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12、死在轿车里的老夫妇

作者:赤川次郎

连续有人死亡,这种事并不常有。

他们两人有可能是被谋杀,也有可能是一同自杀。

“绝对是被谋害的。”伢子一口咬定地说。

“嗯。这点要慢慢调查。”市沼安抚似地回答着。

“慢慢调查。要查到什么时候?”

“我知道了,冷静点。”

“我已经够冷静的了。”伢子一脸激动的表情。

地下停车场,挤满了穿着白制服的护理人员、警官还有乱哄哄的人群。

伊东夫如吃了安眠葯,进到车子后,将排气口的橡皮软管放进车内,然后发动引擎,被发现时,已死亡了。

公寓的住户也都围了过来。大家怯懦地互相窃窃私语着。

“一起自杀的吧。……”

“没有小孩。太寂寞了。”

“但是,看起来满有钱的。”

“对外说是自杀比较好!”伢子建议着,“凶手也会因此而大意些。”

“嗯……”市沼有点含糊地应着。

“怎么了?又不是你的过失。”伢子安慰地说。

“谢谢。但是……”市沼正要开口时。

“让开!让开!”一阵咋啦咋啦的声音传进了停车场。

回头一看,乱哄哄的群众被排开了——不。应该说被推开了,进来一名矮胖的男人。

“是巡佐!”市沼说道。

“那是巡佐?”伢子定睛凝视着,“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市沼!怎么回事?”巡佐朝着市沼走来。

从外表看不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中年人。让人感觉不怎么有头脑,不过体态满强健的。

“那对设计师夫妇双双自杀了。”

“这我听说了。有其他的发现没有?”说完看着伢子,“什么呢?这个是……”

什么这个那个,真是——

伢子有些懊恼,瞪着眼睛,不多加理睬。

“这个,这位是大石伢子小姐。”市沼解围说着。“这是铃井巡佐。”

“咦,这就是那个女人?”铃井巡佐直盯着伢子看。

“有什么好看的,又没多个尾巴!”

铃井一副若有所悟的神色凝视着伢子。

“有点奇怪,这个女人?”他对着市沼问道。

伢子有点冒火了。

“嗯!我来跟您说明一下情况。”市沼急忙将铃井拉往里头的方向。

市沼倒是一副很在意的神情。想到这伢子笑了起来。

停车场中的空气很不好。总觉得伊东夫妇死亡的那部车所排出来的废气一直残留着。

伢子穿过人群往出入口方向走去。

“啊!舒服多了!”一走出地下室,不由得深呼吸好几次。

其实,这附近并没有树木什么的。只是与地下室一比。感觉清爽多了。

究竟怎么办才好呢?

对伢子来说,当然,最挂心的是还有500万没到手,但更值得顾虑的是。那对夫妇的死,跟自己有没有关系呢?

唉!心情还是不好。凶手一天不抓到,心情就好不起来!

这一点。伢子和自己同年龄的一辈比较起来,责任感强多了。

“大石小姐,”突然间有人叫伢子,一回头,迎面走来了一脸笑意的伏见佐知子。

“佐知子!是你!在这里做什么呀!”伢子问着。

“我也感兴趣呀!就到现场来看看!”一脸纯真的表情。

“这儿怎么挤满了人呢?”

“跟那件事有关系吧!”

“嗯!那你进展得怎么样了?”

“嗯!渐渐地——也还谈不上啦。”伢子摇着头表示。

“你哥哥还好吧?”

“老样子,还是躲在那森林中的家啦!”佐知子说。

“警察方面,似乎也了解到那伴事并不单纯,一定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听你这么一说,我就安心了。回头一定转告我哥哥。”

“嗯。你就说放心交给我办吧!”

伢子竟也夸下海口了呢。

最重要的是往后的500万元也不要忘了,当然。这句话她还是忍住了,没说出口。

“那,我去买东西了。”佐知子一说完,便走了。

“小心一点哦!”伢子跟她挥挥手。

市沼他们不知如何了?

上公寓去看看吧。正想着,突然,几名刑警从停车场的方向跑过来。

“到那里去了?”

“找找看!”

他们来势汹汹地叫喊着。

发生什么事了?伢子睁大了眼睛。

于是,其中一人,看到了伢子。

“是她!”大声叫着。

接着,向伢子涌了过来。

伢子惊慌失揩起来。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对方终究是警察,身体顿时一阵无力。

那三、四个人蜂拥而上,伢子本能地往外跑。

“别逃!”其中一人叫道,然后象在玩是球似的,抱住伢子的脚。此时。尽管伢子再怎么使劲,双脚被紧紧夹住,动弹不得,整个人便往前倒下。

“在那里!”随声而来的几十个警察,不——夸张的说,真象是有那么多人——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伢子身上。

象碰到雪崩般,连呼吸都感觉困难,伢子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潜意识中,手腕象被冰冷的手铐咯当一声圈住了……

“为什么没搞清楚,就乱抓人。”伢子口沫横飞的嚷叫着。

“不,这实在是有点误会。”市沼万分为难地解释道。

“什么跟什么呀!叫我尝尽了苦头,光一句误会就能了事吗?”

也难怪伢子会气成这样,整个额头、下巴都擦伤了,讲话时,连嘴巴张大一点都会痛。

“因为我不能呆呆地站在现场呀!“铃井巡佐一脸羞涩地说道。

“即使是那样,也大可上前来问,犯不着把我压成这个样子嘛!”伢子斩钉截铁地咆哮着。

“我只是说搜查那个女的罢了!”铃井转开视线说道。

“这件事呀,”市沼表示。“也是碰巧,那位同事是是球队员,所以才……”

“我可不是是球呀!”伢子撅着嘴抱怨着,“侵犯人权,我可以提出起诉的!”

向来小气的伢子,当然不会在这件事上花钱,这点市沼是无法了解的。

“唉呀!不要说这些话了,谁都有犯错的时候嘛。”

市沼百般加以安抚。

“不必那样奉承她了!”铃井不以为然地说。

伢子一听又受不了了,“你是什么意思?”一脸怒容。

市沼在旁边直撩汗,好不容易要平息了,却又——

“巡佐,我们去伊东夫妇的屋子查一下吧,你也一起来吧!”

市沼这么一说,伢子的心情倒舒服些。算了,不跟他计较了,还有伏见委托的事要办。

这家伙。另外再想办法对付他吧!

但是,还没嫁人,脸上就有伤痕,真够晦气的。

伢子心中暗下决定,非敲5顿午餐、3次晚餐,让他付个够不可。

伊东夫妇的屋子里,让人感觉很凄凉。并不是因为主人不在的关系。

象神户里津子的房间,干干净净的,却一点也不觉得凄凉。而伊东夫妇的房间,虽到处挂满了装饰品,却让人觉得很冷寂。

或许正如刚才附近人家所传谈的,这对夫妇过得并不幸福……

“有什么发现吗?”铃井来回巡视着。

“如果推测正确的话,一定是谁收买了伊东夫妇,要他们保密。”市沼又说,“交换条件就是要他们出门旅行。”

“死亡之旅!”伢子接着说。

“但是,如何把他们夫妇弄睡呢?”市沼不解地问。

是呀!伢子也想到了这一点。

那对夫妇既然已上了车,没理由睡着了呀?

“喝了什么东西呢!”

“酒吗?也不太……”

“会不会去停车场后,让他们喝下什么呢?”

“实在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伢子沉思了一下,“会不会在这儿将他们弄睡,然后再运到下面去。”

“但是,那样做的话,会被人看到的!”

伢子点头表示同意,“是呀!又不是夜晚,是中午呀!”

“在电梯里。也会被人碰见的!到底是怎么做的呢?”

听这么一说,铃井笑了出来。

“玩推理游戏呀!我可没兴趣了!”

伢子朝铃井使劲瞪了一眼。吐了下舌头。铃井脸通红什么也没说。往沙发上一坐,从口袋中掏出个东西。

伢子眼前一亮。铃井正取出了雪茄,叼在嘴上。

“午餐不说了,只能请你吃两顿晚餐。”市沼面无表情地说,“你不知道公务员的薪水少得可怜啊?”

伢子将客饭吃得精光。

“好吧!我懂了,那午餐一定要附加份甜点才可以。”

市沼点了份最便宜的客饭。

“喂,市沼。”

“什么事?”

“你们那个巡佐,是怎么一个人?”

“巡佐。”市沼眨着眼睛问,“巡佐怎么了?”

“没什么啦,只是好奇想问而已!”

“铃井巡佐嘛,处事有些生硬。直率,不过,还满有声望的。”

“哦!”

“做事很专心,他最出名的是从来不请假。”

“难怪!”伢子点了点头。

“难怪什么?”

“没什么!”

伢子随后点了份蛋糕。

一本正经的警官沉迷于女色,这是常见的事。

那个女人。如果是神户里津子的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