我说过要保护你呀!”

“那,你一直坐在这儿?”

“别开玩笑了,我没那能耐。”市沼苦笑着,“睡了一觉才来的,换班嘛!”

“哦,原来如此。肚子饿了吗?”

“我除了刚吃饱外,其他时间肚子都空着。”

“这也没什么了不起呀!”伢子边笑着说。

“怎么样,一起去吃吧!”伢子又问。

“当然啦,我必须随侍在侧呀!”

“但是,请替我想想。”一起走出了公寓,伢子说:“你一直坐在我的门口,其他人会怎么想呢?”

“大概以为是雕像之类的装饰品吧!”

“想不到你……”伢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伊东慎一吧!那个设计师?”

“嗯,他老婆是伊东宏子。”市沼边吃着热面,边回答着。

当然啦,汉堡店里是没有面卖的。他们是在中途改变地点。

“你想调查呀!”

“是呀,你的推理蛮有道理的。假如真是这样的话,被通缉中的伏见就无罪了。”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不能下任何结论。”

“那,现在,最重要的是盯住伊东吧!”伢子装出一副指挥官的样子。

“已派人看住了。”

“哦!”伢子觉得很没趣。

“知道了些什么吗?”

“没那么简单了解呀!”市沼笑着,“又是象看电视一样,啪的一下子,时间就过了。”

“是没错,但你想想看。”伢子说,“昨晚开煤气的凶手,说不定是在我们对面的公寓盯着我们呢!”

“有可能的!”

“这么说,凶手在付给他封口费时,身上绝对不可能带着现金的,按一般常理来推断的话……”

“嗯,有道理。也就是说——”

“那个男的一定只是口头约定而已。”

“光口头上答应的话,他一定不会安心吧!”

“那当然啦!因此,一定……”

“凶手一定会立刻把钱付给伊东先生的!”

“那好,这就去伊东住的地方。”

话刚出口,市沼摇着头说,“不行呀!我一定得保护你呀!”

“我一起去的话,会被监视。”伢子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市沼笑了起来。

“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一走出了面店,市沼想叫部出租车。

“坐电车去吧!”伢子建议。

“为什么?”

“比较快些。而且价钱差不多。”

“反正报公费嘛!”

“但还是从税金扣来的呀!”伢子一脸果断的模样,“那些税金我也有分的哦!”

“昨天不也坐出租车了吗?”

“没时间坐电车呀!而且,出租车确实是快一点。”

“我懂,我懂。坐电车去吧!”市沼无奈地说。

神户里津子的公寓,好象没发生过什么事般地宁静。

入口处,有位男子象在等人似的站在那儿。

“喂,怎么了?”市沼打着招呼。

“啊!你来的真早呀!”

“换班呀!有什么动静吗?”

“什么也没有,窗帘一直关着,在睡觉吧!”

“这时候?已经黄昏了。”

“但是,没什么可疑的动静。”

他们对话的当儿,伢子抬头看了看伊东的房子。即使再怎么昼夜颠倒,他太太也应该在白天把衣服拿出来晒晒才对呀!可是,阳台上什么也没有。

伢子总觉得有些奇怪!

“喂!”伢子用手指戳了下市沼。

“什么事?”

“上去看看吧!”

“去哪里?”

“那间屋子呀!”

“去了后,该说些什么呢?”

“随便什么都可以呀!昨晚忘了问啦、或是其他。”

“问什么都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昨晚吃些什么呀!那也可以问呀。”

简直胡闹!但是,最后伢子还是拉着市沼一起上5楼去了。

按了门铃,可是没人出来开门。

“即使在睡觉也听得到吧!”市沼不解地说道,“总觉得有些奇怪!”

“去问问管理员看看,拿钥匙来。”伢子说着,说着,就听到叭搭的凉鞋声。

回头一看,是个围着围裙的中年家庭主妇。一看到伢子他们。睁大眼睛说。“伊东先生不在呀!”

“出门去了吗?”伢子问。

“去旅行了。”

“旅行?”伢子和市沼互望一眼。

“旅行?昨晚怎么没听说呢?”

“好象是临时决定的,只有两个人嘛,比较方便。他们经常这样的。”

“那,有没有说去那里?”市沼问。

“这,没问他。”那妇人想了一下回答。

“什么时候出去的?”

“快中午的时候,我正在看电视,他们只跟我说‘出去旅行几天,拜托你关照一下房子’。”

“中午左右……那——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呀!大约一个礼拜左右吧!”

“是这样的话……”市沼一副为难的表情。

伢子象想到什么似的问,“伊东先生都是开车去的吗?”

“是呀!从地下停车场,可以直接从后面出去。”

市沼呼了口气。

“对不起,打扰您了。”道过谢后,两人下了楼梯。

“这混蛋。监视个屁,竟被溜了。”市沼唠叨着。

“生气也没用呀!”

“这下子没得调查了!”

“是没错,但去旅行,这件事有点奇怪!”

“是呀!在那么匆促的情况之下……”

“不是这样,是有准备才去的,你看窗帘都关得好好的。”

“是啊!”市沼点头说道。

“如果只是出去一下的话,该不会拉上那么厚的窗帘,若是我的话,顶多拉上花边布帘就可以了。表示我不在就行了。”

“也就是说,知道被人监视,为了不让人发现要出门,所以才紧紧拉好窗帘……”

“你不认为这其中有奥妙吗?”

市沼颇同意伢子的看法。

“好,先去调查市沼车子的号码以便部署。说不定他们也上当了。”市沼走向电话亭。

这时公寓的楼下,剩下伢子一个人,她望了望四周,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伢子走向地下停车场。

在暗中监视的刑警,没有注意他们出门,也是无可厚非的。公寓的正门也有汽车出入口。当然,或许他只注意到正门口的车辆吧!

一走进出入口的斜坡,里头有点暗。眼睛适应了后。才看出是个满大的场所。眼前,还停了几辆汽车。

脚步声咯、咯地响着。伢子想起了被钞票侵袭的梦境。

“通风不太好呀!”伢子皱着眉头。

不太好闻的味道袭鼻而来。汽车排气的味道,滞留没散的缘故吧!

绕了一圈,耸耸肩,伢子开始要往回走,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好象有什么地方很奇怪?

是什么呢?

是声音。什么声音呢?

布鲁鲁……很低微的声音。是车子引擎开动的声音。

伢子一台、一台的查看着。都是些中、小型汽车。然后……

最里面的地方,看不太清楚,好象停了辆蓝色的汽车。

“是这辆吧!”引擎没关,还发动着。

“喂!伢子你在里面吗?”入口处,市沼大声喊着。

“在这里,过来一下!”伢子也大声回答着。

“我还以为你去哪里了呢?”市沼边说着边往前走。

“你照照这车子里面!”

市沼用手电筒往车内一照——驾驶座及前座上,伊东夫妇重叠倒躺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