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失恋》

13、夜半奇怪的女访客

作者:赤川次郎

设计师伊东夫妇的被害,使得追查整个事件的线索,倏地被切断了。

当然,对外宣称是伊东夫妇一同自杀死亡的,但伢子心中却认为他们是被谋害的。

这并非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伢子和市沼差点也被谋害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光凭这点,却找不出凶手的线索。

“哈——啊——”伢子想打个哈欠,下巴却有点痛,赶紧又闭上了嘴。

“一点也不好玩……”要赚一千万可也不是件轻松的事。

伢子总算回到住处。话虽这么说,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一个礼拜的假期转眼就过了,明天起怎么办才好呢?

从市沼那儿问了很多关于铃井的事,一想到那位讨厌的警察,伢子就一肚子气。

虽然不能光凭铃井抽雪茄,就断定他是杀人犯,但伢子对他没好感,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总之,先睡一觉再说吧!

没想出妙计之前先睡觉吧!这是名侦探福尔摩斯的名言。

晚上一过12点,要洗澡也必须静悄悄,在这之前,赶快先放水吧!

伢子总是为先放热水再稍为加热一下,或是放温水让它慢慢加热,两者哪个省煤气费而伤脑筋。

但是,不管她多会计算,结果总是一样,这点够让她泄气的。

唯一一点让她信守不渝的就是,在热水还没变凉之前,一定要进去洗,这样才不会浪费。

再等一下就可以进去了,伢子已将衣服脱了一半在等着。

“嗯,再加一公分后,就可以了!”想着,拿起毛巾,做好准备。

“时间到了!”衣服一脱,就跳进浴缸。

还有一次跳得太猛了,一头撞进浴缸,因为浴缸不大的缘故。今晚还好很幸运。

“啊——啊——洗个澡真舒服。”伢子自我陶醉一番。

电话铃声响了。

“对不起!我正在冼澡。”

对方可听不到呀!伢子才不管呢!洗澡到一半的时候,就算电话来,她也不可能出来接的,水凉了,多可惜呀!

反正若有重要的事,对方一定会再打来。

电话铃声响了一会儿,大概以为没人在,就挂上了。

伢子将全身又洗了一次,冲了冲水,就出来了。

用浴巾擦拭身体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等一下,我在穿衣服。”伢子自言自语着,对方等了一会儿见没人接,又挂断了。

刚穿好唾衣,铃声又响了起来。

“好了,我来接了!”

这时候会是谁呢?

拿起了听筒。

“是大石。”

一阵沉默。

“喂,哪一位?”

“大石小姐吗?”是个女人的声音。

“我是,您哪位?”

“我想明天去拜访你。”

“咦?”

“等我喔!”

“等一下,您……”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切断了。

“这,真莫名其妙!”

明天来拜访?名字什么的也没说,真奇怪!

那我也不用招待你啦!

“但是……”

这声音,好象在哪儿听过。

想不出来。不管了,先睡一觉再说吧!

擦了点保养品之后,伢子就上床了。

当然,灯全部关掉了。不必浪费呀!

这样一来,窗外街灯的光,还可透过窗帘,照进来。

长久以来,眼睛已习惯了黑暗。再怎么黑,她也看得见。

黑暗中,能让人易于思考各种问题。突然,她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

“没错!”伢子叫了出来。

刚才的电话。是丸山浩代的声音。

向来讨厌伢子,跟警察告密的浩代,究竟要来干什么?

从刚才的电话中也听不出是来道歉或是来挑衅的。

那会有什么事呢?

心中一点头绪都没有。

伢子猜不出个所以然来,为了浩代的事翻来覆去的。

“算了,快睡吧!”自己对自己说着,但却怎么也睡不着,只好半闭着眼睛,结果,好不容易,一个多小时以后,才慢慢地睡着了。

“喂,请问丸山浩代在吗?休假呀!谢谢。不必了,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伢子吁了口气。

捏着鼻子说话,可真不好受。

总之,浩代今天是休假了。那昨晚的电话是她准没错。

今天要来这里,会几点来呢?

伢子看了一下手表,上午l1点。10点起床后,什么也没吃。

最近因为不常在家,冰箱也空无一物。到外面去吃或者买些什么回来吃,都得出去一趟。

伢子穿上牛仔裤和毛衣就出门去了。

一出到门口,市沼突然出现了。

“啊!”

“早呀!”市沼笑着说,“已经起床啦?”

“‘已经’什么呀,”伢子也笑了起来,“你来得正巧。”

“为什么?”

“我正想不知吃什么好呢!你还欠我一顿午餐,补偿我的伤痕。”

“好的,好的!”市沼赶紧说道,“只是,能不超过500元的话,那我就感激不尽了。”

“真可怜!”伢子愣了一下,“算了,今天我请你!”

“咦?不行,没有理由呀!”

“对你嘛!偶而一次没关系啦!如果是那位讨厌的巡佐的话,我才不干呢!”

“讨厌的?”市沼苦笑着。

“怎么,他一定也是这么说我的吧!”

于是,伢子便带着市沼,到附近一家中华料理店去。价钱便宜,份量及味道都不错,挺受伢子眷顾。

“丸山浩代?”市沼一边吃着拉面,一边反问着,“象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

“把我的事跟你密告的人呀!”

“啊,对!”市沼点头说道,“她怎么了?”

“你不知道吗?”伢子耸了耸肩,“她打电话说今天要来找我。”

“那,可以问问她呀!”

“是呀!不过,也不知道几点会来,真伤脑筋!”

“反正,到晚上12点之前都是今天呀!”

“嗯。我不知道她家的电话,不过,特地打电话去也不太好吧……”

伢子将一盘炒饭吃得精光。

“那件事有没有什么发展?”伢子喝着茶问道。

这是什么茶呀!平淡无味。

“一点也没有。不过由于伊东夫妇的死,总觉得这事有些奇怪!”

“本来就是呀!现在才……”

“别急嘛!”市沼苦笑着,“不要那么容易生气!杀人也要有证据,我们不能随便行动的!”

“我可以呀!”

“但是,太危险了!”市沼认真地说,“你忘了差点被煤气闷死啦!”

“人终究是要死的。”伢子笃定地说。

但是,生命总是要珍惜的,当然,金钱也是要珍惜的……

“我去问问巡佐看看。”

“什么?问那个老狐狸!”

“你不要紧张嘛!好好看着!”

“对不起,可真象小老鼠。”

“这可不是我说的。”

“反正,她什么时候来也不知道,没办法出门了。”

“你不是出来了吗?”

“这附近而已,马上要回去。你待会儿要去哪儿呢?”

“打通电话去问看看。我也想再跟她碰一次面。”

“是呀!”

“等一下,”市沼站起来,走向红色电话筒。

这时,伢子又要了杯茶满满的的啜着。免费的东西,不拿白不拿。这是伢子的人生哲学。

“我打好了!”市沼返回座位上,“我必须马上回去!”

“有什么事吗?”

“职业上的秘密。”

“唉呀!小气!”伢子顶他。

“还是我来付帐好了。”

也不知到底是谁小气……

跟市沼分手后,伢子想回到住处。接着又想到还有很多日用品、食品都用光了。

“还是去一下好了,l5分钟就够!”

于是,转换了方向,往超级市场走去。

结果,却逛了一个小时,买了两手都提不动的东西。

“唉呀,够了,够了!”

超级市场还是去不得,伢子心里直喃咕着。

一看东西便宜得乱七八糟,伢子向来对“便宜”是极敏感的,当然是不会错过的了。

一回到住处,恰巧碰到好象要出门购物,其他房间的太太。

“有客人找你哟!”

“找我吗?”

“是呀!你不在!她就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里?”

“年轻的女人吗?”

“是呀!我说不知道,她就一副很伤脑筋的样子。”

“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个……30分钟之前吧!”

“那,已经回去了吗?”

“好象说要再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伢子点头致谢。

要打开锁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好不容易进到屋内,将一手的东西卸了下来。

那个女人,会再来吧!

伢子将各种食品分类放进冰箱。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惊叫。女人的尖叫声。

伢子立刻慌忙地穿上拖鞋,往外飞奔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昂贵的失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